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麒麟血,將軍的淘氣小仙妻)亓鳶,女主淳于鄠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亓鳶,女主淳于鄠)全章節免費閱讀

(麒麟血,將軍的淘氣小仙妻)亓鳶,女主淳于鄠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亓鳶,女主淳于鄠)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1 19:38 作者:梅雨馨香

章節介紹

將軍大人,小道士打了淳于侯府大少,燒了侯府 不想,同座的太子竟與將軍異口同聲:隨她!只要她高興就好! 小道士打了公主,拆了她的馬車,還傷了公主! 將軍太子異口同聲:該!敢招惹她,沒死都是命大! 這小道士被驕縱的無法無天,就連皇上都得容忍幾分!誰讓她是救國救民的…

在線試讀

第2章 突發事件

小豆子在一邊啃着半塊餅子,他才不會去關注,那倆人在說什麼呢。

任何時候,吃都要比其他事重要。

只是今日這餅子,怎麼吃的這麼艱難?就連吞咽都有些困難了?小豆子回頭,看了一眼阿鳶。

「姐姐,我好難受!」話還沒有說完,孩子手裡的餅子,就掉落在地,人也就軟癱在了地上。

「小豆子!」阿鳶被唬了一跳,轉身撲過去,才發現那孩子,竟然臉紅如潮,呼吸都困難了。

試了試額頭,溫度竟然高的嚇人,繼而發現他身上,從脖頸處竟然發出了一片紅疹子。

阿鳶瞪圓了眼睛,探了探豆子的脈搏,眉眼鎖的緊緊的。

「這是怎麼了?」淳于鄠他也被唬了一跳,只是他身上有傷,行動不便。

只能躺在唯一的木床上,看着阿鳶試探孩子的脈象。

「像是,瘟疫。」阿鳶憂心忡忡的看向了門外。

是她疏忽了,一大早小豆子來的時候,她就該注意到的,那孩子的臉色有些不對。

只是忙於救治將軍,她忽略了這孩子。

從瘟疫病發到出疹子,應該是這孩子在村子裏就被感染了,那就是說,眼下村子裏有了瘟疫?

阿鳶回頭看了一眼淳于鄠,又看了看懷裡的小豆子,還是把他抱起,放在了距離他,很遠的一處草窩子里。

「我去熬藥,將軍不要靠近他,我自會處理。」阿鳶說著,就出去了。

熬藥的地方,不過是門口一處小爐灶,剛烤好的餅子,還在石桌上放着,她是顧不得吃了,把早先曬制的草藥拿出,去配藥了。

在回來的時候,手裡端了兩碗葯,一碗給了淳于鄠,另一碗端到了小豆子跟前,俯身扶起他,要給他灌下去。

只是那孩子似乎燒的更厲害了,起先還不停地叫着娘,此刻卻悄無聲息,連湯藥都很難灌下去了。

阿鳶硬撬開他的嘴,給他灌了幾口葯湯,又拿出了銀針,按照穴位扎了下去。

孩子似乎有了反應了,卻也只是喊了一聲疼,就又昏睡了過去。

淳于鄠喝了那碗葯,就覺得嘴裏的苦澀,更加的嚴重了。

看着一臉緊繃的阿鳶,他乖巧的沒有發聲。

「將軍,若是我猜的不錯,山下應該是有了瘟疫。」阿鳶拔了銀針,看着孩子睡了,才回身看向了淳于鄠,卻沒有靠近他。

「你什麼意思?」淳于鄠沒有明白,阿鳶想要說什麼。

腦海里卻是快速的閃過了一抹光,只是瞬息即滅,讓他來不及反應。

「我要去一趟山下,將軍自己照顧好自己!」亓鳶說著,已經走到了門口。

想想還是不放心,又轉回頭,把她隱藏起來的長劍拿過來,放在了淳于鄠身邊。

這柄劍,是她去後山找回來的,淳于鄠的佩劍。

「必要時,將軍可用來防身。」亓鳶剛直起身子,就被淳于鄠抓住了手腕。

那裡有傷,疼的她倒抽了口涼氣,卻沒有掙扎。

「你也要小心,這個給你防身。」淳于鄠拿出了身下的一把短刃,交到了亓鳶手裡。

若還是上一世的阿鳶,她自有防身之術,只是他不能確定,眼前的阿鳶究竟是誰。

「不用了,將軍用來防身吧!阿鳶去的,終究是鄉民聚集之地,若是帶了武器,怕是說不清了。」亓鳶說著,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袍,回身出去取葯。

「小豆子。。。」淳于鄠看了看角落裡,很安靜的孩子。

「不必擔憂,他會睡很久。至少這樣,他不會痛苦。」亓鳶再次回來,已經帶了一個巨大的斗笠,雖然有些破舊,也還能遮些陽光。

手裡還拎了一個,沉甸甸的布袋子,顯然是準備的藥材。

亓鳶細心的留下了,給淳于鄠治傷用的葯,還有小豆子要用的葯,和預防瘟疫的葯。

她擔心小豆子會感染給他,但是一時也沒有辦法把他們分開。

山下只怕是早已經水深火熱了,她必須去救。

淳于鄠無奈的看着,那幾個比石頭還硬的餅子,那是他們這幾日的口糧。

阿鳶不會做飯,這個他知道。她自己說的,自幼就跟着師傅學醫術,毒術,四處遊歷,經常連這樣的餅子,都吃不到,只能用藥草野果裹腹。

後來師傅走了,把她丟在了這座荒山上,也不知道多久了,從未回來過。

上一世,阿鳶就是這樣說的。因為信任,她毫無保留的告訴他,自己的血,是師傅修鍊養成的,有治癒的能力。

只有一樣,她的血能救人,也能殺人,所以輕易不能說。師傅說,那叫麒麟血,世間稀有珍貴。

這一世,但願她還是那個阿鳶,是他心裏抹不去的阿鳶。

亓鳶下山了幾日都未歸,淳于鄠覺得自己已經可以活動了,不過身子還是有些虛,腳步更是像踩了棉花。

淳于鄠幾乎是爬着,到孩子跟前,看着他小小的臉,似乎有了些生氣,不免又餵過他幾次葯。

自己的葯,也盡數按照阿鳶的吩咐,哪怕再苦,也一一吞下。

他想要儘快恢復,好早日下山去找阿鳶。

記憶里,這一次瘟疫,是她救治的不錯,卻也帶給她了不小的傷害。

那些愚昧的村民,受人挑唆,要把她當做妖來燒死。

淳于鄠心裏猛的一緊,若是真的,那也就在這幾日了。

小豆子是醒了,安靜的看着淳于鄠,軲轆着大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豆子,能起來不?你帶我去山下可好?」淳于鄠伸出了手,看着孩子稚嫩還有些蒼白的臉。

「我要找阿娘。阿娘也病了。」小豆子伸出小手,放在了淳于鄠寬大的掌中。

「好,我們一起下山,你去找娘,我去找阿鳶!」淳于鄠勾唇笑了笑,慢慢的往起來站。

小豆子也站了起來,出去給他找了根很粗的木棍,讓他借力。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就這麼勉勵相互支撐着,往外挪去。

他們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去找亓鳶,找豆子娘。。。

那條山路,可真是漫長啊。

淳于鄠第一次覺得,自己走的都很辛苦,而阿鳶卻是用那麼單薄的身子,背負着沉重的藥草,去到鄉民中救苦救難去了。

淳于鄠握緊了小豆子的手,很想快一點下山,去到那人身邊,守護着她也好,只要能夠看着她都好。

好容易和小豆子快到村子了,卻遠遠的瞧見,村口哪塊空地上,擠滿了人。

淳于鄠看了一眼小豆子,拉緊了他的小手,靠着木棍的支撐,快速的往前挪着。。。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