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第一人與最後一人》羅十一球球傅厭_(羅十一球球傅厭)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第一人與最後一人》羅十一球球傅厭_(羅十一球球傅厭)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1 19:41 作者:時幼

章節介紹

主要講的是男主羅十一認識了一位60歲的老頭傅厭,因為這位老頭卷進異界的故事,通過拯救那些被追殺的判異者,揭開羅十一不為人知的身世以及這個身世背後隱藏的神秘力量異界的人和平常人並沒有任何區別,只是他們身後都有着強大的組織,羅十一被迫捲入其中,在一次次爭奪和殺戮正…

在線試讀

第6章 爾虞我詐

羅心裏明白,自己是沒辦法逃出去的,這牢室被某種可以自我修復的異能所附着在上面!而且也不能和亂派的人正面硬剛,只能依靠機敏才有機會逃離。

就在羅倚着牆,思考着他的逃生大計的時候,過道里傳來了不緊不慢的腳步聲,有的人屏息凝神,有的人怒氣沖沖地罵道:「巴湮,你個老賊,我要殺了你。」「禽獸,我要宰了你。」

羅的視角受限,只能聽到外面此起彼伏的叫罵聲,但腳步聲沒有停下來,而且朝着羅的方向越來越近,終於在羅的面前停了下來。

巴湮站到羅的面前,打量着他,然後接着開口道:「羅十一,昨晚睡得怎麼樣?」

「你又是誰?」

「我,你現在不配知道。」

羅「呸」了一下。擺出一臉的不屑。「你愛誰是誰,反正都是亂派的狗雜碎。」

「小子,說話注意點,在這裡,你說話最好過過大腦。」巴湮提醒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羅沒好氣地說。

「不是我找你,是李閱王找你,讓我把你帶過去。在我走之前,還特意囑咐我,別對你動粗。可我最喜歡的事就折磨新來的人。那種恐懼的眼神與凄慘的叫聲,總是讓我感到無比滿足。」

「你想怎麼折磨就怎麼折磨,反正你也快死了。」羅故弄玄虛地說。

巴湮看着眼前手無寸鐵的羅說出這樣的話,不禁感到詫異與好奇。「憑什麼?你倒是說說看。」

「就憑我是佛門子弟。」羅撒謊道。

在巴湮已知的信息中,只知道羅是一個剛大學畢業的學生,可能也是個中界人。但至於隸屬於哪門哪派便不得而知了。「你唬誰呢?」

「信不信是你的事。」

「就算你是佛門子弟,佛門中界人數以千計,你一個無名小卒,殺了你,又能怎樣?反正沒人會知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叫羅十一嗎?」羅繼續引巴湮上套。

「來,你倒是說說看。」

「因為我是佛門十一善法的正統繼承人,所以師爺從小給我起了個名字叫羅十一。你以為我傻嗎?我知道昨天晚上單刀赴宴可能會遇到不測,所以我早就聯繫好了我的師兄師弟,而我昨天晚上沒有回去,他們肯定知道了我身陷險境,所以,今天晚上,佛門的中界人定會大舉進攻你們亂派,見一個,超度一個。」

羅的這套邏輯沒有任何漏洞,或多或少唬住了巴湮。但這卻也讓八湮更提起了折磨羅的興趣。「如果真是這樣,那我更要玩玩你了。能夠摧殘十一善法的正統繼承人,這機會可是非常難得啊。」

「來吧,混蛋,爺爺我就在這站着。」羅毫不退讓。

巴湮從袖子里掏出了兩根長度近三寸的銀針,針頭的顏色與針身不同,為綠色。就在巴湮掏出那兩根銀針的時候,羅偶然瞥見對面的方全不禁一抖。巴湮拿到面前說:「看到我這兩根銀針了嗎?雖然她對人的傷害不大,不足以一擊致命,但針上的劇毒卻讓人生不如死。在表界里,人的疼痛分12級,第一級是被蚊蟲叮咬,而最高的級別,是分娩時產生的痛苦。但在中界,疼痛共有20級,而表界的第12級分娩的疼痛,在中界連第一級都達不到。而我這銀針,在中界,已經達到了17級。就算羽化成仙的祖師先輩,如果結結實實地挨上,也未必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

「要用就用,哪那麼多廢話。」羅不耐煩地說。

巴湮從李閱王和夜魔口中得知,羅十一似乎沒有任何異能,如此的話,如果受了他這一針,很有可能昏厥過去,那樣的話就沒法把他交給李閱王了。

巴湮笑了笑:「小子,你有種。要不是一會還得有人拿你問話,今天我非得讓你嘗嘗這滋味。」

羅在心裏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巴湮把食指貼在柵欄的一根柱子上,柵欄突然消失了。「出來吧。」

羅暗自琢磨,並研究着,如果再次被關進來該如何出去。「原來這個牢門的鎖就是亂派的人的身體,所以,外人是沒辦法打開的,也就意味着如果我逃出去,必須有人主動把我放走。

巴湮看見羅沒有動,而楞在一旁發獃,上去就給了羅一拳,羅被這重重的一拳打得半跪着。巴湮催促道:「快點走啊!耳朵聾了!」

羅的嘴角出了血,抬起頭,以一種冷酷十足的表情,眼睛死死地盯着巴湮,一句話也不說。

「你他媽看什麼看,再看接下來就不是一拳那麼簡單了。」巴湮惱羞成怒道。

「你最好別讓我從這裡逃出去,或者你趁早殺了我。因為一旦有一天我從這裡逃出去,我一定會回來,然後殺了你。而且只花一秒鐘。」

巴湮被這毛頭小子的話逗樂了。「好好好,鋼鐵烈男,我就在這洗乾淨脖子等你!牛逼吹完了嗎?吹完了就趕緊閉上嘴跟過來。」

走出自己的牢房時,羅看到了對面的花梨和方平正在看着他,這兩位可憐的老人着實觸動了羅,羅在心裏暗暗下決心:如果有朝一日能出去,一定要把這二老救出來。一定要。」

到了外面,羅終於看到了陽光,他觀察着周圍的地形,面前是一幢又一幢的別墅,足足有三四十套。而古怪的是,別墅周圍是一排排參天大樹組成的森林,把別墅圍成了一圈,且遮擋地嚴嚴實實,從外面根本看不到裏面。

巴湮把羅帶進了其中一幢別墅,然後又把羅領進一個房間,房間裏面只有李閱王一人,巴湮上去在李閱王耳邊低語了一會,顯然是在複述剛才自己與羅之間的對話。

李閱王坐在椅子上,心想:「如果我想達到目的,一定不能硬來。巴湮這個傻子,差點壞了我的計劃。至於羅十一是不是佛門子弟,這有待進一步的考證。但對羅十一,一定要以禮相待。」

「有事快說,要殺要剮,也趕緊的。我真受不了你們亂派磨磨唧唧的風格。」羅在一旁等得不耐煩。

李閱王沒有生氣,反而笑了:「小兄弟,你怒,我明白。剛才我的兄弟多有冒犯,我在這給你賠個不是。但你現在身處亂派內部,卻還如此鋼筋鐵骨,也是勇氣可嘉啊。」

「那也分對誰。」

「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我們亂派雖然名聲不好,但也不至於一無是處。」

羅沒有傻到提出放我走之類的要求,因為很明顯,既然李閱王讓他可以提出要求,那麼說明想留住他。先來一套軟的,軟的不行再來硬的。所以羅將計就計,既然他們想和自己親近,那就先讓自己親近他們,然後讓他們慢慢放鬆警惕,以便逃跑。

「還是喜歡你說話,不像你旁邊那個沒文化的鄉巴佬。」羅說。

李閱王被羅的話逗笑了,顯然他也是這麼一直認為的。而旁邊的巴湮「嗖」地一下,一把抓住羅的脖子,把羅掐在半空中。「小子,你找死!」

羅的整個身子懸在空中,由於力道過大,羅的臉立刻被憋得發紫,雙手拽住巴湮的手,想試圖掙脫,但巴湮卻紋絲未動。

羅的雙腿也不自覺地亂蹬着,慢慢地,羅的眼淚已經被被憋出來了,還不停地咳嗽。

「巴湮,把他放下吧。」李閱王語氣中既有些商量的意思,又有些命令的意思。但巴湮無動於衷,絲毫沒有把李閱王的話當回事。

「巴湮,把他放下來,不然你的對手馬上就是我。」巴湮「哼」一聲,然後把羅向後一推,羅重重地砸到牆上。

羅在地上咳嗽了半天,然後慢慢地爬到牆邊,倚着牆。李閱王向羅走過來,掏出一根煙,放到了羅的嘴裏,然後幫羅點上。然後又掏出了一根煙,自己也點上了。

「你先出去吧,巴湮,我有事和他單獨談談。」

「以後這小子的事,別再讓我摻和了,我可保證不了哪天我手忍不住,親手屠了他。」巴湮怒氣沖沖地說。顯然是不敢不從李閱王,但同時也得說點硬氣話,給自己找回剛才丟失的面子。說完便摔門而去了。

羅猛吸了一口煙。李閱王調侃道:「佛門子弟原來還抽煙啊!」

「佛門只說不可以喝酒吃葷,戒律上可從來沒有不能抽煙這一項。」羅說。

「行了,別演了,你能蒙蒙巴湮,但我可沒那麼傻。」李閱王說。

羅也笑了笑。「你是怎麼知道的?」

「如果你真的是佛門十一善法的正統繼承人,哪怕一個善法都不會,那麼也至少會佛門的其他異能。昨天夜魔和你一交手,我就是知道你根本沒什麼本事。再說了中界人之間的打鬥,從來沒聽說還有用槍的。盤古開天闢地以來,你是第一個。」李閱王說。

「竟然這麼輕易地被你識破了。」羅感嘆道。

「不是我聰明,是你騙人的本事太糟糕了。」李閱王吸了一口煙。

羅調整了一下姿勢,顯然是後背已經受了些傷。「在你問我之前,我要問你一些問題。」

「你說吧!」李閱王對羅很和藹。

「為什麼殺了我的朋友傅厭?」

「因為不殺他,那天晚上香山你就不會去。」李閱王說。

「我沒拿你當傻子,那麼請你也不要拿我當傻子。憑你們的勢力,真想找到我,把我抓起來不費吹灰之力。我再問一遍,為什麼殺了傅厭?」羅質問道。

「因為上面的指令就是如此,我也不知道其中緣由。」李閱王一臉無辜地說。

「你這回答也太官方了,你就別再耍我了。如果上面真的要你們殺他,你們可以一擊致命。而我看到傅厭時,他的整個胸膛已經被穿空了,還有他的腳是黑紫色,顯然是死前受過巨大的折磨,而且你們用異能在他的身體里在尋找着什麼。」

李閱王嘴角微微上揚。「這番話可真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你什麼異能都沒有,卻推斷到如此地步。」

「我大學時學的邏輯學。你以為我白上的。」羅說。

「我們在他身上尋找一些東西,確實不假。你倒是說說我們為什麼要在尋找之後殺了他?」李閱王說。

「具體要找的東西我沒法知道。但結果只有兩種,要麼你們找到了,要麼沒找到。如果找到了,那麼很顯然,這些事件以及你們得到的信息,只想自己知道,而不願讓其他門派知曉。所以,為了滅口,你們殺了他。要麼是你們沒找到,於是他也就沒了用處,所以,你們就做了你們最擅長的事,把他折磨至死。他抵抗也好,屈從也罷,很顯然,你們一開始就沒打算留他活口。」羅分析道。

「以上你說的基本都對,但唯一不準確的的就是,你漏掉了另一種可能性,」李閱王告訴羅。

「我漏掉了一種可能性?」

「我們一心想要殺他,這沒錯,他死前受過折磨也沒錯。但你為什麼你一心認為是我們殺了他?實際上,他並不是死在我們的手裡。」

「不是你們,還能有誰?」羅反問道。

「他死在了自己手裡。」李閱王掐了煙頭,然後慢慢地告訴了羅。

「什麼?」羅驚訝道。

李閱王似乎對於對話的走向十分滿意,像是預先有過準備與練習。

「他知道我們會來找上他,所以他把他的記憶全部從大腦轉移到了心臟。一開始,我們也好奇。他說的話像是什麼都還記得,但就是從大腦找不到任何過去的信息。於是我們開始折磨他,逼他說出口,但沒想到在折磨的過程中,他用了把雷炙把自己的心臟燒得渣都不剩,我們才明白他可能用了靈脫腦,把自己的靈魂從大腦轉移到了心臟。所以,最後我們什麼也沒拿到。」李閱王說。

羅從李閱王的話中,明顯地感覺到了李閱王在部分東西上在撒謊。他心想,「雷炙」這個異能,光聽名字就可以知道,絕對不是雕蟲小技,而是某種破壞力極強的異能。如果傅厭真得用了雷炙自毀了心臟,那麼傅厭身後的椅子不可能安然無恙。而羅明顯得記得,他在檢查傅厭屍體的時候,身後的椅子確實完好無損。所以,李閱王一定在說謊。

而且,很有可能的是,他們折磨傅厭的途中,知道了傅厭把自己的靈魂從大腦轉移到了心臟,所以,他們取走了傅厭的心臟,這也就能完美地解釋了為什麼傅厭的胸膛被洞穿,以及為什麼傅厭身後的椅子完好無損。

總之,說到底,傅厭還是他們殺的。而亂派的人說他自殺,要麼是他們想洗脫罪名,不願與自己或其他和傅厭有關係的人結仇,要麼是想讓天下人知道,那份重要的信息並不在他們手裡。

想到這裡,羅不能再讓自己表現得聰明了,現在必須裝傻。羅相信,如果自己把剛才上面的所思所想用來反駁李閱王,那麼很可能,由於那份信息的重要,李閱王會當場殺了他。

與此同時,他看到李閱王正在非常認真觀察着自己,似乎也在認證羅是否對他的話產生了質疑,於是羅附和道:「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那天晚上我去找他,他要鬧自殺。」

說完,羅立刻觀察李閱王的神態,果不其然,李閱王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還沒有吃東西吧!坐下來一起喝點吧!」李閱王試圖在一步步地取得羅的信任。

羅也確實餓得前胸貼後背了。「嗯。」

李閱王叫人去準備了一些餐點,還準備了一些酒。

羅在吃的過程中,又朝李閱王要了一支**,但這次,他把打火機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說了這麼多,你還沒有解答我心中最大的疑惑」羅說。

「不是都已經告訴你了嗎?」李閱王說。

「還差一個,就是,為什麼要找我,然後把我抓起來?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異能的中界人,從小到大,和所有人一樣,就是按部就班地活着,從來沒有涉足過你們中界,連我是中界人這件事,也是傅老最近兩天才告訴我的。」羅撒謊道。因為中界人這件事,是那個神秘的女人球球告訴他的。

李閱王慢慢地回答道:「因為我們也是查了傅老手機的通訊錄和最近的的聊天記錄,都只有你一個人。因為傅老在中界里算得上是比較重要的人,所以,自然想到,你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羅裝出一副無辜而又輕鬆自在的表情。「可你現在知道了,我就是一個泛泛之輩,什麼能耐也沒有,也不隸屬於某門某派。到目前為止,我知道的中界人,就只有你們亂派的這幾個和傅老。所以,你們就儘快把我放了吧!我也不想摻和你們中界人的事。」

在羅的心裏,他知道實際上自己可能並不簡單,否則球球就不會找他。

李閱王一開始本來也是這麼認為的,認為羅只是一個無名鼠輩,但當夜魔用噬魂術卻毫無作用,反而被聯魂法弄得受了傷時,就知道羅雖然是一個無能的中界人,但卻一定與某個或者多個重要的中界人有着密切的關係。

李閱王故意拖延道;「我知道了,但有些事我還必須得確認一下,而且,放人這件事,也不是我一個人能說了算的。在亂派,抓人,放人,殺人都得經過一系列的程序,也必須通過議會的商榷。」

羅用筷子夾起了一個餃子,大口大口地咀嚼。咽下去後,看着李閱王說:「自古以來,邪不壓正,你們亂派這樣胡作非為,不怕遭到滅門嗎?」

這句話引得李閱王哈哈大笑。羅感到不解:「你笑什麼?」。

「到底還是個毛頭小子。亂派只是惡的象徵,是惡的具體的表現形式。即使亂派今天遭到了滅門,明天還是會有新的惡勢力出現。因為邪惡是根植於人性的,你可以殺掉一個惡人,但你沒法殺掉人類靈魂深處的惡性。天道循環,周而復始。所謂善,所謂惡,都是永恆。」

羅頭一次被一個罪人教訓了一番,這讓他異常不舒服。現在他有點明白,境界與善惡並不是一回事。哪怕是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多麼兇狠惡毒的人,他相信,只要境界高,那麼心中就一定還存有着部分的善良。這也是他現在這麼看待李閱王的。

吃完飯後,羅突然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要求:「我想去帝王會看一看!」

「為什麼?」

「沒什麼,聽說帝王會也是中界較大的惡勢力,我就是好奇。」

李閱王說:「小子,你想害死我嗎?」

「怎麼?你怕了?」羅試圖激李閱王。

「怕?敢問我們亂派怕過何門何派,就連基督,儒家等千年之門我們都不畏懼,更別說一個剛成立不到百年的帝王會了。」李閱王或多或少地還是中了套。

「那就帶我去瞧瞧啊,普通人我是看夠了,現在我就想看看你們這些中界人。」

李閱王沒好氣地說:「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讓我和帝王會的人打起來,然後趁機逃跑。」

「我看你挺聰明的,怎麼有時候這麼糊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為什麼不直接讓你帶我去佛家或者道家那裡去,他們的勢力可比帝王會大多了。」羅試圖說服李閱王。

「這倒也是。」

羅看李閱王有點猶豫,就趕緊補一句:「再說了,如果我要真的想逃跑,那我更得選去佛家或者道家了,要是你們打起來,對方贏了的話,我起碼還能獲救。但帝王會也是惡勢力,你們誰輸誰贏,我下場不還是一樣。」

李閱王一琢磨,沒什麼問題。一來,羅沒什麼異能,不用擔心他會整出什麼岔子。二,亂派的實力比帝王會只高不低。三,也為了進一步拉攏羅,所以,李閱王一拍板:「好,中午我們就出發。」

羅在心中暗暗自喜:計劃完成第一步。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