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江小七芊芊(諸天之御)_江小七芊芊最新章節閱讀

江小七芊芊(諸天之御)_江小七芊芊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1 19:43 作者:舞默生

章節介紹

蒼茫大漠,孤海星河 失憶少年自大漠中醒來,舉目而望,身後前路儘是謎團 權謀與命運的碰撞,誰據上風? 人力與天命的交鋒,誰又能凌駕其上? 若能重來,我選擇在那座小城度過餘生

在線試讀

第2章 導向師與修道者

林慶華向湊在人群里的江小七招招手:

「小七,過來和我說會兒話。」

正擠在人群里聽光頭吹見聞的江小七趕緊鑽了出來,小跑到其身前,摘下腰間的水囊遞了過去「林叔,怎麼了?」

看着稚氣中夾帶了些許成熟的小臉,林慶華拍了拍他滿是塵煙的大袍,指着旁邊的一塊略為平整的沙地示意坐下,笑道:

「小七,你是知道熾塵爆的吧?」

雖然不懂為何要問起,他仍然老實回答:

「這個自然知道。」

「我不是問這個。」林慶華淡笑着搖搖頭,「你知道它的含義嗎?」

含義…

江小七茫然地搖搖頭。

林慶華撥開水囊灌了口水,望着遠方火紅且閃爍陣陣光輝的天空,忽然發問:

「上次發生熾塵爆是什麼時候?」

「這個…大概是四十年前吧,我還是聽老克叔說起的。」

江小七有些不確定。

「準確時間是四十二年前,那時候我還沒出生,但是…」

林慶華頓了一下,壓低聲線道:「我爹那時候也在沙漠里啊。」

聲音有些感慨,也有些懷念,因為他爹已經過世很久了。

江小七還來不及出言寬慰,他自顧自的低聲說了起來:

「大漠的凡人只知道有熾塵爆這個詭異天災,但誰又知道它只不過是修道者們口中異寶出世所引起的異象而已。」

「異象尚且讓我等凡人觸之即死,何況修道有成的修道者?」

言罷,他語氣轉沉:

「小七,難道你感受天地靈力這麼久了,就沒好奇過它的本質嗎?」

「也不奇怪為何無人敢強迫那幾個老得不像話的導向師?」

江小七應着他認真的目光,低頭仔細地想了想。

當初得知他擁有這種潛力時,林慶華立即下令所有人不准許泄露任何信息。

但最終這個消息還是走漏了出去,他也因此被眾多勢力強搶。

沒錯,明搶!

也虧得林慶華有能耐,幾次三番的明爭暗鬥後終於保全了他。

那段時間裏,江小七充分見識了什麼叫卑鄙,什麼叫陰險,甚至還有人懷着不為瓦全的想法要把他做掉。

為何無人敢脅迫那些老傢伙呢?

江小七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後者。

林慶華俯身握住一把沙子舉至其眼前,隨着力道的逐漸加重,砂礫的漏出漸漸停止:

「你記住了,所謂自由的身後必定有力量作為支撐,只有力量,才能抓住你想要的東西。」

「導向師,不過是一群修道的失敗者而已,剛觸碰到那個領域不久就被打落涯底,但即便如此,依然擁有我等凡人不具備的力量,這就是他們不會被強權脅迫的原因。」

隨手拍掉塵沙,他揉了揉眼前這個稚嫩少年的黑髮,「小七,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至於你…還很年輕啊。」

這麼一番話下,年輕的江小七眼中露出嚮往的神色。

見自己的話有了效果,林慶華臉上的笑意更盛,從懷中掏出一物放到他手裡。

江小七定神一看。

這是一顆黑色的石頭,神秘而奇異的紋路盤繞其上,透着瑩藍的光,握在手心卻有種涼涼的感覺。

「這是我爹當年從熾塵爆中活下來後得到的東西,當初他救下了一個人,那個人給他的。」

「說來他運氣也是極好的,不僅大難不死反倒因禍得福,遇到了許多人一輩子永遠都見識不到的東西…」

林慶華側頭看向大漠的某一處,眼神裡帶着濃濃的追憶,彷彿回到了當年的孩童時期,語氣低沉地開始講述起來:

當初我爹曾是大商團里的一員,在一次重要任務途中遇上了熾塵爆,這種能感受到古怪變化,卻不知何時會發生的異象讓當時的導向師警惕不已,然而最終還是沒躲過去。

爆炸突然發生,一瞬間便死了數十人,導向師慌忙之下趕緊給了一條出路,隨後也被熾塵爆給吞噬掉了,他拚命向那個方向逃跑,不知逃了多久,身前不遠的地方的地面突然爆開,只記得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衝出,他便昏了過去,再醒來時已經是一天之後。

熾塵爆已然結束,我爹全身上下都檢查了一遍,萬幸只受了一點外傷,再後來,他發現就只剩他一個人。

他說他當時的第一反應是活着回家,在艱難惡劣的環境下行走,飲水很快就所剩無幾了。

就在這時候,他看到了一個昏迷在地的人,一個在沙漠里依舊衣不沾灰的人。

儘管驚訝,他還是把不多的水灌了一半給那個人,並背着他一起上路。

其實我爹當時已是心存死志了,他想着就算死也要離家近些。

在他即將支撐不住的時候,背上那人醒了,問清緣由後憑空變出飲水及肉食,在一日之內帶他飛越了月余才能走過的路程,交給了他這個東西,留下幾句話後便飄然而去:

大恩無以為報,本應多方報答,但是此刻被仇敵追殺,本想借熾塵爆趁亂脫身,哪想亂戰之下受傷太重竟昏迷過去,所幸得你相救,值錢的東西已經拿去換藥,我把這個東西交給你,若是日後有後人要修道,即便沒有資質我亦願助他一臂之力。

這個東西拿去給漠北的任何一個宗派都可入其山門,若是我此次大難未死,三十年後可去南澤流雲谷找我,必定傾力相助。

「就這樣我爹活了下來,但是我爹沒有修道潛質,我也沒有,所以我將此物給你,希望你能乘風而起,不要浪費此等機緣。」

林慶華說完這麼一長串話也是緩緩鬆口氣,眼神里充滿不容置疑的意味。

「林叔,這,這個太貴重了…」

江小七聽完這個故事以後整個人都愣住了,心中熱血在澎湃,但這本是林叔的機緣,也是他爹用命用善心善行去換來的,實在是受之有愧。

林慶華看到小七猶豫的樣子,頓時扳起了臉呵斥道:

「江小七,你難道不想弄明白為什麼每年七月初七的晚上你都會渾身散出火光?你真的覺得你的身世真如我瞎想的那樣?」

「去吧,去尋找你的身世,去尋找你的親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如此突兀的出現,你的家人為什麼不找你,但是我覺得他們一定很想你,林叔也就只能幫你這麼多了。」

是啊,明明早就知道自己並非常人,但卻一直在麻痹自己,直到今日林慶華主動將其點破,他知道,自己終於要面對現實了。

身世之謎是他做夢也弄清楚的事情,但是五年來與眾人的朝夕相處,相逢相遇的點點滴滴在心中流淌,讓他不忍離開這個溫馨的大家庭。

今日事了,意味着他在這裡呆的日子將宣告結束,他也該放下負擔,去追尋自己的身世謎團了。

想到這裡,江小七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起來,默默的將黑石收入懷中。

「這才像話嘛,小七,能幫到你林叔也很開心,以後修道有成了多回來看看就是了。」

「這人啊,哪有不離別的,本想這次到達沙城之後就送你離開,哪想竟然遇上了熾塵爆,這樣,我們繞道杭林城休整,等到沙城以後林叔就送你走,讓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林慶華看到小七不再拒絕,臉上的佯怒之色散去,笑呵呵地摟住他的肩頭。

「老大,大夥都休整好了,東西也都清點完了,大體上除了丟的那些大件之外基本沒其他的損失了。現在咱去哪啊?」

光頭顯然對於丟掉的貨物念念不忘。

「準備好了?那麼,目標,杭林城!」

林慶華鬆開搭在江小七肩上的手,轉身向北,右手堅定的向前一指。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