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磊斯巴達克斯《明末小書生》_(李磊斯巴達克斯)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李磊斯巴達克斯《明末小書生》_(李磊斯巴達克斯)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1 19:43 作者:斯巴達克斯

章節介紹

林木成拱,野草蔽地,虎豹晝出,闐無人居的明末亂世,一個擁有後世靈魂的書生,對着蒼天大聲吼道,「我來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有我李潤石在,誰還敢說書生造反,十年不成!」

在線試讀

第1章 不簡單的小書生

精彩節選

崇禎四年(公元1631年)十二月初三,天寒地凍,夜幕下的萊州城顯得分外蕭索,偌大的府城都沉浸在黑暗之中,只有府衙後院的一間房中,依然燈光閃爍。

「潤石,還真讓你說著了,孔有德這廝竟然真的反了…….」萊州本地的父母官朱萬年拿着一份邸報深深的嘆口氣,然後頹然的坐下,一臉的無奈,「你看看,你看看,這廝真是,真是有負皇恩,罪該萬死啊!」

坐在朱萬年對面的是一個身高八尺孔武有力卻做書生的年輕男子,他起身接過朱萬年遞過來的邸報,他皺了皺眉,然後說道,「鶴公(朱萬年的字是鶴南),孔有德既然反了,那麼咱們萊州也要早作準備才是……」

「是應該早作準備,老夫這就下令備武守城。」朱萬年捋了捋自己的鬍鬚,然後問書生,「潤石,你覺得目前咱們重要的是什麼?」

「鶴公,學生以為最重要的人心……..」書生想了想說道,「鶴公,孔賊在吳橋造反,學生認為賊軍必然折返登州,我們萊州是他去登州必經之地……若是此時人心不穩,亦或是有心之人有意挑唆……」

「潤石,你的意思是?」朱萬年拿手指了指城南方向,「你的意思是他們?」

「是的,學生建議鶴公可以宴請這些士紳……」書生點點頭,然後說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些士紳都是萊州的地頭蛇,他們的重要性就不用學生說了吧?」

「嗯,這件事老夫來做,明日在南城樓宴請萊州士紳……」朱萬年想了片刻說道,「其他的事情,我交給你去辦…….」

「鶴公,正好學生也打了一個草本…….」書生拿出一個小冊子,恭恭敬敬遞給了朱萬年。

朱萬年接過來一看,不由得喜上眉梢,他合上冊子,然後和顏悅色的對書生說道,「潤石,你果然是治國安邦的奇才啊,哎,若不是衡王那邊……內閣宰輔不敢說,起碼尚書跟玩一樣!」

「鶴公,也許這就是命吧,呵呵呵,看開了也就算了…….」書生看向西南方向,「畢竟衡王是皇親宗室,和今上打斷骨頭還連着筋呢,我這條小命能活着就不錯了……說起來,還要多虧鶴公這些年對學生的照顧才是……」

「哎……」朱萬年也嘆口氣,「潤石,除非衡藩有大變故…….」

「不出大變故,來年就是朱由棷承繼衡藩了……」書生嘆口氣,「朱由棷偏偏是我殺父仇人的親外甥,我與衡藩都是死仇了……..」

書生說完之後,朱萬年也沉默下來,對於面前這個年輕人,他是萬分欣賞,可是他真的幫不上忙啊,畢竟這與皇室有怨,咋個調節?

「呵呵呵,鶴公,學生不信衡藩就一直是朱由棷當家……」書生笑了起來,臉上浮現一絲不可捉摸的微笑,「論年紀,這個朱由棷比學生還大,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等得起…..」

書生說的同時,心裏卻在波瀾起伏,自己來到這個時空,將近十五年了,也終於要見證一下明末最慘烈的守城戰之一的萊州圍城之戰了。

「呵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啊,前世自己退伍之後,渾渾噩噩走完了一生……..」書生心裏暗自想道,「沒想到我李磊也有見證歷史的一天,只是可惜了,自己到現在也沒見穿越者的標配,也只能苟着了……」

李磊現在的身份屬實有些尷尬,他的父親李萬君是泰州學派創始人王艮的嫡系傳人,為當政的東林一脈所不容,再加上自己父親在青州府知府任上為民請命,斬殺了當時的衡藩世子朱由棷舅舅之子,後被衡藩尋了機會誣告李萬君貪墨民脂民膏,被當時掌權的魏忠賢迫害致死,由於對方是正兒八經的皇室宗藩,李磊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徒呼奈何……..

就在李磊有些神遊天外的時候,朱萬年站了起來,笑着說道,「好了,潤石,未來如何,就是老天爺也不知道……」

說罷他一拍李磊的肩膀,「走,跟老夫去前衙,景森趙志和耿玉他們幾個也估摸着來了…….」

等二人來到前衙之後,李磊發現萊州的幾個主要官員基本到齊了,朱萬年也不跟他們廢話,直接把李磊的小冊子遞給幾人,「如今孔賊已經反叛,估摸着沒幾日就能到咱們萊州城下了,你們看看按這份冊子執行如何?」

身為萊州同知的景森伸出雙手接過朱萬年的小冊子,然後瀏覽起來。

沒多時,景森不由得拍手叫好,「府尊大人果然高才,厲害厲害,卑職佩服!大人,按您的計策,這萊州城定然是固若金湯!」

趙志和和耿玉兩人一愣,景森這老小子可從不拍朱萬年的馬屁的,今兒這是咋的了?

他們倆接過冊子一看,頓時也如同景森一樣,狂拍朱萬年的馬屁。

「好了,好了,你們莫要拍老夫的馬屁……」朱萬年笑了笑,然後指向立在一旁的李磊,「告訴你們也無妨,這冊子是他編纂的……」

景森三人扭頭看向一旁的李磊,幾人不由得一愣,雖然他們也知道李磊是朱萬年的幕僚,可李磊幾乎從不顯山露水,沒看出來啊,這個李磊不簡單啊。

「李公子大才!」三人都佩服的說了一句,但也僅止於此了,李磊的身世他們幾人都知曉一些,在他們心裏,李磊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籍籍無名了。

「既然你們幾個沒意見,就照這個冊子執行吧…..」朱萬年擺擺手,然後說道。

在送走了景森幾人之後,朱萬年叫住了也要離開的李磊,「潤石啊,你是萬曆三十三年生人吧?」

「鶴公,學生的確是萬曆三十三年五月初七生人,屬蛇的……」李磊一愣,這朱老頭問這個作甚?

「呵呵呵,那算算你你年紀也不小了……」朱萬年笑着說道,「你跟我東奔西走,也有四五年了,怎從沒聽你說起家中妻兒啊?」

「這,鶴公,實不相瞞,學生還未娶妻……」李磊不由得一愣,臉色很是尷尬。

他見朱萬年也是有幾分吃驚,就繼續說道,「鶴公,我家情況,您是知道的,有哪家的小姐願意嫁給我一個只是秀才的小書生呢……」

「呵呵呵,莫要氣餒,」朱萬年按按李磊的肩膀,「等仗打完了,老夫親自給你尋一門良配……」

看着這個拿自己當子侄看待的老人,李磊心裏卻在默默嘆氣,「朱老頭,只怕你我等不到那時候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