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八神之門)慕雲生慕日夕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八神之門》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八神之門)慕雲生慕日夕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八神之門》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07:46 作者:虛舟鳳歌且侍御

章節介紹

以我之戀,鑄君神劍願君之手,執我偕老 唯悲劇長久,唯真愛長存 旦宵之棋局,陰陽之因果,既有玄衣行路,何妨紅塵如夢

在線試讀

第零章楔子

精彩節選

【無神之地】是一處位於冰雲宮與火之國中間地帶的山下地界,其東、北兩面接靠萬里雪山,南處火山群帶之邊界,西側則與常夜域隔海相望。

無神之地上建有兩大延續了千載國祚的山下王朝,一者名【旦】,一者名【宵】。

華燈初上。

旦城作為旦皇朝的皇城,百姓眾多、坊市繁華。隆冬臘月的天氣,亦是夜間遊人絡繹不絕、寶馬雕車川流不息。

長樂坊是旦城坊市裡最出名的一座,坊內尋歡作樂的燕館歌樓不計其數,街道兩側彩燈飄搖的商鋪樓台鱗次櫛比,街面上穿戴華貴的士子千金人煙浩穰。

今晚,長樂坊的街道上卻有兩個頭髮花白的男子攜手而行,這等稀罕景象自然引得一些不明所以的公子小姐側目而視、掩嘴偷笑。

被牽着手走在後頭的男子雖滿頭華髮,面容望去卻年輕俊朗,他苦笑道:「慕兄,你說要帶我吃酒怎麼帶到這種地方來了?難不成你說的酒是花酒?」

走在前面的男子半百之齡,臉上皺紋橫生,一雙眼睛卻是神光奕奕,自有一股久居上位的氣度,聞言笑道:「宗夫,你隨我來便是。」

這二人正是簡裝出行的武王岱宗夫和宰相慕安。

不久二人拐入一條青石巷,又走了百十步路,坊市燈火似已隔了層濃濃夜色而模糊不清,繁華喧囂與清冷月色一同縈繞身側。

跟在後頭的岱宗夫驚奇道:「想不到皇城喧囂坊市裡竟還有這樣的妙處。」

慕安笑道:「正所謂『小隱於野大隱於市』,無處不可尋寧靜淡泊之高遠。不過我要帶你去的酒鋪倒真只是生意冷清。」

又走了幾十步路,二人從一處台階下行,慕安指着眼前一幢兩層閣樓道:「就是這了。」

酒鋪佔地不大,外面的酒幡上寫着個「劉」字,昏黃的燈火滲出幾分暖意。正中櫃檯造型奇特,近似一個半圓形,靠里一面與後廚間通了扇門。櫃檯外側則環繞着一圈桌台,桌台邊擺放着六七個圓木凳,倒是相當罕見的陳列。兩側各安了兩張桌子,兩兩間用屏風隔開,也能方便需要些私密的客人。

掌柜三十不到的年紀,站在後廚炒着菜,聽到推門聲便吆喝道:「客官裏面坐,要吃些什麼?」

慕安熟稔地道:「招牌三樣,還有壺陳年花雕。」隨後二人在櫃檯前挨着坐了下來。

掌柜回道「好嘞,稍等。」

除了他二人,一側屏風後還有倆客人,興許是喝得酒興正濃,其中一人的話匣子也打了開,嘿然道:「你聽說近日武王岱宗夫的事了嗎?」

另一人粗聲回道:「什麼事?快點說來聽聽。」

那人嘿笑一聲,怪聲怪氣道:「住我隔壁的小三子有個叔叔在朝為官,據他那叔叔說,前幾日岱宗夫又化功失敗了,而且這次被【無神結界】反噬重傷,一夜白頭,很可能一身【玄神】已十不存一。」

那粗聲漢子嘆道:「唉,這岱宗夫既不好好做個山下皇帝,也不願意離開無神之地,整日痴心追求他的武道,這不是傻是什麼?」

那腔調怪異的人冷笑道:「你怎知他不願離開?你沒聽說過那個坊間傳言嗎?據說我們這旦朝皇家是某處山上修行界的大世家分家,犯了罪過才受主家安排來我們這山下地界立國治民,以積香火,這香火可是大修士的氣運。他們旦朝岱家膽敢半途跑了的話,指不定要惹惱主家人!再者岱宗夫一心修行,哪裡想得到自己會被親哥哥坑了!要說他哥哥孝懷宗本就碌碌無為、無心治國,正是旦朝千年來第一個庸君,哪想他竟自私自利到連親弟弟都坑的地步!幾年前無神結界一出現,他就一紙詔書禪位給岱宗夫,而後帶着妃嬪子女消失得杳然無蹤。如今整個旦朝只剩下岱宗夫一個皇家人,他怎麼離得開?」

粗聲漢子又嘆氣道:「那他不是更傻?既被親兄弟害了,又要自己害自己。幾年前那山上大修士、冰雲宮的宮主來給我們探查結界時也說了:『此結界前所未有,或可稱之為無神結界。神明不可入,而蘊養出【神性】的上四境修行者也會一直受到排斥壓制,只有無神性的肉體凡胎才不會受到影響。吾觀此結界或將維持一甲子之久,其中神性消泯不斷,若留駐其中,上四境的法身少時就將重回凡軀,倘不離開此間,將是一生不可得見入神大道。』岱宗夫想用他的化功之法保住自己一身修為實在是痴心妄想,連八境大修士都說的這麼嚴重了,他一個六境修士難不成眼界還能更高?」

那聲調怪異的人道:「畢竟是上四境修士,孕養神性不易,換誰都捨不得眼睜睜看着自己的苦修付諸東流。如今不僅沒保住神性,一身玄神還幾乎散盡,他恐怕是要發痴了,尤其他還有個對頭讓他不得不變強……」

那掌柜正端着剛出鍋的熱菜給那桌人送去:「菜上齊了,二位慢用。背後議論他人不是君子之為,何況鋪里還有其他客人在,還望莫要過於喧嘩。人活於世都有不易,他人是傻是痴都不是我們能斷言的。」

那粗聲漢子忙道:「對不住對不住,我二人酒喝多了管不住嘴,等下一定注意。」

聲調怪異的人道:「掌柜的年紀輕輕倒是看得透徹,是在下失禮了。」

年輕掌柜沖笑了笑後繼續回到後廚忙活,那邊二人便換了個話題接着吃喝談笑。

桌台邊的慕安看着岱宗夫幽幽地嘆息了一聲。面無表情的岱宗夫神色落寞、恍若未察。

「您的陳年花雕。」年輕掌柜先行來上酒,這才發現剛來的客人里有位熟人,笑道:「原來是……」瞧見慕安擺了擺手,他便把後半句話咽回了肚子里,低聲道:「玉瓊正在樓上教孩子識字,她要知道您來了一定很開心,我這就去喊她下來。」

慕安又擺擺手道:「我就是帶朋友來喝酒散心,不用打擾她和孩子。」

年輕掌柜這才看向岱宗夫,低聲問道:「這位大人是?」

慕安笑了笑道:「不可說不可說,快給老頭子炒菜去。」

年輕掌柜識趣道:「好嘞!」

不多時一壺酒便已見底,邊上那桌也已吃完結賬,那兩個漢子出門前掃了慕安和岱宗夫一眼,見他二者只埋頭干飲酒,那聲調怪異的漢子道:「兩位兄台酒喝這麼快後面還怎麼吃菜?喝悶酒可解決不了心中事,只會平白添堵。」

粗聲漢子邊合門邊笑道:「小飲怡情大飲傷身,下次有緣我胡某人可教二位喝酒。」

那二人離去後,慕安瞧着岱宗夫雖尚年輕卻暮氣沉沉的面容,斟酌着道:「那兩個人有些話倒是沒說錯。太上皇至今還沒下落嗎?」

岱宗夫將杯中酒一飲而盡,道:「他還是皇帝,我還是武王。我能理解皇兄所為,我雖甘願自囿於此卻也不甘讓求道之路在此斷絕!」

慕安心下嘆息,又道:「國不可一日無君,你已讓青青攝政數年,連那封禪之儀都還未行。所謂『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皇位你可以象徵性地掛個名,哪裡影響得到你的向道之心?你若實在打不開心結,那便早些讓鍾神回來做那皇帝吧,帝皇氣數不可虛置。」

岱宗夫幽幽道:「我現在這個樣子確實得讓鍾神回來了。只是他本欲和冰雲宮主的孫女結成道侶,冰雲宮主肯屈尊來此一趟便是被孫女求來的,二人間本就阻力重重,鍾神若是回來了,說不得要和那女子分道揚鑣。」

慕安安慰道:「說是一甲子的結界,也用不得枯守那麼久,等有了新的皇子就能讓新皇子接替皇位。肉體凡胎才是不過百歲,二十載光陰對動輒千年壽元的上四境修行者來說算不得什麼,若他們真有緣分自是能走到一塊。」

岱宗夫苦笑了下,卻向掌柜道:「掌柜的,再來壺酒!」

慕安笑道:「阿廣,上你獨家的醉櫻釀來!」

掌柜撓撓頭回道:「今年的份額已是捉襟見肘,您可得幫我向盛家解釋一二。」

慕安擺擺手示意無妨,接着向岱宗夫解釋道:「這劉氏酒鋪是他妻子家的祖上產業,主要生意在於給盛家的貢酒。如今的掌柜阿廣不是我們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他接手酒鋪之後便多經營了幾種異域美酒,醉櫻釀便是其中之一。我今天帶你出來喝酒說是散心,實則是為了這貢給盛家的醉仙釀。此酒兼具蘊養魂魄與肉身之效,原材迥異尋常藥酒之料,說不定對你有所幫助。」

酒菜上來後,慕安也是不顧形象地一陣狼吞虎咽,誇讚道:「不錯嘛阿廣,有段時日沒來,手藝見長啊!」

又將杯中櫻粉色的酒液一飲而盡:「嘖,這酒就是好,唇齒生香又兼具數味變化,喝過一次想忘都忘不了,要不是這原材料只有盛家能提供,定要讓你給我也年年釀上幾缸。」

阿廣陪侍在旁斟酒,聞言不禁苦笑。

岱宗夫淺嘗輒止,閉目感受了一番,不多時一臉驚疑地睜眼道:「確有奇效!」

慕安哈哈笑道:「這倒是死馬當活馬醫,僥倖成了回!」

阿廣一臉疑惑道:「兩位這是在說?」

還不待慕安解釋,岱宗夫突然抬起頭,向著阿廣道:「掌柜,你這酒我還要很多,盛家那裡自有我去說明。」不知何時,他的雙眼已染出一片猩紅之色,令人望之膽寒。

阿廣的目光甫一對上那雙眼,不禁有些頭皮發麻。卻見岱宗夫又如溺水之人般,用一種近乎掙扎的表情問道:「我突然想找人問問,我究竟是痴是傻?」

倏地,阿廣明白了眼前之人是何身份,只是他已驚呆在了原地,哆嗦着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慕安也停下了夾菜的手,拿着難言的神情看向岱宗夫,似是從未見過他的這般形狀。

岱宗夫縱聲一笑道:「慕兄,我先失陪了。」人便就此離開。

他的身影漸漸融入了酒鋪外的黑暗中,那黑暗似欲擇人而噬的惡鬼,而他卻彷彿要將惡鬼吞噬一般,猙獰恐怖。

燈火已遠,岱宗夫豎起一手招了招,黑暗中憑空出現一道身影側立一旁,那身影手持拂塵頭戴烏紗,彎腰恭敬道:「陛下。」

「甲,天不亡我啊!我的化功之法仍有一線成功之機!從明天開始,派人監視好慕家孤煞之女的一舉一動,千年謀劃就在當下!」

「是。」

「嗬嗬嗬嗬——」

低沉的笑聲漸漸消融於無。

冷清的劉氏酒鋪里,慕安猶在飲酒,嘆息道:「人生不如意事時八九~」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