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殺神寵妻不膩)白清禾舊木楠風_《殺神寵妻不膩》全文在線閱讀

(殺神寵妻不膩)白清禾舊木楠風_《殺神寵妻不膩》全文在線閱讀

2022-09-22 07:47 作者:舊木楠風

章節介紹

白清禾因為一條魚突然穿越了? 本來想着既來之則安之,可是,有沒有人解釋下,這個男人怎麼回事?怎麼還倒貼? 還有這便宜的爹爹和哥哥?什麼?我還有個皇帝舅舅,也在無下限的寵 本來以為是場意外,可是故事的發展怎麼不對勁,本來我就是這世界的人,離魂珠?這其中究竟有什麼…

在線試讀

第2章 逐出府外

白絲青紗帳,絲滑柔順的碧青蠶絲被中,白清禾睜開了眼睛。

白清禾掃了幾眼周圍,去到梳妝台前,只見一女子劍眉星眸,雖面色蒼白,嘴角毫無血色,可依然擋不住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是那種柔和中帶着英氣的。

原來只有名字是一樣的,這顏值可是各生各的,幸好。白清禾感到一絲慶幸。

畢竟,原來的她,雖算不得丑,但也只是放在平常中的突出,而現在這張臉,可謂是拍照都不用P圖的。

白清禾想的出神,連婢女進來都未曾發現。

「小姐,小姐。」婢女抓着白清禾的肩膀搖了搖。

白清禾反過魂來,看向眼前的婢女,穿着一聲青色素衣,小臉白皙,水靈靈的大圓眼睛,臉頰帶了些嬰兒肥,像小鹿般可愛的要緊,放在現代,也是可以出道的領家妹妹類型。

在記憶里,這婢女名叫時秋,女主叫她阿秋,原是原主媽媽身邊奶娘的侄女,早年家中遇難,接過來和女主一同被從小養大,是主僕也是姐妹,況且時秋比原主小一歲,原主視她為妹妹。

白清禾看向時秋道:「阿秋,再搖你家小姐就要散架了。」

時秋看向白清禾,說:「小姐,這話可不興說,還在病里,會成真的。」

時秋不高興的嘟嘴,白清禾無奈的拉住她的手,「好了,我不說了,三哥呢,我暈倒之前好像看到他了。」

時秋一邊幫她梳着頭髮,一邊說:「爺去找邱夫人算賬了,最好是罰的重一些,竟敢對小姐下手!」

白清禾想了一會兒,說:「小秋兒,帶我去看看唄!」

時秋攔住她,一臉認真的說到:「不行的,小姐還在病里,不能見風,三爺囑咐過的。」

白清禾看着時秋認真的樣子,想着也不能凶她,於是聲音放軟到:「哎呀,小秋兒,你看,我呢在房間里悶得慌,你就讓我出去看看,散散這病氣唄。」

平日里小姐是很虎的,每次態度都很強硬,這次都撒嬌了,這讓時秋很難把持住,主要小姐長得也太好看了。

時秋看了看白清禾,無奈的說:「那好吧,但是要披上大氅,秋日裏,寒氣重。」

白清禾連連答應,只是,這玩意披上咋這麼重捏,走路都有些艱難。

白清禾隨着女主記憶的記憶找到了邱姨母的院子,看到了她三哥白璟南坐在石凳上,前面站着雍容的邱伯母。

白清禾清了清嗓子,語氣虛弱的開口:「三哥,你怎麼在伯母的院子里呢。」

白璟南聞聲,看向走在他旁邊坐下的白清禾,面露擔憂:「怎麼不在房間里待着,這外面濕氣重。」

白清禾看向白璟南,他眼裡的擔憂讓白清禾晃了一下神兒,前世她是個孤兒,不知道父母是誰,從小在福利院長大,沒人疼愛,從未體驗過親人是何滋味,這一世,好像不一樣了。

白清禾拍了拍白璟南為她斂大氅的說輕聲安撫到:「無礙,出來透透氣,房裡太悶了。」

兩人又聊了會,完全未理會站在一旁的邱雲蓮。

白璟南是不是故意的不知道,反正,白清禾是故意的。

邱雲蓮真是受夠了,大聲呵斥道:「夠了,璟南請我來也不是想讓我看你們兄妹情深的吧。」

這白璟南是少將軍,按規矩他沒叫坐,秋雲連是不能坐的。

可是,她已經被晾了許久,早就不耐煩了,按規矩她還是白璟南長輩呢,沒教養的東西,不愧是沒娘的小雜種,邱雲連想着。

白璟南收回擔憂的眼光,緩緩的看向邱雲連,好像有那麼一絲漫不經心,悠悠的說:「看來,我最近是過得太低調了隨和了,連邱夫人都敢對我大呼小叫了。」

看着白璟南的眼神,邱雲連打了個哆嗦,她怎麼就忘了,白璟南是個笑面殺神。

邱雲連趕緊請罪:「三爺,是我一時心急,還請恕罪。」雖然面上這麼說,心裏一直在罵白璟南小雜種。

白清禾看向行禮的女人,細細打量,按理說,這伯母也是上了年歲的人,保養的還是極好的,臉上只有一點細紋。

白璟南手裡拿着扇子輕輕的敲着,不經心的說:「昨日,小禾兒被人買兇了,不知伯母知道這件事嗎。」

邱雲連面色微變,隨後面色擔憂的看向白清禾說:「不知禾兒可有礙?」

「謝伯母關心,只是伯母好像一點也不驚訝,我為何會被買兇?」白清禾好笑的看向她這個伯母,原以為是個聰明的,沒想到也不過如此,演個戲都不會。

邱雲連慌忙否認,面做震驚說到:「怎麼會,我這不是聽到消息,一心擔心禾兒的身體。」

「哦~,可是那伙兒人已經被三哥抓獲了,而且,他們還供出了伯母,還有契書,說是事成伯母會給他們銀子。」白清禾舉起契書,慢悠悠的說。

「怎麼可能,我明明拿回來了!」邱雲連說著想去搶白清禾手上的契書。

白清禾倒也沒和她搶,反正……

邱雲連連忙打開,卻什麼也沒看到,有的只是一張白紙。

邱雲連反應過來,這白清禾是在耍她,但事已至此,邱雲連也是個有眼力見的。

邱雲連連忙跪下,邊磕頭邊說:「三爺,我也是受人蠱惑啊,繞我一命。」

白璟南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逐出府。」

邱雲連一聽,這怎麼行,她已經習慣了錦衣玉食的日子,現在出府,過回以前的清貧日子,豈不是生不如死。

連連說道:「禾兒,我錯了,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我不能被逐出去啊,君辭還小,不能沒有母親。」

白清禾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說:「邱雲連,我叫你一聲伯母,是看在死去伯伯和真正伯母的面子上,怎麼,主子當久了,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邱雲連一個踉蹌,她原本就是青樓的妓子,耍了手段才進的白家。

那時,白清禾的伯伯、伯母還在邊關,伯父沒把持住,伯母意外懷孕,但是伯母不想離開伯父。

伯母就在邊關呆到生下孩子,伯父那時剛好也打了勝仗,在勝利回朝的途中被敵方暗殺,不幸亡故,只有君辭幸運的活了下來。

考慮到孩子還小,那時,白清禾的母親也已經亡故了,也是這時,邱雲連養了君辭,所以在將軍府中有了地位。

邱雲連被逐出府後,白璟南把白君辭接去,開始教他習武,雖說原本交給邱雲連養,可白君辭和邱雲連倒也是不親近的。

說起來,白君辭和白清禾才是最親近的,雖然白清禾身子差,但耐不住她活潑,天天帶着白君辭玩。

最後,白君辭也沒住在白璟南院里,反而住到了白清禾院子里,就這樣,白清禾的世安閣再添一員。

白清禾天天去看白君辭,畢竟,這白君辭長的可可愛愛的,奶呼呼的。

白清禾天天就是送白君辭去三哥那裡學武,然後去市井中玩,然後再回家,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