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左七月雷興文《種田:穿到古代撿了個夫君》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左七月雷興文)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左七月雷興文《種田:穿到古代撿了個夫君》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左七月雷興文)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07:47 作者:摽有梅

章節介紹

人家穿越是有爹有娘,再不濟也只需養活自己與親人可左七月倒好,穿越到兵荒馬亂的時代不說,還要養活一幫孩子!!! 看着一個個小蘿蔔頭七月眼冒金星,還好半路撿了一個帥小伙,一起雙雙把家養 啥!帥小伙身份不一般? 啥!她自己也有隱藏身份? OH my God!!

在線試讀

第6章 忘恩負義

小蘿蔔瑟縮跟在七月的身後,看着那些有爹娘的孩子,淚水不由自主滴落下來。

七月於心不忍,帶着他們雖有系統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不忍看着他們命喪黃泉。她微笑着上前,鼓勵地看着他們道:「如果你們的父母親人在這裡,就過去吧,我的初衷就是讓你們活着罷了。」

蘿蔔們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這時一個小女孩走出來,對着七月一鞠躬,就跑向了前面的人群,陸陸續續又有七八個離開了。

留來的蘿蔔們更加沒落、迷惘,自己的小夥伴都有父母親人,而他們的親人卻沒有了,之後他們該怎麼辦?

「幹嘛呢,不還是有我嗎!怎麼著,想要另立門戶了,也要看我同不同意呢。」七月狀似嬌蠻的叉腰看着小蘿蔔,瞧瞧一個個愁眉苦臉的,也不怕白了頭。

左祥在一旁笑出聲,看着嬌蠻的七月,還挺可愛的,上前溫和道:「放心吧,有我們在的一天,就有你們。」

八月開心地拉住小夥伴的手,笑道:「我就說姐姐不會不管你們的,放心吧,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嘍。」

「嗯,謝謝!」女孩漲紅臉,羞愧地低下頭。

張縣令的法子很簡單,那就是化整為零,將這些難民分散到各個村。

「他們好像不收孩子。」左祥皺眉看着另外一側漸漸變多的孩子,他們要的幾乎都是身強力壯的成年人,而那些較小的孩童都被剔除了,除非是有父母帶着的。

七月也皺眉,問身邊的士兵:「小哥,他們為什麼不要小孩子?」

被問話的士兵嘆氣道:「孩子不算勞動力,吃的還多,哪個村子願意白養,而且無父無母的孩子最容易成為地痞流氓。」

眾人沉默,人家的顧慮是對的,但又不對,事無絕對嘛!可又有誰願意花費心思在無親無故之人身上?

看着那些沒落的孩子,七月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現代有很多福利院,專門收留這些無父無母的孩子,那她可不可以在這裡也搞一個。她的目光在熊二和左祥身上游移不定。

「你有什麼想法就說,我現在孑然一身,無處可去,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跟定你了。」左祥洒脫一笑,瞧這妮子猶豫不決的模樣甚是好笑。

「我們一起。」熊二不會說漂亮話,但態度是很堅定的,他們村就剩下他們幾個,本就該守望相助。

三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七月將自己的想法說了,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一腔熱血無處安放,三人一拍即合,帶着蘿蔔們離開隊伍站在一側。商量之後,左祥和七月就去找張縣令。

「大人,小人有事相商,望借一步說話。」左祥彬彬有禮作揖。

張縣令意外地「哦」了一聲,這些孩子是錢璟帶過來的,看在他的面子也就同意了。

三人來到角落處,左祥拉着不情願的七月跪下,沉痛道:「大人,我們這些人因緣際會走到一起,經歷了許多磨難才到您面前。貴縣的村落願意收留我們,我們感激不盡,可看着那些孤苦無依的孩子,我們於心不忍呀!」

張縣令看着衣衫襤褸的兩個孩子,腳上的水泡清晰可見,可見他們走了多少路才到這裡,內心觸動不已,拉起兩個孩子,溫和道:「這些孩子我們定會有所安排,你們就放心吧,以你們的年紀那些村長定會收留的。」

七月上前一步,聲淚俱下道:「大人,請您允許我們帶着那些孩子一起生活吧。不是我質疑您的決定,但您安排的人能全心全意將他們培養成人嗎?養孩子不是只管吃喝就行的,他們的品行、性格甚至未來的發展,這些都需要人去引導。」

張縣令和左祥詫異的看着七月,他們沒有想過那麼多,這年頭能有一口吃的就不錯了,她竟然想着將這些孩子培養成才?太不可思議了。

良久張縣令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問道:「你能做到?你可知人的性情是天定,很難更改。」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古人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可見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至深,固然有天定的成分,但人為也不可忽略。我不願意這些孩子變成地痞、無賴模樣。」

七月據理力爭,無論在哪個時代,孩子都是一個國家的未來,對於他們的教育就不容忽視。

張縣令看着那些無措的孩子,想着七月的話,道:「容我想想,你們先過去吧。」

左祥拉着七月離開,總要給縣令思考的時間,畢竟這麼多孩子也不是小事。

熊二焦急地等待着,看到他們安然無恙地回來,鬆了口氣,以眼神詢問結果,左祥小聲道:「有希望!」

「就是這些兔崽子差點賣了我的女兒,他們還搶了我女兒的口糧,喪盡天良呀!」一個披頭散髮的婦人帶着畏畏縮縮的女孩過來,一陣哭天搶地。

七月大怒,看着婦人厲聲質問:「我賣你女兒?那你身邊的孩子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買家好心送回來的?」

這時聽到動靜的人紛紛圍上來看熱鬧,甚至還有幾家躍躍欲試,如果這個女人真的能鬧出點東西來,他們不介意也分一杯羹。

「那你說,我女兒身上的口糧呢,哦~怪不得你會收留這些孩子,說不定就是看上他們的口糧了,這麼多人,你個黑心肝的呀!」婦人雙眼死死地盯着四娘背後的袋子,裏面肯定有口糧,她一定要弄到。

七月突然笑了,看着大夥道:「你們誰家會把口糧放在一個女孩身上,即便是真的,豈會輕易弄丟孩子?」

「哼~是你身後的那個男人把我女兒擄走的。」婦人氣不過,其實這一點她沒說謊,這死丫頭確實是在半路被搶的,本來她還指望賣了這死丫頭換幾袋口糧呢。

被指的熊二氣紅了臉,可不善言辭的他愣是沒有擠出一個字。

「劉珊珊,你告訴你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七月眯眼看着婦人身後的女孩,是那天雨夜救回來的女孩,也就十二三歲,可生得俊俏甚是可人。

劉珊珊淚流滿面,慌亂地直搖頭,驚恐地看着七月和熊二,一副備受欺壓的模樣。還需要說什麼,她的舉止說明了一切。

頓時周遭一片喧嘩,這時又有三個婦人帶着孩子站出來指責他們,更有甚者那些孩子也跳出來作證,這更讓人信服了。

留在七月身邊的蘿蔔頭氣憤地看着昔日的同伴,他們怎麼可以這麼無恥、這麼的忘恩負義。

「你們胡說,如果沒有姐姐,你們都死了。忘恩負義的小人!」八月站在七月面前,仇恨地看着那些小人,恨不得上去咬他們一口。

「就是,你們胡說,如果不是七月姐姐,我們都死了!」身後的蘿蔔頭也一個個跳出來反駁。

劉珊珊好似緩過氣般,嬌聲道:「她給你們吃的口糧哪來的?葯哪來的?水又是哪來的?還不是從我們身上搜刮的,當初我身上是有口糧和藥物的。」

「就是,我是帶着口糧的。」

「我也帶着的。」

隨着附和聲,七月差點沒被吐沫星子淹了。

「**」七月拍手,冷笑地看着劉珊珊等人,道:「你們是我從雨地里拖回來的,當初發現你們時可是衣衫不整,甚是狼狽,請問哪來的口糧和藥物。」

「轟」一陣晴天霹靂打在劉珊珊等人身上,自古桃色新聞更惹人遐想。

劉珊珊顫抖着手指着七月,大喊:「你胡說,你胡說!」

「哼~我胡說,你右肩有一顆紅色的痣,左胸嘛~」七月摸着下巴冷笑,她最討厭忘恩負義的小人了。

「啊啊啊~」劉珊珊受不了的大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她還要不要做人了。

劉珊珊母親眼珠一轉,看着熊二和左祥道:「你們肯定也看過我閨女的身子了,你們要負責,我不求多的,就五袋口糧吧。」

左祥不屑地撇嘴,道:「我對醜陋的東西沒興趣,既然沒興趣定然不會瞧一眼。」

熊二則道:「豬都比她有看頭。」

「哈哈哈……」圍觀的人哄然大笑。

劉珊珊的母親上前就要抓七月的臉,可惜被熊二一腳踢出老遠。

「聽好了,如果你們再胡攪蠻纏,那成,從哪裡來的我就送回哪裡去,至於吃我的那些東西,我全當喂狗了。」七月恨恨道,真是一群懦弱、無能且無心的小人。

左祥則將大袋子拉了過來,當著眾人的面倒出裏面的東西,有樹皮、草莖、野果、小弓箭等武器,迎着眾人的目聲淚俱下。

「我們省下自己的口糧給這群可憐的孩子,自己啃樹皮、吃草莖,可不是為了被人誣陷的。為了你們的安全,我、熊二和七月,有危險哪次不是我們先上,我們不指望你們的感激,但是也不能如此陷害呀!你們是找到父母親人了,可這些孩子還需要我們呢。」

眾人看着跟在七月身後的孩子,他們警戒地看着四周,一副隨時拚命的架勢,頓時心酸不已。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