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關於我變成女人被扔進遊戲這件事》計游南風晚渡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關於我變成女人被扔進遊戲這件事》完整版閱讀

《關於我變成女人被扔進遊戲這件事》計游南風晚渡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關於我變成女人被扔進遊戲這件事》完整版閱讀

2022-09-22 07:48 作者:南風晚渡

章節介紹

【無CP 系統 升級】計游,星際蟬聯三屆冠軍的遊戲大神,就在蟬聯第四屆的時候穿越了,而且還變成了女人 陌生的遊戲世界打破了計游的認知,奇怪的遊戲職業,變異的妖獸,多樣的裝備等等都超出了計游對遊戲的認知,而且開局竟然就被人罵他是零級廢物,這怎麼能忍! 就算變成女…

在線試讀

第6章 比試

計游醒來看着周圍的環境知道不是自己的房間,不知道睡了多久,身體的不適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從未有過的輕鬆感。

『宿主,你終於醒了!嚇死我啦,你怎麼會被埋在廢墟里啊?發生了什麼事?』

看着眼前關心自己的白糰子計游心下一暖說道「不用擔心,我沒事。」

『怎麼沒事?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再不醒整個陽家都要變天啦!』

「什麼情況?」計游不解,他昏迷和陽家變天有什麼關係。

『是陽以楠啦!你昏迷後來了個醫師,他說你晚上就會醒過來,結果你多睡了一天,陽以楠以為是陽家害了你,而你又是他們兄妹帶回來的朋友,受傷了不是打他們臉嗎?於是就鬧起來啦,幸好有他哥哥攔着他!你不知道啊……』

白糰子還在吧啦吧啦說個沒完,都沒注意到計游已經起身穿戴好朝外走去。

我昏迷可和陽家沒有關係千萬不要連累到別人。

「難道不是嗎?人這麼久都還沒醒,不是庸醫是什麼?竟然還是三階四級,說出去簡直笑掉大牙!」

「大小姐息怒!我已經請了四階的醫師過來,目前還在路上,還請大小姐息怒。」陽洪福低聲向陽以楠解釋,生怕觸怒到陽以楠這尊大佛。

本來還有陽以北壓着她的怒火,可奈何陽以北有事出去,而陽以北還不讓陽以楠跟着去,所以現在沒人出來壓制陽以楠的怒火。

「大小姐這不能怪宋郡,宋郡的能力我們都很相信,從來沒有失誤的說法,至於計游她為什麼現在還沒醒要麼是她身體太弱,要麼就是她別有用心,畢竟零級想要在這世界存活下去很難!」陽柏意有所指地說道。

計游剛走到就聽見陽柏說他別有用心,怒火蹭得一下就上來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是說我故意裝昏迷不醒嗎?」

「計游你醒啦!感覺怎麼樣?」陽以楠轉頭驚喜的說道。

「妹子別擔心,哥們我身體棒,也不是陽家害得我,你就別怪他們了啊。」計游笑着解釋道。

「可以啊!」陽以楠回答得十分乾脆,轉過頭尷尬得吐了吐舌頭,她並不完全是因為計游的問題,更多是為了哥哥不帶她出去玩撒氣而已。

見她這麼好說話計游笑了笑,隨後轉頭看向陽柏,臉上的笑容消失,眼神冰冷的看向他。

陽柏被他冰冷的眼神驚看得渾身發冷,隨即又恢復正常,他竟然被一個零級廢物的眼神嚇到,簡直是奇恥大辱!

「真相如何只有你自己知道,旁人怎麼會知曉你心中想法!」陽柏硬着頭皮說道。

看著兒子這麼說陽洪福心中也有些懷疑,看向計游的眼神也充滿了質疑與不喜。

「呵!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你,我和我這是第三次見面吧,你認識我嗎?了解我嗎?」

「笑話,一個零級廢物也值得我去了解認識?」陽柏不屑地說道。

他此話一出陽以楠迅速變了臉色,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嘲諷她嗎?陽以楠不悅地看向陽柏。

「那我就更加好奇了,既然如此那你是憑藉什麼叫我廢物的?又是憑藉什麼來判定我對陽以楠別有用心的?憑藉你這張嘴嗎?不過我奉勸你少造謠,否則以後口舌生瘡!」計游冷笑地嘲諷道。

陽柏被氣的臉色漲紅指着計游罵道「說你是廢物有錯嗎?一個連二級寒月兔都收拾不了的人不是廢物是什麼?還有宋郡明明都說了你不久就會醒,可你直到竟然睡了一天一夜,那你倒是解釋為什麼沒有外傷會昏迷一天一夜?」

「呵呵,我說我不是裝的你會信嗎?人往往只願意相信自己第一眼的判斷,你對我偏見這麼大怎麼可能會信,我又為什麼要解釋。至於是不是廢物打一場不就知道了嗎?」計游此時已經平靜下來,想起系統發佈的任務才想到這個解決辦法。

系統沒說必須用什麼方法解決,只要讓陽柏知道自己不是廢物或許偏見就不會那麼大了。

陽柏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像是聽了什麼好聽的笑話一樣。

「你確定要和我打?我不是少城主,不會憐香惜玉,而且就算你爬上了少城主的床我不會手下留情,到時候打死了可不要怪我!」陽柏譏諷地說道,隨即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連忙向陽以楠看過去。

陽以楠臉色十分難看「沒想到你陽家在背後竟然是這樣編排的,真是長見識了。」

而此時躲在暗處的陽以北臉色陰沉,看向陽柏的目光像在看一個死人。

陽柏臉色一變,他知道他現在已經惹怒了陽以楠。都怪計游!一個靠出賣色相的廢物也敢和他比,簡直找死。陽柏內心十分不屑,看向計游的目光充滿了殺意。

計游此時也臉色難看「你的嘴還真是臭啊!禍從口出,我看你以後還是不要張嘴說話了。」

兩人很快來到陽家的決鬥場,這裡是陽家才俊用來比試的地方,決鬥場周圍被圍得水泄不通,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那麼多人來看決鬥。

而吸引他們的正是一個零級挑戰一個三階四級的劍士!

這簡直是有史以來第一大奇聞,都想來看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零級長什麼樣。

兩人對立站在決鬥場上,兩人目光中都充滿了巨大的戰意。

「我讓你三招,否則到時候說我欺負零級廢物就難聽了!」陽柏說著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把劍。

「盲目自信是要付出代價的!」

計游這才想起水鏡蓮華扇不知所蹤,他剛準備詢問手系統中就憑空出現一把扇子。

「主人,水鏡蓮華扇會存在系統空間,只要你心裏默念就能出現。陽柏不是你的對手,你學習的水鏡蓮華錄是頂級,雖然目前你還發揮不出全部實力,但是對付一個三階的人完全不成問題。而且在別人看來你還是零級,但實際你有三級實力,在這個世界五階以下的都不是你的對手。」

系統解釋完計游輕鬆一笑,他本以為這一場就算他贏不了,也不會輸得很慘,沒想到竟然還有這反轉。

他就說盲目自信是自大,是要付代價的。

計游揮舞水鏡蓮華扇,心中默念口訣,一道水流快速朝陽柏攻擊過去,陽柏看着眼前的攻擊,有些驚訝計游竟然能夠出招。

陽柏也只是稍稍驚訝,並未將這道攻擊放在眼裡,而此時暗處的陽以北看着這道攻擊勾起了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

「呵呵」看着並未防備的陽柏嘲笑出聲,輕敵是戰鬥中的忌諱。

就在攻擊將近的時候陽柏才察覺到不對,這道攻擊就算他全力也抵擋不住,更何況他沒有防備。

不出所料陽柏被水流擊倒,嘴角溢出鮮血,看向計游的目光充滿了質疑。

「怎麼?說好的讓我三招,不會連一招都接不住吧?我可只是個零級的廢物喲!」計游嘲諷道。

「不會吧,陽柏在丹陽鎮可是數一數二的,怎麼連一招都接不住?」

「那個零級的真有這麼強嗎?」

「呵,怎麼可能,說不定是有人在暗中幫他呢」

……

周圍的討論聲此起彼伏,看着計游這從容的模樣,陽柏不由得想起剛才不知誰說的話,他站起身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計游,決鬥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而不是暗中下手!既然決鬥要就要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哈?

「你沒病吧?」他的話搞得計游一臉懵逼,這什麼意思?打不過就潑髒水,關鍵是還有不少人信了。

底下圍觀的人紛紛嘲笑計游敵不過下陰招,而這些話明裡暗裡指少城主做事不光明,自己的小情人打不過了他竟然躲在暗處相助,將來怎麼能管好辛陽城云云。

簡直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喂,你不是吧!承認自己弱很難嗎?又給我潑髒水?怎麼你是想取代陽以北嗎?處處針對我和他。」

不知是哪句話戳中了陽柏,陽柏猛然發起進攻,計游急忙使出『蓮形移位』躲避攻擊。

「怎麼?被我說中了氣急敗壞想殺人滅口?是你弱?還是想取代陽以北?或者都是?」

此時陽柏已經紅了眼,再次猛然進攻,招招狠厲,每一擊如果落在計游身上足以致命。

計游也明白他這是下死手,他也不在躲避,而是發動技能『水劍』。

只見一道道水流迅速幻化為利劍,利劍將陽柏包裹其中,霎時間陽柏的身上多了許多傷口,陽柏被逼的步步後退,退至邊緣時,水劍迅速和在一起變成一把巨劍穿過陽柏的身體,陽柏倒下決鬥場。

這場比試計游壓倒性勝利,可卻沒有多少人為其歡呼,無他,因為計游是零級,不可能打敗一個三級劍士。

眾人紛紛指責計游作弊使詐,計游看着眾人的嘴臉嘲諷道「你們哪隻眼睛看到我使詐作弊了?還是說被零級打敗了心裏不服,所以在給自己找借口?」

「可是你怎麼解釋你是零級為什麼能打敗一個三階的人?」一個女人不依不饒地問道。

「解釋什麼?陽柏敗了,我有什麼好解釋的?該解釋的是他吧,這三階是不是有水分!」計游看着眼前這個不依不饒的女人,再看她看着陽柏滿是心疼。

有很大可能是陽柏的愛慕者,他可不想再多做糾纏,轉身就要離開,沒想到被那女人攔了下來。

「你敢發誓你沒有作弊嗎?你敢發誓不是少城主在暗中幫助你嗎?」

這人是沒完了嗎?有誰規定零級不能打敗三階的人了,實力強難道也有錯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