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安予語秦銘(豪門甜寵:秦總請站住)_(豪門甜寵:秦總請站住)全章節閱讀

安予語秦銘(豪門甜寵:秦總請站住)_(豪門甜寵:秦總請站住)全章節閱讀

2022-09-22 07:48 作者:橙子的皮

章節介紹

安予語這輩子都沒有想到會再次遇到他 從此便開始了被安排的道路,被戀愛,被公開,被結婚...... 直到有一天,她終於能反抗了: 「秦銘,我餓了,去給我做飯」 「秦銘,我要生了,快送我去醫院!」

在線試讀

第9章 勝負欲作祟

「這怎麼行,這太貴重了。」安予語連忙拒絕。

這麼貴重的首飾戴在她身上,萬一有什麼閃失,她可真就賠不起了。

「別動。」

低沉的嗓音再次在安予語的耳邊響起。

不知怎的,這一次她沒有感到害怕和反感。

當秦銘的手觸及到她的後頸的時候,心臟頓時加快了跳動的速度,心情莫名緊張起來。

戴好後,秦銘把她的身子轉過來,滿意地欣賞着她的脖頸,「還不錯。」

「我怕把它弄壞了,還是摘下來吧。」安予語想要把它取下來。

秦銘拉過她的手,微微一笑,只說了兩個字:「戴着。」

然後又對寧遠說:「時間差不多了,出發吧。」

……

到了晚宴地點,秦銘側目看着安予語,抬起手臂。

安予語會意,挽住了他。

兩人就這樣一起步入了宴會廳。

整個宴會廳金碧輝煌,每個細節的點綴都恰到好處。

晚宴上均是A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什麼達官貴人高門顯赫在這裡一點都不出奇。

每個人身上穿着的西裝禮服都是知名品牌,要麼手工定製,要麼則是走秀款哪一類的。

安予語踏進去的那一刻起,才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奢華。

這場活動由秦氏主辦,所以當秦銘走進去時,全場人的目光都鎖定在了他們的身上。

高大挺拔的身姿瞬間吸引了在場女生的注意力。

可當她們看清秦銘身邊的女人時,嫉妒心使她們憎惡上了安予語這個人。

安予語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晚宴,心裏不免有些緊張。

她挽着秦銘的手不自覺地加大力氣。

秦銘轉過頭去與她對視,嘴角弧度上揚,低頭沉聲道:「你不是一向很大膽的嗎?拿出懟我時的勇氣。」

安予語錯愕,但仔細想想,好像也能說得通。

她點點頭,抬頭挺胸跟着秦銘的步伐走在宴會廳里。

秦銘與其他公司的大佬談笑風生,她則陪着他觥籌交錯。

「秦總,怎麼不給我們介紹一下你身邊這位漂亮的女士?」其中一個男人說道。

秦銘把手搭在安予語的腰上,回答道:「我想着大家應該都看到新聞了,就不用我多加介紹了吧。」

「是是是,我們沒想到秦總竟然藏得那麼深,在一起那麼久了現在才公開。」有人調侃道。

聽到這話,安予語只能幹笑,今晚她只是一個工具人,配合就好了。

就在這時,一位長相清秀的女子迎面走來。

「秦銘哥哥——」聲音甜甜的,一上來就挽住了秦銘的另一隻手臂。

而秦銘不僅不排斥,還溫柔地應了一聲,並說:「冉冉,你不是不喜歡來這種場合嗎?今天怎麼會過來。」

任冉撒嬌道:「哎呀,這不是在家裡待久了嘛,爸爸讓我多出來走走。」

秦銘笑笑,隨後介紹道:「這幾位老總你認識的,這位是安予語,我女朋友。」

女朋友這三個字直穿任冉的耳膜,雖然她已經看過新聞,但心裏還是不免有些失落。

她很好地掩飾過去自己的情緒,對安予語伸出右手:「你好,我是任冉,我可以叫你予語姐嗎?」

也許是女生更能察覺女生的不對勁,安予語能感覺到對方不是真誠的,甚至還帶着幾分不友善。

難道她喜歡秦銘?

安予語心中有了答案,她也伸出手與任冉握了握,「你好。」

「誒,安小姐,你這條項鏈……」人群中有個帶着眼鏡的男人忽然指着安予語脖子上的項鏈欲言又止。

「嗯?」安予語不明白。

那個人又繼續說話了,「這條項鏈是Y國女王佩戴過的,價值極高。我記得這條項鏈在三年前被一個私人買家以九千萬的價格拍走了。」

九千萬!

安予語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雖然知道它貴,但沒想到會那麼貴。

「是我拍的。」秦銘在一旁淡淡地說,好像這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情。

眾人面面相覷,驚訝之餘更多的是佩服。

任冉默默攥緊拳頭,指甲幾乎要嵌到肉里,她嫉妒得發狂。

從小到大她就愛跟在秦銘的後面,秦銘做什麼她就做什麼,可越是這樣,她越感覺到秦銘只是把她當成妹妹。

秦銘是一個對待感情極其果斷的人,如果讓他知道自己一直暗戀他。

那秦銘肯定會馬上與她劃清界限。

所以一直以來,她也只能以妹妹的身份待在秦銘的身邊,期盼着秦銘有一天能喜歡上她。

可如今,從來沒有接近過其他女人的秦銘居然有了女朋友。

而且還把戀情公之於眾,並送給她一條那麼珍貴的項鏈。

想到這裡,任冉對安予語更加憎惡了。

「秦銘哥哥,我爸爸在那邊,咱們一起過去吧。」任冉挽着秦銘的手臂說道,話語里沒有讓安予語一起去的意思。

秦銘點點頭,對安予語說道:「走吧。」

「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們先過去吧。」安予語露出好看的笑容。

她可不想過去湊熱鬧,更何況任冉也不希望她也一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秦銘離開後,她來到休息區坐下,用手慢慢揉搓腳踝。

鞋跟太高,站得太久,她的腳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她把包放到一邊,因為沒拉拉鏈,包里的口紅滾落到了地上。

正要去撿時,一個男人出現在她面前,並彎下腰去幫她撿了起來。

「謝謝。」安予語接過口紅道謝。

男人在她旁邊坐下,「你好,可以認識一下嗎?」

安予語從來這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在介紹自己,此時已經不耐煩了,直說:「安予語。」

「你真不認識我了?」男人問道。

安予語看了他一眼,這個男人帶着一副金絲眼鏡,但也難掩他精緻的五官。

她搖搖頭,腦海中沒有對這個人的印象。

「晚宴挺無聊的。」余寒柯轉移話題。

安予語原本不想跟陌生人說太多,但當她看向秦銘所在的位置時,發現他和任冉聊得正開心,莫名其妙就激起了勝負欲。

她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邊搖晃裏面的紅酒一邊說:「是很無聊。」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晚宴。」余寒柯說道。

「怎麼會?」安予語以為出現在宴會裡的人平時應該不乏這樣的活動。

余寒柯笑笑,「我昨天剛回國。」

這個男人好好自來熟,安予語有些不適應,難道真的是以前認識的人?

「你剛剛說我不認識你了,難道咱們以前認識過嗎?」

余寒柯沒有說話,拿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

安予語看了一眼,瞳孔逐漸放大,既驚訝又興奮,「你是余寒柯!天吶,我居然沒認出你來。」

余寒柯是她的高中同學,當時他還是胖胖的,不愛說話,跟現在相比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人。

後來確實有聽說他出國了,如今六年沒見,都認不出來了。

「一進來我就認出你了,怎麼樣,現在還好吧?」余寒柯關切地問。

安予語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秦銘,回答道:「都挺好的。」

這一舉動被余寒柯看在眼裡,「剛才跟你一起進來的那個男的,他是?」語氣中帶着期待又帶着些許的小心翼翼。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