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毅趙仙玲)亂世稱王全集閱讀_(姜毅趙仙玲)完整版免費閱讀

(姜毅趙仙玲)亂世稱王全集閱讀_(姜毅趙仙玲)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2 07:48 作者:蓑衣釣叟

章節介紹

時逢亂世,天下群雄並起,我姜毅,率領雲國投入亂世,不但要亂世求存,更是要亂世稱王,合縱連橫,馳騁戰場,即便是此身消亡,亦是無怨無悔,開萬世之基業,創天下之太,直至稱王為止

在線試讀

第1章 新君

雲國,朝堂上。

姜毅正百無聊賴的看着朝堂上吵得面紅耳赤的群臣。

自他穿越到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已經過去了三天。

這三天,他大概搞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那就是,自己穿越到了一個類似中國古代的一個世界,而他是這個名為雲國的新上任國君

同時,他還搞清楚了一件事。

一個名為上元國的軍隊,距離都城已經不足百公里,最多也就是明天,上元的大軍就會兵臨城下。

由於上元大軍壓境,現在,整個朝堂都亂成一鍋粥。

雖然有一定要反抗到底的,但是,大多數的朝臣,都贊成開城門投降。

「你們這群武夫,都因為你們,現在雲國才會到這個地步,你們所有人都難辭其咎。」站在朝堂為首、正在斥責武將的人,名叫翟洪,是雲國的上大夫。

此刻的他,怒目睜眼,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武將們卻沒有任何一人反駁。

畢竟,半月前,姜毅的父親,雲國的前任國君在對抗上元軍隊時,不幸遇害,這導致整個出征軍隊5萬人幾乎是不戰而敗,被斬殺者不計其數,主帥更是因為自責所以刎頸自盡了。

而這一巨大失敗的原因,毫無疑問,被歸結到武將身上。

都是因為他們勸王上親征,才會導致王上遇害。

也才會導致上元逼近都城。

「王上。」翟洪厲聲說道,「此刻,只有交出這些蠢貨,我們才能平息上元的怒火,讓他們撤軍。」

姜毅不語,轉頭看向武將那邊。

武將中,由於原來的主帥自盡,現在武將中最有威望的便是忠武將軍司馬禮。

司馬禮見姜毅在看他,立馬便跪下,義正言辭的說到:「王上,絕不能降啊,此刻先王殯天,新王不穩,整個朝堂,甚至是整個雲國都不穩,如果我們開城投降,那真的是有亡國之慮啊。」

「司馬禮。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今天整個局面是誰造成的,還不是你們這群一天只知道打打殺殺的武將造成的,亡國之慮你也配說出口,王上,我請求治司馬禮的罪。」

「王上如果要治我的罪,我定然伏法,但是,如今大軍壓境,我們更需要先打退上元軍隊,等上元軍隊一退,我即刻便自刎謝罪,隨先王而去。」

「哼,說的好聽。無非就是不想死罷了,你要真的為王上、為雲國着想,現在就應該用你的死,去挽回你們武將的失策。」

「你你…翟洪,你別的本事不見長,這搬弄是非、混淆視聽的本事倒是越發成熟了。」司馬禮指着翟洪的鼻子,差點一口氣沒有倒上來,再看看他背後,那群文官的嘴臉,司馬禮更是怒不可遏,明明現在大敵當前,這群人不想着如何退敵,反而是窩裡橫。

「司馬禮。並非我混淆視聽,你若真有退敵之策,還同我等在這裡嚼舌根?再者說,你雖官至都城司馬,你手裡有多少兵力,你不清楚嗎?」翟洪說著,不禁訕笑了起來,而朝上的其他文官,也是跟着一起訕笑了起來。

這一笑,讓司馬禮瞬間便面紅耳赤,氣急攻心。

竟然不受控制的拔出了自己的佩劍。

「卑鄙小人,老夫今天就要替王上將你正法。」

眾人一見司馬禮竟然拔出寶劍,原本還不停訕笑的臉上立刻就變成了恐懼,尤其是翟洪,原本便只是一個靠賣弄口舌才的爬到上大夫官位的一個庸才,如今司馬禮暴怒,提劍要斬他,他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得倉皇逃竄,而且,一面跑,一面還不停喊着:「救命,救命,司馬禮瘋了,司馬禮殺人了。」

但是,朝中其他官員也只是遠遠觀望,沒有一人伸出援手。

此時,與司馬禮一道的武將們,趕緊出手,將司馬禮給按住了,並大聲呵斥到:「忠武將軍,這是在王上面前。」

司馬禮這才停了下來,兩眼直直的盯着翟洪,如同要生吞活剝了他一般。

翟洪此時也立馬撲倒在地,大聲哭道:「王上,您救救臣啊,司馬禮這廝瘋了。」

「翟洪,你這狗東西,老夫今天勢要殺你!」

「好了!」

見翟洪與司馬禮兩人愈演愈烈的架勢。

姜毅不耐煩的開口制止了他們。

眾人見姜毅說話,便是立馬跪下。

「一個上大夫,一個忠武將軍,在朝上舞刀弄劍,成什麼體統。」

隨後,姜毅便從王座上走了下來,走到司馬禮面前,俯視着司馬禮。

司馬禮此刻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這位剛繼位的新王的行事作風不知為何和以前截然不同,如果說以前更加紈絝、好大喜功的話,現在則是收斂、城府極深,雖然表面看着新王彷彿是對什麼都不在意,但是,卻不知為何,感覺一切都在新王的掌控之中。

「今日之事,寡人給你記上20軍棍,以正視聽,等上元軍隊退去後,補上。」姜毅說話的聲音並不大,也沒有太大的語氣起伏,彷彿是在說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後,都先是一驚,隨後便將頭伏的更低了。

只有司馬禮身後的武官,在聽到姜毅要杖責司馬禮時,立刻大喊了出來:「王上,可否免除司馬將軍的杖責,由屬下替代,今日之事,說到底,還是翟洪搬弄是非在先,司馬將軍雖有過錯,但不至於20軍棍。」

姜毅順着聲音看去,那是一個看上去年齡不算太大的小夥子,雖然皮膚稍顯黝黑,但是,擋不住他那炯炯目光。

「你是?」姜毅一時間還記不住那麼多人的名字。

「末將都城校尉,張翅鵬。」

「鵬程萬里,展翅飛翔,好名字。」

「謝王上誇獎。」

「不過,今日司馬之事,只能由司馬自行承擔,其他人不能替代。」

姜毅說著,眼神朝着翟洪那邊看了看,顯然,這句話不僅僅是說給張翅鵬聽的,也是說給翟洪和文官們聽的。

「可是王上,司馬將軍雖不是老年,但是不是壯年,20軍棍下去,末將擔心司馬將軍的身子骨受不了。」

只見姜毅默默轉過身去,隨後大聲念到:「25軍棍。」

張翅鵬一聽自己的請求讓司馬禮的軍棍數不降反升,立刻急了:「王上……」

“30軍棍。”

此言一出,群臣皆驚。

「寡人要告訴你們一個事情。」姜毅說著,便再次返回到王座之上,睥睨着底下群臣,「那便是,寡人定了的事,定了就是定了。」

此時,群臣無不背後發涼,他們深深的感覺到了,這位新君的魄力與手腕與他父親都截然不同。

這雲國,怕是要變天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