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秦晚風太一上人)滄瀾域祖全集閱讀_(秦晚風太一上人)完整版免費閱讀

(秦晚風太一上人)滄瀾域祖全集閱讀_(秦晚風太一上人)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2 08:39 作者:太一上人

章節介紹

秦晚風父母被逼自殺雙雙身亡,自己又被仇家打下掉萬丈懸崖,在懸崖下,意外吃的一枚金色果子,後被金色果子洗筋伐髓增強骨骼,擴充識海從此踏上修仙之路

在線試讀

第6章 奇怪的人

一滴水滴在臉上,將躺在地上昏迷中的年輕男子驚醒,慢慢的睜開眼睛,入眼的是一個蓬頭垢面,身上散發著酸臭味,沒有雙腿的中年男子,此刻中年男子正奮力的用手裡的棍子,沾了沾水滴在秦晚風的臉上,見狀,秦晚風噌的一下站起身來,看着眼前的奇怪的男子,於是便問道;

「你是何人?在我身上做了什麼?」

這中年男子自然是愚人九,愚人九隻是用那雙冰冷的眼神看着秦晚風,被這冰冷的眼神給看的發毛的秦晚風,立即不再多言,因為,他感覺到了這男子的殺意,如果他在多言,估計討不到好,秦晚風站起身來,左右看了看,這也不知道離藥王山多遠了,自己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當聽到自己兩個哥哥的慘狀後心涼了一截,

收拾心情,看了看漫山遍野的白色世界,自己還得回去一趟,畢竟人家好歹救了自己,還收留了自己,左右看了看方向,感覺到藥王山上那股子獨特的藥味後,立即往那個方向而去!秦晚風回頭看了看那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也在觀望着秦晚風 ,中年男子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不過,

這麼冷的天,他怎麼找到的食物和水呢?沒有腳,他到哪去尋找柴火呢?帶着疑惑,秦晚風頭也不回的離去

秦晚風走後沒多久,愚人九露出微笑,說道;

「嗯,倒是一塊修仙的好苗子,五靈根齊全,骨骼好像與常人略有不同,經脈寬大,小子,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當面不識君啊!小子,能在這裡讓我找到這麼好的一個苗子,也算是天不絕我啊!林天,你給我等着,當年你如何暗算與我 ,我一定會加倍討回來!哼」

話音落下,愚人九便不再多言,閉着眼睛修鍊了起來!

此刻的秦晚風,正在往回去藥王山的方向走去,在路過一條小溪時,被小溪旁邊一顆雪白的,晶瑩剔透的蓮花樣形狀的東西所吸引,看此物,好像長起來沒多久吧!走到蓮花樣形狀的東西身邊,秦晚風輕輕的撫摸着然後用手將其帶土一起挖起來回藥王山而去。

「伊玲啊!那小子背負着太多東西,他與你不同,你需要慢慢了解與他,」

「師父,看着他那個樣子好可憐」

腳踩在雪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聽到門口的響聲,伊玲快速的從房間里出來,便看到手捧蓮花樣的植物的秦晚風,伊玲顧不了那麼多,一把撲在秦晚風的懷裡,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身上有寒毒!讓你受委屈了」

伊玲在秦晚風懷裡輕聲的哭泣着,秦晚風一時間不知所措,只得雙手輕輕的將其抱住,對着他說道;

「這事不怪你,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有些事情不能讓你知曉,免得給你們招來災禍,還需你諒解一下!」

看着伊玲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精緻的臉龐上,兩眼角淚痕清晰可見,秦晚風又忍不住的將其抱緊,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將與你一起面對,我做你最堅強的後盾,好嗎?」

這話說在嘴裏,暖在秦晚風的心裏,許久,兩人才分開,隨後一同走進屋子,而秦晚風此時看見神醫華佗在拿着一本書在看,見到秦晚風走進來,神醫華佗說道;

「不要太過擔心你親人,據我所知,秦天鏢局在江湖有些人情在,江湖中人見了,多多少少會給些面子!你不是說要學治病救人的醫術嗎?首先需要知道人體經脈運行走向,穴竅等,我這有一本脈絡圖,你可先行拿去看,看完了再去辯識藥材,知曉藥材的性質與作用,方可對症下藥!」

話音說完,神醫華佗就在身後的架子上拿出一本書交給秦晚風,接過書本,翻開,裏面是一幅幅人體經脈運行圖,如手臂上的少陰經少陰經,三焦經,後背的任督二脈,腳上的湧泉穴,足三里,關元穴等等,書上清清楚楚的寫着每一個經脈,穴位的作用,哪些是人體死穴,哪些是保健要穴,

見到秦晚風收起書本,神醫華佗又拿出一本書,上面用寫着內徑兩字,對着秦晚風又說道;

「這本內經你需要仔仔細細的研讀背誦,一些基本的治病藥方上面都有,去吧!熟讀了再與我探討!」

秦晚風拿着神醫華佗給的兩本書回到閣樓住的地方,翻開那本經脈圖,仔仔細細的看着上面的經脈,與自身經脈對照起來,一遍遍的熟記,晚上,經常看見秦晚風房間里亮起的燈,以及熟悉的背誦聲,

深夜的藥王山上,一道靚麗的身影,身穿一件白色的斗篷風衣,髮絲隨風飄揚,站在院子里,看着遠處的夜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突然,背後響起腳步聲,女子轉頭看去,只見此時身穿淡藍色帶着花紋武袍的男子也走了過來,看着遠處的大山,山上白雪皚皚,心中頓時湧現無盡的涼意,一種悲傷的情緒顯現在男子的面容上,

女子轉頭看去,只見男子白皙的眉宇間總是緊皺在一起,那愁眉苦臉的模樣看了讓人心疼,女子對着男子說道;

「又想起了傷心往事了嗎?」

「嗯,想起來一些永生難忘的經歷,不知道何時是一個頭,找不到道路在何方!」

女子走到男子身邊,輕輕的抓起男子的手,深情的看着男子的雙眼安慰着說道;

「冬天的寒冷或許已經吹進了你的內心,塵封的往事猶如一把插在你心裏的刀,讓你時時刻刻的都在流血,晚秦,對於你以前的事情我沒來得及參與,可是你在今後的日子裏,我會時時刻刻的陪伴在你左右,讓你感覺溫暖無處不在,這世間總是有不如意的地方,可總是要過去的,總是要去面對的!不是嗎?」

聽着明伊玲這番話,秦晚風內心一陣暖意在緩緩流動着看着眼前的女子,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總是在自己難過的時候出現在自己身邊,安慰着自己,有他在的世界,猶如一縷陽光,灑在自己的心尖,將黑暗驅散,秦晚風雙手不自覺的抓緊女子的手,一把將其抱在懷中,又深情的看着他的眼睛,對着他說道;

「伊玲,你就像是我春天裏的第一縷春風,帶着一絲絲生機,一絲絲暖意,吹起的是在我心中燃起的無盡的春意盎然,生機勃勃,以前的我們還無法相遇,往後,就讓我們彼此牽着彼此的手,一起走過山川大地的美景,一起去感受春夏秋冬的四季輪迴,一起走過人世間的風風雨雨,一起去面對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好嗎?」

伊玲深情的看着秦晚風,淚水從眼角不自覺的流出,雖然與秦晚風只是短暫的相遇,可這讓伊玲更加明白,或許秦晚風有悲天憫人的過去,那段足以影響他一輩子的難忘的經歷,明伊玲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閉上雙眼,嘴唇輕輕的吻了過去,秦晚風感受到嘴唇間突然而來的溫暖,這突然而來的溫暖,就好像凜冽刺骨的寒風中,突然出現的避風港,黑夜中的那一縷光芒,照耀着他前進的路,讓他找到了今後前進的方向,

心裏則是增加了一份需要用一輩子去保護的花朵,深情的吻過後兩人才逐漸的分開,秦晚風看着伊玲,拉着他的手,踩着雪白的大地,一路前行,雖然前方道路坎坷,為了自己,也為了標叔和兩個哥哥,更是為了身邊這位能為自己解開迷惑,照亮前進腳步的俏麗佳人,誰也別想擋住自己變強的道路。

第二天,雪花沒有再飄落,一縷陽光經過窗戶照射在床上,耀眼的光芒將還在熟睡中的秦晚風照醒,睜開眼睛,伸了一個懶腰,突然間一股可口的飯菜的香味吸引着秦晚風,轉頭看去,只見屋子前方的桌子上,擺放着已經煮好了的飯菜,有肉,有青菜,有雞蛋,

秦晚風知道這是伊玲給自己做的,頓時間心中暖意流過,吃過早飯後,剛打開房門,只見伊玲身着那件白色斗篷的風衣,手裡拿着一個籃子往後山走去,見到秦晚風的出來,伊玲,打了一聲招呼,秦晚風問道;

「伊玲,你要去哪裡?」

「葯坊里的土茯苓,天麻沒有了,現在雪開始融化了!我需要去找一些藥材!」

「我也去吧!」

「嗯,好吧!我們走,去的地方還比較遠!我們早去早回!」

隨後,二人各自拿着工具往山裡走去,一路上,看着各色各樣的花花草草,吹着春風,二人心情也似乎格外的好,而後,二人來到一座山林里,在經過一棵大樹時,在樹下看見了一顆土茯苓,明伊玲可高興壞了,拿起工具兩頭就開挖了起來,沒過多久,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就被挖了起來,將土茯苓放在籃子里二人繼續找了起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