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廢土Wastesdil》高潛淵零煙·格林_《廢土Wastesdil》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廢土Wastesdil》高潛淵零煙·格林_《廢土Wastesdil》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2 08:40 作者:略懂先生二營長

章節介紹

如果穿越到一個名叫Wastesoil的魔法與蒸汽科技異世界,在這裡各種各樣的種族隱居地低,表地面一篇荒蕪,如同廢土很不幸我為了拯救一名少女而來到這個如同廢土的地方,這裡魔女是救濟天下,還是引發亂世的罪魁禍首人們為什麼執行《機械飛升計劃》?這裡到底是異世界還是地…

在線試讀

第3章 苦工

這下可真的玩完了啊,剛脫虎口又入狼窩。

他一直拉着我向城市的中心走,我轉了轉頭,這裡應該是礦道的外面,城市的邊緣,我看到了昨天一直想下來的城市,還沒進這個城市的時候我就知道這裡全部都是機械打造的,能看到每個房子上裸露的齒輪和冒着白氣的排氣口。

這裡甚至連每個房屋都是灰銅製造的,真的我沒能想到這裡的房子居然也是金屬,馬路也不是柏油,也是一種不知名的金屬鋪的,每一塊的鏈接處都有奇怪的鉚釘,最離奇的是這些鉚釘是和路一樣平坦光滑的。

一路走來這個城市還是非常漂亮的

路兩邊的霓虹燈閃爍着,房屋兩邊有各種各樣的升降台階,整個街道的建築物都是灰黑色的黃銅組建造而成。

雖然看起來破舊,卻讓兩邊的燈光變得更加的明亮,這些一棟棟挨在一起的建築物時不時的從它銹跡斑駁的排風口冒出一些白色的蒸汽。

在這裡的鬧市區,各種各樣的機械人走來走去,有的如同是老年一樣的機械人,他們坐在長椅上慢慢的給他的機械手臂抹潤滑油,還有一些看似青年的機械人,這些人走起來我都能完全看到他們身上的齒輪帶動小腿行走,還有一些類似於**的機械人,能清楚的看到右胳膊上裝有泛着藍色的電棍。

總體來說這裡是一座完完全全的機械城,不過這裡真的是地下嗎,實話講我也沒看到牆壁的另一端,不知道是因為空間太大,還是因為煙霧太多,使得我根本看不到另一邊的牆壁。在我往這裡的一路上映入眼帘的,全是蒸汽朋克一樣的科技,不過我也能感覺到我們在向著城市的邊緣處進發,我能看到房子也開始破破爛爛。地上也沒有之前那麼乾淨,越走,地上的小水坑也越多。

有的水坑,水上還漂浮着一層奇怪的黑色油脂,地板也不像之前那樣乾淨,開始破破爛爛,銹痕腐蝕的相當厲害,黃銅做的路牌也沒有人養護,開始氧化牌子上都是綠色的氧化物質讓上面的字變相當的模糊,有些地方的污水排放完全隨心,垃圾也到處都是,讓我驚奇的是這裡居然還有人住,不過仔細想想也是,這已經相當靠近城市邊緣了,這裡住的應該都是貧窮人家和乞丐,這裡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平民窟

又走了沒一會兒我就看到了面前的一面巨大鐵門,我隨之被他粗暴的拉進了這個類似工地的地方,直到把我拉進某個人的辦公室為止。我終於不用體會那種一直被推推嚷嚷走路的過程。沒過幾分鐘吧,就從門口就來一個人,他不怎麼高,穿衣品味實在不敢恭維,我也是第一次見工裝褲和白色襯衫的組合,而且還是一個光頭…

他的左胳膊貌似也是各種各樣的零件組合,最讓我反胃的就是他的左臉,一開始我以為是他特有的面具,沒想到的是他的半張臉都是機械組成的,比外面剛看到的機械人還讓人絕的可怖,那些人最起碼臉還算是正常。我現在仔細看他的臉,都能看到裏面各種各樣的齒輪和搖擺相互工作。

這已經是完完全全的是非人類了!

「對了,我還沒**這個奴隸。」大叔好像有一絲擔憂一樣。

「老紀,你放心,我,布倫卓爾·格林和這地底下的機械密城(6號坑),就是專門**這些新人奴隸的。」光頭說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嗯,說得真好,我不放心。

大叔走的時候看我一眼,「這小子鬼的很,不要大意啊。」隨後揚長而去。

「喂。小子,叫什麼?」布倫卓爾·格林看垃圾一樣看着我,還沒等我說話,他揮了揮手。這個光頭,說話讓我極其的不舒服

「不要叫我小子」這個稱呼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那我應該叫你什麼呢?難不成第一天來你就想挨一頓毒打,小子」他稍微頓了頓接着道「不過要是你好好的幹活的話說不定我還樂意給你加點吃的東西。」我除了很討厭他對我的稱呼外我也很不喜歡他這種居高臨下的語氣

「除了給我加一點三餐,我還希望你給我少布置一點點的工作量,這樣我也有時間把你的房間給炸掉」我沒好氣的回復他。

「哈哈哈,你除了嘴硬,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了,哈哈哈哈」他笑完之後,停下來喘了口氣,又接著說「我本來以為你會有什麼特別之處,看起來你也就是那樣子。哦,別看我這個樣子,我對沒見過的東西有強烈的收集**,不過你這樣也不錯」他一邊說一邊靠近看了看我,「真心想把你扔進實驗室,把你也改造一下,哦,不,做成標本也可以啊」他說完又抬頭笑了笑

我現在越來越覺得這個光頭噁心,他心裏極其的變態,居然想把我做成標本放在家裡,不過這麼仔細一想,我倒也明白了這裡人類的地位有多低了。

隨後就過來幾個巨大的機械人,哦不,是有着機械人外骨骼的大漢。這些機械人大漢押着我往前走,一路上我也看到了很多人被囚禁,他們有的是在挖礦物,而更多的是在挖掘作戰坑道,我順着牆壁向上,看到了大概離地面兩三米的小平台,上面站着一個拿着武器的機械人。一路上我沒看到什麼能逃跑的路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押着我的這段路確實沒有我想的那麼近,而且這一路上我還是一直在聽那個變態光頭訴說什麼,上次強行把人的四肢砍掉,換成了機械製品,聽他一直叨叨,真的聽的我頭疼。

很我就被帶到了一座牢房的門口,我們還沒有進去,裏面就慌慌張張的跑出來一個人,上來就對着他的耳朵傳達信息,突然,光頭老大聲驚呼到「上次的那個沒氣兒了?」「對不起」剛出來的那個小嘍啰渾身打顫的說道「是我沒看好,求求老闆放過我」

「我為什麼要放過你」變態光頭用極其低沉的嗓音講「你沒有完成你的任務,那麼只能說明你是廢物」他說完,就轉過頭對着一名衛士點點頭,那個機械人上去直接就拽着小嘍啰的大腿向著遠處走去。

「唉~」我嘆一口氣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變態光頭轉向了我,「看起來你好像是第一天來吧」他一邊說,一邊伸出了胳膊對着不遠處的幾個機械人揮了揮手,

這幾個機械人踏着奇怪的步伐走了過來,看着變態光頭,好像在聽他下令「把這小子先關幾天,等老實了再讓他幹活。」說完這個礦工老闆轉身就走了,接下來不用多說,他們倆死死地鉗着我的琵琶骨,另外兩隻手提着我走向了牢籠,我被粗暴的扔進去,並被關了起來。

有一說一,這籠子是真的讓人難受,可以讓我活動的空間非常小。而且籠子的鐵柱上面還有着如同玫瑰一樣的鐵刺,我在被關進來的時候簡單掃了一眼房間,這沒法操作啊…我順勢躺了下來。

「算了,看開點,」這樣不亂掙扎細細想想說不定還可以出去,就這樣,我沒心沒肺的躺下,閉上了眼睛,腦子裡整理着思緒。

沒錯,現有的情報結合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一,我身上被老紀安裝了竊聽裝置,還是可以竊取一部分想法的東西。

第二,我目前在老紀眼裡還是有價值的。老紀他可以利用,不能和這個棋子馬上鬧翻,這對我沒有一點點的好處。

第三,我還不能暴露自己是人類的身份,雖然,他們都應該都知道我是人類,但這裡的下人們目前還都不清楚,而且,我可以利用我身後的這個裝置。

第四,保留一定的體力先不要引起老闆的惱怒,到時候幹活的時候假裝努力點,混淆視聽。

目前問題就是這麼多,需要解決的是第一個——這個竊聽裝置。雖然我在進來的時候已經發現這個竊聽裝置是有範圍的,不然,他不會在我去他家之前回家,不過這個範圍的臨界點我目前還不知道,這個背後的裝置肯定是要拆下來的。

我試着努力去掰扯,很快就放棄了,吃不上力。

不過這個機器在我進入礦道以後就開始停止運轉了,應該和我猜測的一樣,這個玩意兒工作時間由他決定的。我看着外面穿着奇怪的機械裝置的人,指揮着人們挖礦,幹活。

好的,思緒已經理清不少了,我想站起來活動活動。

很可惜,我腳脖子上戴着牢銬,連在那牢銬的鎖鏈還被牢牢的固定在籠子的一面鐵杆上,這玩意兒極大的限制了我的行動,而且鎖鏈實話說也不長,不管我怎麼拉扯也只能到牢房的中心。

「那鐵杆上的刺,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我因為這鐵鏈和牢房的摩擦發出的聲音搞得心煩意亂——不對,似乎也沒那麼難受。不過這下給了我靈感。我一邊拉着鎖鏈讓他發出叮噹的聲響,一邊儘可能的大聲的吼叫,直到吵到連自己都開始心煩。

他們無非就是想餓我幾天,讓我服從他們,這樣的喊叫實際上是沒有用的,但是我卻另有打算。

「別吵了,煩死了,想死嗎?」

終於,遇到笨蛋了,我這樣先折騰一陣子,如果有人出現就想辦法套套近乎,雖然這個可能性完全沒有,那麼沒人出現但有人嫌我煩的話,我就裝死吧,要是原本吵吵鬧鬧的傢伙一下子就安靜下來,總會有人來看看情況的。

有一說一,我也的確折騰累了,乾脆現在就結束計劃,直接裝死算了?我隨之往地上一躺,沒再發出一點點聲音。

「那個傢伙怎麼不叫了」

正當我沾沾自喜計劃成功的時候

男人開門的聲音伴隨着幾個人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站了起來,把眼睛閉上,從我學過一點點心理學的角度判斷這些腳步是什麼人,所以我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聽力上,然後靜聽…

有4個人么,一個腳步輕盈的貌似是女的,另外的應該是男生的腳步了。

「他被抓進來之後,就一直在大喊大叫,現在卻沒有聲音了,小的收到的通知是不管他耍什麼把戲都不能過去。」可能是那個看守我的一個小兵?但他那個畢恭畢敬的語氣向著女人彙報「大小姐怎麼來這裡呢?是要搶奪他的零件么,那需不需要小的把他殺了,大小姐手上也不會粘上噁心的血液。」

哇哦~好狠

「注意你的言辭。怎麼處置這裡的囚犯是大小姐來決定的,而且大小姐也絕看不上這種人的配件。」另一個人嚴厲的訓斥了這個小羅咯。他的步子聽起來沉穩有力,而且剛剛的步伐比較大,應該是擋在了大小姐的身前。

不過既然說到了大小姐的話嗎,那這新進來的三人關係就很好理解了,我都不需要看見他們,腦子裡都想像的到,他們三個人的樣子:大小姐一身華麗的服裝手裡八成還拿着傘,然後有個護衛,最後一個但卻是走在最前面的人,那人的腳步就應該是那個剛剛想至於我死地然後被訓斥的小羅咯了。

不出我所料,沒一會兒,出現在我面前的人的確是這樣的3人組。不對不對,還是有點點的差錯的,比如三個人都是半機械人,這讓我先前的想法全部崩盤。

為什麼,我背後的裝置,他也的確停止運轉了啊。

並且還有一個壞消息,他們並不是沖我來的,雖然剛剛有一絲害怕自己被殺,不過轉念一想我身上只不過是一個竊聽裝置,誰會想要呢,或者說我巴不得的他拿走就是了。只不過別用那種暴力的拆卸方式罷了。

得想個辦法把他們的注意轉移到我這裡。看着他們向我這邊走來,我覺得也沒必要大喊大叫了。

那大小姐的服飾也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原本應該是那種華麗的禮服,但她穿的在我看來的確是,盔甲一樣的東西,身上只有左腿是完**露的可以看到齒輪零件的機械,其他地方全是皮革和盔甲的結合顏色也並不是我想像中的鐵灰色,而是典雅的純白色,並且腰部以下居然是白色的絲綢做的連衣裙以及有點拖地的裙擺,但這種奇怪的服飾,反而把大小姐的身體線條完美的表現了出來,左右兩邊的鎧甲護肩上面,還雕琢這奇怪的符號,其他的盔甲被擦的閃閃發亮,與其讓我說那是鎧甲,還不如說是抵禦這裡特殊磁場的服飾,因為另外以個人身上也或多或少的裝備這這些玩意兒。

當然,除了那個人類小羅咯。

「你們這穿的是個啥?就算是貴族的假冒騎士,穿的都比你這更正經,還是說,這是大小姐的特殊癖好?礦總大人疼愛女兒而特意準備的華麗的「騎士」服飾?」

「小子,你知道你和誰說話嗎?」他從馬上走遠地方停下,回到了我的牢房門口。

「那我還真的不知道呢。她還沒介紹自己,雖然我知道她應該是姓格林。」

聽到我的故意刺激,那個在走廊里訓斥人的護衛激動的向前走過來,一隻手還放在了劍柄上。

和我想的一樣,他是一個正經的不能再正經的男人,從臉看的話應該有25歲左右,不過實際上這傢伙也是個半機械人,實際年齡我就不知道了。而且看着他左手的機械,上面安裝着各種的儀錶盤,完**露的機械裝置,雖然和之前的見到的機械有一絲的不一樣吧,很快我就想到,都是機械。都會讓我覺得噁心,

「退下。安爾德,我來治治這玩意兒。」

和騎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女子用清澈聲音說道,不過內容讓我極其的不舒服。

這個時候我終於算是看清了那個女子的樣子

頭髮是黃金色的,長長的頭髮筆直的向下,如同金色的瀑布一般,而在後面,是扎着有錢人特有的複雜髮型。面容清秀,沒有畫過多的裝飾,除了嘴巴上的鮮紅色的口紅顏色,使得整張臉氣色好了很多,而且還透露着一股高雅的氣息。手上拿着的那華麗的傘,讓原本就強勢的她顯得更加的強硬、盛氣凌人。

可惜,是我比較討厭的女人,從頭到腳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雖然以我現在的身份,也沒有資格談自己喜歡什麼樣的,而且非要我說得話她的確是個美人胚子,但是她同時也是一個半機械人。

這可讓我瞬間倒了胃口。

在我反反覆復的打量這個女人的時候,她突然笑了笑。

「哎呀~哎呀~看來你聽的懂。」

「你第一次見人嗎?如果你是來看動物園裏面奇怪的物種的話,請你離開,當然如果你想投食的話,我還是會感激不盡的。」

「很會說么,看你這樣生龍活虎的我應該不需要擔心了,希望你一會兒幹活的時候也可以這樣有精氣神呢。」

聽她這種明明很怠惰,卻有着命令的語氣,多多少少讓我有點煩躁,不過我也鬆了口氣。

目前,我不太會受皮肉之苦,還可以藉著這個機會趕快投入工作,減輕上頭人對我的厭惡感。方便了解逃跑路線。

「如果能讓我馬上投入苦工的工作的話我還是挺感激您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