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長歌叄柒不是三七《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_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陳長歌叄柒不是三七《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_驚悚遊戲:失恐症的我殺穿詭異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3:37 作者:叄柒不是三七

章節介紹

【殺伐果斷 瘋批主角 無限流 詭異末世】 失恐症:因腦內杏仁體異常,導致患者失去恐懼這一情緒,無法治癒,目前患者僅一例,患者姓名:陳長歌 陳長歌穿越到了一個詭異復蘇,邪神降臨的世界,人類瀕臨滅亡的世界 僅存的人類在世界一角築起高牆,於恐懼之中苟且偷生 同時,驚…

在線試讀

第3章 愣着幹嘛?逃啊

將白色藥瓶收入袖口中,確保自己隨時能夠拿到。

剛才陳長歌異常的舉動,自然就是為了擺脫集體,爭得獨自行動的機會。

早在醒來時,陳長歌就已經覺察到不對。

這裡的雜草,有被幾人碾壓過的痕迹。

只不過,陳長歌等人的痕迹範圍都是一致的,唯獨那少女周圍,被碾壓痕迹較大。

這也是剛醒來時,為何陳長歌目光停滯的原因。

隨後,見到少女,陳長歌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想。

其他人的道具,全都是限制怪物的,唯獨少女的能力,是幫助隊友的,而且自身還有不利的限制。

就像是刻意針對少女一般。

但既然叫驚悚遊戲,那應該是公平的才對,沒道理會刻意針對某一個人。

加之,所有人中,也只有那少女,衣衫不整。

「就像是刻意引導着他人,就差寫明,她身上丟了重要的關鍵道具。」

陳長歌自言自語。

隨後,陳長歌又搜索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遺漏之後,便走向了別野。

事實上,陳長歌因為有明確的目標,在外搜索並未浪費多少時間。

四人進入房屋內,根本就沒有深入多少。

所以,很快陳長歌穿過一段長走廊後,便在別野內的第一個大廳處,趕上了其他人。

而時間似乎剛剛好,因為眾人正巧在這大廳之內,找到了第一枚線索。

大廳內擺設十分華麗,金質的吊燈,雕花的傢具,紅木的地板。

只是上面都積了很厚的一層灰塵,似乎已經很久沒人光顧這裡了。

但,一旁的牆壁上,卻有一道新的痕迹。

那是深入牆體的幾道劃痕,像是什麼野獸的抓痕,但面積又大的出奇,讓人難以猜測究竟是什麼野獸。

而第一處線索,就在側邊的壁爐上。

那是刻在其上的一句話,隨着眾人發現,有機械音在所有人的腦海中出現。

【此乃怪物沉睡所在,闖入其中的外來者啊,逃吧,生路不止其一,有時亦需向死而生。】

「外來者,估計說的就是我們吧,生路不止其一…是說出口不僅僅只有莊園大門一處嗎?」

漢斯看着線索,分析着其中的含義。

而那個混混,則是看到陳長歌走來,冷笑着嘲諷道:

「哦,怎麼樣?大門打開了嗎?」

陳長歌則是面色如常,隨意的一攤手。

「顯然沒有,不然我自己就逃了。」

如此的回答,讓其餘幾人,對陳長歌的印象更差了三分。

雖然沒有那混混表現的明顯,但是在其餘幾人心中,陳長歌也基本是一個自私的傻子形象掛鈎了。

而陳長歌的演技更是值得稱道。

完全沒有表現出有所得的小人得志,反而是一副虛心接受鄙視的樣子。

嗯,這傢伙…性格惡劣的很。

漢斯則是重新將注意力放到了壁爐的線索上。

指了指線索,漢斯說道:

「如果線索都像這樣,那顯然並不難找,我建議咱們兵分兩路,這樣找起來更有效率。盡量自己尋找線索。

這樣我的地圖五次機會都可以留下,探查怪物所在的方位,這樣剩餘的時間,我們也容易躲避一些。」

聽到此言,最先想要反駁的,就是那個少女。

本就體弱的少女,再加上體力減弱的限制,她才不想分開。

身為醫生,她更想呆在團隊之中,利用其他人來保護自己。

只是,想要反駁時,少女看到了漢斯的眼神。

那是一種逼視和壓迫的眼神。

此時取得領導者的好處也就凸顯了出來。

少女最終是迫於漢斯的威勢,沒有提出異議。

漢斯則是滿意的暗自點頭。

這才對,不應該有人違抗他的指揮。

隨後,漢斯也是安慰了一句。

「趁着現在是白天,應該多收集一些線索才是,這樣好了,一組兩人一組三人。你就呆在三人的一組,這樣也能保護到你。」

漢斯拍了拍少女的肩膀。

少女頗為感激的點了點頭。

陳長歌心中頗感不屑。

這傢伙的攻心之策很低級啊,如果猜的沒錯,多半最先保證的還是他自己的安全。

「我就和這兄弟一組,你們三人一組,還請保護好她。」

漢斯靠到了混混一邊,示意他們兩人一組,還將保護少女的責任,丟到了陳長歌和安東尼的身上。

陳長歌心道果然。

混混的道具能力,是所有人的能力中,對怪物效果最佳的。

而少女,顯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不過,陳長歌倒也無所謂就是了。

於是,五人分成了兩邊。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此時就單說陳長歌這隊。

大廳延展出去兩條走廊,走廊兩側有許多房間,其中也有不少是相通的。

這麼大的別野,其中房間自然是繁多而複雜的。

甚至會讓第一次到來的人,感覺到繞的有些頭暈,甚至都可能會迷路。

陳長歌三人走的是東側這一條走廊。

隊伍的最前方是安東尼,末尾是陳長歌。

一個開路一個殿後,保護中間的少女。

安東尼跟外表一樣,頗有些老實,而且身體壯實,擔任開路的角色,也算是任勞任怨了。

一路探索,倒是將別野一樓東側這條走廊踏盡,也沒看到那描述中的怪物。

當然了,也沒找到線索。

一開始,安東尼和少女還是戰戰兢兢的。

開個房間門,都要做半響的心理準備。

現在才算是適應了不少,至少開門的手不是顫抖的了。

而陳長歌…

這傢伙從始至終的心態,就沒有發生過改變。

驚悚遊戲,恐怕也只有他一個人,真的當成遊戲在玩了。

來到走廊的盡頭,這裡是一條向上的樓梯,中間破折一次,台階多而低。

就在三人準備踏上階梯,繼續向上探索的時候…

『噠…噠…噠…』

腳步聲從階梯之上傳了下來。

安東尼和少女陡然一驚,全身都繃緊了,朝着樓梯之上望去。

只見,樓梯上出現了一個消瘦的老者,渾身乾癟,活像個乞丐,赤着上半身,兩條幹枯的手臂如同枯骨一般垂在身邊。

看到這老者,安東尼和少女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畢竟,在兩人的慣性思維下,不認為這種老者會很危險。

「喂…」

安東尼想試探着詢問那老者為何出現在這。

然而,陳長歌卻是猛拉了兩人一把。

「逃!」

隨後,就見陳長歌頭也不回,朝着來時的長廊逃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