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楊予微方執)暗光肆意_楊予微方執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楊予微方執)暗光肆意_楊予微方執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2 13:38 作者:吃馬鈴薯長大呀

章節介紹

方執從來沒想過他也會為一個人動心,可是真正醒悟過來的時候,一切還來得及嗎?可是什麼都模糊了,絕望就異常清醒 楊家大小姐身邊從不缺人,可就是缺他方執一個 就是大小姐愛上沒錢沒勢的男主的故事,大概率會很虐(很狗血)

在線試讀

第2章 回憶是懲罰,懲罰不往前走的人

回憶到這裡戛然而止。

又想起他們分開的那天了,好像一切都還挺理所當然的。

楊予微知道自己打從一開始就輸了,因為她和方執不是一類人。

———行於暗夜,期盼盛大燈火。

———支離破碎,從不沉溺絕望

———想做的任何事,別人都難以阻止。

腳下被熊熊烈焰照亮的路里,焚燒得全是過往。

沒有故事能夠例外。

她親自走進深夜,替他埋下長命百歲的星種。

他親手捧起祝福,踏入她所希望的光明之下。

他們站在熱愛里,代替另一個被自己放棄的人。

從京城飛回,回程推遲了,五十多個電話,一次沒通。

方執把手機摔在桌子上,化妝師嚇了一跳,

助理進來看看。

他皺着眉頭,「楊小姐最近在哪?」

「應該在家啊。」

男孩接過手機坐在沙發上,繼續電話短訊轟炸。

在第三次打給她沒人接時,他就給她管家去了電話,電話里有人告訴他,她沒出意外,安心的在家。

方執如同回到年少被人嘲笑遊戲技術時,因為不甘心,拚命的練習。

因為要一個答案,一個電話一個電話的打。

終於在機械女聲響起之前聽到她清冷的聲音,「喂,什麼事?」

「你在幹嘛,為什麼不接我電話。」聲音無端溫柔。

「不想接。」

硬梆梆的回答讓方執有點難受。

「怎麼了?誰惹你了,我幫你整她。」他聲音低低的哄她。

「方執你有沒有覺得我長了一張很好騙的臉。」她本來不想講的,不想在電話里講這些。

「你都知道了。」

他語氣里的溫度驟然掉下來。

「為了白月光,為了錢,我這個工具人,您用着還順手嗎?」她聲音平靜,卻摻着譏諷。

方執沉默了,方佛嗓子啞到說不出話。

女生低着頭,眼淚一滴滴在地板上泅開,「我能相信一個騙我的人么?」

方執覺得自己耳朵出錯了,

「你什麼,意思?」

楊予微笑起來,

「我能相信一個處心積慮接近我的人么?能么?」

男孩感覺嗓子爛了一塊,不然張口發聲怎麼這樣疼,

「我沒有做背叛你的事。」

「你別裝了,如果我不是楊家大小姐,你還會愛我嗎?」她的聲音高了起來。

「方執,我想不通我哪裡對你不好了,你喜歡電競,我為你開公司,你上學的時候沒錢讀,我給你一張卡。」

「可是我現在覺得好可笑啊,我只是你用的順手的工具。」

方執張了張口,卻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不必了,分手吧。」

「你不要再找我,我不想再和你有什麼關係。」

情侶之間要講多少次分手,方執不清楚,他和楊予微的爭吵很少會提到分離。

他不知道怎麼更好的處理,「你等我回去..」

電話被掛斷。

助理進來時,方執在陽台提着支煙。

就好像把什麼都放在了明面上,方執找不到任何一個詞反駁。

終於,他們還是分開了。

楊予微偶爾會想,如果你還牽着我的手,如果我們現在還在一起,會不會也是一對璧人。

會不會也會成為,令人羨慕的一對。

會不會也能把寒冷的冬天,過得美滿溫暖。

甚至會想,將來陪在你身邊的那個人,是什麼樣子呢?

她會比我幸運吧,她會被你寵得像個公主吧。

你會告訴她我曾經告訴你的,連着吃兩個雪糕會傷胃。

你會提醒她我曾經提醒你的,天冷了記得加厚衣服出門玩你會像我曾經對待你那樣對待她,提前準備好感冒藥。

在她哭的時候守在她身邊,在她冷的時候把她抱在懷裡,在她不開心的時候逗她笑,你其實都可以做到的吧。

那些你沒能表達出來的在乎,那些你深藏不露的浪漫,那些你沒能給我的,你都會給她的吧。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後者,那些她感受不到的愛意和幸福,會有人替她去接受的。

他們都太膽小了。

沒辦法,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不能想,也不能忘。

雖有遺憾,但不乏美好。

如果可以,能看他長命百歲,娶妻生子,萬事順遂也很好。

他們走出星垂萬戶的長夜,走向金燦燦的繁花路。

他們的眼裡有星辰大海,他們的頭頂是皓月明空。

她和方執隔着無數個難以回望和轉身的距離,彼此默契的沒有刻意去遇見誰。

也許,他日再見,要等來年。

也許,他日相擁,要等來生。

記憶似魚鱗漂浮在水中,每一片的紋理都是不一樣的,每一片上面都寫着太多太多的往事。

鱗片如飛燕一樣輕靈,卻也如墨青色的鋒刃,偏轉間刀刀見血。

故事的狗血程度不亞於任何一部小說。偶爾楊予微也會想是不是真的非他不可。

從那之後,她好像又變成了那個楊家大小姐,每天遊戲人間。

好像只有這樣,才能麻痹想他的痛覺。

星光不耀眼,也沒有月亮,淺灰色的天空下最後一批候鳥已飛往遙遠的南方。

助理問窩在車后座的方執,「你在想她?」

「你說楊予微啊,我早就忘了。」

說完他才反應過來,並沒有問是誰,他卻自然而然的說出了她的名字。

他啞然失笑,方執你有什麼資格想她呢?這一切都是他用最銳利的刀刺向她換來的。

助理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方執就把頭轉向了窗外。

有幾片雪花落在了車窗上,瞬間就支離破碎了。

方執開了車窗,伸出手去,風不大,雪花幾乎沒有受到什麼外力自己輕盈地掉下來。

有一粒雪花似乎很傲慢而不疾不緩地沾到了他的掌心上。

因為他的手和夜色一樣冷,甚至沒有當即融化掉。

一路漫長,夜之霓虹熱烈地披在這個年輕男人的臉上。

他不再感覺到沮喪,只是非常地疲憊,疲憊得想睡個覺。

有一次,方執被邀出席活動,他唱了一首《說謊》,她卻紅了眼眶。

她堅持了這麼久,一次次在泥濘中爬起來。

一次次與自己的內心殊死搏鬥,一次次用堅強刻下帶血的進步與印記。

終於在這一刻,在眼前這個人的一句句哼唱中所有的汗水都成了委屈。

她發炎的眼睛酸極了。

背後的整座城市逐漸氤氳開來,夕陽無能為力地沉了下去。

而那個許諾過要保護她的鯊魚永遠都不會來。

這世間,唯有夢想和好女孩不可辜負。

可誰還會記得那個一心想跟他在一起的姑娘呢?

當時她那麼堅定的要跟他在一起….

算了。

再想她就顯得自己下賤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