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慕斯楠夏至_慕斯楠夏至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慕斯楠夏至_慕斯楠夏至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2 13:38 作者:洛洛綺

章節介紹

俗話說,婚姻是戀愛的墳葛,眼看着兩個好友紛紛踏入戀愛的墳墓,而且幸福甜蜜,慕斯楠也有些羨慕,不再那麼抗拒走入婚姻生活,覺得找個人來好好談場戀愛,安定下來也無妨只是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漂亮、可愛、美艷、溫柔,每個女人都很可愛,都喜歡一點點,但也只有一點點;他的生…

在線試讀

第4章 往事

春季的氣候最難捉摸,前兩天還熱得讓人受不了這兩天卻時常冷不防地下起陣雨。

方才下班前下起了細雨,雨勢綿綿細碎,不大不小,雖然不至於讓人淋濕,但是總有種揮之不去的黏膩,教人心情煩躁。

「慕氏建設」總經理專屬的會客室里,夏至一雙水眸百般無聊地四處張望。

哎喲,到底還要等多久?看來慕斯楠這個總經理還真不是普通的忙呢!

夏至超沒耐性,剛來「慕氏建設」看到室內裝潢布置色彩繽紛,讓她好奇地注意了好一會兒,但沒多久室內擺設已經看膩了,她只好轉而將視線放在霧蒙蒙的窗上。

氤氳的水氣將透明玻璃染上了一層薄薄水霧,她將手指放在窗戶上,開始寫字。

「怎麼了,什麼事讓你心煩?”慕斯楠手邊的工作暫時告一段落,為避免稀客久等,連忙趕來,沒想到就看她在窗上亂寫字。

她寫了好多個「煩」,看起來心事重重。

「哇,嚇--嚇我一跳,你不會先出聲通知?」夏至沒想到他會突然出現,拍拍胸口,真的被他嚇着了。「我哪有什麼事心煩,該心煩的人不是我。」順着他的視線,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偷偷吐了吐舌,趕忙用手將窗上的文字抹掉,湮滅證據。

「是嗎?那誰心煩了?”慕斯楠輕勾唇角,好整以暇地落座。

這時秘書送來了兩杯咖啡,並收走了夏至面前那杯已冷掉的茶。

慕斯楠道謝,並吩咐她可以先下班了,秘書這才離去。

「嘖嘖,當你的秘書真辛苦。」她都下班一個多小時了,他們現在才休息。

「沒辦法,工作多,只好辛苦她。」慕斯楠睇她一眼神情莫測。「對了,你怎麼會來?」

「有事嗎。」夏至曖昧地看他一眼。「你應該知道心煩的人是誰。」

「這我怎麼會知道?」他裝傻。

慕斯楠修長的雙腿交疊,大手端起咖啡放在唇邊輕啜,表情無辜,心裏竊笑。他就知道她一定會主動來找他,果不其然。

「不知道?」夏至怒視着他。「紫芊傷心得要命,你居然說不知道。」

「紫芊是誰?」

「任紫芋,我朋友啊,你忘了,星期日那天你們一起喝下午茶,記得了沒?慕大忙人。」夏至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會忘了她。

任紫芊是個大美女,臉蛋美、身材佳,見過的人都驚艷,對她念念不忘,想不到竟然有人不當一回事。

「原來是她。」慕斯楠一臉恍然大悟。

夏至氣結。

這幾日被任紫芊哭訴到心煩,她只好厚着臉皮前來跟慕斯楠裝熟,順便探探他的口風,看他對任大美女有沒有什麼特殊好感。誰知道人家根本不記得任紫芊是誰,真是尷尬,她也替好友抱不平。

「紫芊她真的很喜歡你,我猜她對你根本就是一見鍾情,她說她自第一次在宴會上見到你就難以忘懷,每次都跟我說那位慕大哥有多好多帥,聽得我超好奇那位慕大帥哥到底是誰,沒想到她說的人就是你。」夏至看他一臉平靜無波的樣子,很想掐住他的脖子,希望他多少給點被美女愛慕的開心表情,免得她覺得自己很像「拉皮條」的。「那天意外見到你,紫芊真的非常開心。」

「是嗎?然後呢?」慕斯楠凝視着她眉飛色舞……不,是一臉殺氣的生動表情,唇邊隱含笑意。

「厚,你怎麼那麼冷?我說她喜歡你。夏至真不敢相信,她都把話說得這麼清楚了,他居然完全無動於衷。「你那天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居然問她:小姐你哪位?」

「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是誰。」他見過的人那麼多,不可能全部記得。

「不會吧?」夏至懷疑,難道他對任紫芊沒有特別驚艷?「那我故意幫你們製造機會,你為什麼不把握?」

那天她為了幫好友得忙,陪他們進入簡餐店後,自己立刻找了借口離開,想替他們製造機會。沒想到她前腳才剛走,慕斯楠隨後就跟着離開,讓任紫芊難過得要命,天天打電話跟她哭訴。

夏至覺得很無奈,說真的,她算哪根蔥,有份量跟慕斯楠談交情嗎?

只是看好友那麼認真,為了任紫芊的幸福,她只好硬着頭皮前來試一試。

慕斯楠覺得她可愛極了,那種為朋友討公道的認真表情讓他有點感動,只可惜他真的對她那位朋友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以為那天我邀請的人是你。」慕斯楠故意裝出一副純情害羞模樣。「再說我又不認識那位任小姐,兩個陌生人一起喝茶多尷尬。」

夏至被他那似真似假的表情給惹笑了。

「哈哈,你這個大情聖和美女吃飯喝茶應該駕輕就熟。」

「喂,我哪有那麼隨便。」慕斯楠才不想將話題放在其他女人身上,趕緊轉移話題。「對了,那天你跑得快,我都來不及問你,你男朋友呢?我是說……好多年前那個,我記得他在婚紗店門外說要娶你。」

「什麼好多年前那個?我這麼粗魯,有人敢娶我嗎?哈一-」夏至誇張地大笑,直到意識到他問話的內容,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

她瞪大眼睛,錯愕地直視他。

夏至當然記得那件事。她和「他」每次只要逛到那間婚紗店門外,都會特別注意櫥窗里的婚紗,然後要白痴地玩起求婚遊戲。

只是這件事已經過了好多年,除了她的好友任紫芊以外,應該沒有人會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

夏至心裏波濤洶湧,時常掛在臉上的笑意消失了,她別開臉,望向窗外深呼吸,想平靜自己的情緒。

「你怎麼了?」慕斯楠眉頭輕皺:心裏十分疑惑,想知道這對小情侶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夏至回過頭來看他,還是無法掩飾自己內心的訝異。「紫芊不可能跟你說這個吧?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他突然提起這件事,就像保守許久的秘密在一夕之間被揭發,她整個人慌極了。

「任紫芊?」原來她也知道這件事。慕斯楠暗自點頭。「不,那天你走後,我就跟着走了,我和她並沒有多談。」

「是嗎?」可這件事過了好久,連她都不想、也不願揭開這件陳年往事,他沒有道理知道呀……

慕斯楠越來越好奇。他發現夏至驚慌失措、眼神戒慎,和她平常活潑俏皮、直爽愛笑的模樣完全不同,他更想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記得嗎?我說過我對你似曾相識,你還笑我把上輩子的記憶帶到這輩子來了,但前幾天看到你站在婚紗店門外,我才發現我當初遇見的人是你。原本慕斯楠還有點不太確定,但是看她現在的神情,他可以完全肯定。「你曾經在那裡撞到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我。」

慕斯楠覺得緣分真的好奇妙,曾經與他擦身而過的路人多得數不清,很少有人可以讓他惦記在心頭,而且記憶如此深刻;更奇妙的是,他居然在多年後又見到她了,真有意思。

「我……有在那裡撞到人嗎?」夏至根本不記得。

那時候,她眼裡只有她男朋友的存在,哪管得了路人甲乙丙是誰。

「有!」慕斯楠斬釘截鐵。「你真的對我完全沒有印象?」他有些不服氣,他一直將那件事放在心裏,而她卻真當他是路人甲,過目即忘?

「呃,呵呵,那個……慕少,你重提那五百年前的舊事,是因為我撞到你欠你一個道歉嗎?」夏至不明白他到底為何生氣。

慕斯楠頭頂快冒煙了。過慣了眾星拱月的日子他無法適應有人將他當成路人甲看待。

你真的不記得我?你當時還喊我大帥哥的,你忘了?」

夏至臉上滑下三條黑線。她的個性本來就有點冒失魯莽,這輩子撞到的人大概也不少,她哪有可能個個都記得。

「呃……看得出來,你現在這麼帥,以前應該也很帥,從小到大都是帥哥,從大到老一直帥下去。」這麼狗腿總行了吧。

慕斯楠傻眼,又好氣又好笑,這根本不是他要的答案。

「算了,我是想問你男朋友呢?當時的那位。」

他的眼神犀利,就像當下可以看穿別人的心事。夏至不知道原來俊朗無害的外表下,也能帶來這麼強烈的壓迫感,讓她莫名緊張。

「死了。」夏至不懂他為什麼那麼好奇,這件事和他有什麼關係嗎?

「死?」慕斯楠愣了一下。「怎麼會?他還那麼年輕——」

「是啊,是很年輕,那年他才二十歲。」夏至眼眶漸漸泛紅,聲音有點哽咽。「當時我和他在電話里吵架,他急着想來跟我道歉,沒想到路上出車禍,結果就—–」

「對不起,我不該追問。」看她那麼難過,他有股強烈的罪惡感。慕斯楠暗自責怪自己太過好奇。

「沒關係,沒事了,我……我現在很好啊,反正都是過去式了。」夏至視線飄忽,強顏歡笑。

「是,沒錯,是過去式了。」真是的,好好地幹嘛弄得她這麼難過。慕斯楠的罪惡感越來越重。「對了,剛忙完,我累慘了,肚子也快餓扁了。你也餓了吧,我們邊吃邊聊,我請客。」他給她一抹迷人炫目的笑容,真誠邀請。

「吃飯?天啊!」夏至熊熊想起有人正在等她。「你請紫芊吃飯吧,她現在在你們樓下那間『紅坊餐廳』等你,她……她以為那天得罪了你,想請你吃頓飯賠罪,反正你快去,別讓她等太久了。拜拜。」

說完,她拿起自己的包包迅速往外跑,也不管慕斯楠是否真的赴約。

慕斯楠望着她幾乎是狼狽而逃的模樣,綻亮的眸一閃,唇邊勾起一抹別有深意的笑容。

他想解開這個謎題,很想很想-

……

「紅坊餐廳」里,任紫芊等人等得快抓狂,但是為了心上人,還是得耐住性子,只是沒想到她得來的是這個答案--

「你說什麼,你不確定他會來?我的老天,那你剛剛到底在幹嘛,手機也不接,害我打到手都快斷了。」任紫芊氣急敗壞。

「我的手機轉震動放在包包里,才會沒聽見。」夏至在電話那頭解釋。她剛剛才發現手機的未接來電竟然高達五十二通,真不知道任紫芊怎麼辦到的。

「是嗎?我看你說不定是和慕斯楠聊天聊到忘我,忘記我的存在!」任紫芊很少這麼有耐心,想不到等來的是不確定的結果,她簡直快氣死了。「夏至,你為什麼不多用心一點,你就是不想看到我幸福嗎?我那麼信任你,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我把心事都告訴你,你居然辜負我!」

夏至好無奈。慕斯楠又不是她能操控的玩偶,她能怎麼辦?

「對不起嘛,紫芊,不然我現在去陪你,我請你吃飯,你消消氣,改天我再幫你約他。」她能體會她那種失落的心情,夏至並不怪她。

「哼,我不要改天,我要現在,你現在就去給我找一一天啊,他來了,哇,他來了他來了!」任紫芊的語氣從不耐抱怨,瞬間變成開朗幸福。「夏至我愛你,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啾啾,親愛的,改天我買個大禮送給你,現在我很忙,拜嘍!」

喀!電話立刻被掛上。

轉變快得讓人來不及反應,可以想見電話那頭的夏至頭上滿天烏鴉飛舞,摸不着頭緒。

不過任紫芊才不管,她好開心,見到慕斯楠感覺好幸福,真的好愉快。

她優雅地伸出手,朝那俊帥高挑的身影揮了揮手——

「慕大哥,我在這裡。」慕斯楠見到她了。

他俊逸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高瘦挺拔的身影邁步走向任紫芊,在她面前落座。

任紫芊心臟怦怦跳。他肯來赴約,那表示……呵呵呵,她臉蛋酡紅,心裏有無限美麗幻想。

「慕大哥,這是Menu。」任紫芊嬌媚一笑,溫柔地將 Menu遞給他。

「謝謝。慕斯楠隨便點了杯飲料。

「呃,你不吃東西?他們這裡的餐點很好吃。其實她沒吃過,只是想跟他相處得更久一點。

「不用了,你想吃什麼就點,我請客。”慕斯楠生疏又客套。「那天我好像不太禮貌,讓你不太開心,很抱歉。」

「不不不,誰說你不禮貌的,根本沒有這回事,你別聽夏至胡扯,她這個人最喜歡胡扯了。」該死的夏至,她到底在慕斯楠面前說了什麼,為什麼他態度這麼冷淡?「你千萬不要誤會,不管她說了什麼,都不是真的。」

慕斯楠看她那極力撇清的樣子,替夏至覺得不值。她那麼用心對她,將他當成好朋友,而她竟然是這樣對她。

原本他想回她一句:原來她說你對我有好感也是假的。

現在連這種玩笑話,他都懶得跟她多提,直接問自己的問題。

「別激動,她什麼都沒說。”慕斯楠雙手環胸。「對了,你認識夏至很久了嗎?」

「很久了,我和她是高中同學。”任紫芊自覺地回答。

「高中?」時間差不多。「那你應該很了解她。她跟她那時候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吧?」

「那時候的男朋友?」任紫芊皺眉。怪了,他怎麼連這個也知道。「你說的是啊勛吧,是啊,他們那時候感情還是不錯,可惜她害死了他。」

「不是夏至害死的,那是意外吧。」肇事的人應該不是夏至。

「如果不是夏至,說不定也不會有這個意外。」任紫芊有些不平。

她從小就是個讓眾人捧在手心上的公主,要什麼有什麼,當初她會和夏至熟識,是因為她看上了唐仕勛。誰知道姓唐的那個笨蛋太死心眼,居然只喜歡清湯掛麵、每天都只會笑和做夢的夏至,害她嘔個半死,和夏至勢不兩立。

後來唐仕勛意外身亡,她看似很同情地安慰了夏至兩句,夏至居然感動到不行,她們因此莫名其妙變成了好朋友,直到現在。

「你真的是夏至的朋友?」慕斯楠濃黑的眉頭緊皺,他怎麼覺得她還蠻討厭夏至的。

「我一-”任紫芊暗自喊糟,她太忘情激動了。「呵呵,我開玩笑的,其實夏至真的很好的!可是她為了那件事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什麼代價?」

「她很傷心和後悔。當初他們會常吵架,就是因為夏至想要到日本念書,夏至對服裝、美容之類的東西很有興趣,也很有天分,她常幻想自己變成一個超級美容大師,開一間超大的美容院,讓所有的女孩都變美麗。」任紫芋覺得她太自不量力,以她那種小康家庭出身的背景,這個夢想真的太大、太遠了。「當時阿勛捨不得讓她走,所以每次提起這件事,兩個人就慪氣。發生意外的那天,他們吵着吵着,夏至氣壞了,告訴他她立刻要走,而且再也不回來了……沒想到回不來的人是阿勛,而且真的是永遠都回不來了。」

「真是讓人遺憾。」慕斯楠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那後來夏至為什麼沒有繼續完成夢想?」「不可能啦,意外發生後,她自責得要命,天天哭得眼睛紅腫,還說她願意放棄一切,甚至願意立刻答應嫁給他,只希望唐仕勛可以回來。」任紫芊說到這裡也有些動容。她是一路看着夏至走來的,當然知道她有多難過。「但是事情都發生了,再多的後悔都沒用。夏至為了懲罰自己,放棄那些夢想,專科畢業後就去當個不長進的小助理,真無聊吧,好不容易沒人攔着她了,她居然這樣自甘墮落。

「原來如此」慕斯楠沒想到夏至開朗笑容的背後,竟然隱藏了這麼多的苦。

任紫芊看他俊朗不羈的臉上滿是感傷,突然意識到不對勁。

真是的,她才是主角耶,幹嘛一直提夏至。

「那件事讓她受到強烈打擊後,她整個心境都改變了,開始熱衷於玩愛情遊戲,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前些天還說要跟她男朋友分手,真是的,一點都不專情,對於這點我真的無法苟同。」任紫芊表情氣憤。「雖然她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很不贊成她這樣玩弄別人的感情,像我只要愛上一個人,就會專情愛到底,絕對不會變心。」

她聰明地將自己的優點說出來。男人會喜歡曾經擁有,但是絕對不會喜歡自己的女人善變。

「那時夏至還沒遇到真正喜歡的人。」慕斯楠相信她不是那種女人。

任紫芊快氣死了。他居然一直幫夏至說話,難道他也喜歡上她了?

之前是唐仕勛,現在是慕斯楠,天啊,難道他們都瞎了,沒看到有個一百分的美女就在他們眼前?

不,不對,不可能,夏至長得又不漂亮,動作粗魯得要命,有時候還很聒噪,慕斯楠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怎麼可能會喜歡她?

「別說她了,慕大哥,聽說你們公司最近推出的豪宅專案很成功,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三十戶豪宅就賣光光了,我哥說你還有參與他們的行銷設計,真的好厲害,讓我好敬佩。」任紫芊趕緊將話題轉回來。

她哥哥是室內設計師,也非常仰慕慕斯楠,希望有機會進入「慕氏建設」,和他一起工作。

當然,如果她有機會當上「慕氏建設」的老闆娘,那一切都不是問題,呵呵!

「還好,是幸運吧。」慕斯楠顯然對這個話題沒有太大興趣。下班後他就不喜歡談公事。

「什麼幸運,那是才能,慕大哥真是才氣縱橫,如果我有機會可以進到貴公司,跟在你身邊學習,那不知道該有多好。」她趕緊自我推薦。「呵呵,我剛從T大畢業,念的是財經,有點不好意思,只拿到第二名的成績,不過我會用心努力去學的。

任紫芊說得這麼明白,相信他會了解才是。

「如果我們公司有對外招募新人,歡迎你來報名。」慕斯楠有點煩躁,不懂她跟他說這些要做什麼,他又不負責人事,何況他也不來走後門那套。

「嗄?」任紫芊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怎麼那麼呆,居然不懂她的暗示。

「我還有事,先走了,任小姐請慢用。」他指着服務生剛送來的餐點,態度一樣的客套疏離。

任紫芊沒想到他居然這樣就要走了,難道他的目的只是想問夏至的事?

這個答案讓她不能接受,她急着想留住他。

「慕太哥,再忙也得吃飯,先吃點東西再走。」

「很抱歉,我和人有約,改天吧。」慕斯楠今晚的確有約,只是為了夏至才將約會延後。

他也不懂自己為何對她的事那麼好奇,其實他和夏至還談不上很熟呢……

改天?改哪天,他那麼忙,她也沒借口再約他,眼看他就要走了,任紫芊急中生智。

「慕大哥,這個假日有空嗎?我和夏至還有她男朋友要一起出去玩,不知道你有沒有空?」其實這是她臨時掰出來的,她知道他會對這件事有興趣,因為有夏至。

吃飯喝茶只是片刻時間,那還不夠,她想擁有至少一整天的時間,好證明自己的魅力。

慕斯楠才剛轉身,聽到她的話,眸光一亮,認真考慮。

他不小心勾起夏至的傷心事,害她那張愛笑的小臉變得憂鬱,真是對不起她,或許可以利用星期天出遊的機會,好好補償她一下。

「我知道慕大哥很忙,可是再忙也要休息,只是一天嘛,耽誤不了很多時間的。」任紫芊才不會這樣認輸不管用什麼方法,她都要爭取更多機會,她相信只要他跟她相處之後,就會發現她的好。

「你說得有道理,那我們星期天再見。」她在耍什麼心機,慕斯楠很清楚,但他還是答應了。

這個女孩心眼多,夏至那麼單純可愛,他也得找機會提醒她小心。

多看了她一眼後,慕斯楠這才離去。

「好的,慕大哥慢走,星期天見。」任紫芊臉上的笑意在他走出視線後瞬間消失,變得陰沉。

好個夏至,看來平凡無害,卻扮豬吃老虎。

任紫芊氣壞了,心情好比此刻屋外的毛毛細雨,悶到最高點。

不,她不信她的魅力會輸給夏至,這一次她一定要贏。

慕斯楠是她的,誰都別想跟她爭!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