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月離夜洛鳶_(月離夜洛鳶)全章節免費閱讀

《至尊情緣:神尊也是妻管嚴》月離夜洛鳶_(月離夜洛鳶)全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2 13:40 作者:秋凜

章節介紹

「離夜,我不愛你了,愛你太苦,我只願從來沒有認識你」月離夜記不清多少次從這樣的夢中醒來,每每醒來就是心臟撕裂的痛苦 本以為洛鳶在他心中只是一個小婢女,可從兩百年前洛鳶在他面前消散那刻開始,月離夜才體會到心死是什麼感覺 想他堂堂天界主君,活了萬萬年,不知情為何物…

在線試讀

第一章御香山奇緣

「離夜,你從來都表現得高高在上,一副睥睨眾生的模樣,我一個小花仙,自認入不了你的眉眼,可我還是傻傻的陷入你心血來潮的溫柔中。」

「我累了,即使再喜歡你,這三世也夠了,你永遠都是相信旁人多過我,哪怕我再跟你相處十世,你可能都不會正式看我一眼。」

「離夜,我不愛你了,愛你太苦,我只願從來沒有認識你。」

神界的誅仙台上,一名面色慘白,滿目哀傷的女子,隨着電閃雷鳴消散在眾仙眼前,只留下漫天的鳶尾花瓣,飄散空中,直到花瓣也不復存在。

圍觀的眾仙,有的唏噓,有的稱快,還有的惋惜落淚,唯有一名玉錦素衣的男子,站在誅仙台的階梯下,望着早已歸於平靜的誅仙台,久久沒有反應,眾仙也在觀望,這位神界至尊的態度,畢竟剛剛煙消雲散的女子,曾是他最寵愛的婢女。

月離夜一向不會將心思表露於人前,即使現在是陪伴了他幾百年的親近之人消散,他也面無表情,毫無情緒波瀾,在眾仙眼裡,月離夜是最冷情的神仙,或許這就是他能位居神界至尊的原因。

月離夜沒有回應眾仙的猜想,他一掀寬大的素色衣袍,轉身邁步,消失在了誅仙台,只有一縷清冷的幽香,證明他曾在這裡站過。

月離夜拋下眾仙,回了自己九重天的神殿,袖袍一揮,整個神殿籠罩在強大的結界里,偌大的神殿沒有一個隨伺仙子,曾經有過,但剛剛被他親手送上了萬劫不復的誅仙台。

他前腳剛踏進起居室,一口滾燙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月離夜並沒有他自認為的心如止水,至少在洛鳶消散的時候,他的心是撕裂的疼。

可一向自視清高,目空一切的月離夜,卻低估了自己對洛鳶的感情,當洛鳶消散的那一刻,他引以為傲的冷靜,有了崩潰的跡象。

要不是引以為傲的自持,他早已失態在眾仙面前,失了神尊的儀態。

直到回到屬於他和洛鳶的地方,他才卸下偽裝的外殼,此刻他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疼痛,是不管用多少法力都無法癒合的傷口。

在月離夜疼得快失去意識時,他彷彿回到了初遇洛鳶的那天…….

正文

月離夜為了修復受損的法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下凡歷劫,而這一世,他成為了北齊國皇帝的兒子季越,因為小時候被雲遊四海的高僧,斷定有仙緣,若能修行成仙,以後必定會造福北齊。

北齊皇帝便將季越送到了以仙山御香山著名的御香鎮,這裡是三國中,仙氣最甚的地方,而季越在這裡一待就是十幾年。

「你這精怪,為什麼總和我過不去,我才剛剛化作人形,你就上趕着吃我,見我好欺負嗎?」

一個清脆悅耳,帶着慍怒的聲音在山林響起,御香山的一片樹林里,一名模樣乖巧的少女,一邊運行自己的法力,一邊往樹林外飛奔。

不過黑葡萄般的眼睛,此刻正有兩處小火苗在燃燒,少女在生氣,因為她好不容易在這御香山修行了一千年,在今日得人身,想着終於可以離開御香山,看看大千世界。

結果她剛踏出鳶尾叢林,就被一隻山鳥精追趕,原來這山鳥精一直守在鳶尾叢林外,等的就是送上門的食物。

「你這死鳥,要不是我剛化成人形,法力有些不穩,非得把你的鳥毛拔光,有本事等我恢復,我們單挑啊!」

少女一邊罵,一邊加快速度飛奔,那山鳥精對於她的挑釁,不僅沒有上當,反而聽到要拔它羽毛時,怒氣上漲,飛行的速度也更快。

少女眼見自己就要命喪鳥口「不是吧,我這麼衰,剛化成人形,就要命喪於此,我的大好河山~」

在山鳥精眼中,不管少女多麼梨花帶雨,在它眼裡,只是食物,它突然一個俯衝,就在它張大嘴巴,即將一口吞噬少女時。

一道藍白流光從上方,打在了山鳥精的身上,山鳥精瞬間從雄獅大小,變成了普通麻雀的身量。

山鳥精在驚魂未定的少女眼中,看到了自己縮小數倍的身影,眼睛瞪得老圓,不敢相信的撲閃着這自己脆弱得可憐的小翅膀,發現自己並沒有像往常那樣一飛衝天。

它左右看了看兩指寬的翅膀,腦子裡瞬間凌亂,在空中不停撲閃着那對小翅膀,模樣要多驚恐有多驚恐。

原本嚇得癱坐地上的少女,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也忘記自己心中的恐懼,直到那小傢伙看着她的眼神,開始變得害怕,少女才驚醒過來,眼神中的錯愕,變成了不懷好意。

山鳥精知道少女想幹什麼,連忙撲閃翅膀準備逃跑,可是它還是沒能逃過,擁有那一星半點法力的少女。

「哈哈,死鳥,這下你落到本姑娘手裡了吧!看我不扒光你的毛,用火烤了吃。」

山鳥精對於眼前大了數倍的少女,終於體會了一把,剛剛少女在自己面前的感受了,它面色死灰,但還是不停掙扎,可是這副小身軀,承壓能力太差,它感覺在少女的蹂躪下,自己的小命還沒等拔光毛,就要一命嗚呼了。

「本尊救下你,可不是為了讓你這麼快玩兒死它的。」

這時從一人一鳥的頭頂上方,傳來一句清冷又很有壓迫力的聲音,此刻背靠他們的大樹上,有一個素衣錦袍的男子,正逆光俯視着他們。

少女看痴了,因為這是她變化人形後,見到的第一個人,現在雖然看不清臉,可是從那卓爾不凡的身姿,上位者才有的氣場,少女覺得這人應該長得不俗。

果不其然,在樹葉的遮擋下,那名男子的面容逐漸顯現,墨玉般的黑髮飄散風中,精緻的面容,尤其是那雙冰冷如玉的眼眸,少女被他絕世的容顏驚呆。

連手裡的山鳥精什麼時候,溜走的都不知道,看到那名男子身邊煽動翅膀的小鳥時,她才覺得眼熟,一看空蕩蕩的手裡,才反應過來,那隻鳥就是山鳥精。

「好你個山鳥精,你以為找到幫手,我就不能把你怎麼樣?你給我等着,我非抓到你不可。」

「那個,謝謝這位仙君出手相救,可是山鳥精險些害我性命,讓我這麼放過它,我實屬難消氣,仙君可否將它交於我,洛鳶自當感激不盡。」

少女名叫洛鳶,是一朵小小鳶尾花,自有靈識以來,就在御香山那片鳶尾花叢里,奇怪的是,她和其他鳶尾花不一樣,花徑比她們小巧,花心還散發著淡淡的紫氣,御香山靈氣濃郁,傳聞以前是仙君們居住的地方。

然而御香山的靈氣只對洛鳶一個人有幫助,其他鳶尾花,都只是花朵開得嬌艷,花期更長,能感知簡單的外界氣候波動,像洛鳶這樣能在一千年修鍊成人形的,只有她一個。

這剛化作人形,拜別花友們,就被這山鳥精盯上了,鳶尾花從,本來就是一處世外桃源,有一層強大的結界,但並不知道這道結界是誰設下的,所以以往的時候,都沒有精怪來滋擾。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