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元霸太簡單了《修仙,苟着還有什麼意義》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元霸太簡單了)全章節閱讀

元霸太簡單了《修仙,苟着還有什麼意義》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元霸太簡單了)全章節閱讀

2022-09-22 13:44 作者:太簡單了

章節介紹

修仙 玄幻 爭霸 異世大陸 師弟,你這樣別人會笑話的 什麼?我鄉下來的,還怕別人笑話? 師弟,女神都大仙師了,你去表白,她會笑話你的 什麼?我鄉下來的,還怕她笑話? 多年以後,天玄大陸上,這句話成了修行界的大殺器,無人再敢輕視說這句話的人 仙子曾說,先有人,才…

在線試讀

第3章 遇襲

元霸聞聲望去,一個大漢一臉壞笑地看着自己,指着一個較細的枝幹,

「你去那,要不別怪我不客氣。」

元霸看了看大漢,又看了看有些細小的枝幹,想了想,還是爬了過去。

那大漢見元霸服軟,「哈哈」乾笑幾聲,

「小乞丐,算你識相,大爺心情好,也不跟你計較了,不過,你一個乞丐,也想沾沾仙氣,有用嗎,哈哈哈……」

元霸大怒,指着大漢道:

「你再說話,我拼着不看了,也要把你拽下去。」

那大漢見元霸人雖小,卻兇猛,要真動起手來,下面全是軍士,怕是不利,等會有機會再收拾他,小王八蛋,居然敢跟本大爺頂嘴。

心中打定主意,大漢壞笑兩聲,不理元霸了。

忽然,三聲炮響,接着便是鑼鼓喧天,那城主府的大門大大打開,兩排騎着高頭大馬的軍士,約莫上百人,扛着御湖仙宮模樣的旗幟,威風凜凜地走了出來。

身後幾丈距離,便是騎着清一色白馬,身着淡藍色長袍的男女小仙師,少年靈氣十足,少女們粉雕玉琢。

忽然,那大漢激動起來,

「看,快看,東方靈玉小仙師也在,那可是城主大人最寵愛的寶貝。」

元霸順着那大漢指的方向望去,只見一位身穿藍裙的少女,騎着白馬,隨着隊伍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向沿途的百姓揮手。

少女大約十來歲,身形雖然有些單薄,但那雙明凈清亮的眸子和凝乳般的肌膚,配上高貴又略帶英氣的氣質,將來一定是個大美人。

也許是樹枝擋住了大漢看小美人,那大漢便拉着一根枝條,踩到元霸站着的樹枝上。

那樹枝本來就細,元霸體輕,倒也勉強還能負重,這大漢一踩,只聽那樹枝啪的一聲,便斷掉了。

元霸也有點走神,並未發覺大漢已踩了過來,只覺腳下一輕,摔了出去。

急忙中見下面全是人頭,於是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正巧砸向走過來的東方靈玉。

東方靈玉騎着白馬,正緩緩前行,見一物砸了過來,心中大驚,拉緊韁繩,那白馬差點立了起來。

「大膽,什麼人?」

那維護秩序的軍士,端起長槍就沖了過來

「妹妹,你沒事吧?」

緊跟着東方靈玉身後的藍衣少年飛身下來,一臉關切地看向東方靈玉,發現沒事,轉身便對着圍過來的軍士大聲呵斥,

「你們這群廢物,怎麼維持的秩序,還不給我拿下?」

東方靈玉看了看手中還拿着一截樹枝的元霸,便明白了怎麼回事,嬌喝一聲,

「住手」

那軍士剛被喝斥,挺着長槍就要刺了過來,聽見東方靈玉喊住手,一時進退兩難,只得用長槍把元霸團團圍住。

元霸眼見幾支長槍刺了過來,心思電轉,這要是躲,就意味着反抗,自己勢單力薄,怕是要交待在這裡了。

不躲又不是自己的性格,剛剛打定主意,準備一躍而起,就聽見東方靈玉喊了聲住手,不由心頭一寬,心知已躲過一劫,不由感激地向東方靈玉望去。

那藍衣少年指着元霸,憤憤地說,

「妹妹,這小乞丐差點砸到你,就該狠狠責罰才是。」

元霸心中大罵,老子也不是故意的,這梁子咱結定了,以後進了仙宮再收拾你,元霸恨恨的看了那少年一眼,並沒吭聲。

「師兄,算了,這小兄弟看着也不像壞人,應該是樹枝斷了,摔下來的吧。」

藍衣少年無奈,不便再多言,於是向圍過來的軍士悄悄遞了個眼色。

東方靈玉的話,讓元霸有些感動,爬了起來,靜靜地看了看東方靈玉,拱手施禮道:

「樹上人太多,把樹枝壓斷了,我就摔了下來,不想驚擾了小仙師,多謝小仙師不罰之恩。」

東方靈玉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見耽誤了隊伍行程,便欲要走,卻聽元霸喊道,

「小仙師且慢,」

元霸早已看見那藍衣少年的小動作,深知若是東方靈玉一走,自己絕難脫身,見東方欲走,急忙喊道。

東方靈玉微微皺眉,自己已不追究這小乞丐責任了,怎麼還如此麻煩?東方靈玉出身高貴,哪裡知道閻王好過,小鬼難纏的道理。

「小仙師,我叫元霸,本是孤兒,欲去京城尋親,故錯過了仙緣,得知國君廣開仙緣,也想去京城一試,

我剛看見這位小仙師對幾名軍士擠眉弄眼,必定是在交代等你一走,就要將我拿住,我雖不懼,但萬一因此失去仙緣,未免飲恨,望小仙師能施以援手,帶我出城。」

東方靈玉有些懊惱,盯着那藍衣少年,

「六哥,此事當真?」

那少年被揭穿陰謀,心裏把元霸罵了千百回,見東方靈玉問起,臉微微一紅,支支吾吾,

「妹妹,休聽小乞丐胡說,我哪……有。」

東方靈玉冰雪聰明,一看那藍衣少年表情,便知元霸沒有說謊,仔細看了看元霸,也覺這孩童雖然乞丐打扮,卻不失靈氣,小小年紀,不僅思路清晰,還觀察入微,若真如他所說,還真有可能有那仙緣。

「小元霸,既然如此,你便隨我來吧,你可會騎馬?」

元霸心喜,急忙點頭,開玩笑,如此機會,不會也得會,就我這一身本領,這騎馬有什麼難的。

那藍衣少年見東方靈玉如此安排,知道無法改變,嘀咕道,

「乞丐都想有仙緣,真是白日做夢」

東方靈玉聽見此話,有些生氣,

「六哥,我們在這耽誤太久,乾脆你把坐騎讓給元霸,你再找一坐騎如何?」

藍衣少年大恨,狠狠瞪了元霸一眼,元霸表示自己很無辜,完全不理會那少年,徑直走向那少年的坐騎,翻身上馬。

不止藍衣少年驚呆了,那從樹上跌落下來的大漢也驚呆了,這特么什麼操作,居然把仙師的坐騎都搶了,我剛為啥要得罪他呢?

大漢整個人都不好了,悄悄隱入人群,偷偷溜了。

隊伍緩緩前行,由於元霸之事耽誤了片刻,有帶隊仙師過來詢問,東方靈玉將事情始末,簡短講了一遍,那仙師看了看元霸,沒有說話,轉身離開了。

沒過多久,那藍衣少年便找了一匹馬,追了上來,對元霸無非是一頓譏諷嘲笑,元霸也不在意,嬉皮笑臉應對間,便把這少年底細摸得一清二楚。

原來這少年是輝城城主大人的六子,是東方靈玉的親哥,叫東方青,比東方靈玉大兩歲,今年十二歲。

這次國君新建御湖仙宮,城主便把兩人送往仙宮,才有此一行。

東方青平時雖然有點紈絝做派,但妹妹東方靈玉自小聰慧,於是心甘情願地擔當寵妹狂魔。

了解了這些,元霸便知道這東方青也說不上太壞,就是有點小壞,又有一點二,又愛炫耀表現自己,便沒了找機會報復的心思。

於是在不動聲色中恭維了幾句後,便講起了自己六歲上山採藥如何智殺老虎,化成乞丐後如何行俠仗義,怒懲流氓等等趣事。

元霸口才不錯,講得繪聲繪色,東方青平日里除了練功,就是在下人面前作威作福一下,聽元霸講得精彩,也覺新奇,不由態度轉變下來。

雖然被整天稱為小仙師,但畢竟是少年心性,一旦認可了,倒也不那麼擺譜了,前面還一口一個小乞丐,到後來,東方青居然也不喊乞丐了,叫起元霸老弟來,

「我說元霸老弟,這仙緣講究一個緣字,別看你機靈,有沒緣還很難說,你既然練過武技,不如也別去試那仙緣了,乾脆以後跟我,做我小弟,放心,我絕對不把你當下人,只把你當兄弟,如何?」

「呸,我才不當你小弟,要當我也給靈玉姐姐當,一看她將來就能成為大仙師。」

就這樣,一路說說笑笑,在夕陽西沉之時,到了一個小鎮。

有軍士來報,此處離京城已不足兩百里,統領下令,過了小鎮便安營紮寨,待到明日清晨,再向京都進發。

護送小仙師的隊伍有五百精兵,很快就搭建好了軍營,東方青找來一套衣服,叫元霸換了,吩咐軍士給元霸安排了休息之所。

軍營森嚴,不許進出,用過晚飯,所有人都各自回去休息去了。

元霸躺下後,細細回憶白天了解到的知識,這一天了解到修仙的知識比以往加起來都多,特別是作為豪門的東方青,雖然年紀不大,但懂得卻多。

在元霸連哄帶騙之下,一向喜歡炫耀的東方青幾乎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大大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也滿足了元霸的好奇心。

這些知識都是在社會底層無從接觸到的,所以元霸仔細梳理了一遍,把一些重點都記牢了,才沉沉睡去。

天還不亮,便被叫醒用餐,用餐一結束,隊伍開始集結出發,元霸上了坐騎,依舊跟在東方靈玉和東方青身後,向著京城行去。

「元霸老弟,我給你找的衣服不錯吧,你看現在儼然都有小仙師的派頭了,讓你做我小弟你還不願,怎麼樣?睡了一覺想明白了沒有?」

這東方青也是個話癆,見元霸跟了上來,不停打趣元霸。

元霸冷哼一聲,

「你今年都十二歲了,我才七歲,你敢跟我打個賭嗎?」

「打什麼賭?」

「三年之後,我們比比誰的修為高,誰高誰當大哥,低的做小弟,如何?」

「哈哈,小元霸,這個賭我接了,你小子輸定了。」

說話間,天已微明,前方路的兩側是茂密的樹林,在陽光還未照耀大地之前,有幾分神秘,也有幾分詭異。

隊伍停頓了片刻,緩緩進入了被密林包裹的官道,元霸忽然心中警鈴大作,兩年在山野採藥打獵的警惕讓自己很快做出決斷,

「不好,趴下,」

元霸飛身一躍,將東方靈玉和東方青撲下馬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