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陸野覃商完結版閱讀_陸野覃商熱門小說

(破產後我和死對頭協議結婚了)陸野覃商完結版閱讀_陸野覃商熱門小說

2022-09-22 13:45 作者:迷途異鄉人

章節介紹

陸野是個富二代, 不學無術,只會吃喝玩樂, 突然有一天老爸告訴他家裡要破產了, 唯一的脫困方法是陸野和覃商結婚! 覃商是誰? 一個每次見面都要挑陸野毛病的偽君子! 陸野不想結婚, 他不喜歡男人, 尤其不喜歡覃商 可是婚禮依然照常舉行了……

在線試讀

第1章 破產

「什麼?讓我跟覃商結婚?爸,您瘋了,還是被人下蠱了!」

說話的青年二十齣頭,頭髮短短的,染了非常挑人的粉紅色,低俗艷麗的顏色很襯他,效果一點也不俗氣,反而有種令人眼前一亮的驚艷。

青年皮膚很白,瘦高,凈身高一米八二的身體上覆蓋著薄而均勻的肌肉,顯得他身材修長,既富有朝氣又蘊含力量。

青年臉很小,鼻樑高挺,鼻尖小巧可愛,眼睛明亮,五官挑不出半點瑕疵,整個人看起來帥氣卻不娘氣。

此時他臉上的表情憤怒極了,全身上下像是炸了毛似的張牙舞爪,因為他感到人格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陸野,聽爸的話,你必須和覃商結婚。」

「憑什麼!爸,我才二十二歲,我不想這麼早結婚。而且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我根本不喜歡男人。退一萬步講,就算我喜歡男人,我也不會喜歡覃商那個偽君子。」

「這事已經定了,人家覃商願意和你結婚,我們陸家感謝他還來不及。」

陸向臨表情嚴肅,說話的語氣不容置疑。

靠近了看,這個衣着整潔、頭髮梳得一絲不亂的中年男人其實很憔悴,眼皮浮腫,眼睛下方黑眼圈很重,應該是很長時間沒有睡好覺了。

「陸向臨,天底下哪有你這樣的老子,把兒子往火坑裡推。我一個好好的大男人,憑什麼讓我跟一個男人結婚。你到底安的什麼心,我知道我不是你心中的好兒子,如果你不喜歡我,大不了把我趕出家門……」

話沒說完,陸野臉上便挨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得極狠,陸野臉上白皙的皮膚頓時紅了一片,紅色淡去之後,臉上析出五個指印來。

陸野被打愣住了。

從小到大,父親經常訓斥他淘氣、不懂事、不愛學習,但真正動手打他的時候很少,尤其是近幾年,頂多是批評教育一番,然後停掉他的卡。

過不了幾天,父親氣消了,陸野低頭認個錯,父親又會把陸野的卡恢復。

父親這是怎麼了,家裡出什麼事了嗎?

陸野捂着臉,看父親氣得滿臉通紅,胸口劇烈起伏着,顧不上臉上疼痛和被打丟臉,連忙去倒了杯水,放進父親手裡。

「爸,別生氣了,您看您氣得心臟病都要犯了。」

陸向臨拿着水沒喝,手在輕輕顫抖,水杯里的水跟着顫動,好在沒灑出杯口。

「爸,您讓我和覃商結婚,總要告訴我理由吧。」

「理由,哼,我們陸家就要破產了。」

「破產?」

陸野大驚失色,他怎麼一點也沒聽說過家裡要破產的消息?

想來也是,近幾年陸野天天在外面玩,回家都是夜裡。最近一個月他忙着為賽車做準備,每天訓練,更是十天半個月不回家,知道才怪。

「這幾年生意不好做,公司一直在虧損。有一筆投資,我本來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最後關頭出了問題。如果坑填不上,最遲下個月我們家就要宣告破產了。」

「怎麼會這樣,爸,我這裡還有些錢。」

「你那點錢頂什麼用,缺口不是幾百萬、幾千萬,是十幾個億。」

陸野震驚得張大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陸家屬於新貴,江山是從爺爺那代開始起家的,到了父親手裡,父親將爺爺創建的企業做得更大,總算在A市的富商圈裡站穩了腳跟。

沒想到事業還沒傳到第三代手裡,就出了事。

「爸,您是不是被人騙了?是誰,我去找他去。」

「這件事很複雜,一句兩句說不清楚,現在當務之急是度過這次難關,後續的事我再調查。」

陸向臨握住陸野的手,「我把能求的人求了個遍,知道陸家出事,以前和我們家交好的人要麼想要看熱鬧,要麼落井下石。只有覃家願意幫助我們。你覃烽伯伯一直在國外療養,我本來不抱希望,後來覃商主動找到我說,如果你答應和他聯姻,他會說服他父親提供幫助,從此以後我們兩家捆綁在一起,利益共享。」

「可是,可是……」

陸野有苦難言。

陸野從小便認識覃商,覃商是陸野的哥哥陸承的同學。覃商和陸承同歲,他們比陸野大四歲。

陸承上小學時,邀請覃商來家裡玩,那時候陸野還是個小不點。覃商喜歡逗陸野玩,陸野很禁逗,被逗弄得狠了也不哭不鬧,經常纏着覃商。

後來他們一天天長大,上了中學,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覃商對陸野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起先是覃商偶爾見到陸野,經常好端端地便質問他為什麼這樣、那樣,說出口的全是陸野身上的壞毛病。

好像在覃商心中,陸野一下子從乖巧可愛的好孩子,變成了一身毛病的野小子。

陸野性子直,覃商不給他好臉色看,總挑他毛病,陸野自然不肯解釋,更不會給覃商好臉色。

兩人越鬧越僵,起初陸承還在中間調解,後來看陸野和覃商的矛盾越來越大,調解不了,就讓他們少見面了。

陸野不明白為什麼覃商看不慣自己,但他不在意。

反正一直都是這樣,不論是在家裡還是外面,大家認可的都是陸承。

陸承是陸野的哥哥,雖然是養子,但陸家從來把他當成親生子女看待,從來沒區別對待過。

陸承從小聰明懂事,學習成績樣樣拿第一,才藝同樣十分出色,陸向臨一直讓陸野拿哥哥當榜樣,事事向陸承學習。

有這樣一個優秀的哥哥在上面壓着,陸野不變得叛逆才怪。

在陸野的認知里,他一直想着家裡的生意有陸承繼承就夠了,他只要吃喝玩樂,快快樂樂地度過一生。反正他不論做什麼都會被陸承比下去,只有在玩樂上能勝過陸承一籌,他要把這個優點發揚光大。

於是陸野越玩越野,越來越叛逆,成了如今的樣子。

「覃商和陸承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他不和陸承聯姻?」

「你哥在國外好幾年沒回來了,他辛辛苦苦在海外創業,多不容易。況且覃商點名要你,應該是對你有感情。也許他以前就喜歡你了。」

「喜歡」兩個字像是一個絕妙的諷刺,陸野笑了笑,沒把實際情況說出口。

覃商不過是想換種方式羞辱他罷了,這是一個多麼絕妙的機會,覃商可以把他徹底踩在腳下,直到玩膩了再一腳踢開。

陸野心裏憋氣,憤憤地想:大丈夫能屈能伸,等家裡度過這次難關,覃商,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好,爸,我答應結婚。什麼時候結?」

「主要看你。」

「我?」

「覃商有要求。」

「什麼要求?」

「他讓你親自去找他,向他求婚。你的求婚打動他,他才會跟你結婚。」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