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青山朝歌長樂(我有一劍如山海)完結版閱讀_(我有一劍如山海)完結版閱讀

李青山朝歌長樂(我有一劍如山海)完結版閱讀_(我有一劍如山海)完結版閱讀

2022-09-22 13:45 作者:朝歌長樂

章節介紹

天昭昭,百里烽煙刀殘陽落燼 風瀟瀟,黃沙凶灌袍城破如洗 路遙遙,崎路無人曉馬踏水影 水滔滔,山河兩袖潮槍戟旌旗 鼓聲如雷震天起,高歌詞一曲 繁華已去情散盡,烈酒溫醉意 枯葉涼路兒郎行,忘卻浮生景 腌臢潑皮莫妄語,生殺百陣里 大漠蒼茫冢遍地,血染英雄衣 玉樓關外…

在線試讀

第7章 你與我有緣吶

桂魄玉生煙,雲卷落花怯。

幽蘭覆霜雪,山河鎖眉間。

妝梳皓晨潛,囈語息若蘭。

粉鬢繞羞顏,無瑕白壁纖。

張目波流轉,啟唇珠貝瞻。

凝脂拈畫卷,朱紗透牡丹。

朝露赴華年,翩若驚鴻雁。

移步花蝶羨,霓裳掩溫婉。

瓊姿托素冠,螓首笑嫣然。

佳人寂星夜,輾轉夜難安。

盧陽城臨近京都,稱其九州通衢也不為過。來往商賈無數,甚是繁華。

而心冶湖上的蝶月樓則是盧陽城最負盛名的煙花之地。

蝶月樓坐落在湖心,其周圍被花船層層環繞。

外圍無外乎是些胭脂俗粉,越是臨近中心,則越是驚艷。

如若想登上最中心的十二座花船,卻不是有多少銀錢可決定的。

只因以往青樓出一花魁便可使得往來才子落盡筆墨。

而蝶月樓有十二個。

溫婉,跳脫,嫵媚,嬌羞,你所能想到的,這裡都有。

盛景生才子,才子盼佳人。

若說世間還有什麼美好的畫面,那便是三人面前風華正茂的女子。

膚如凝脂,美如冠玉,詞藻用盡都不為過。

女子名叫蘇清清,為中心十二座花船之一卉香樓的花魁。並沒有什麼苦大仇深的身世,只是從小被蝶月樓的媽媽領來,便一直養在這卉香樓中。

琴棋書畫,吟詩醉花。

最要命的是劍舞,恰似微風拂柳,裊裊婷婷。也是因這劍舞的本事,為其奪魁平添了不少彩頭。

要說老哥仨今兒也算點子正,原本是上不來這卉花樓的。因這蝶月十二樓有個規矩,只有花魁邀請方可登船。若無邀請,便是財力通天也無用。

至於為何會受到花魁邀請,這要從老哥仨來在這心冶湖邊說起。

皎皎皓月照心湖,花燈萬盞挑夜輕。

李青山望向湖邊燈火闌珊處。

只見一白衣少年立於人群之中,少年人心高氣傲,目視前方,眼中無塵無垢,面容無瑕,如玉般的手中握着把摺扇,於扇面上,勾勒着十里桃花。清風撫兮,花自來。這山沒有動,雲沒有動,樹沒有動,他也沒有動。

而船動了。

人群之中不乏有眼尖的,興奮如同野豬上樹般大肆吆喝,那吊門兒甚至趕超梨園班的台柱子。

眾人聞聲望去,隨後引發騷動。只因這停了半年有餘的花船竟在今日向岸邊緩緩迎來。

老哥仨嗓子都快喊劈了,這可是不多得的熱鬧,李青山更是連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

典型的土包子姿態。

可這幾個貨不在乎,那可是蝶月樓的花魁!甭說見上一面,就是今兒個花船動了就能回去顯擺好一陣兒。

三人全然忘記臨出門前要給花魁上一課的豪言壯語。

正當老哥仨喊叫到忘我之際,先前的如玉少年行至眾人面前。

上下打量着李青山,神色古怪。

少年掃了一眼李青山腰間的玉龍佩,表面不動聲色,縛在身後的那隻手卻掐指如飛。

旋即開口道:

「前陣子在下夜觀天象,得知紫薇星動,隱隱間大有獨佔鰲頭之勢。不曾想今日卻在這裡得遇小哥,實乃緣分,既然你我二人有緣,不如便義結金蘭如何?」

言罷又覺得有些不妥,補充到:

「放心,我剛算過了,今兒便是好日子!」

李青山懵了,怎地就憑白多出個八拜之交來?轉過頭看向吳大統領,詢問道:

「吳叔,這唱的是哪出啊?難不成是桃園三結義?」

吳大統領也懵了,怎麼瞧了會熱鬧的功夫戲檯子都搭上了?

還得是一旁窮奇看的明白,解釋道:

「這哪是桃園三結義,桃園三結義是三個人,今兒算上他是四個,這分明就是三英戰呂布!瞧你倆那沒學問的樣子!」

仨人的對話把先前那位少年都看傻了。

剛要辯解,就聽到人群中有一炸雷般的嚎叫:

「我天爺!!是卉香樓!!船往這邊轂擁了!我滴個乖乖!!」

花船不愧是蝶月十二樓之一,雕樑畫棟,丹楹刻桷,樓閣台榭,美輪美奐。彷彿只有這般才配得上樓中女子的花容月貌。

李青山怎能放過這般熱鬧,天大的事也要往後稍一稍。

一旁少年見狀不再多言,只是靜靜的望着花船的方向。

果不其然,船不偏不倚停靠在跟前兒。

打船中走出一姑娘,還未開口,喧鬧的人潮已鴉雀無聲。誰都想知道姑娘口中的幸運兒是誰,也不是沒想過自己,只是大多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小姐說,天下才子半數都是徒有其表,而另外半數卻又多是負心人。近聞天機公子王語蕭途經此地,不知可否算到今日有緣得以相見?」

船上姑娘說完便看向方才要結拜的少年,說道:

「王公子,意下如何?」

少年眼神清澈淡然,彷彿並不意外。

未等回話就聽身旁李青山大喊:

「行!那太行了!在下是這位王公子的八拜至交!理當一併登船!」

說完拉起少年的手,飽含深情道:「你與我有緣啊!」

轉身就開始往船上爬。

吳大統領與窮奇見狀也不甘示弱,直言「一起的,一起的」,臉都顧不上要了。

老哥仨爬的那叫一個快。

被稱作王公子的少年搖頭笑了笑,雙腳輕踏,飄飄然飛身而起,眨眼便出現在花船之上。

圍觀群眾見正主兒登船則一鬨而散,回家的回家,找樂子的找樂子,既已沒了熱鬧,不如抓緊時間,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

李青山局促的坐在王大公子身旁,要說他靦腆吧,那方才岸邊不要臉的勁兒確是當仁不讓。

可若說他心寬吧,現在卻又扭扭捏捏如同未出閣的大姑娘。

掙扎許久,還是問了句:

「真結拜?」

王大公子回到:「真拜。」

李青山又問:「今兒我還沒準備好,有點緊張,要不明兒趕早?」

看着李青山吃癟,王語蕭玩性大起,調侃道:「也可。」

與此同時,雅間兒內門扇緩緩打開,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先前奴家還在忐忑天機公子是否願賞面前來,直至此刻方才寬心,不過,奴家卻想知道這天機公子,是否真如傳聞般天機算盡。」

面對這針鋒相對的話語。

王語蕭神色淡然,僅一句,便使得花魁駐足不前。

只聽王大公子一聲大喝道:

「你有大病!」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