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塌房了?那不可能!(路行風趙絮絮)_(路行風趙絮絮)全文閱讀

我塌房了?那不可能!(路行風趙絮絮)_(路行風趙絮絮)全文閱讀

2022-09-22 15:37 作者:正是爛漫時

章節介紹

新人小演員趙絮絮喜歡路行風十年了,但一直秉持着絕不接觸偶像本人的原則 直到小叔通知她去簽約,趙絮絮見到了路行風 見路行風的第一面:他在摸男助理的大腿! 見路行風的第二面:趕活動的他困在堵車的車流中,進退不得! 騎着小電驢的趙絮絮路過,借車嗎親?路行風:借! 見…

在線試讀

第2章 驚!偶像是gay?

「要不還是問問孩子吧!當長輩的也不能完全做主不是」,薛近芳笑盈盈地看向趙絮絮,「叫什麼?」

「趙絮絮,柳絮的絮。」趙絮絮有點緊張,剛才表叔和芳姐的一番話就像是一番戰場交鋒,趙絮絮第一次見識到人這般的話裡有話還面目如常。

薛近芳喝了一口茶,「絮絮,這個合同呢,想必你叔叔也告訴你了,但是簽兩年。你還是新人,在培養短期藝人這方面我們是不會過多傾斜資源的。資源互換嘛,我給你資源,你反饋給公司利潤,兩年期,資源有限,根本捧不紅一個新面孔,恐怕會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浪費這麼好的青春年華。不是誰都是路行風,世界上也就這麼一個路行風。」最後一句話她說得又慢又意味深長。

薛近芳的意思很明白,簽這份約,公司屬於放養狀態。到時候,都看命,但是命好的萬里挑一。但她不了解,這就是林直所求的。

趙絮絮露出了一個笑容,就是看起來很缺心眼的大大咧咧的笑。「芳姐,我很感謝您給我機會能演戲,我特別喜歡演戲,我老師都說我天分不高將來干這行得餓死,謝謝您給我一份工作和一個機會,我一定……」

趙絮絮是想長久演戲,但是信林直還是信面前這個變臉比川劇還快的總監,趙絮絮還是有譜的。

薛近芳聽見趙絮絮這一番愣頭青的話,臉上的笑容都要維持不住了,她在圈子裡浸淫多年,都是笑裡藏刀一句話能尋思半晚上的人物,趙絮絮打了個直球倒讓她不知道怎麼說了。

「行了行了,林直我醜話說前邊,簽可以,但是你不能帶。」

林直倒是沒想到趙絮絮在薛近芳面前也能這麼混不吝,聽見薛近芳的話反應都慢了一拍,「了解了解,芳姐已經破例了,我也不好讓您難做,您看着安排就行。」

薛近芳把合同交給林直。林直拿到手裡認真翻閱,看確實是之前自己準備的合同,沒有隱藏條款,簽名也完好,才拿筆讓趙絮絮在指定地方簽上名字。

「我答應你了又不會食言,看這麼認真啊?」薛近芳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林直把筆還給薛近芳才說道:「那哪能啊,我怕手下人敲錯字,回頭賴您頭上。」

話剛畢又傳來敲門聲,薛近芳又說了一聲進,來人是個戴着眼鏡的男人,跟林直的西裝革履不同,他穿的很隨意,就是平常的休閑服。一臉的諂笑,微胖的臉上肉都在抖動,眼冒精光,給人一種不適感。

「喲,林大經紀人又簽好苗子了?這次可得看好了,別煮熟的鴨子飛了。」這人說話很陰陽怪氣,話語中帶着挑釁。

林直把其中一份合同收進手包,「這就不勞章哥操心了,看您這麼悠閑,想必趙楚的新聞處理乾淨了?真不愧是鼎天頭部經紀人。」

林直笑意不改,說話也是含沙射影。

張楚屬於鼎天的二線女藝人,人氣很高,但演技一般,靠着賣清純人設網了很多粉絲,但今天早上被狗仔爆出了插足「天池」副總裁家庭的新聞而被掛上熱搜。剛才在的士上趙絮絮還在看新聞,視頻誠實地記錄了張楚和天池副總的激吻畫面,根本沒得洗。

「你——」章哥聞言怒意臨頭,突然又平靜了下去,「這是你那個侄女吧?芳姐,按公司規定不能讓林直帶吧?」

薛近芳不用看都知道章選打什麼主意,他跟林直是死對頭爭鬥多年,公司又有親屬不能搭檔的規章制度,要是能把趙絮絮簽到自己手下,拿捏林直輕而易舉。

但是薛近芳並沒有打算如章選的願,既然已經答應林直,她就沒必要再給林直添堵,送出去的人情沾了髒東西,還不如不送。

「張楚的事有幾成是真的?」薛近芳對張楚曝出這種醜聞很不滿,公司培養出她目前的人氣,是花了大價錢的。

「芳姐,那我們先走了,回頭我們再溝通。」林直沒有聽章選手下藝人花邊新聞的想法,收拾好資料就示意趙絮絮出門。

薛近芳按了按額頭,「行,先走吧,回頭執行經紀那邊確定人了我聯繫你,你先帶她去辦手續。」

趙絮絮跟着林直出了門。

電梯里只有叔侄兩人,林直依舊在研究趙絮絮的合同。

「狗侄女兒!」林直突然叫了趙絮絮一聲。

「啊?」

「剛才你也聽見了,一步錯,步步錯,我支持你追夢,但是有些事情你不用忍。」

趙絮絮認真點頭,她知道堂叔怕她被資本拿捏身不由己受傷害才千方百計拿到這份合同。

一般情況下,這種大型娛樂公司都有非常完備的簽約制度,新人簽約正常都是五年甚至十年起步,而且違約金非常高昂,可以說是個天價。很多藝人混不出頭只能聽從公司的差遣,因為根本無法離開這裡。

趙絮絮只想好好演戲,哪怕只是小角色,能夠一步步來就非常好。但是她也不是天真到愚蠢,獨木難支這個道理她明白,沒有背靠經紀公司想拿到像樣角色太難了。

好在林直在鼎天耕耘多年,從藝人助理到執行經紀人再到正式帶藝人的經紀人,他打拚了十年。這次能拿到這份短期合同,也是和薛近芳交換了一些東西,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承認他是故意坑她的。

到人事部門辦完手續,林直就說讓趙絮絮先離開,在辦手續的過程中他的手機已經響了很多次了,他手下還有幾個藝人在跑行程,需要他處理的事情很多。

「行了跪安吧,該忙什麼忙什麼去,有消息我通知你。」林直叮囑罷就匆匆離開了。

趙絮絮七拐八拐找到電梯按一樓,結果走出來並不是來時的公司大廳,而是十分忙碌的攝影棚。

趙絮絮瞬間就知道自己走錯了電梯,馬上返回到電梯間打算原路返回重新找路。

剛要按電梯開關門就開了,打開後電梯里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化成灰趙絮絮也認識——路行風,公司一哥,趙絮絮職業生涯的指路明燈!

路行風自從在公司成立了工作室,事業上就不受公司管轄了,之所以掛靠公司,少部分原因是可以有公司電影的先演權,大部分是路行風感念當初公司的知遇之恩,單純送錢。

畢竟,他合約到期就算完全脫離公司,想演鼎天出品的電影也是手拿把掐,因為他真的演技好事又少配合度還高。

只是,這位一哥目前形象不太好,正在摸旁邊男助理的大腿。

趙絮絮瞬間希望自己瞎了。

我的!偶像!在!摸男助理的!大腿!

?????

趙絮絮百般滋味上心頭,不知如何表達。

看見電梯門口有人,男助理一把推開路行風。

趙絮絮更凌亂了,我偶像還是主動了被嫌棄的那個!

路行風絲毫沒有自己形象受損的意識,理了理袖口,坦坦蕩蕩地站在原地,還是那麼衣冠楚楚,氣勢逼人,凌厲的下顎角都寫着坦坦蕩蕩,如果忽略那雙內雙的眼睛向助理髮射過去的寒光的話。

男助理肖達咳了一聲,「那個我們拿衣服去了,導演沒等急吧?」

趙絮絮伸手指了指裏面,肖達扯着路行風快步走向攝影棚。

趙絮絮想向上天祈求一粒仙丹,讓她忘記剛剛的事情。

可以的話,單純忘記他摸人大腿的場面就好了,寸頭還是很帥的,剪了頭髮是不是又要進新組了?事業粉狂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