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書!我成了滿朝文武寵壞的女帝(卿晚冷易)_《穿書!我成了滿朝文武寵壞的女帝》全集免費閱讀

穿書!我成了滿朝文武寵壞的女帝(卿晚冷易)_《穿書!我成了滿朝文武寵壞的女帝》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2 15:37 作者:沈雙木

章節介紹

窮奇國! 一個卿晚穿書過來就覺得格格不入的國家 武將兇猛,文臣更猛 自己的母親是當朝女帝,自己的太傅是第一丞相,自己的父親是輔政大臣唯一獨子 自己的太子妃冷易更是寵妻無度 「太子殿下實在是乖張……」 眾人:你再說一句,我一定不打你

在線試讀

第2章 一家子看起來都不好惹

夜浮生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一副我兒真好的面容。

卿晚看着整個窮奇國的萬里雲空,突然陷入沉思,霎時一想自己如今到這裡也有一年有餘,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如今的揮斥方遒,也不過就一個午覺的時間。

這裡是一個完全虛構的國家,許是作者本人日子過的有些不太踏實,寫了一群瘋批。

上到九五之尊下到九品芝麻官,瘋批起來那是自愧不如,一開始來的時候卿晚常常因為自己不夠變態,而覺得跟各位格格不入。

當然現在……誰敢跟她比BT!

她無人能敵!

穿進書里那一刻,她用盡了畢生髒話罵了作者全家,罵到精疲力盡。

為什麼要罵作者,還不是因為自己這個角色最後死的太慘。

再者就是憑什麼,這個慘死的角色還跟自己一個名。

窮奇國……一個類比秦國的第一大國,武將驍勇善戰,文官一心為民,上到君主下到百姓無不彪悍異常,按道理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大問題的。

但是,偏偏那個大問題就是自己這個原主卿晚。

卿晚是卿塵的獨女,自幼被獨寵偏愛,性格那是無比的乖張怪誕,偏偏長得驚艷四座,一張好臉帶來的卻是一場厄運。

卿塵暴斃身亡,皇后殉情之後,卿晚突然登基,攝政王邱不黎一心為民,最後得了癆病去世,麒麟將軍江墨突感惡疾在征戰途中去世,窮奇國一瞬間群龍無首,被一個不起眼的大夏國攻佔。

卿晚更是被奪走……一晚上被人玷污,羞辱,可是她怕死,在敵人的胯下苟延殘喘的活着,最後被殘忍殺害,當然殺她的就是這本小說的一頂一的大女主,無敵聖母娘娘白畫!

這個卿晚雖然乖張,但是極為的聰明,她在窮奇國百姓的口中向來都是極好的。

可是白畫來了之後,卿晚殺了殺人犯一家,她哭,卿晚下令讓人出兵,她哭,卿晚為了災區百姓能夠糊口,殺了自己家的數萬良駒,她哭。

在她的口中,卿晚狂暴,卿塵荒唐,窮奇在卿家手下就會覆滅,於是幫助大夏國攻打窮奇,害死江墨,逼死邱不黎。

當時看小說的時候,卿晚就罵了許久。

甚至還建群罵人,不然根本罵不痛快。

「靠,現在想想還是生氣。」

「皇兒,這個靠又是什麼新鮮詞彙?」

「那個父親,這個靠字就是一個人很興奮,很開心的時候用來誇獎對方的詞彙。」

夜浮生點點頭,自己的皇兒真是博學多才,全都遺傳了自己這聰明的腦袋瓜子,跟那個蠢頓皇帝毫無關係。

正想着蠢頓皇帝卿塵就緩緩走了過來。

「皇后!又寫了什麼詩作誇讚朕的豐功偉績了?」

說著卿塵拿起一張剛剛落筆的宣紙,這凝眉一看,嘴角抽搐,手指抖動,一整個想當場家暴的衝動。

——碎夢易如當年雨,兩鬢尤似昨日侶,若有重來花開時,皇帝一定要去死!

「皇后……,你……」

卿塵還沒來得及的發火,就聽見了卿晚的咳嗽聲。

她猛地把自己的話咽回去,笑道:「賞!朕重重有賞,朕之後宮多虧有皇后,有皇后才有朕的今天,必須重重有賞!」

說著就給了皇后一錠金子。

夜浮生激動的,含着淚的,對着卿塵說道:「靠!皇上,你好靠!」

卿塵眉頭微微一皺,定眼看着卿晚。

卿晚呵呵一聲,她也沒想到父親會如此活學活用呀!

「父親的靠是在誇獎您,極端的誇獎不需要多餘的修飾,一個靠字足以!」

卿塵難得聽見自己的皇后誇讚自己,頓時一激動,抱着夜浮生說道:「靠!靠!靠!皇后也好靠,皇后靠的不得了。」

卿晚此時此刻多麼希望……自己是一個聾子,或者是一個啞巴,因為憋笑太難了。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看著錶演,喝着酒,微醺之間,卿塵的餘光似乎看到了什麼,但是依舊從容不迫。

就在一剎那,突然一個身影從草叢之中縱身而來,手裡的冰刃散發著奇寒的光。

「母親!」

「皇兒,稍安勿躁……」

卿塵一個縱身躲過了襲擊,一個側身一把拽住了對方的手腕,狠狠的向里一推,咯吱一聲巨響,那個人的半個胳膊直接斷掉,經脈爆開,整隻手一片血紅。

卿塵卻轉身拿起一個櫻桃煎放進嘴裏,「嗯,好吃。」

「拖下去,殺了……不對!」

說著就把人拽到了皇后夜浮生的面前,「朕的皇后,你說該如何處理?」

夜浮生嚇得不行,哭唧唧的抱着自己的女兒,顫抖的聲音說道:「喂狼吧~,快把人帶走,人家好怕!」

就在說的時候那人頑強抵抗,居然又想要突襲卿塵。

夜浮生一腳踹在了那人的腹部,一瞬間那人就沒了氣息。

「好嚇人那,皇兒……抱抱。」

不是……

就是……

咱就是說,爹就你這個功力,你真的害怕嗎?

夜浮生哭了一晚,要了八百兩白銀才停止了哭泣。

「皇兒,父親我看見銀子一下就不害怕了那。」

卿塵:……

卿晚:……

——醉香樓外

燈紅酒綠來形容醉香樓也稍顯遜色,這裡彙集着整個窮奇最為能歌善舞之人,有的三五歲就被家人發賣到了這裡,自幼習舞,那身子有幾斤幾兩肉都是嚴格控制的。

皮膚雪白透亮,唇微微的透着一股淡淡的粉紅,不加粉黛都已經是禍國殃民的姿色,帶着銀絲狀面具站在台中穿着薄紗縫製而成的舞服翩翩起舞。

白衣看了將近四個時辰,並不覺得有任何好看的地方。

但是主子說不許走,她就只能繼續看。

夜色逐漸加深,雖然宵禁已經解除,但是到了深夜路上也鮮少有人。

白衣終於等到了自己需要的。

「快!來人!」

兩位極為美艷的美人被打包送上了一輛馬車,趕車的馬夫着急忙慌的收拾着,臉色極為的緊張。

白衣蹲在一旁的樹上靜靜的看着。

舞姬幾乎是一動不動的被人抬上去的,旁邊的老婦人數着銀票,笑的嘴角都裂開了。

「記住,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那幾位爺都是惹不起的,要是誰泄露出去一點,只有死路一條。」

說話間馬車已經行駛開一段時間,白衣緩緩的跟着。

「貨到了!」

馬夫喊着,然後把人直接丟在了後院的缸子里就走了。

白衣緩緩的走了過去,把其中一個抱起來放在了一旁的草叢之中,自己鑽了進去。

進去沒多久,就感覺有人在移動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