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我在暗鴉閣當殺手(余陌北唐釋文)_我在暗鴉閣當殺手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我在暗鴉閣當殺手(余陌北唐釋文)_我在暗鴉閣當殺手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5:38 作者:百萬少女的夢

章節介紹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可太陽照耀不到地方呢?那個地方,原則就是沒有原則,那裡,最不值錢的就是命,那裡,你有着絕對的自由可是,那裡也有着一個禁忌,暗鴉閣,一個殺手組織,他們有無數種方法,讓人死於意外

在線試讀

第 一章 半天憋不出一點雨

精彩節選

余國皇都,定北王府。

佔地極廣,只是小於皇宮而已,在皇都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擁有這麼一片土地,可想而知,這定北王在這余國之地位顯赫。

可,這麼一個地方,原本應該,熱鬧非凡的。此刻卻,寂靜的像只有留守兒童和老人的偏遠小鎮一樣。

「仔細聽,好像有一個小孩子哽咽聲音」。一位士兵和同伴說道。

裝備精良的禁衛軍個個眼神嚴肅站在定北王府外。

那聲音確實存在,只是時斷時續,極其微小,很快便沒了。只剩下鳥類撲騰着翅膀與空氣激烈爭吵發出的聲音。

這余國能夠立朝建國,定北王余淵有着不世之功。可以說是建功立業第一功臣,他本就是開國皇帝余元順的同鄉,兩人亂世揭竿而起,從兩根棍子,到幾十個人,再到千里山河,期間之苦,不足外人道也,可余元順在建立余國六年後就駕崩,余淵也因為長期勞損,落了個半身不遂。

按照常理來說,余淵原本可以,封地,獲得余國除皇都外的任意城,當一個的土皇帝,而不是在這皇都,每天早上上班一樣,去早朝,然後和一伙人撕逼。

可是余淵卻拒絕了,他實在是沒有心氣了,去當一個什麼皇帝了,他所有的兒女都為了余國而捐軀。

曾經有一戰,余元順被敵國團團困住,危在旦夕。

可是已經沒有別的將領能夠前去支援,於是,余淵派出了他二子和他的小女兒前去支援,結果可想而知。

余元順雖然成功獲救,可,余淵的一雙兒女卻什麼也沒有留下,他的小女兒當時只有16歲。

後來他的大兒子和二女兒也都,在戰場中犧牲,好在,這兩位留下全屍……,也體面的進行了下葬了,也算是,死得其所。

余淵拒絕了封地,選擇告老還鄉,可是他還鄉是還不了了,於是余元順就給建造了一個定北王府 ,按照皇宮的標準來做的,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簡直不可想像。

就算是這,余淵原本也打算拒絕的,可是余元順沒有給他機會拒絕,一個什麼都不要的下屬,不是一個好下屬。

余淵搬進了,那奢華的定北王府,他一家就三個人了,加上家丁僕役也就,不到20人,可是這偌大的定北王府,少說也可以容下千餘人。

得知這個消息後,所有和余淵能夠攀的上一點點關係的人,像什麼余淵七大姑八大姨的遠方親戚叔叔的鄰居啊、像余淵外婆爺爺的叔叔的表妹的增孫啊等等,只要能夠說出余淵是哪裡人,父母叫什麼,陸陸續續的跑來問候余淵,余淵也沒有拒絕都給他們住在了府上。

就這樣,原本門可羅雀的定北王莊,就變得異常繁榮,人一多,事情就變複雜了起來,那些人這麼簡單就進入了一個王爺的府邸,可以說,實現了人生的彎道超車,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說的就是一個人,失去了馬,就是閹了他,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福。

余淵自己不想操心這些,也不想夫人過度勞累,於是將所有事情都交給了一個認識的遠房親戚。

自己呢,想趁着還有精力,想要給余家留下一個後代……終於,在余國建國六年,他的二夫人,王氏懷孕了。

同月,余元順駕崩,余淵似乎經歷了大起大落一樣,從此下肢癱瘓,言語也不再清晰,和所有遲暮的老人一樣,看見某些東西才會有激烈的反應,特別是當他看到二夫人每次大着肚子過去看他時,他顯得很激動。躺在椅子上面就要伸手去觸碰,聲音也很大、嘴角淌出的口水也嘩啦一片。

他二夫人本來就是一個心軟的人,每每看到這一幕,就聲淚俱下,長期以往,身體日漸消瘦,身體直接垮掉。

好在王府的藥師醫術精湛,生生給救了過來,但是終究是治標不治本,心病還須心藥醫,只是吊著一條命而已。

王氏終究還是沒有逃過,這類似命運一樣的東西,在生下孩子之前,她就好像知道,自己就是為了,生下這個孩子的,也不管別人怎麼想,她就自己決定,如果這個孩子是女孩的話,就叫,余南蓉,因為她的一雙兒女一個名字有「南」,一個名字有「蓉」。可早早就離開了她,可是,她到死也不知道,這個孩子是男是女,長什麼樣。

果不其然,在某天下午,太陽忽然被烏黑的雲彩遮擋住了,遼闊且蔚藍的天空,瞬間變成三更的天空,還時不時傳來幾聲烏鴉的叫聲,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幾乎沒有人看到哪怕一隻烏鴉,即使有人用火把去找也無功而返。

天空被黑色的雲彩遮擋,可是半天憋不出一點雨,只要是稍微點知道,這個世界神秘的人,這絕對什麼狗屁不是烏雲,這絕對是不祥的徵兆。

王氏還沒有生下孩子,就咽氣了,給接生婆嚇得半死,她們的天好像塌了一樣,只能趕快跪地求死,因為按照一般來說,產婦死了,就代表一屍兩命了,好在余府的大夫人,劉如夢,當機立斷,要產婦拋也要拋出來孩子,她知道,要是一屍兩命,余淵可能死也不會咽氣 ,而如果只是王氏死了,余淵會死,但是只要孩子健康,他死的話,還可以咽氣。這是他的執念、他的夙願。

而自己呢,不爭氣,在給他生下一對兒女時,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了。

兩位接生婆,心一橫,任由鮮血流淌在她們兩個身上,用刀子從肚子掏出一個嬰兒,捧在手上,那嬰兒涼涼的身體就像她們的心一樣。

一位接生婆看到這個情形,也不管那麼多了,直接一巴掌打在嬰兒的臉上,嬰兒的臉就像水一樣,顫了顫,那位抱着嬰兒的接生婆,怒道「你幹嘛?天王姥爺,你要我們死嗎?」

「哇…………」,的一聲,像是希望的警鐘一樣,兩位接生婆原本打顫的雙腳,像是從山巔踏入了泥地,趕快將嬰兒洗好送了出去,也忘記了區分孩子是男是女就像是甩燙手的山芋一樣,將孩子遞了過去。

孩子生的美極了,雖然說,只要是小的,都會很可愛,和一切無關,這是人類的與生俱來的,只要是小小的東西,都會被理所當然的喜歡。當然,200多個月的寶寶也很可愛。

可這個孩子,完全不同,他那雙黑色的眼眸清澈如水,看到人就笑,更是讓人淪陷,而且他除了被打了一下後,就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劉如夢吩咐人將王氏「整理」好,安排好後事後,便將孩子抱去給余淵看,余淵坐在一張椅子上面,手上淌着血,一張雕花的椅子到處是血跡,余淵看到孩子激動的打顫,整個人都在搖晃,一雙指甲都磨沒了的手,高高向孩子的方向舉起,鮮血隨着抖動的頻率一滴滴從指甲處抖落下來。

劉如夢看到這一幕,原本心裏堅強的她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她將孩子放在了,余淵的胸口,自己輕輕的扶着。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