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大柱曾老漢)人鬼共舞:四四五村詭異事件精彩小說_人鬼共舞:四四五村詭異事件完結版在線閱讀

(李大柱曾老漢)人鬼共舞:四四五村詭異事件精彩小說_人鬼共舞:四四五村詭異事件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2 15:38 作者:壭san涼席

章節介紹

大山深處的異聞詭事

在線試讀

第 1 節 流血的嬰兒床

精彩節選


1,暑假回來,聽我高中同學曉峰說,他們四四五村又鬧鬼了。
這回是他姐姐家。
他說,姐姐上個月生了個兒子,辦滿月酒那天,姐姐奶睡孩子,用包被包好放到嬰兒床上,然後出去見了圈客人,回屋後,卻發現嬰兒躺在了地上,身上仍然包着那床包被。
姐姐趕緊抱起孩子,這時孩子還在呼呼大睡,再看看那床,四周圍欄少說有二三十公分高,也並沒有人動過。
姐姐檢查了下小孩身上,沒發現有摔傷的地方,她以為是誰惡作劇,就沒放在心上。
不料滿月酒過後不久,這日逢圩,一大早,姐姐看到小孩沒醒,就出去幫公婆做豆腐(姐姐婆家是賣豆腐的,逢圩日就會做豆腐拉到圩上去賣)。
姐姐在豆腐坊忙了會,幫婆婆打好石膏水,說回房看看小孩,結果發現小孩又躺地上了。
姐姐就有點害怕了,跟公婆說。
公婆起初不相信,叫姐姐把小孩放床上,大人在邊上守着,看看怎麼回事。
姐姐照做,結果小孩放上去沒多久,姐姐忽覺一陣涼風吹來,吹得她眼皮子直打架,待睜開眼睛,小孩又躺地上了。
公婆這一驚非同小可,說那屋有鬼,叫姐姐姐夫搬回來住。
一家人原先是一塊住西屋的,家裡添人丁後,為住得寬敞些,公婆就把空着的東屋倒飭一新,讓姐姐姐夫搬過來住。
姐夫平時在縣城工業園打工,一般周末才回來,忽然接到家裡電話叫他回來搬家,就不太樂意,說剛搬過去又搬回來,瞎折騰,家裡就跟他講了鬧鬼的事。
姐夫不信這個邪,當天一下班,就騎了兩小時摩托車回來,親自試驗,結果小孩果然躺在了地上。
姐夫一看,奇了,就把床圍加高,還掛上蚊帳,叫姐姐抱着嬰兒一塊躺進去。
山區農村靠山吃山,這個嬰兒床長有一米五、寬有一米二的樣子,姐姐側着抱小孩的話倒也能睡下。
姐姐一開始不肯,姐夫說會在邊上看着,她這才戰戰兢兢躺進去。
姐夫和婆婆一人搬了個小板凳坐在一邊,公公不太方便進兒媳房,就坐在外面大堂里等。
大約過了一刻鐘,屋裡忽然颳起一陣涼風,姐夫看看四周,門窗都關着,正納悶哪裡來的風,忽覺兩個眼皮子直往一塊粘,很快不省人事。
公公在外面等了一會沒動靜,推門進來,發現一家人包括姐姐和孩子全躺在了地上。
弔詭的是,姐姐側身抱着小孩躺在地上的姿勢,就跟躺在床上時一模一樣,像是整個被人平移了下來,而床圍和蚊帳卻絲毫未動。
姐夫想探個究竟,不顧父母阻攔,親自試驗躺進去睡,還用衣夾子夾眼皮。
結果這回不但刮涼風,好像還有人在耳邊」嘎嘎嘎」笑,有點像林正英鬼片里的那種聲音。
姐夫嚇個半死,想逃跑,渾身卻動彈不得,想睜開眼睛看看是誰,眼皮子卻像灌了鉛似的,根本睜不開。
姐夫又驚又怕,想叫家人扶他起來,但張不開嘴,接着腦袋一蒙,啥也不知道了。
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縮手縮腳躺在地上,就跟躺在床上一樣,身上還青一塊紫一塊的。
當天夜裡,姐夫背上還長了個酒飯糰似的疙瘩,又疼又癢(這個疙瘩後來差點要了他的命)。
姐夫這才信了老爹老娘的話,有鬼作妖。
2,一家人懷疑嬰兒床有問題,老爹李大柱就跟曾老漢講要退床,床是跟村口的曾老漢買的。
曾老漢是木匠,村民們要個桌子柜子什麼的,就找他做,農閑時他也走家串戶做。
曾老漢聽說要退床,哪裡肯,當即來到李家,掀開被褥敲着床板問哪裡有問題?
這床可是用上好的」老鼠咬」做的(我們客家人叫金絲楠木叫老鼠咬)。
大家都是山裡人,當然知道曾老漢沒說假話。
李大柱老年得孫,就是看到這床料好,這老水咬少說有上百年樹齡,下雨天還有香味,於是咬牙花了八百吊買給小孫子用,心想等孫子長大了,改改還可以繼續當搖椅當板凳用。
床沒退成,姐夫就扛到後山扔水庫里了。
不料扔完回家,發現那張嬰兒床又還是在家裡,連滳水珠都沒沾。
一家人這可嚇壞了,又不敢對外聲張,怕村民們知道自己家裡鬧鬼,影響豆腐生意。
李大柱就想把床燒了,但老伴不同意,說這鬼床到目前為止也沒真害人,萬一燒不幹凈來尋仇,下手害人了怎麼辦?
老伴這麼一說,一家人還真不敢燒了,於是把床就鎖死在東屋。
姐姐姐夫帶着小孩搬回西屋來住,此後幾天,再也沒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姐夫回到城裡繼續上班,不料背上那疙瘩開始紅腫起來,奇癢難耐,又不好抓,於是去看醫生,醫生也說不好長的是啥,就開了兩支藥膏給姐夫。
姐夫就按醫生的話每天早晚塗,沒想到疙瘩越長越大,最後把後背衣服都頂起來了,走路一擦就疼,還流膿水,再去看醫生,醫生說要做手術割掉。
自從出了這檔子事後,姐姐一家人本就提心弔膽的,這一看姐夫還得了臟病,就更擔心了。
老爹老娘怕有其它事,就跟兒子說先找個風水先生看看,去去邪氣再去割。
曉峰和我高中同班,知道我爺爺是給人看風水的,就打電話給我,找我爺爺。
可我爺爺去外縣給人看風水去了,我爺爺這個人只要一出門,就喜歡四處轉悠,按以往經驗,沒有十天半月可回不來。
曉峰一聽,說那可怎麼辦,我怕姐夫熬不住了,而且村裡已經有人嚼舌根了,這事可千萬不能傳出去。
我說要不我過去看看,我爺爺目標太大,他一去,大家都知道他是幹什麼的,反而坐實了舌根,我還是免費的呢。
曉峰一聽,說趕緊來趕緊來,就當來找我玩兒,你要是搞不好,再叫你爺爺來。
我其實純屬好奇,沒想到這一去,差點把我自己搞死掉了,真是好奇害死貓。
3,來到四四五村,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我之前來過四四五村,也是找朱曉峰玩。
村子不大,總共也就兩三百號人吧,卻有十二個姓。
別以為雜姓村不團結,他們歷來有通婚的傳統,小孩子們從小一起長大,互相看對眼的很多,比如朱曉峰的姐姐,就嫁給了青梅竹馬的鄰居小哥。
不過雖說是鄰居,兩家相隔也有一里地。
山區的房子是這樣的,因為地勢高低不平,我們客家人的老祖宗走到這裡,準備在這裡定居,想必是看到哪裡有平地,夠蓋一幢房子,就在哪裡蓋,所以房子大都不是挨着一起做的,即使是鄰居,也大多隔着路或坎,有的甚至要過河。
我在曉峰家喝了杯茶,就去他姐姐家。
曉峰姐姐在家帶孩子,公公婆婆還在圩上賣豆腐,還沒回來。
姐姐聽說我們要看東屋,就給了曉峰鑰匙,自己抱着小孩走得遠遠的。
曉峰倒不怕,說他試過,根本沒事,這鬼床好像只對姐姐家的人作怪。
我一聽,更加好奇了。
我和曉峰認識多年,我知道他不會說假話。
我們來到東屋,東屋和西屋中間隔了間三十來平的祠堂。
祠堂的門敞開着,裏面擺着鋤頭糞箕打穀機等農具,中間一張香火桌,也沒有香火爐,上面都是灰。
我一一看在眼裡,爺爺之前說過,去到一個地方,一定要多觀察,答案都在細節里。
東屋的擺設和西屋差不多,格局也一樣,都是四四五間(中間一個大堂、兩邊各兩間側房的布局)。
我們進到曉峰姐姐之前住的房間,裏面有一大塊位置空着,估計原本擺着一張大床,南面靠牆的位置,就是那張嬰兒床,上面還鋪着白色的床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