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玄太上道祖《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全章節在線閱讀_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李玄太上道祖《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全章節在線閱讀_開局:太上給我一塊仙界殘片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2 15:39 作者:一桶罐裝冰塊

章節介紹

夢境中,李玄得到一塊太上道祖給的仙界殘片 從此開啟了諸天萬界的旅行 沒有系統,沒有任務,沒有目的 漫遊時空長河,見一見那些波瀾壯闊的歷史大事 踏足十方幽冥,救一救那些自身喜愛的英雄人物 【任家鎮茶樓】 李玄:「初次見面,這顆野草就當見面禮吧」 九叔:「你家管仙…

在線試讀

第5章 任發遷墳李玄上香

義莊正堂。

秋生端上茶水後,走到九叔身後靜立。

九叔端起茶杯率先開口:「義莊簡陋,沒有什麼好茶,還請李公子見諒。」

李玄擺了擺手:「這是說的哪裡話,九叔為人百里皆知,降妖伏怪,護得百姓安寧,方有這任家鎮安靜祥和之盛景啊!說起來在下也是敬佩非常!」

九叔聞言喜不自勝,李玄這一番話,可謂是搔到了九叔的癢處。

他這人除了愛苛扣些徒弟的錢財,餘下的便是面子。

李玄這一番恭維,頓時讓九叔感到神清氣爽,飄飄欲仙,雖然平時做法事時,他人也未少恭維,可九叔他這偏偏聽不夠呢~

哎~就誇我!就誇我!(●◡●)

雖然心中得意,但九叔還是搖了搖頭道:「應該做的,應該做的~」

可是嘴角止不住的上揚,偏偏暴露的九叔的洋洋得意。

李玄心中暗自鄙視,這個老傲嬌怪!

兩人就九叔這些年的經歷,秋生文才的養育問題進行了友好的會晤,談論中指出,養育孩子方面,理應下狠手,要知道不打不知父母恩,二人就此交換意見,並且達成了高度一致。

什麼?你說李玄沒成家?

那不是還有隻狗嘛~

境靈:「我這算躺槍不…」

眼看快到飯點了,李玄提議去鎮上的福源樓搓一頓。

九叔面色一窘:「這不好吧…」

心裏卻是在想:「這福源樓是任家鎮最貴的酒樓,平平常常三五個人都要20個大子,我這吃一頓不得把棺材本都賠進去啊,苦也~」

但是礙於面子,九叔還無法表現出來,只見九叔站在原地進退兩難,

李玄發現了九叔的憂慮,起身說道:「這第一次宴席,理應我這個年輕人來請,九叔咱們現在出發吧。」

「對了,秋生,你把文才叫上,咱們一起去!」

秋生在旁一聽,本以為李玄只是單請九叔,還有他的份,於是興高采烈的跑去後堂叫文才去了。

九叔見狀放下了心來,但還是有點抹不開這張老臉:「這,要不還是我請吧。」

「哈哈哈,說好了,就我請,咱們現在就出發!」李玄把着九叔的臂膀就往義莊門口走去。

九叔一邊說著不好,一邊心裏想着:「福源樓的肥鵝真香啊,自從上次有機會吃一次,真是久久不能忘懷啊~」

「對了,上次什麼時候吃的了,應該還是在上次吧!」

就這樣李玄一行人,外加一隻狗,浩浩蕩蕩的殺向了任家鎮福源樓。

福源樓,薈萃閣內。

小二站立一旁瘋狂的報着菜名,聽的秋生和文才眼神迷離。

不怪二人,實在是這麼些年很少有機會來這麼高檔的酒樓吃飯,就憑九叔那個吝嗇的性格更別提了。

九叔三人其實在一旁也好不到哪去,李玄和九叔還能矜持一些,境靈已經跳上椅子,圍上圍巾,口水都快從嘴角流下來了。

李玄從前在家的時候,家中給的零花錢不多,平時也就是和朋友下下館子,去街邊擼點串,從沒有去過高檔酒樓。

千萬不要小瞧任何一個時代的餐飲文化!上至唐朝下至民國,中華大地上的美食,絕對可以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這些老饕們做不到的。

李玄咳嗽了一聲,品了品因為咽口水導致有些乾燥的口腔,說道:「九叔,咱們點菜吧!」

「好!」

「我贊同!」

「贊同+1」

「汪汪!」

福源樓的上菜速度還是值得肯定的,不一會,五顏六色的美食鋪滿了整個桌面。

桌面中間豎起一根鋼管,上面插着一隻還在滋滋冒油的肥鵝。

再看其他菜系。

合桃蓮蓉鮑,青豆鮮蝦仁,北菇扒雞腳,江南八寶鴨,毫皇臘腸卷,鳳肝荔芋夾,越菜班雀片,金銀雞旦糕,棗泥西米餅,蟹王鮮蝦餃,外加一個西湖蒓菜湯。

小二高喝一聲:「諸位客官~菜齊~慢用~」

要說這一頓飯吃的如何,有如開天闢地,旱地驚雷,風捲殘雲,又如蝗蟲過境。

最終李玄抱着已經撐的翻白眼的境靈,同九叔一同從酒樓走出。

境靈在席上為了一隻鵝腿還和文才打了一下,真是熱鬧非凡。

秋生和文才呢,兩人因為吃的實在太多,又捨不得吐出來,只能找兩個車夫在後面拉着兩人。

只見車上秋生拉着文才的手,深情款款的說:「文才,我好滿足~」

文才拋了個媚眼:「我也是~」

九叔扶額苦笑,對李玄說:「這,實在是讓李公子見笑了。」

「無礙無礙,兩位愛徒吃的好才是對美食最大的尊重嘛!」李玄擺了擺手,無所謂道。

實在是剛才宴席上,李玄和九叔雖然沒有秋生他們兩人一狗那麼瘋狂,但也是旋風筷子,鏟車嘴,誇誇就是往裡懟,不見得好到哪去。

以至於出了酒樓之後,李玄和九叔二人非常默契的誰也沒有提剛才的事情。

正當二人想要分別之時,一個小廝氣喘吁吁的跑到二人面前道:

「九,九,九叔,原來你在這啊,可讓我好找,任老爺請見。」

九叔一拍腦門:「壞了,任老爺約我今天商議遷葬之事,光顧着和李公子暢聊,卻把此事忘在了腦後。」

李玄心中一動,劇情要開始了。

小廝喘了兩口氣,待氣喘勻之後,看向李玄道:「恰巧,李公子也在這,任老爺也邀請您去了,小的正好能少跑一趟。」

李玄沉吟了一會,跟九叔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吧,秋生和文才就讓他們回義莊先行休息。」

九叔自然應和:「好!」

於是轉過頭對兩人道:「你二人先行回去,為師去去就回。」

同時暗暗琢磨:「任老爺邀請我喝什麼西洋茶,我也不會喝,正好同李公子一道,先看看他怎麼喝的。」

咖啡廳內。

有了小廝帶路,門口自然無人阻攔。

李玄和九叔剛落座,任發笑眯眯的也走了過來。

李玄打量了一眼,今天任發穿的綾羅綢緞,胸前常掛的懷錶已然消失不見,換做的是李玄剛到這個世界時,在任家當鋪當的那塊機械錶。

「九叔,好久不見。」

「這是婷婷,剛從省城回來,叫九叔~」

任婷婷甜甜的叫了一聲九叔好。

九叔一臉追憶:「多年不見,都長這麼大了。」

說完還用手比量了一下。

文纔此時不在,自然也沒人說「是啊,好大啊」這種煞風景的話。

李玄也是第一次見到任婷婷,一身粉色低胸裙,頭頂戴了個粉色圓帽,渾身上下透露出青春的氣息。渾身上下的裝扮與這個小鎮格格不入,若不是任婷婷是任發的女兒,估計早就有人背地裡說她傷風敗俗了。

任發回過頭接着對任婷婷說道:「這是李玄,李公子,和我家…嗯…算是世交。」

「李世兄~」

李玄笑呵呵的應了一聲,倒不是說李玄對任婷婷有什麼想法,畢竟在地球,網絡上什麼漂亮的女人沒見過,況且李玄可不想當什麼種馬,漬漬漬。

「任叔,這就是您女兒吧!」

而後李玄看着任婷婷,目光純粹的打量了一番,說道:「好一個時代先鋒女性!」

隨後從口袋中掏出一塊女士銀色手錶。

其實李玄給電影中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禮物,也算是對這些人物的青睞吧。

至於送不送,那就要看李玄的心情了。

任婷婷看到李玄送過來的手錶,去過省城的他,自然知道手錶的價值,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收。

「李世兄,這…」一邊說,任婷婷一邊看向任發。

任發沉吟了一下,笑道:「既然是世侄的一番心意,婷婷你就收下吧。」

任家雖然近些年沒落了,但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幾百塊大洋任發還是不放在心中的,以後找機會還上便是。

而且看李玄出手闊綽,家境應當也是不錯。

為人處世方面,進退有據、彬彬有禮。

想到這,任發不由得動了些心思。

人情世故就是這樣,有來有往方才是長久之道。

任婷婷聽任發答應了,開心道:「那我就收下了,多謝李世兄~」

接過手錶,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等李玄和任婷婷相互見過面後,任發繼續和九叔談論起棺遷葬一事。

九叔手臂放在桌子邊緣,看向任發:「這種事情我看您再考慮考慮,一動不如一靜啊。」

任發趕忙說:「不行,那個風水先生告訴我,二十年後一定要起棺遷葬,這樣子對我們才會好嘛~」

九叔無奈:「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三天之後動土起棺!」

這時咖啡廳的服務生走了過來:「任老爺,黃百萬來了。」

任發手裡拿着煙斗,對兩人笑呵呵的說道:「我朋友來了,我去打個招呼,你們請自便。」

轉頭對服務生說:「拿點蛋撻給他們吃。」

「好。」

李玄看到這一幕,不禁在心底里暗笑,電影中九叔強撐面子,向蛋撻里加糖。

最後自討苦吃,搞得眾人啼笑皆非,倒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了。

不過今天文才沒來,也就沒有得罪任婷婷,任婷婷也便沒有心思捉弄他們,怎麼說九叔也算是她的長輩。

任婷婷拿起剛送過來的咖啡:「九叔,我給您倒咖啡~」

九叔含笑點頭。

等咖啡喝完,任婷婷知道李玄是從西洋歸來,想邀請他一同去挑選胭脂。

李玄搖了搖頭:「非是我不願與任小姐一同前去,一是這水粉店我一個男子去了怕是不好,其二我還要同九叔一同回義莊有事相商…」

任婷婷聽李玄如此說道,便知不可強求,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哪個少女不懷春,在省城這麼多年,形形**的男子也算見了不少,但卻頭一回見到如李玄這般出塵的男子,不由得生出靠近之情。

李玄和九叔待分別了任婷婷,徑直回了義莊。

路途中,九叔幾次想問,究竟李玄有何事相商,但看李玄一副老神在在,絲毫沒有開口的意思。

九叔也只得憋了回去,只能在心中暗暗叫苦:「我早就應該知道,這頓飯不是那麼好吃的,哎…」

剛到義莊,只見義莊大門敞開,九叔大驚,還以為進了賊人。

匆忙向庄內走去,剛進義莊,就看見秋生和文才躺在椅子上曬太陽,文才吧嗒吧嗒嘴,顯然已經進入夢鄉了。

李玄此時也走進了義莊,見此一幕,也是滿頭黑線。

九叔攤上這兩個徒弟,也不知道上輩子是積了什麼福。

「你們兩個給我起來,白日做夢,成何體統!」

說著九叔從旁邊柱子上抽出竹鞭打了過去。

「哎呦!」

「哎呦!」

秋生和文才就這樣被九叔用愛感化了一番,李玄也沒有阻止,甚至還很認同,這兩個懶散貨是該教育一番了。

又回到義莊正堂,兩把太師椅中間放着秋生剛泡好的茶水,反觀秋生和文才正鼻青臉腫的站在九叔身後低頭不語。

九叔不知李玄何事,先開了話頭:「李公子有何事相商,能力範圍內在所不辭。」

李玄卻沒接過這個話,端起茶杯反道問九叔:「我看九叔現在應當是快結金丹了吧。」

九叔臉色一變,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你絕不是什麼西洋歸來的李公子,你到底是誰!」

李玄吸了口茶,淡淡的說道:「茅山祖師像在哪裡,來到貴寶地,不上柱香說不過去。」

是的,李玄壓根沒想找什麼借口,或者編造什麼來歷,什麼西洋歸來的唬任發之流就夠了。

反正這世界也沒有人能打過他,再不濟還有境靈呢,比自己大一個境界,滋滋,怕不是已經快成仙了吧。

實事求是,做什麼事情隨自己心情就好了,清凈無為可不是什麼事都不做。

無可為,亦無所不為~

九叔聽李玄要去給茅山祖師上香,不由得冷哼一聲:「我看你是壽星吃砒霜,嫌命長了。」

「罷了,你自己找死,可別怪我,跟我來。」

三茅祖師是誰,那可是九叔的大靠山!

在這個還能道法顯聖的世界裏,在三茅祖師像面前要是想做點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得先問過這三位老人家同不同意。

李玄跟隨九叔來到內堂,三茅祖師像高掛台前,供桌上,如三清鈴、銅錢劍,祖師拂塵等諸多法器不一而足。

李玄拿起供桌上的供香,面朝畫像鞠了一躬,口中念咒:

「道由心學,心假香傳。

香燕玉爐,心存帝前。

真靈下盼,仙旆臨軒。

令臣關告,逕達九天。」

九叔聽到李玄口中所念咒語,頓時大驚失色:

「祝香神咒!!!」

話音未落,只見李玄口綻神咒,無數符文從李玄口中不斷湧出,一部分護持周身,另一部分則湧入李玄手中的三根線香之中。

三柱香的香氣並沒有就此散去,反而沖霄而起,上達九天!

一時間義莊內堂中,金光閃耀,神咒橫飛,香氣盤桓,神音高唱。

李玄手持供香巋然不動!

三茅祖師像!

睜眼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