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姜安安陳子意(公主私奔:找個敵國王爺做夫君)_(公主私奔:找個敵國王爺做夫君)全章節閱讀

姜安安陳子意(公主私奔:找個敵國王爺做夫君)_(公主私奔:找個敵國王爺做夫君)全章節閱讀

2022-09-22 16:48 作者:曉呵呵

章節介紹

姜安安私定終身,被南陵國君抓回後還死不悔改,後來南陵國政變,她一不小心居然成了輔佐小國君的攝政公主 而她遠在寧陽國的夫君,卻野心勃勃,勢要一統九州當然現在已經略顯積弱的南陵國,也在他的所設想的宏圖偉業之內,若真到那天,安安又該何去何從?

在線試讀

第2 章 瓊月公主我們又見面了

「雅雪?你怎麼過來了?」安安放下手中的針線,喜出望外的看向籬笆外的她。

一旁的小陳慕也驚喜的笑道:「雅雪姨,你快來看看我阿爹剛給我做的小馬!」

雅雪臉上卻沒有半點笑容,一把推開籬笆院門,憂心忡忡的快步奔來。

「姑娘,快走!王上帶着許多人,馬上就要到這裡了!」

安安一驚,猛地站了起來:「寧陽國君?」

「對!我和清風聽到風聲趕過來時,他們已經到了山下,山下有人告訴我們,公子去了山上打獵白狐,清風便直接去了山裡通知公子,我來這裡帶你們走!」雅雪立馬上前,抱起了還在和鄰居家孩子玩鬧的陳慕,拉着安安便想往院外跑。

「等等!」安安拉住她,指了指山下已經隱隱露出頭來的人影:「已經來不及了。」

「那怎麼辦?」雅雪急的快哭了出來。

安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只是她那微顫的手指,還是出賣了她此刻的心情。

「你們跟我來!」

安安說完便反手握住雅雪的手臂,往屋內快步行去,還邊走邊問道:「你可知他們是用什麼方法找到這裡的?」

雅雪回想了下,「他們好像是跟着一種什麼靈鳥找來的。」

安安臉色一變,沒想到曾經解百毒祛百蟲的聖物,有一天竟會變成累贅!她們走到門口,扭頭一看,剛才一起做針線的阿嫂竟然沒有跟上來,她手裡還在拿着針線,一臉茫然的看向她們。

「阿嫂快來!」

旁邊的阿嫂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抱起她家的孩童跟了上來。

「安安,你們這是在慌什麼?那人是你們的仇家嗎?」一直生活在南疆山間的婦人,對外面的世界絲毫不知。

安安內疚的看了她一眼,「阿嫂對不起,這次可能要連累你們了!」

「沒事,你不用怕,等下我們當家的和你男人回來便好了,再說你男人身手那麼好,一定能打跑那些壞人!」阿嫂不以為然的說著,腳步也緩慢了下來。

雅雪焦急的推着她的後背,阿嫂被推着,快速的走到了屋內。

雅雪「啪」的一聲,便把門扉關了個嚴實。

阿嫂不解的看了看她。

安安徑直往前,領着她們直到屋子的後牆,那木質的牆壁上居然有一個機關,只見她隨意拼了幾下,牆上的木塊便被推開了一條縫隙。她一邊推着一臉驚奇的阿嫂往外走,一邊快速囑咐道:「阿嫂出去之後,直接往山裡走,千萬不要回家,我師兄他們今天去的東南方的阿吳山,你快去找他們。」

阿嫂抓住木牆,見她面色凝重,也不由的擔心道:「那你呢?你們不走嗎?」

「走!」安安扒掉阿嫂的手,又推着雅雪往外去,「快隨阿嫂一起,去找我師兄!」

雅雪抱着小慕,一把抓住安安的手,「姑娘,我們一起走!」

安安眼中含淚的搖搖頭,抽回自己的手,摸着小慕的柔嫩的臉蛋,眼淚滴答滴答的滑落下來,心中難過的說不出話來。

小慕見她流淚,自己也眼淚汪汪,連忙伸出手,給她擦着眼淚,「阿娘不哭,阿娘不哭!」

安安握着他的小手放到嘴邊,親了又親,「嗯,阿娘不哭。但是小慕要乖,以後跟着阿爹要好好的,知道嗎?」

小慕安安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我會乖乖的,不讓阿娘擔心。」

安安的心都揪在了一起,淚水漣漣的不願放開小慕。直到外面隱隱傳來的噪雜腳步聲,她才終於狠下心,一把把她們推了出去。

「姑娘!」雅雪驚慌的喊道。

「我身上有異香,根本走不遠,你們快去找我師兄,好好商量對策!」安安最後眷戀的看了小慕一眼,飛快的把木牆再次合上,她轉身靠在牆壁上,捂着嘴巴痛哭出聲。

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安安深吸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思緒,又用衣袖把眼淚擦乾,這才往前走去,假裝在收拾桌案。

不多時,一身便服的寧陽國君推開門扉,走了進來。

安安抬眼看去,相較幾年前他在他們面前的慈祥,此刻面目上多了許多冷意,臉上的皺紋似也增加了許多。不過在看到她時,卻又立馬變了面容,笑的意味深長:「瓊月公主我們又見面了。」

安安冷眼看了看他,然後半垂眼眸,用餘光瞄了瞄雅雪她們的離開之處,見並無異樣,這才稍收了點忐忑不安的心緒,緩和了表情,從容自若的微微輕笑道:「參見寧陽國君。」

「快快請起。」寧陽國君目光犀利的,上下打量着她,「讓瓊月公主流落在這深山老林,實在是我寧陽之過,孤這便派人送你回南凌,可好?」

安安笑容淺淡,目光堅定,站在原地不動。

寧陽國君嘴角笑容變淡,目光移向屋內的擺設,「這裡的孩童之物不少啊?」

安安心裏「咯噔」一聲。

寧陽國君目光陰沉,笑容加深,「我有孫子了?」

安安嘴唇緊抿,眼神也瞬間變的凌厲。她不明白寧陽國君這話的意思?她和師兄是私自成婚,如今聽他的意思,他並不是太支持,若是這樣那他對他這個孫子,還會不會有一點憐惜?

寧陽國君像是沒看到她的表情,笑眯眯的問道:「我孫子呢?快讓他出來見見我!」

安安垂下眼帘,心生警惕,聲音卻依舊柔和。

「和他爹一起去了山裡。」

寧陽國君突然提步上前,安安的心瞬間提了起來,屏氣凝神的盯着他。

誰知寧陽國君只是走過去,坐在一旁的木凳上。

安安這才鬆了口氣,卻覺得渾身像脫力了一般。

「年紀大了,趕這麼點路便覺得氣喘吁吁,你不要見笑。」

安安扯了扯嘴角,強笑了下:「不會。」

寧陽國君顯然不信她剛才的話,目光再次在房間里打了個轉,「這麼小的孩子去山裡做什麼?」

安安星眸微動,「他們並未往深山裡去,所以帶着他教他一些狩獵的技巧。」

寧陽國君想了下,覺得她的話有點道理,但面色卻瞬間變的更加陰沉。

「他這是做村夫做上癮了!居然還教他兒子狩獵!」說著抬頭看着安安似笑非笑道:「瓊月公主好本事,竟叫我這不成器的兒子,心甘情願的跟着你做這山野村夫!」

安安冷冷的直視着他,並不言語。

寧陽國君卻忽然斂了表情,笑容再次變的溫和。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