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田柚鳳棲_(田柚鳳棲)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穿炮灰後,我拉病嬌男二怒爭番位》田柚鳳棲_(田柚鳳棲)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6:49 作者:櫻雲漫

章節介紹

(懟人顏控的御姐VS美強慘女裝大佬)【微強+雙潔+雙向奔赴+男二上位】 初見鳳棲時,田柚被美色所惑,伸手救了這柔弱不能自理的小美人 再見鳳棲時,白色系宮廷嬪妃里一身紅衣美的驚心動魄,田柚搓了搓小手,點了點鳳棲的肩:「美人兒,我與你在這後宮穿着格格不入,不如今後…

在線試讀

第001章 皇后與我初相識

「賤人!給朕滾!」

『咚』的一聲,龍床飛出一女子,如拋物線般落在了地上,女子緩慢仰頭,『噗呲』一下吐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聲響那麼大,驚醒了靠着香爐鼎的田柚,她擰着眉,茫然睜開眼。

大紅床幔,紅色暖毯,龍戲鳳的紅燭以及倒在地上的美人兒。

美人兒奄奄一息,氤氳着雙眸,嘴角緩緩滴落兩滴血,絕望又破碎。

『她』真的……好美。

一雙漂亮又空靈的鳳眸,瞳孔是琥珀色,高挺的鼻樑,紅潤略薄的唇,下顎線完美的襯托住了她的臉,顯得立體又邪美。

只是往前費勁的挪動了下,最終嘴角上揚,絕望似解脫般的合上眼,倒下了。

靜靜匍匐在地上,好像沒了生命一樣。

就這一眼,田恬看愣了。

而這時……

紅色床幔撩起,從床上下來一個衣衫凌亂的男子。

男子一雙陰鷙深邃的眸子,緊緊抿着唇。

即使沒有表情,可不能否認男人是帥氣的,那是一種陽剛硬朗的帥氣。

只見他隨意的攏了攏敞開的衣襟,冷着聲道:「田柚,你還沒死?」

「!!!」

男人見田柚傻愣愣的盯着他,很是不屑的嗤了一聲。

他邁着矜貴步子,緩緩走來。

他的腰板挺直,幾步到了田柚跟前,睥睨般俯視腳邊的女人,眸光含着不屑以及深深的厭惡。

而下一刻,他蹲下身子,伸手攥住了田柚的下巴,微微用力,仿若要將田柚的下巴捏脫臼。

他嘴角上勾,冷嗤了一聲道:「朕的好皇后,你不是不堪受辱撞鼎了?嗯?這是不夠用力嗎?」

話剛落下,男人的手已經穿過髮絲,狠厲的拖住了田柚的頭,狠決般的攥着頭撞向鼎爐……

鼎爐與頭只差0.01的距離時,一切動作定格。

而男人不緊不慢,毫不誇張道:「朕的皇后,你可知道朕都已經想好了你的墓碑詞。」

而此時的田柚無論是視覺還是心理都受到驚嚇,她氣息亂了,頭皮發麻,疼痛使她下意識的『嘶』了一聲。

「你怎麼不去死呢?」

「!!!」

內心波濤洶湧的田柚還沒徹底反應過來,就聽門口太監尖着嗓子道:「皇上,不好了。太后急匆匆往寢宮來了。」

「呵~」

男人鬆開了田柚的頭,矜貴起身道:「皇后,你今日可真是命大。」

「……」

田柚嚇破了膽,全身無力的癱靠在鼎爐旁。

她劫後餘生的閉上眼,頭疼劇烈的過程中,腦海里響起了一道聲音。

【歡迎來到暖香在懷,霸道帝王嬌嬌寵的世界。】

【!!!】

田柚感到不可思議,耳朵沒出毛病的話,她聽到了什麼?

暖香在懷,霸道帝王嬌嬌寵?

這不是她看了半個月的狗皇帝祁玄和女主白潔驚心動魄,蕩氣迴腸的古偶小說嗎?

所以……她穿書了。

她是皇后,祁玄的皇后……那不是……炮灰嘛~

沒錯小說里皇后田柚是沒有活過二十章的炮灰,她家世顯赫,父親是鎮國大將軍,姑姑是皇太后,母親是永羅郡主,自小便是被父親捧在手心裏的嬌嬌女。可這嬌嬌女永遠停留在十八歲,在被廢皇后之位貶去冷宮後懸樑自盡了。

田柚覺得很憋屈,真的很替田柚紙片人感到憋屈。

這麼好的家世,就應該風風光光,體體面面,仗着三重身份刁蠻任性,蠻橫無禮,囂張跋扈。

想到這,田柚撐着鼎爐緩緩起身,在狗皇帝的注視下,她抬起了手。

下一刻……

『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一巴掌打落在了祁玄的龍臉上。

祁玄沒有想到,自己挨了田柚一巴掌。

他怒上心頭,伸手一把掐住了田柚的脖子,眼眸一深,沉聲道:「你找死!」

田柚無所畏懼,眼神輕蔑不屑,嘲弄的勾起嘴角道:「你敢動嗎?有本事你現在就掐死我。」

「……」

「皇上,別忘了自己處於什麼境地。需要我提醒皇上嗎?皇太后是我姑姑,手握大軍的鎮國將軍是我父親,我母親是永羅郡主。你敢動我嗎?你倒是想動我,可你敢動我嗎?」

田柚說這話的時候,非常有底氣。

皇帝祁玄還沒真正意義上的掌權,太后垂簾聽政試圖掌控皇帝祁玄,讓祁玄成為傀儡皇帝,現在的男主還沒有羽翼豐滿,根本飛不起來。

娘家就是她最大的底氣,最大的靠山。

故而……

田柚用力拽開狗皇帝的手,又反手給了祁玄一巴掌。

「再敢碰我,可不是幾巴掌就能解決的事情。」

「你……」

田柚是不吃虧的人,她十八歲就繼承了父親的集團,做了上市集團的總裁,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遇到強硬的對手,她不會懼怕更不會膽怯。

誰要想占她半分便宜,她會把對方整張臉皮都給她薅下來。

要說這短短時間內發生的事,最為震驚的還是狗皇帝祁玄。

田柚根本與調查來的訊息不符合,說好的懦弱、乖順、木訥、好掌控呢?

田柚懶得跟祁玄對視,錯開目光後她的視線落在暈了的美人兒身上。

美人兒最後絕望解脫的眼神讓田柚記憶猶新。

她伸手一指地上美人,嚴肅臉道:「她是誰?」

「她?」

祁玄順着田柚的目光看去,似笑非笑勾唇,輕飄飄道:「朕的愛妃~」

「愛妃?皇上的愛可真特別~」

「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祁玄聞言,眸光更加的陰沉,冷聲道:「田柚,你別太囂張了!反其道而行會被反噬的,適可而止。」

這話意味深長,田柚立即領悟了。

她感覺好笑,勾唇輕笑問:「皇上,你該不會以為這是我欲擒故縱的把戲吧?反其道而行,嗯?皇上不會以為打巴掌是為了引起皇上注意吧?」

「難道不是嗎?」

「呵~你可真普信。」

「???」

「普通又自信。」

「!!!」

這話落下,田柚越過狗皇帝祁玄,走到美人兒面前。

她蹲下身子二話不說將美人兒給拉起。

田柚想憑一己之力抱起美人兒,結果……

嗚,她好重哇~

怎麼回事?再試下。

田柚深吸氣,咬着牙試圖抱起美人兒,結果……

美人兒又『咚』一下跌回地上了。

田柚:「!!!」

嗚~她成了弱雞了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