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鍾晴秦望)重生之秦總,你的金絲雀飛回來了_鍾晴秦望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鍾晴秦望)重生之秦總,你的金絲雀飛回來了_鍾晴秦望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2022-09-22 16:49 作者:甜豆果兒

章節介紹

1、鍾晴有兩個遺憾,一個是自己拍了那麼多年戲,微博粉絲不過萬,還是寂寂無名,另外一個遺憾就是暗戀了秦望那麼多年,直到現在還是心心念念 沒想到,溺水重生醒來,發現這兩大遺憾都彌補上了,重生的她已經小有名氣,還有粉絲接機更重要的是,她跟秦望談過戀愛了 只不過,這戀…

在線試讀

第5章 好奇心往往是對一個人感興趣的開端

鍾晴跟秦蕊完全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但又是因為秦蕊,鍾晴才得以對秦望多些了解。

圖書館初遇後,鍾晴第二次見秦望是在秦蕊的生日宴會上。

秦蕊十八歲生日宴請了全班同學去她家的生日派對,高三生難得的一次放鬆機會,全班人去了一大半。

鍾晴一向隨大流,自然也跟着去了。

鍾晴跟秦蕊同班三年,又是學校話劇社的成員,但關係一般,除了排練對戲,說上的話十個手指頭算得上來。

她把禮物放在桌上角落處,跟秦蕊說了聲生日快樂,便找個了個角落獃著了。

派對的熱鬧一向要麼靠酒要麼靠遊戲,秦蕊這裡有酒又有遊戲。秦望出現的時候,整個場子正是熱鬧的時候。

鍾晴坐在角落看着秦望推門進來,他穿着一件高領白色毛衣,黑色牛仔褲,外面估計是下了點雨,黑色細碎的頭髮沾了點霧氣。

秦望的出現,讓鍾晴覺得屋子裡的其他人都是群魔亂舞,而秦望只是路過這裡的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秦蕊看到秦望走進來,便拉開一聽啤酒走了上前:「呦,我親愛的哥哥,你怎麼回來了?」

秦望把手中的袋子遞了過去,說道:「祝你生日快樂。」

語氣平淡,聽不出半點的兄妹情誼。

秦蕊伸出一根手指勾住袋子的提手,下一秒彷彿不小心一樣把袋子丟在了地上,她哎呀一聲,皺起眉頭說:「哥哥,你知道的,我最想要的禮物不是這個,而是……你從秦家消失!」

秦蕊這句不合時宜的話讓現場氣氛瞬間冷了下來,眾人噤聲,連角落的鐘晴都捏緊了水杯,明眼人都看出這對兄妹關係有點劍拔弩張。

很快,秦蕊又笑了,笑容甜美,沒有絲毫攻擊性:「我在玩遊戲啦,真心話大冒險,秦望哥哥你猜我選了哪個?」

秦望站得筆直,臉上沒有絲毫的生氣,他甚至淡然笑了一下:「都可以,你也可以猜猜剛才我說的祝福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秦蕊被反將一軍,的臉色一下子就掛不住了,幸好這時旁邊有人拉住了她:「來來來,蕊蕊我們繼續玩遊戲。」

幾個人簇擁着秦蕊離開,嘈雜的音樂聲再次響起,而秦望此時也轉身上樓。

鍾晴看着秦望的背影,上前把秦蕊剛才丟在地上的袋子撿起來放在那堆禮物那裡,跟自己的並排放着。

第一次圖書館見面的客氣疏離,第二次見面的隱忍克制,跟身邊的一群毛頭小子一點都不一樣,她第一次對一個人產生了好奇心。

而好奇心往往是對一個人感興趣的開端。

鍾晴從這段回憶中醒過來的時候,滿頭大汗,渾身酸痛。她一摸額頭,燙的要命,自己怕不是錄綜藝那天又曬又淋雨,身體熬不住發燒了吧。

她想給田絲絲打個電話,這時門口指紋鎖響起了解鎖的聲音,她心想應該是田絲絲,便又躺下了。

「鍾晴,你人呢?」

這聲音不是田絲絲,但很耳熟,鍾晴又從床上彈了起來。

看清楚來人時,鍾晴的太陽穴痛得更厲害了,進門的是她的「好閨蜜」秦蕊。

她還沒做好以怎樣的表情面對秦蕊時,秦蕊已經坐在她床邊,探手放到她額頭:「你臉好紅哦,發燒了!」

「走,我送你去醫院。」不等鍾晴回應,秦蕊又自顧自地發愁起來,「不行,我送你去被別人拍到怎麼辦,最近我那緋聞太煩了,本來想着來你這躲躲的。要不我把我家庭醫生叫過來?」

鍾晴剛想拒絕,開口卻發現聲音嘶啞,說個字都嗓子眼刺痛,只能擺擺手又對着秦蕊做了個喝水的手勢。

秦蕊恍然大悟,走出房間一會兒又回來,遞給她一瓶從冰箱裏面拿出來的礦泉水。

鍾晴接過,冷得一個激靈,她就不該指望這位十指不沾陽春水大小姐能倒杯熱水。

她扭開礦泉水,一口水含在嘴裏半天才吞下去,冰涼的水穿過喉嚨再到胃,凍得鍾晴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裹緊被單,從床上下來,到廚房倒了一杯溫水喝下才覺得活過來了。

秦蕊從房間跟到廚房,臉上的擔心不是假的:「晴晴,你還好嗎?」

「還好,死不了。你找我幹嘛?」

鍾晴實在不習慣兩人突然的親密關係,往後退了一步。

她在娛樂圈邊緣呆的時間長了,自然也知道娛樂圈現實得很,沒紅的時候朋友都不會有幾個,雖然田絲絲說秦蕊是自己的好閨蜜,但從落水到現在,連個問候都沒有,這閨蜜怕不是塑料姐妹情。

秦蕊此時突然上門的關心,一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秦蕊把手機遞到她面前,問道:「你跟秦望又在一起了?」

手機上亮着一張照片,正是飯局那天,兩人站在露台的背影。

鍾晴皺眉,漿糊一般的腦袋已經恢復了幾分清醒。

飯局那天,藝人和導演組以及投資商在一個包廂,其他人在另外一個包廂。應該沒有人敢偷拍才對。

而且現場她咖位最低,即使要偷拍,也是對準蘇亮和沈念之才對。

這是專門偷拍他,還是秦望?

鍾晴把手機移開,盯住秦蕊的眼睛問道:「照片怎麼來的?」

秦蕊收起手機,神色有那麼一瞬的不自然,她按着鍾晴坐下笑嘻嘻道:「到底是不是又在一起了嘛?」

鍾晴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對這個很在意嗎?」

秦望和秦蕊一直都不對付,鍾晴在讀書的時候就聽過這個八卦。

傳言秦望和秦蕊同一個爹卻不是同一個母親,而秦望的母親是他爸秦康遠的初戀情人,獨自撫養大秦望,後因患了癌症才不得不把秦望送回秦家。

彼時,秦康遠的正牌夫人鄭蓮曦已經生有一兒一女。

而秦蕊的親生哥哥叫秦朗,卻是在秦望回到秦家的第一年死於意外。

鄭蓮曦在秦朗下葬之後回家就扯着秦望不放,罵他是災星,是他害死秦朗,要不是秦康遠及時阻止,怕是秦望都被打得半死。

自那以後,不管是外人話裡有話的暗示還是秦蕊自己的想法,都對秦望恨之入骨。

這些八卦都是鍾晴從各處搜刮來的,不管是真是假,總之聽到後她愈發覺得秦望可憐。

而可憐往往是愛意的萌芽。

傳言並非空穴來風,秦蕊和秦望的關係一直不好,那自己還跟秦望在一起過,這閨蜜應該翻臉才對呀!

秦蕊沒理會鍾晴的沉思,也坐了下來,點點頭道:「當然啦!當初你可是答應幫我去他身邊套料的,我爸的公司可不能落他手裡。結果你料沒套着,還跟我說你們分手了!真沒勁!」

鍾晴聽到這話,剛喝進嘴裏的水一口噴了出來,打**秦蕊身上昂貴的套裝,她抽了幾張紙巾遞給秦蕊,忙不迭問道:「我居然會答應你?我是喝了假酒嗎?」

秦蕊接過紙巾擦了擦衣服上的水漬,輕描淡寫道:「那晚喝的不是假酒,是幾杯烈酒而已,你就醉了,看到酒吧剛進門的秦望就說要追他,問你是不是真心的,你又說是為了幫我贏得豪門之戰什麼亂七八糟的。」

秦蕊看了看衣服上擦不去的水漬,嘴角下撇,眼裡一閃而過的嫌棄,繼續道:「說完就撲過去了,要不是我拉住你,估計你都跟他親上了。」

「不過你倒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真的被他包養了,要不你繼續呆他身邊吧,我總感覺他整個人都裝得很!」

秦蕊再繼續說著什麼,鍾晴已經聽不進去了,她額頭點在餐桌上,雙手握拳一下一下地錘着桌面,作為當事人她心裏只有一個字:悔!

自己怎麼可以幹得出那麼蠢的事,方方面面都很蠢,這個重生的世界是不是來錯了?!

不知何時,秦蕊已經從她房間轉了一圈又出來,最後揪着鍾晴的馬尾讓她不得不抬起頭來。

「我還是回去了,你這裡的睡衣我怕我穿了不舒服,而且你還感冒了,萬一傳染給我就壞事了,接下來我還要進組的,走了,不用送。」

說罷,戴上帽子墨鏡便離開了。家裡重新落入安靜。

鍾晴頭往後仰靠在椅背上,看着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地轉,暗自苦惱為什麼不可以重生回更早一點的時間,她不想那樣讓秦望認識自己。

最後因為鼻塞,她不得不重新坐正,陽台門沒關,蕭瑟的秋風打着旋吹進來,倍感凄涼。

鍾晴站起來走過去拉開冰箱,除了幾瓶礦泉水之外空空如也,想給自己整個可樂煲姜都不行。

她想念她的奶奶吳老太太了。

她給田絲絲打了個電話,確認最近沒什麼重要行程,便收拾幾件衣服打算去看望住在城西老街區的奶奶。

只是鍾晴沒想到在她奶奶家會碰到秦望。

狹窄的路口停着一輛豪車,跟這個破敗的環境格格不入。

是哪個公子哥在這裡迷了路,還是巷子里誰家中了**,顯擺得明明白白。

鍾晴一手舉高包包,一手舉高給她奶奶買的補品和水果,繞過豪車並悄咪咪踢了一腳輪胎。

結果,鍾晴在她奶奶家院子門口就看到了公子哥本人秦望。

他站得一如既往地筆直,神態輕鬆,身旁的助理拎着公文包,對着院子里喊了一句:「吳老太太,希望您能認真考慮一下——」

話音未落,吳老太太捧着一盆水出現在門口,中氣十足喊道:「滾,再不滾我就潑水了!」

鍾晴來不及多想,直接跨步擋在秦望面前:「秦望,你怎麼在這裡?」

吳老太太看到鍾晴喜出望外,手裡的水盆沒有放下便招呼道:「晴囡囡,你回來啦!快進來!」

秦望皺眉,往後退了一步,打量了一眼鍾晴,沒有直接回答鍾晴的問題:「這是你奶奶還是姥姥?這一片區域大部分的住戶都簽了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你勸勸她別做釘子戶。」

一聽這話,吳老太太的火氣又上來了,對着鍾晴喊了一句:「囡囡,你讓開!」

也許是鍾晴生病未好,反應遲鈍,也許是吳老太太行動過於敏捷,總之鐘晴看到那盆水潑過來的時候,腦子抽風一般又擋在秦望面前。

嘩啦啦一聲,秦望看着眼前這個渾身濕透的女孩,臉上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抬手想幫鍾晴抹去劉海的水滴,抬起的一瞬間卻停住了,手停在半空中。

鍾晴看着秦望抬起來的手,注意到袖口還是被水弄**,可惜了,這衣服一定很貴吧。

她心底掩不住的失落和內疚像潮水般涌了上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