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玥怡秦琛小說閱讀(秦琛蘇玥怡)_(秦琛蘇玥怡)全文閱讀

蘇玥怡秦琛小說閱讀(秦琛蘇玥怡)_(秦琛蘇玥怡)全文閱讀

2022-09-22 16:49 作者:玥怡

章節介紹

秦琛在這兩個字發出去以後,幾乎是立刻就撤回了這兩個字身份感太明顯,秦琛有心思養着蘇玥怡玩,卻沒跟她談戀愛的打算他發這兩個字只是調侃調侃蘇玥怡,但保不齊她不會多想...

在線試讀

蘇玥怡秦琛小說閱讀第30章  

精彩節選


秦琛在這兩個字發出去以後,幾乎是立刻就撤回了。
這兩個字身份感太明顯,秦琛有心思養着蘇玥怡玩,卻沒跟她談戀愛的打算。
他發這兩個字只是調侃調侃蘇玥怡,但保不齊她不會多想。
秦琛自詡自己不算什麼好男人,不過也沒想釣着小女生,交易就是交易,摻雜感情就沒有意思了。
其實仔細一分析就能看出端倪,秦琛最近短暫好過的,有明星、有名媛、有學霸,可唯獨沒有普通人。
除了一個好過很多年的周意,能光明正大待在他身邊的女人大多有背景。
顯然他很理性,知道什麼樣的人夠格成為他的另一半,而哪些人永遠不可能有機會。
秦琛在周意這兒破格了一次,已經不會再有那種熱情去破格第二次。
最後他只給蘇玥怡發了一句:去相親了?
秦琛發完這句,就收起了手機,往辦公室走去。
蔣楠鐸正好撞上他,說:「你跟蕭姿機場遇上被拍的照片,果然還是被人給放到了網上。
已經有人開始問她跟你什麼關係了。」
秦琛沒搭理。
蔣楠鐸有些遲疑的道:「周意在微博上說,你不喜歡蕭姿那張整容臉。」
「她倒是挺自信我的喜好。」
乍一聽,秦琛的語氣沒什麼起伏,但認真一琢磨,裡頭或多或少帶着點諷刺的味道。
當天晚上,秦琛就在微博上主動放了一張和蕭姿牽手的照片,很明顯的公布戀情。
並且很大方的送給女方一輛五百萬的豪車。
……蘇玥怡是在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才想起來秦琛給她發消息了。
她看了眼,沒有回。
秦琛已經不肯幫她了,她討好不討好他,都沒有很大的區別。
同時她也看清楚了他在秦琛心裏的價值,他隨便公開個戀情,就送人家五百萬的車,明顯這對他來說都是小錢。
秦琛不幫她忙,顯然不是因為在乎多花那幾百萬,他只是單純不願意伸出援手。
張喻說,秦琛最近走得近的,其實哪個送的禮物都在五百萬往上。
也都正式成為過他的女朋友,儘管每個只有幾天。
錢也少,名分也沒有的,獨獨只有她一個。
至於原因,其中之一,或許是,她是姜浩的前女友。
秦琛覺得她上不了檯面。
蘇玥怡已經認命了,蘇父的病也只能看一天是一天,反正最近都在好轉不是嗎?
過年那幾天,蘇玥怡忙的不得了,初一是帶着父母去鄉下外婆那兒過得年,一直到初三,一家三口才從鄉下回城。
蘇冉初三的時候,也從老家趕了過來,給蘇玥怡一家帶了許多特產。
蘇母留他在家裡吃了晚飯。
這一段感情,似乎是撥開了一點霧,如果真在一起了,蘇玥怡就打算不再a市待了,回b市考個編製,就這麼過了。
蘇玥怡對蘇冉真的挺滿意的,他是初戀,她也願意陪他注重初戀那種儀式感。
蘇父最近情緒算穩定,這就給了蘇玥怡不少約會的時間。
他倆把春節檔能看的電影全部都看了個遍。
蘇冉給她看了最近的考編信息,說三月這邊就可以考教師編了,過幾天可以報名。
蘇玥怡就打算考一考,考上就把a市那邊給辭了。
蘇冉說:「你在a市那邊月收入多少?」
蘇玥怡說:「年包大概15萬左右。」
「b市可能沒那麼高。」
蘇玥怡頓了頓,說:「你是在意收入么?」
蘇冉一愣,然後笑了笑,「不是,我是覺得,這樣你還願意回來,我挺高興的。」
年邊的廣場相當熱鬧,大人小孩很多在這兒玩的。
煙火氣息很足。
蘇玥怡覺得蘇冉的眼睛裏似乎有星光,她有種感覺,蘇冉大概想親她。
她眼底閃了閃,有那麼一瞬間覺得有點快了,可在男人伸手過來抱住她的腰時,她猶豫卻沒有拒絕。
一直到她看到蘇冉身後的秦琛,他像個事外人一樣目光冷淡的看着她,她被他看得頭皮發麻,下意識的推開了蘇冉。
「怎麼了?」
他不解的看着她。
蘇玥怡勉強朝他笑了笑,說:「我不是故意拒絕你,就是我看見我朋友了。」
蘇冉順着她的視線,回了頭,然後就看見面前一個西裝筆挺,臉色冷淡的男人。
他的第一印象是挺貴氣的,又覺得他像是那種社會精英。
蘇玥怡跟秦琛說:「你好。」
秦琛淡道:「一晚上打了你那麼多通電話,你也不接?」
她低頭看了眼手機,確實幾個未接來電,說:「約會,就靜音了。」
秦琛掃了眼蘇冉,跟蘇玥怡道:「這個男人挺靠譜的,跟他結婚你日子應該會不錯。」
蘇玥怡「嗯」了一聲,跟蘇冉說:「這個是幫助過我父親的一個醫生。」
蘇冉說:「你好。」
秦琛看了眼時間,沒打算繼續在外頭待着了,說:「不打擾你們繼續約會,事情有空跟你談。」
蘇玥怡有種預感,他找她大概是因為蘇父的事情,她看了眼蘇冉,說:「秦琛,就現在吧,約會可以改天。
你想喝咖啡,還是想吃點東西?
我們邊吃邊說行不行?」
又轉頭對蘇冉說:「你先回去吧。」
秦琛道:「不用,就是給你父親找的醫生過來b市了,明天安排你們家跟人家一起吃個飯。」
蘇玥怡覺得秦琛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但是他的話讓她很開心,「謝謝,秦琛,真的謝謝你。」
秦琛勾了下嘴角,不動聲色的看着她:「這是你應得的。」
蘇玥怡臉色微白,明白了秦琛的意思,她回頭看了眼蘇冉,又看看秦琛,抿着唇。
「等你處理好,再來找我。」
秦琛意味深長的說完,看了蘇冉一眼,轉頭離開了。
蘇玥怡接下來的情緒都不怎麼高,蘇冉有些擔憂的看着她:「玥怡,你怎麼了?」
他這一開口,她眼睛就紅了。
蘇玥怡覺得蘇冉這個人是真的不錯,也不想傷害他,她真想跟他試試的,但是秦琛的意思顯然是不允許。
蘇玥怡說:「蘇冉,要不然,我們算了吧?」
蘇冉皺眉道:「玥怡,我知道咱們現在這關係是互相算不上多喜歡,但感情總是慢慢培養出來的。
你剛剛不是還好,現在這是怎麼了?」
他頓一頓,問道:「因為我剛才的舉動冒犯到你了,讓你覺得不滿意?
如果是因為這個,我跟你道歉,確實是我唐突了。
我以後一定經過你的允許,可不可以?」
蘇玥怡垂眸,搖了搖頭,有些艱難的說:「不是因為這個。」
「玥怡,大晚上千萬不要做決定,有什麼你先回去思考思考,好好想想,明天再說。」
蘇冉卻沒有鬆口,他覺得蘇玥怡夠好看,家裡也有兩套房,他鄉下來的,在這個城市買房幾乎不可能,所以並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蘇玥怡被他送回家以後,不知道秦琛要她處理好,是給了多久的時間期限,太久了的話他會不會又覺得不值得。
她給秦琛打了個電話,秦琛沒接。
蘇玥怡心裏一咯噔,秦琛那陰晴不定的性格,現在反悔也不一定。
半個小時以後,秦琛給她打電話,說在她樓下。
蘇玥怡看到秦琛的時候,他朝她微微張開了雙手,蘇玥怡掙扎了一會兒,還是順從的鑽進他懷裡,摟住他的腰。
「那個男人解決好了?」
秦琛彎腰下來,咬了咬她的耳垂,然後親吻她的鎖骨。
蘇玥怡仰起頭,看着昏暗的天色,她覺得她心裏也是昏暗的,看不到一點光。
可是她還是麻木的配合著他,只說:「秦琛,我什麼都陪你玩,但你說過的話,這次不能再變了。」
秦琛道:「上樓,去你房間。」
蘇玥怡真的想對着他破口大罵,但是她不能,非但不能,還只能聽話的把他領到自己房間。
父母已經睡了,整個家裡一片漆黑,進了她的房間,才有光亮。
秦琛把她丟在床上,一隻腳跪在她身側,另外一隻腳踩在地上,居高臨下的垂眸看着她。
蘇玥怡看着他熟稔的解着卡扣。
她的房間里沒有開空調,冷冰冰的,秦琛那渾身冰冷的肌膚碰到她,她冷得發抖,想逃。
「昨天後半夜,倒是挺想弄你的。
是我低估了你蘇玥怡,這具身體哪個男人不想要?」
秦琛今天他動作溫和得不得了。
旁邊就是父母,蘇玥怡不肯出聲。
很快她就知道他不是溫和,只是先吃點開胃菜。
他們房間動靜大得離譜,大到蘇母半夜過來敲門:「玥玥,你在做什麼?
半夜了好好睡覺,別鬧騰了。」
秦琛置若罔聞我行我素。
蘇玥怡喊了他幾句他也不聽,她只好討好的親了親他的下巴。
但討好顯然沒什麼用,反而他更加得趣了。
秦琛見她推拒,索性將她抱到了地毯上,這下就沒有什麼聲音了,就是冷。
她只能貼着他取暖。
凌晨兩點,兩個人才算鬧完。
蘇玥怡看着天花板,再次逼問他:「秦琛,這次你幫我父親,就要幫到底。」
秦琛隨口道:「那得看你表現。」
「我還要怎麼表現?」
她壓抑的說,「秦琛,我本來可以好好過日子的,我現在不能過了。
我還違背自己的良心當了小、三,我變成了一個爛人了,我還要怎麼表現?」
秦琛勾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她好一會兒,那眼神戲謔冷淡疏離,把她當成一個小丑看。
蘇玥怡終於受不了他的眼神,轉過身不看他。
秦琛道,「我跟蕭姿沒真在一起,小、三算不上,最多你也就是個情人。
至於蘇冉,你真以為他是什麼好男人了?」
秦琛撩開她背後的頭髮,沿着脊椎親吻,說,「蘇玥怡,想開點,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一個好男人。」
蘇玥怡說:「我不管這些,我只要我父親的事情得到保障。」
秦琛道:「醫生都給你找過來了,還沒有保證?
再者,就算我答應你了,一個男人在床上的可信度又有多少?」
蘇玥怡不說話了。
而秦琛翻身起來,拿了一旁的手機過來看,蘇玥怡聽到他播放了錄音,裏面赫然是自己輕喘的聲音,她白着臉看着秦琛:「你錄視頻?」
秦琛沒說話,把手機放在了床頭,然後借用了她的洗手間,出來以後掀開了被子,蘇玥怡床不大,被子也小,加個人就有些擁擠。
何況空調還沒有開。
蘇玥怡在事後,是從來不靠近秦琛的,她整個人的腳都露在外面,冷的發抖,可是也不敢動。
她也分得格外清晰,交易的時候怎麼親近都可以,但是交易完了,他們就應該保持距離。
秦琛倒是自在的睡著了。
一直到清晨,一具冰冷的身軀朝他靠了過來。
秦琛被驚醒了,心底有點躁,順帶着也把蘇玥怡給弄醒了。
蘇玥怡道:「秦琛,你幹什麼?」
「配合點,小盪、婦。」
秦琛壓低聲音說。
蘇玥怡抿着唇,躲不掉,這個點父母下樓晨練去了,乾脆嗯嗯啊啊的配合他。
反正她都是個爛人了,那就爛到底算了。
她自我厭棄的想。
蘇玥怡是真的體力浪費得厲害,很快就睡著了。
秦琛是眯了一會兒,就聽見門外有聲音,他聽見蘇母說:「蘇玥怡還在睡覺,你在這兒等一會兒,我跟你叔叔先去醫院。」
然後是蘇冉的聲音:「好的。」
秦琛頓了頓,看了眼還在睡覺的蘇玥怡,把她推醒,道:「去給我倒杯水。」
蘇玥怡也沒有反應過來說話的是誰,只說:「自己去客廳。」
秦琛聞言起了身,上邊沒穿,就穿着一條昨天順手帶上來的休閑褲,掛着空擋,就打開房間門走了出去。
蘇冉看到他的時候,表情變了變。
他難以置信的朝房間門那個方向看去,再三確定那是不是蘇玥怡的房間,然後又看着秦琛這身模樣,整個人如遭雷擊。
秦琛只瞥了他一眼,拿着桌子上那個一看就是蘇玥怡用的粉紅色杯子裝了水,喝了一半,把杯子放回原地。
路過他時,笑了一下:「找蘇玥怡?
她還沒醒。
我去給你喊一聲。」
蘇冉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跟蘇玥怡……,你們……」秦琛卻沒有搭理他,只是朝房間裏面喊了一聲,那邊半天沒反應,他才淡淡的開口道:「還沒醒,估計你還得等一會兒。」
蘇冉整個人氣得發抖,三步兩步上來抓住他的衣領,惡狠狠道:「你不是她朋友么?」
秦琛年輕時候因為周意動過不少次手,現在早已經沒有那種衝動熱血,為一個女人而受傷。
他只是慢條斯理的扯開了男人的手,挑眉道:「有種朋友叫炮、友,你沒有聽說過?」
蘇冉面目猙獰,想再上來,秦琛道:「我對她沒什麼佔有慾,你來我往開心而已,我也沒有跟你爭的衝動。」
秦琛看了他一眼,心不在焉的說:「我本來想讓她跟你處理清楚,免得你傷心。
不過你要是不介意,你還可以繼續跟她戀愛。
我對她這股新鮮感,三六個月就到頭了。」
蘇冉說:「你就是個衣冠禽獸!」
秦琛倒是也沒有否認,淡淡說:「人的本質都是貪圖享欲的。」
蘇玥怡聽了好一會兒,才在房間里走出來,她看着蘇冉,心底愧疚,又憋屈難受,卻在笑:「蘇冉,你看見啦,我這個人很差勁的,在外頭給人當小情人,配不上你,別找我了。」
蘇冉看着她身上的痕迹,幾乎是落荒而逃。
蘇玥怡這才轉頭看着秦琛,說:「你打算什麼時候走?」
秦琛卻看也不看她,而是轉身進了她的房間。
蘇玥怡跟進去的時候,他正在換衣服,她看了一會兒,道:「你跟蕭姿不算真的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秦琛淡道:「字面意思。」
「你們還冒充情侶做什麼?」
蘇玥怡說,「因為周意說了,你不喜歡蕭姿那一款,你故意氣她?」
秦琛回頭看了她一眼,說:「你挺能想。」
蘇玥怡說:「除開這個原因,我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你那麼忙,也不像有空搞這種假情侶的人。」
秦琛在打領帶,沒有搭理她。
一直到他要下樓,才說:「等會兒晚上,我讓專家過來跟你父母吃個飯。」
「好的,大概晚上幾點?」
秦琛道:「到點我聯繫你。」
蘇玥怡點點頭,送他下樓。
樓下的鄰居看見他們,多看了他們兩眼。
她肯定在猜測她跟秦琛之間的關係,不過就說問了她也說不出口,這關係真的太骯髒了。
蘇玥怡在跟他往停車場走時,道:「秦琛,其實我覺得,你還是因為周意。
周意越說你什麼,你越是要跟她反着來,你在跟她賭氣。」
男人的腳步頓了一下,回頭沒什麼表情的看了看她,說:「既然猜到了,那還問什麼?」
蘇玥怡頓了頓,說:「隨口問的,因為我怕你真是因為她的話,錄我跟你的視頻,也是為了發給她看氣她,跟她證明你離開她,同樣活得風生水起,證明她在你眼裡什麼也不是。」
秦琛沒說話。
蘇玥怡笑了一下,哽咽說:「秦琛,你們倆賭氣,我求你,別扯上我。」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