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知鳶喬楚生)民國奇探:好久不見精彩小說_民國奇探:好久不見完結版在線閱讀

(蘇知鳶喬楚生)民國奇探:好久不見精彩小說_民國奇探:好久不見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2 17:37 作者:星舛X

章節介紹

第一次見面 她是受人尊敬的冷大小姐,而他只是身份卑微的孤兒 一次偶然,讓身份懸殊的倆人見面,本以為是泛泛之交的一個,卻想到是一生的摯愛

在線試讀

第1章 喬楚生

上海碼頭,人聲鼎沸,這個喧鬧的地方,讓冷念之十分不喜,恨不得馬上變成自由翱翔的老鷹飛回北平。這和她想像中的旅行完全不一樣,太差勁了!

縱使有這麼多不喜的情緒。還要在自家父親應酬的時候乖乖待在他旁邊,做一個別人眼裡的乖乖女。為什麼說是乖乖女呢,那是因為冷念之的性格和她的長相完全不符。

她外表乖巧,內心深處卻十分地叛逆。

例如,父親希望她能夠繼承自己的事業,讓她學金融,結果冷念之叛逆地又學習了醫學,想當個與她外表極其不符的法醫。

無聊的她和一旁的正在交流的父親和白伯伯打了個招呼,便跑到開往北平的船上,看着待了三個月的上海,心中竟起了一絲絲不舍,想起了那個艱苦的男孩。

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冷念之雙手撐在欄杆上,苦惱極了。這時旁邊的一個保鏢,驚呼了一聲,和旁邊的小五說起了話,並指向了碼頭邊上的一個男孩。

「說啥啊?說大聲點,讓我也看看。」冷念之看着他們瞬間不說話的樣子很是惱怒,一起待了三個月,關係一點也沒變。

在上海的日子裏,一個朋友也沒有,還多虧了父親的勢力,讓她的生活里全是阿諛奉承。

就除了一個傻乎乎的白幼寧,結果還要上學。冷念之很想找個朋友一起玩,就盯上了差不多年齡的保鏢身上。

可是他們骨子裡刻着卑微,把主僕關係放在了第一位。

這段時間,人人平等已經成了奢望。

冷念之十分惱怒,看向了比較老實好說話的小染,小染膽子小很快就說了,冷念之很驚喜,沒想到在離開的時候很很見到他。

這時,碼頭上有一個身材消瘦,差不多十來歲的男孩,背上背着一大袋米,艱難的往着靠在岸邊的船走去。

男孩感受到了額頭上的汗流了下來,擋住了他的視線,他將頭往自己的肩膀上靠,努力的把汗水擦掉。男孩沒有想到,他只是一個轉頭的瞬間,就踩到了一個身材肥胖,衣着光鮮亮麗的外國人的皮鞋。

而那個外國人看到自己的鞋子髒了,眼裡的怒火衝天,用力的將男孩推倒在地,接着用手上的煙頭燙到男孩的身上,燙了幾下,還覺得不解氣,抬起腳,正要踢他,就看到聽到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Stop!」

外國人聽到這句話,正想不管不顧的打人,卻發現他的手被人拉住了,他用力的想將手收回來,卻發現動不了。

外國男子順着手的方向一看,就看到了一個少年穿着一身藍紫色的民族風的衣服,和旁邊皮膚白皙,眼睛炯炯有神,身穿着學生裝的女孩。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孩,在看到他身上的傷後,眼裡閃過一絲憤怒,給了少年一個眼神,少年秒懂,鬆開手接着腳上一用力,下一秒他就躺着地上了。

冷念之慢慢的走到他身邊,看着外國人躺在地上發矇的樣子,蹲了下去,直視他的眼睛眼裡帶着威嚴,認真的說。

「這是中國,在我們的國土上就不允許你欺負我的同胞!」由於她說的是英文,躺着地上的男孩,也就是喬楚生,雖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是他將她說出來的話,一句一句的放在心裏。

因為從男人欺負他,然後旁邊的人冷眼旁觀時起,他就在心裏發誓,他以後一定要成為人上人。

冷念之看到了外國男子,也就是雷德蒙眼裡的畏懼後,站了起來,走到了喬楚生的身邊,伸手將他拉了起來,替他大概的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沒有大礙,只是皮外傷,將放在腰帶里的荷包拿了出來,想了想還是塞到了他的手裡,對他說。

「又見面了,上次你走的好快,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喬楚生,謝謝你。」

喬楚生抬起手,想把荷包還給她,但是看到自己的手髒兮兮的還把乾淨的荷包弄髒了,心裏更自卑了,便將手收了回去。

冷念之把一切都看在了眼裡,心裏很不是滋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喬楚生有些慌了,想掙扎。可是本來就營養不良的他,怎麼能比過從小跟在爺爺身邊學拳擊的冷念之。

她拿出了綉着自己幼名的手帕,仔細擦拭着喬楚生的手,殊不知這一幕,在喬楚生心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獃獃地望着眼前嬌小的大小姐,看着她仔細的樣子,和她不意見流露出心疼的目光。他想,他是這輩子也不會忘記眼前這個人。

如果時間就停留在這裡,如果眼前的人一輩子都留在自己身邊,如果自己出身好是不是就可以留在她身邊了。

這樣想着,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渴望,他儘力將心中異樣的情緒壓下,若無其事地低下頭。

自卑讓他抬不起頭。

他想,他會永遠記得她的樣子,那年那天她穿着最常規的那種學生裝,白色短袖祆衫、齊膝黑裙子、長筒白襪配黑皮鞋也顯得格外脫俗。

一頭秀髮被紮成兩條辮子垂在胸前,隨着烏黑色的頭繩一起一伏,宛若振振欲飛的蝴蝶。精緻的瓜子臉不過巴掌大,鼻樑纖瘦高挺,笑起來眉眼彎彎似新月,透着一股子水靈清透勁兒,像剛剛萌芽的初春,讓人想起一切朝氣的、青澀的氣息。

這怪異的氣氛,讓幾個盡職保鏢意識到不對勁,阿嶼伸出手將倆人分開,瞬間怪異的氣氛消失不見。「小姐,我們該走了。」

「還早啦,父親還沒聊完呢!」冷念之將手帕塞在喬楚生的手裡。頭也不回的說。

「什麼還早?」熟悉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冷念之睜大了雙眼,暗道不好,這不一轉身就看到笑盈盈的蘇北辰和白伯伯。

「念之,這位是?」白老大看到一旁的喬楚生產生了興趣。

冷念之聽到後瞬間來了主意,將喬楚生拉到了白老大的面前,像推銷商品一樣,介紹喬楚生。

白老大也是捧場,再加上本來就對喬楚生有點興趣,便收下了喬楚生。令喬楚生感激不盡。

可是分別的時候很快就到來,再般不舍,也終有一別。

喬楚生對着船上的冷念之大聲喊「我要怎麼報答你?」冷念之聽到了喬楚生的話,對着他微微一笑,想到她只是來上海旅遊,以後去哪裡還未定,便大聲的說。

「有緣自會相見!」

喬楚生看着冷念之的笑容,心跳加速了,但是他年紀還小,不懂這個是什麼意思,以為是心臟出了問題,抬起來手,以為是心臟出了問題,抬起來手,捂着心臟。

不過,這個時候的喬楚生雖然不懂,但是他的眼睛卻直直的看着船離開的方向,直到看不見船的影子後,才轉身跟着白老大離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