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突破限制器的我之誓破蒼穹(葉雲蘇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突破限制器的我之誓破蒼穹完結版在線閱讀

突破限制器的我之誓破蒼穹(葉雲蘇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突破限制器的我之誓破蒼穹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2 17:39 作者:黑白日記

章節介紹

燃燒靈魂被迫提前回到現世的牧雲,如今只是戰五渣 記憶中妹妹失蹤,父母罹難的噩耗一個接一個的再次成為了進行時 不過還好,這一世,在自己醒來時意外一拳下 發現作為班主任的王奇玉老師,居然是光頭 而自己穿越回來第一拳就是將班主任王奇玉的假髮拽掉了 但隨着假髮的掉落,…

在線試讀

第2章 回憶

「葉雲,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么?」

低頭看着地面,葉雲暫時沉默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葉雲,五年多了,我的所有文史課,你是一堂也沒有落下。初中三年,你就特別喜歡文史課,那時候的興趣課,你是每趟必來。」

「沒有參加中考,因為直升獎學金豐厚。你直升了榕城二中。也為家裡減輕了負擔。」

「我也很高興,你沒有去高三六班,而是到了我的班級,高三五班!初中三年的文史興趣課,沒白上。」

「你可還記得,那是高一第一個教師節前,老校長還在時,你是學生代表,上台發言的時刻,老校長對你說的!」想像中的憤怒沒有到來,而是語重心長的對葉雲說道。

「你本是很優秀的學生,不要因為那些傷害你的感情耽擱了自己,這樣折磨自己沒任何好處。綾音,已是榕城一中的1號種子學生了。」

「原本在榕城二中,我很看好你,但是現在你依舊是一號,倒數的,綜合分數!」

「今天這形象也被你給徹底毀紮實了,雖然我平日里頗為嚴肅甚至古板,這也是我對你們這些學生保持了多年的印象。但,罷了,回家去吧。後面的兩節體術課就別上了,你這心態不調整好也是白費。」

「正好周末,這周學校也不會補課。你回家好好想想。」

「兩天休息時間,多想一想,葉雲。你們應該是我帶的最後一屆畢業班了,希望下周能讓我開導你新的一面,振作起來。」

「何時開始努力都不算晚,就算只有一個月,那也可以進步!」

「但擾亂課堂秩序,而且公然襲擊老師的處罰下午放學前會在年級通報。」

「不過,你若在三診進步到年級前十,我也會考慮申請進步獎抵消處罰。否則可能影響你參加大考的日常評分。」

「叮咚」教師群里,一位人民教師正在教育學生的圖片發到了群里。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的老王,被這群消息提示音打斷了。

「這誰呀,不知道是工作群么?」

「發外校的老師圖片作甚,我們學校哪有光……」

「這課桌板凳,教室就是我們學校啊!」

「叮咚,叮咚,叮……」隨後整個教師群一下火爆了起來。

「這是真的還是PS的?」

「同問+1。」

「這也太亮了吧!」

「怪不得一直沒談女朋友,哈哈!」

「老王,呃,張,王老師,我這就回去反省。一定不辜負您的教誨。」葉雲的目光從手機上移開,扭頭就走,待到出了辦公室的門,撒丫子跑了起來。

「卧槽,沒想到教師群也這麼八卦,恐怖如斯!」心有餘悸的回頭望了望老王所在的辦公室方向。依舊能感覺到,在這炎炎夏日,似乎有一陣陣涼爽的風透過辦公室,時不時的吹向自己,讓人汗毛炸立。

出了校門後,葉雲徑直回到了家裡。

父母和朵朵都還沒有回家。

看了看冰箱,冰箱里依舊還有父母包好的餃子,抄手和青菜。

還剩了不少,看樣子至少夠自己和朵朵吃上兩三天了。

自己和朵朵最愛吃母親包的餃子和抄手了。

父母每次出差,都會提前包好許多天的量。

自己這次被迫強行三道齊開並燃燒靈魂和心感之道,心穿而回。

以今天為時間點附近的原記憶被打亂了,距離今天越近的記憶,越是缺失。

只能觀察冰箱內情況,才知道父母還在外出工作中。

但在直面王奇砸向自己的一拳後,總感覺有什麼不一樣,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坐在卧室內的葉雲沉思了起來。

回想了片刻,依舊有什麼頭緒,還是抓緊時間先自查一遍身體狀態。

閉上雙眼的葉雲,開始入定,進入了深度冥想。

身體,一如既往,除了弱,就是弱!

按照前世的時間線,一個月後的大考,自己不出意外的以剛剛到線的分數,進入了榕大文史學院。

可在開學前一個月,卻從工作單位傳來了父母罹難的消息,自己只能在家裡默默的接受這個消息。

同時照顧朵朵。

不過也幸好考的是榕大文史學院。

依舊在榕城,可以照顧朵朵。

可這之後漸漸的,父母同輩的親人,也一個一個的不是生病,便是出意外。

也沒少看電視劇的葉雲愈發的感覺不對勁,但毫無頭緒。

一年後,剛上二年級的朵朵,也失蹤了。

至此,再無親人。

直到大四畢業後,自己回到家中。

那顆畢業前兩月,在校園操場地陷時發現的綠色透明珠子,在自己進入家門的那一刻,不知怎麼回事,從上衣口袋中旋轉着騰空而出,懸浮在了客廳中。

一段影像從綠色的透明珠子中浮現出來。

「父,父親,母親。」看着這背影,葉雲幾近破音的喊道。

距離漸漸拉開了,視野也逐漸開闊了。

午夜,不知是哪裡郊外的空曠地段,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停止作業工廠,和那輪懸在空中,略微讓人感覺發毛的慘白色月亮。

「這是布朗特什家族的人?走,快走,歆兒。」

「你們走的了么。」一襲紫黑色風衣的高瘦人影猖狂的笑道。

「嘭」

一團墨色的霧氣突然從李歆,還有葉無牙的身上暴起。

「哈哈,早就注意到你們了,今天正好拿你倆來試一試手!」

「啊!」痛苦的慘叫從葉無牙和李歆口中傳出。

充滿了絕望,痛苦。

「為什麼,我們只是路過。並不知道你們的事情。而且這夏國的土地上……!」

「啊~」李歆撕心裂肺的疼痛打斷了葉無牙。

「歆兒,堅持住,堅持住!隊長應該就快來了」

看着還能說話的姜無牙。

黑衣男子冷哼一聲,兩手五指交叉,一合。

墨色的霧氣陡然劇烈翻滾起來。

霧氣中的葉無牙和李歆,原本在體內流動的鮮血,此刻卻像不要錢的白開水一般,不斷的順着傷口迸發出來。

霧氣在不斷的牽引,拉扯體內的血液,透體而出。

李歆的肌膚,皮肉,被墨色霧氣中的未知存在一塊一塊的撕扯下來。

掉落霧氣中的皮肉,隱約可見以極快的速度枯萎乾癟下去。

了。」

「啊!母親……」葉雲眼眶通紅的看着影像中,被墨色霧氣包裹的母親,睜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似乎想通過目光去阻止這一切。

可縱然葉雲目眥欲裂,母親的傷勢依舊在不斷的加重着,墨色霧氣中已被母親的鮮血染紅了。

「你不得好死,隊長一定會為將你的頭顱拿來祭奠我們的!」李歆憤怒,絕望,又充滿希望的喊道。

「無牙,你在哪裡,我看不見了!」

看着被霧氣折磨的面目全非的李歆,葉無牙也好不了多少,用盡全力拉住了李歆的手。

「我在,我在這」

「臭魚爛蝦,廢話可真多!」似乎這牽手的動作觸怒了紫黑色風衣的瘦高人影。

「還秀恩愛,不過更好,怨念越大,效果越好,嘎嘎嘎!」

也不見紫黑色風衣的瘦高男子有何動作,包裹姜無牙和李歆的墨色霧氣忽然濃烈了起來,再也聽不見看不見其中的情況!

「不管你們知不知道,就算那天只是路過,也是你們的命,東方的皮猴子!嘎嘎嘎。」

「就是魚餌罷了。」

「看來你們身後的大魚快來了,真是可惜!」

說著突然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瞬間化為了一團更大的墨綠色霧氣,裹挾着三人佔滿了整個影像。

突然,影像也被墨色氣團包裹了起來,劇烈的收縮翻滾着。

漂浮在客廳的綠色的透明珠子也隨之開始不斷的晃動起來。

「咔。」

「 咔咔。」

綠色珠子上不斷的出現了細小的裂紋。

隨着咔嚓一聲脆響。

墨色的霧氣也消失無蹤。

碎裂成幾瓣的珠子也失去了光澤,成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玻璃渣子跌落在客廳地板上。

線索也就此斷了,後來自己查閱了無數,但依舊沒有絲毫信息,關於影像中提到的布朗特什家族。

自己的層面,太低了。

真的接觸不到。

之後的六年間,葉雲依舊在找尋,找尋失蹤的朵朵,找尋父母留下的蛛絲馬跡,也在心音上遇到了孫亦琳。

一步差步步差,身體素質確實更不上了,大學也只是在榕大文史學院。

如果自己也同綾音一樣,進入全國前五的國務大學,那是否,會完全不一樣,但沒有如果。

僅僅一個第三梯隊的大學,無法有足夠的資源培養每個學生,只能優中擇優,重點培養。

這優生的名單中,當然不會有葉雲這個綜合分剛好過線,嚴重偏科文史的學生。

對於文史的愛好,葉雲卻是在冥冥中越發的沉浸了起來,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解脫於痛苦的現實!

同時,也是為了那微乎其微的期望。

哪怕從各類史冊資料中,找到那篇和那天影像有關的隻言片語也好。

雖然依舊沒有任何消息,但身體孱弱的葉雲,卻開啟了完全別樣的修鍊方式。

在綠色透明的顆珠子碎掉後,葉雲將看似無用的玻璃渣子粉末收集了起來,裝在一個小瓶子中,掛在了胸前。

只是本能的不想扔掉,因為這是承載了父母最後一段影像的珠子,而自己卻在他們身死前,因為自己的頹廢,未能做回一個好兒子,一個值得誇耀的好兒子。

這是自己最後的寄託。

夢魘,夢回,夢衍,煉心,這是葉雲後來踏出那一步後劃分的不同修鍊方式。

戴上瓶子的葉雲,每晚入睡時,便開始了各種噩夢。

一開始是各種古籍中的怪物追殺自己,自己只能不斷的跑,逃跑,直到擺脫。

後來逐漸演變到現在的都市傳說,邪神鬼怪。

再到後來沒有了怪物,自己只是在夢中回到了許多書本中著名的場景橋段中,單純的看着一幕幕。直到自己心有所感,方才醒來。

第一次時,自己醒來口乾舌燥,已經餓的幾乎走不動了。

葉雲才知道,這不只是單純的夢這麼簡單。

時間就是生命,要是自己再晚一點,也許就是具乾屍了。

再到後來的夢衍……

心感,是在葉雲在心音上遇到孫亦琳後,突破了的自身瓶頸時,邁出的一步。

葉雲給之命名為心感之道,縱使讀了再多的文史,也沒有可借鑒的經驗,一切都只能是自己摸索。

可突破即巔峰,天人五衰,沒有放過葉雲。

瀕死邊緣,雖然身體日漸孱弱,壽命將近。

但心感之道在天人五衰的刺激下,卻走了不短的距離。

「布穀布穀」

「布穀布穀」

門鈴聲響了,一定是朵朵回來了。

想到這個扎着丸子頭的小吃貨,葉雲就下意識的嘴角上揚。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傳來,本來慢步走去開門的葉雲加快了腳步。

「朵朵,這麼急幹嘛!餓了么。」也沒從貓眼裡往外看,葉雲一邊開門一邊說著。

「姜,葉雲哥哥,你在啊,叔叔阿姨在么?」說著說著,似乎帶着哭腔。

「叔叔阿姨還沒回來,朵朵呢?」葉雲看着眼前的小女孩,這記得是朵朵玩得比較好的劉小玥。

劉小玥看着葉雲沒有說話,不過眼中的淚水卻沒逃過葉雲的眼神。

「朵朵出事了!?」葉雲心中暗道。

看了眼葉雲,想起媽媽經常說不要同姜小朵的哥哥講話,因為他哥哥是倒霉吹的,會傳染!

看着眼前劉小玥的沉默,葉雲想到了什麼。

「唉,之前真的太廢柴了,小女孩都無法信任自己,虧得今天才發現,老王居然對自己還是有着一絲期望的!」

葉雲看向了劉小玥的眼睛。

「朵朵怎麼了!怎麼沒同你一起回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