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情絲千千愁)沈棠蘇佩芸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情絲千千愁》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情絲千千愁)沈棠蘇佩芸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情絲千千愁》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8:39 作者:沈棠

章節介紹

倒在地上的行人身體抽搐,鮮血直流,其他人看了也只能麻木地搖頭南唐,皇室式微,十大世家把控朝野上渾下濁,今上沉溺於煉丹,四海分崩,萬民嗟怨東宮太子起了個撥亂救民的念頭,後以謀逆賜死...

在線試讀

情絲千千愁第1章  

精彩節選


天澤大陸,中部豐洲,南唐國。
上苑花繁,皇都春早,幾匹駿馬踏街而行,馬蹄聲噠噠直響,過往行人,躲避不及被馬蹄踩中。
駕馬之人並不停下,揚長而去,還傳來哈哈大笑的聲音。
倒在地上的行人身體抽搐,鮮血直流,其他人看了也只能麻木地搖頭。
南唐,皇室式微,十大世家把控朝野。
上渾下濁,今上沉溺於煉丹,四海分崩,萬民嗟怨。
東宮太子起了個撥亂救民的念頭,後以謀逆賜死。
東宮被清,皇子們蠢蠢欲動,世家們爭相站隊。
全程都在爭鬥,無人看顧百姓,致使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唱出歌謠:生而為人如畜,畜被人殺,人被人殺。
這首歌謠一唱就是好幾年,春過秋來,哀怨的聲音透過厚重的紅牆隔着院瓦傳了進來。
蒲團上,面容溫婉的女子嘆了口氣,翻開佛經,默默念了起來。
為沈家,也為天下百姓。
沈棠披肩的長髮夾着白,低垂着的眉眼已經波瀾不驚,即便是身後傳來門被推開的聲響也不足以讓她回頭。
蘇佩芸邁着步子,走到沈棠的身後,燭火將她的身影拉得纖長,宛若鬼魅。
她的臉上透出譏諷:「嘖嘖,真沒想到曾經風華無雙的沈家嫡女竟然如此的落魄,被拘在這裡誦經念佛。」
蘇佩芸是沈棠的表妹,也是江珩的平妻,晉安伯府的當家主母。
沈棠自顧自地翻看着佛經,對蘇佩芸的嘲諷不以為意。
蘇佩芸此番作態無非是想看自己失態罷了,她怎會讓蘇佩芸如願?
「且不說你是伯爺明媒正娶的夫人,單單是念着你我同為親戚的份上,我理應早點兒來看你,但是——」蘇佩芸的聲調忽而壓低,又驟然拔高,尖銳而刺耳地笑着,「伯爺他不許我來看你。」
沈棠靜默不語,甚至連眼皮子都懶得抬一下。
蘇佩芸最恨的就是蘇棠這副波瀾不驚的樣子,襯得她像個小丑似的。
猛地伸出手將佛經打翻在地,怒氣盈胸:「醜事都做了,現在裝出一副清高模樣給誰看呢!」
她本以為沈棠嫁入伯府,她這輩子都不能越過她。
沒想到沈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竟然私通下奴,敗壞伯府顏面,被拘在佛堂了此殘生!
沈棠身子一僵,不自覺地攥緊手,指甲嵌入肉中尚不覺得痛。
當初發生的事情簡直是記憶猶新!
江珩為打壓沈家,污沈家清明,設下毒計算計她。
為坐實她私通下奴的罪名,他親自用刀子一刀一刀地挖掉她手臂上能自證清白的守宮砂。
他神色陰狠,滿懷惡意地說道:「告訴我,明明是冰清玉潔之軀,卻被人說成娼婦,是個什麼滋味?」
什麼滋味?
她恨不得生啖了他!
祖母在得知她被拖出去遊街示眾後就一病不起,不出三月,撒手而去。
她,沈棠,折了沈家的風骨。
令世人所不齒!
仟仟尛説沈棠壓住席捲而來的怒意,若無其事撿起經書,喃喃低念。
「你藏匿妖女,致使沈家滿門獲罪,鋃鐺入獄。
沈棠,你不會以為你念幾句經就能洗清你滿身罪孽吧?」
「妖女?
什麼妖女?
你這話什麼意思?」
至始至終低垂着眼帘的沈棠在聽到妖女這個詞的時候,抬眼看向蘇佩芸。
蘇佩芸嗤笑:「我的好姐姐,你這副欲蓋彌彰的樣子真是好笑。
你自己嫡親的妹妹,你會不知道?」
蘇佩芸湊上前捏住沈棠的下頜,尖銳的指甲緩慢地划過臉頰,在上面刻畫出血痕。
她饒有興緻地看着沈棠臉上失魂落魄的神情,沈棠越痛苦她心裏越快意:「雪白的皮膚,雪白的頭髮,粉色的眼睛……」沈棠只覺得嘴裏有股子腥味在蔓延,咬緊牙關問道:「你什麼時候見過她?
她現在又在哪裡?」
前段時間,沈棠聽到些風聲,知道江珩按捺不住了,想除掉自己。
她倒是不怕死,只是她死了,妹妹又該怎麼辦?
沈棠思來想去,便將妹妹的存在告知給了奶娘,讓奶娘帶着妹妹離開京城。
她們離開也有七八天了,應該走遠了吧?
「想知道她的下落?」
蘇佩芸笑容惡劣,「我偏不告訴你。」
蘇佩芸想起自己當初哀求沈棠救一救蘇琅的時候,沈棠拒絕自己,那時候的沈棠多高不可攀啊。
「你當初無情無義拒絕我的時候,可曾想到過今日?」
沈棠知道蘇佩芸恨她的原因,聲嘶力竭地說道:「並非我不願意救蘇琅,而是當時沈家沒有能力救下他。」
「我不管,你當初不顧我的哀求,我今天也能不顧你的哀求。」
「你怎樣才肯說?」
蘇佩芸的唇角翹起一抹笑意:「跪下來求我,我就告訴你。」
折辱沈棠最好的方式就是折斷她的傲骨!
沒有任何猶豫的,沈棠膝蓋一彎,直接跪在地上。
膝蓋撞擊地面的聲音在寂靜的佛堂里顯得格外的刺耳。
蘇佩芸怔了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棠。
爾後,艷麗的臉上又是興奮又是驕傲,彷彿她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那雙眼睛裏閃着得意的光芒,盯着沈棠看了好一會兒,像是要將這人里里外外都看透:「你剛剛突然跪在地上把我嚇到了,我忘記到哪裡見過她了。」
「我以前養過一條狗,可惜它後來死了,說起來我還怪想念的呢。
表姐,要不你學狗叫叫,指不定我一高興就想起來了。」
「汪——」狗叫聲在這佛堂里回蕩,菩薩低眉,似不忍再看。
沈棠每叫一聲,蘇佩芸便高興一分,眉梢都透着笑意:「這麼聽話的狗還真是少見。」
沈棠攥緊了手,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緒,低沉的嗓音帶着壓抑:「告訴我她的下落。」
「前些天她被關在伯府地牢里,至於現在,自然是在祭天場。」
沈棠猛地抬頭:「怎麼會?」
蘇佩芸被她突如其來的低吼嚇到,踉蹌着後退幾步,身後護主心切的嬤嬤搶步上前掄起胳膊甩了沈棠一巴掌!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