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他的人間》葉無鋒為了拿回筆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他的人間》完整版閱讀

《他的人間》葉無鋒為了拿回筆名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他的人間》完整版閱讀

2022-09-22 18:40 作者:為了拿回筆名

章節介紹

他少年時參軍,為了結束戰爭 他深入敵穴,九死一生刺殺發動叛亂的王爺,本以為可以結束戰爭,不料卻因此捲入了深不見底的漩渦之中…… 這是一部比較傳統的小說,網文氣息可能不夠濃烈,想換換口味的可以試試 當然,如果大家有意見可以在評論區告訴我,因為我是新手,有很多地方…

在線試讀

第0章 楔子二:圈套

在經過很長一陣混亂的推擠,看到無數人的腳背與鞋底之後,葉無鋒的視線里終於出現了一堵牆,一輛裝滿雜物的獨輪車貼牆而而立。

早已守在獨輪車邊的兩個人,迅速接應了過來,一個人將葉無鋒拉到牆邊,一個人迅速將獨輪車推到一邊。

獨輪車原先擋住的牆面,頓時出現一個三尺見方的破洞。

「都督!委屈你了!」

曹萬方低聲在葉無鋒耳邊說了一句,便把他推向了破洞,而原先跟隨着他們的人則巧妙的替他們遮掩着。

鑽到了牆的另一邊,葉無鋒才發現這是一家規模頗大的酒樓一類地方,只不過他雖自認熟悉京都的各大酒樓,這個地方卻好像從未來過。

「都督,快隨我來!」

同樣鑽過牆的曹萬方拉着葉無鋒的手,徑直走到一張大桌子邊,從桌台下摸出一把匕首來。

這匕首以鯊魚皮為鞘,烏木柄上鑲嵌着寶石,一看就不是凡品。

曹萬方拔出匕首時清光一閃而過,雖然隔着兩三尺的距離,葉無仍然感覺到一陣寒氣撲面而來。

「嗆」!

隨着曹萬方手起刀落,橫在葉無鋒嘴裏的鐵棍應聲而斷,曹萬方趁勢又砍向葉無鋒手上的鐐銬。

但這次卻沒有那麼順利了,他卯足了勁連砍了四五下,帶起一片又一片的火花,卻依然沒能砍開葉無鋒手上的鐐銬。

那根看起來毫不起眼的黑色鐵鏈,被曹萬方斬了那麼多下,烏沉沉的鏈條居然沒有絲毫痕迹。

葉無鋒阻止了嘗試繼續斬擊鐵鏈的曹萬方,忍着兩頰的酸痛道:「不用再試了!這一套鐐銬看來是砍不斷了,再試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你們有多少人回來了?我不是讓懷仁郡主帶你們回東平了嗎?」

曹萬方也知道手裡的匕首斬不斷鐵鏈,只是心裏仍覺得十分不甘,他憤憤的將匕首插回鞘內,道:「大軍早在半月以前就隨懷仁郡主撤往東平了,我們幾百老兄弟是八天前自願潛回京都營救都督的。」

葉無鋒聞言眉頭一皺,曹萬方所說的幾百人,毫無疑問都是自己帳下的精銳。

從剛才偶然看見的幾個熟悉的面孔來看,應該有不少都是中高級軍官。

這所謂的「幾百人」,可以說是東平軍的骨幹中堅,一旦他們都戰死在了京都,整個東平軍無疑會元氣大傷,懷仁郡主即使帶大軍回到東平,也將很難有自保之力。

「不管你們有什麼計劃,都趕緊離開這裡吧!」葉無鋒長嘆一聲道,「永安心思縝密,眾高貴族又恨我入骨,現在多留京都一刻大家就多一分危險!」

曹萬方似乎胸有成竹般笑了聲道:「都督放心!這次營救行動我們計劃的十分周祥,還有風火營的暗樁協助,我們一定能逃出京都!」

「風火營?」

葉無鋒聞言微微一愣。

風火營是他的結義二弟的精銳騎兵,可是二弟早在一年多前,就主動要求北上與狄人左賢王作戰,沒想到他居然還在京都留下的有暗樁。

「是啊!我們這位二爺可不簡單吶!」見葉無鋒似有不解,曹萬方不無感概解釋,「他離京已經有一年多了,我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咱們現在站着的新月賭坊,竟然是他們風火營的產業!」

葉無鋒聞言心裏頓時釋然了一些,怪不得他覺得這裡像是酒樓,看起來卻又覺得陌生,原來是賭坊!他從不賭博,自然不會來過這裡。

至於曹萬方對他二弟和風火營的感慨,葉無鋒反而不怎麼意外。

早在他們認識的時候,自己這個二弟和他的隊伍就是半軍半商。

雖然是軍隊,但什麼掙錢的生意他們都會想辦法插一腳。二弟在京都呆了近兩年,又曾位高權重,不偷偷摸摸插手賭坊一類的生意才會讓人感到意外。

「待會兒我們從新月賭坊的後門出去,經鳴玉坊上白虎街,從西門出京都!」曹萬方信心滿滿的說道,「永安公主和眾高貴族一定以為,我們會帶着都督從南門出城追大部隊,或者從東門出城去東平三郡!我們大部分的弟兄也正在東門和南門牽制着金吾衛和巡防營。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我們半個月前就已經派人通知了二爺,讓他派騎兵在西門外接應我們!我們會合風火營騎兵從北境回東平,到時候再跟眾高貴族和永安這娘們兒算賬!」

葉無鋒聽了曹萬方的話,心裏稍覺安定。

他和東平軍的根基在東北方向,京城以西沒有他的安身之處,就連他自己都想不到要從西門出城,所以曹萬方所說的計劃成功的幾率還是挺大的。

當然,前提是他們真能躲過巡防營士兵的耳目,快速的到達京都的西門。

既然主意已定,葉無鋒就不再猶豫,他抖了一下鐐銬,自己將斗篷裹緊道:「既然如此,我們就趕緊出城吧!免得夜長夢多,節外生枝。」

曹萬方將匕首別在腰上,一馬當先的開始帶路,而隨行的幾個軍士則再次把葉無鋒護在了核心。

在賭坊的偏門處,曹萬方已經備好了馬匹,幾人匆匆上馬,向鳴玉坊疾馳而去。

新月賭坊有兩個大門,除了正對大街的正門以外,還有一個開在通往鳴玉坊衚衕上的偏門。

這個偏門雖然不是正門,但規模卻不比正門小多少。

因為鳴玉坊是京都最大的風月之地,全京都最頂級,最當紅的花魁幾乎都出身於鳴玉坊的館舍。

自古「黃」「賭」難分家。

新月賭坊的大顧客里大多都是從偏門而來,正門反而沒多少大顧客走,所以新月賭坊在這條路上花了不少心思,不但道路寬闊平整,就連閑雜人等一般也不許進入。

因此雖然隔牆百丈開外的大街上亂做一團,但葉無鋒他們這一路走的十分順暢,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很快就順利到達了鳴玉坊。

鳴玉坊這個地方,基本是以青樓館舍為主。

此時剛到午時,院子里的姑娘們要麼正在休息,要麼就是剛剛醒來,因此一路上行人也是極為稀少。

即使偶爾有幾個早醒的人看到了正在疾速騎行的他們,在這種地方生存的人也都深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不但沒人出來觸他們的霉頭,甚至有人看到他們攜帶兵刃,趕緊關上了門窗。

曹萬方準備的馬都是好馬,這一路又沒有什麼阻礙,以葉無鋒的估計,再這樣疾馳小半個時辰,就能順利抵達京都西門。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小隊金吾衛騎兵從巷子里走了出來。

從他們懶散的隊形和嘻嘻哈哈的態度來看,他們明顯還不知道因葉無鋒被劫走而引發的大亂。

因為葉無鋒曾經奉命集訓整頓過金吾衛,所以金吾衛的軍官們大多對他都不陌生,當他們看到葉無鋒一行人時,領頭的幾個人臉色頓時僵住。

好一會才有人意識到他們是遇到了「反賊」葉無鋒逃獄,大聲叫道:「是葉無鋒!是葉無鋒!截住他!截住他!」

十幾名騎兵頓時驚醒過來,連忙在路上排開陣勢,想用馬匹擋住葉無鋒等人。

葉無鋒與曹萬方等人交換了一下眼色,不得不勒馬緩行,思索對策。

營救計劃中為了減小目標,只有連曹萬方在內的五個人跟着葉無鋒。

現在對方十幾個人馬堵住了路,如果硬闖曹萬方和四個軍士倒還好,可沒有軟甲又帶着鐐銬的葉無鋒卻必定會被留下!

「都督!我們拖住他們,你儘管往西城門跑,城門口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人。」曹萬方勒馬望着對面的金吾衛,緩緩抽出佩刀,「兄弟們!備戰!誓死掩護都督突圍!」

葉無鋒身邊的幾個軍士也都舉起了兵刃,大聲附和道:「誓死掩護都督突圍!」

然而就在葉無鋒等人準備以命相搏時,只見那群金吾衛旁邊的一家青樓里,突然衝出來一大群鶯鶯燕燕,有的甚至衣衫不整,香肩半露的沖向那群金吾衛騎兵,有喊「大爺」的,有喊「冤家」,也有喊「死鬼」的,拉馬的拉馬,拽人的拽人,頓時把那十幾個金吾衛騎兵搞的手忙腳亂,七零八落。

葉無鋒和曹萬方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震驚與不解。

「這不是我們安排的!」曹萬方有些窘迫的解釋道,「都督你是知道我的,我是從不來這種地方的,即使偶爾來了也沒這麼大面子。」

葉無鋒聞言一愣,好像他的話覺得哪裡不對,但卻來不及細究了;因為他看到那些女子中,有人在急切的向他擺手,示意他們趕緊過去。這些金吾衛雖然大多都是些二世祖,不像久經沙場的老兵那麼狠辣決絕,但這些鶯鶯燕燕也絕不可能牽制他們太久。

事態緊急,容不得葉無鋒他們多想,只好趕緊打馬疾馳而去。

過了鳴玉坊,就是京都西市白虎大街。

白虎大街上因以馬匹兵器為主,常有在街上人試騎駿馬,在這裡騎馬疾行反而沒有那麼顯眼了。

而且也許是因為葉無鋒今天要在南市口處決的消息,吸引了太多人去看,偌大的白虎街竟然行人出奇的稀少,讓葉無鋒一行人更加順利。

「哈哈哈!兄弟們加把勁!馬上就到了!」曹萬方按耐不住內心的興奮,伏在馬鞍上低聲說道。

眼看城門就在眼前,一行人馬上就能脫困,幾個隨行的軍士也都興奮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葉無鋒卻發現有些不對勁!

西門是京都最大的城門之一,現在正是午時前後,按理說正是人們進出城門的高峰期,可現在居然城門大開,連一個進出的人都沒有。

就在葉無鋒想提醒曹萬方等人的時候,猛聽一聲炮響,城門忽然關閉!而他們的周圍的巷子里和城頭突然出現一群群黑甲騎兵。

「是黑甲軍!」曹萬方目瞪口呆的看着異變突起,臉**發白的說道,「我們被包圍了……」

葉無鋒急勒韁繩,那馬急停之下「希律律」一聲,人立而起,他抬眼望去,只見一個臉色蒼白陰鬱,一身華服仍難掩其清冷的女人正站在城頭女牆邊上。

「永安……」葉無鋒夢囈般叫了一聲,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哈哈哈!葉無鋒!」城頭的女人居高臨下,以與其美貌不相稱的惡毒目光,咄咄逼視着他,「既然你能出賣我,怎麼就想不到你也會被人出賣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