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虞嫻鈺賊濺濺_虞嫻鈺賊濺濺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這條魚的老公是哭包)虞嫻鈺賊濺濺_虞嫻鈺賊濺濺全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8:41 作者:賊濺濺

章節介紹

【大齡剩女 哭包剩男 甜寵】 28歲的大齡剩女虞嫻鈺終於被全家逼婚了,可一心只有事業的她奈何桃花運長的太歪 機緣巧合下又誤睡了長着一張黑社會臉的同事 誰知還是個哭包 不想負責的某人終於被堵上了家門 面臨著逼婚 虞嫻鈺:莫要碰瓷老子,老子不婚主義 江稚:你個渣女…

在線試讀

第6章 第六章

把笑笑送回病房,虞媽媽守着。

虞嫻鈺找到了**:「我要報案,故意傷害罪,他叫封堯,對我朋友造成了人身攻擊,害她差點流產。」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虞嫻鈺接著說:「你們可以調取白馬酒店大年三十的視頻還有今天他來醫院對我朋友進行教唆,誘使她自殺,你們也都看見了。還有一個女的,她叫林月清。」

**走了,下午封堯就被抓了。

他還有臉請律師。

案件很快下來了,證據確鑿,封堯被判了四年,而林月清被摘了出去,時允出了面,竊取他人成果案件不成立,證據不足,這件事時允插了手,不過這也是最後一次。

笑笑知道結果哭了好大會,最後還是想清了,她也是傻,笑笑辭了星嶼的工作,她要把孩子生下來,這件事她沒告訴父母,她覺得對不起家裡,這些年她也存了積蓄,就在晏城開了一家花店,她老早就這麼想幹了。

虞媽媽回了H市,臨走時催她趕緊結婚,她說:「我挺喜歡江稚的,我看的出來,他是個好孩子,對你也是好的,你就把心收收,媽老了,不想在看你孤苦伶仃的。」

「笑笑那孩子也是命苦的,能幫就多幫,媽媽是過來人,比你們懂得多,千萬別干傻事。」

「你若出了事,媽媽也活不成了,你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人這一輩子就這麼長。」

「別送了,回去吧,江稚還等着呢。」

虞媽媽偷偷的抹眼淚,虞嫻鈺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感覺媽媽的背影更加單薄了。

江稚擁着她,替她擦了眼淚,親親她的眼角。

過完年生活又開始忙碌起來,笑笑不在,整個廣告部冷清了不少,林月清倒是老實了,沒了時允,她也蹦噠不了多久。

也沒多少時間,公司來了新人,成了廣告部的總監,四十多歲的精鍊女人,林月清變回了廣告部小小的職員,新的總監姓嚴,做起事來雷厲風行,林月清在她那裡沒少吃苦。

大家都在背地裡笑,林月清有多慘,大家笑得就有多開心。

下午召開緊急會議,雲馬車行新生產的新能源汽車贊助旗下新開的綜藝節目。

這次節目大賣,流量正好,廣告部這下有的忙了。

「兩天之內做出新的方案,虞嫻鈺,這次你和雲淑,喬樂,花煜,白苗苗,林木木你們六人負責。」

「辛苦大家跑一趟了。」

「散會。」

嚴總監叫住虞嫻鈺,讓別人出去。

「等會你去雲庭集團找個叫慕澤旭的男人,你說嚴莉莉叫你來的,他會帶你去見雲馬車行的負責人,這次新能源汽車呼聲很高,辦的好的話上面的**也豐厚。」

嚴總監接著說:「你的上任總監向我推薦了你,這些日子我觀察了下,你確實很有天賦,我在這個公司待不了多長時間,有什麼不懂的或者思路上想不通的就來找我。」

「你和林月清的事我也聽說了,禿毛了的野雞飛不了多高,你該做你的,別想那麼多。」

「我下個月要參加一場畫展,你把時間清一清,跟我一塊,在靈感上面也能找一些啟發。」

「出去吧。」嚴總監擺了擺手,虞嫻鈺出去。

卻不料林月清站在外面,見着虞嫻鈺,一臉的我要挑事:「嚴總監和你說什麼了?」

虞嫻鈺不理會,林月清抓住她的手臂,一臉的發狠,悄悄說:「你喜歡江稚吧?」

虞嫻鈺掙脫她的手,林月清笑:「真是的啊。」她故作驚訝:「原來我們虞組長喜歡這樣的,不知道味道怎麼樣啊。」一臉的賤相。

「瘋子。」虞嫻鈺繞開她去辦事。

林月清看着她,心裏的壞主意打的賊快。

她也很喜歡江稚呢,怎麼辦。

虞嫻鈺去了雲庭集團,跟前台報了名字,前台打了電話過去,那人聽了是嚴莉莉讓來的,便讓她在大廳等着。

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溫文儒雅,戴着金絲邊眼鏡。

他帶着她去了雲馬車行見了負責人,負責人看了她好幾眼,慕澤旭與他說了會話,負責人才點頭。

慕澤旭說:「畢竟是行業內部機密,不好透露,你到了裏面,不能拿手機拍照,不能錄音,不能多問,只能看,人家說什麼你聽着就是,能記多少你就記多少。」他指了指腦子:「用這個。」

她見到了新能源的設計師和負責人,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新能源是雲馬車行新推出的產品,為了防止競爭企業竊取仿製,不得不採取保密協議。

老先生給她講了創造理念,太深奧了,她聽不懂,又給她講了他創造這輛車的故事和早年經歷,她這才有了新的思路。

臨走時慕澤旭去了膳食堂訂了夜宵,讓她拿給嚴總監。

嚴總監果然還在加班。

不過膳食堂的東西可真好吃。

她趁着現在思緒正開竅,把想到的簡單的列個框架,順便和嚴總監討論了會,能整理好已經凌晨兩點了。

江稚給她打了無數個電話和短訊。

她回了信息,江稚的電話立馬打來了。

「搞好了嗎,我在樓下,下來吧。」

虞嫻鈺的心跳的好快,嚴總監要留下來過夜,給她道了別下樓。

江稚穿着毛氈大衣,站在那,像一棵樹,偉岸挺拔。

「餓不餓?」江稚給她穿上衣服,把她的手放在懷裡暖了暖。

虞嫻鈺搖了搖頭,兩人開車回家。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