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阮凝傅明遠《阮凝傅明遠全文閱讀》_阮凝傅明遠全文閱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阮凝傅明遠《阮凝傅明遠全文閱讀》_阮凝傅明遠全文閱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18:42 作者:阮凝傅明遠

章節介紹

《阮凝傅明遠》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阮凝傅明遠》主要講述了阮凝傅明遠的故事,同時,阮凝傅明遠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

在線試讀

阮凝傅明遠全文閱讀第20章  

精彩節選


1990年的新州鎮,紅磚房已經漸漸替代了泥坯屋。
七月的天,屋外電閃雷鳴。
新建不久的衛生院內。
阮凝望着病床上退燒了的兒子,想到剛才醫生說的話——「這孩子在晚一點送過來,他就高燒成傻子了!」
她後怕握着孩子打點滴的小手:「凡凡,這一次,媽媽不會像上輩子那麼無能,我一定會好好保護你!」
阮凝也沒想到自己死後,竟然重生到了三十年前,還正好回到了兒子發燒出事的這一天。
正想着,病房門被打開,傅明遠走了進來。
男人皮膚白皙,劍眉星目,高挺的鼻樑之上有一點美人痣,哪怕穿着單調的研究所白襯衫,卻像是水墨畫走出來的清冷仙君。
阮凝有些晃神,眼中閃過隔了一輩子的愛憎和悔恨。
上輩子嫁給傅明遠,她以為自己嫁給了幸福。
可這個男人就是一塊捂不熱的冰,她失去了兒子,毀了自己的人生,卻至死都沒得到他的愛。
這輩子,她再也不要重蹈覆轍。
傅明遠卻完全沒有察覺阮凝的異樣,進門走過來:「臨時開會來晚了,孩子怎麼樣了?」
隨着他的靠近,一股甜膩的香味竄進鼻翼,阮凝不由握緊手。
上一世他也是這麼說的,她信了。
可是他在一群都是男人的農業研究所內,誰會噴這種女士香水?
阮凝深吸了口氣,才回答傅明遠:「醫生說——」話剛起頭,傅母罵罵咧咧推門進來:「小病小災的又不會死人,非得來衛生院浪費錢。」
「來了還要被醫生給說一頓,滾雞蛋的方法用了幾十年了,老祖宗傳下來的,到醫生嘴裏就是旁門左道了。」
傅母越想越氣,一屁股往孫子躺着的床上坐,動靜不小。
阮凝冷着臉沒再開口。
小病?
若不是自己執意帶凡凡來衛生所,孩子早就燒成傻子了!
一旁的傅明遠捏着眉心,也沒搭話。
而傅母又看了眼孫子:「我看孩子也沒啥事了,我先回去吧,我這老骨頭可禁不起折騰。」
說著,她跳下床,把褲腳挽起,臨走還不忘囑咐兒子,「等雨小點再回來,天黑路滑,可不好走。」
傅母走後,病房裡有些過於安靜。
傅明遠終於察覺到阮凝平靜的反常,不哭不鬧的和往常完全不同。
點滴打完,雨漸漸小了下來。
他準備去抱著兒子離開,卻被阮凝伸手攔住:「傅明遠,我們離婚吧。」
傅明遠頓住,而後眼底閃過不耐:「不會照傅孩子就算了,你還不會懂事一點?
離婚能隨便說?」
阮凝被這話刺得心口一疼。
又是這樣,無論她做什麼,他都覺得自己是在無理取鬧。
上前推開傅明遠,她將桌上的病歷單甩到他的懷裡:「我不懂事?
你媽看不懂病歷單,你也看不懂嗎?
孩子病的很重!
需要住院!」
傅明遠拿着病歷一看,上面赫然寫明急性腦炎,缺氧嚴重,需住院治療。
他擰眉沉默了會,只說:「我去繳費。」
說完,他便匆匆離開。
阮凝望着他的背影,心裏很不是滋味。
這就是傅明遠,哪怕知道誤會了她,他也不會道歉,就好像她是笑是哭,他都無所謂。
獨自坐了一會兒,門口來了個護士:「麻煩511病房患者傅沐凡家屬先去大廳繳費一下。」
「我老公剛不是去了嗎?
穿白襯衫那個。」
阮凝疑惑,這才過了多久?
護士立馬回答:「白襯衫?
就是那個鼻樑之上有美人痣的好看男人吧?
可他一出病房就走了啊。」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