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盛夏陸北辰)穿書到年代文只想做鹹魚完整版閱讀_(盛夏陸北辰)全本閱讀

(盛夏陸北辰)穿書到年代文只想做鹹魚完整版閱讀_(盛夏陸北辰)全本閱讀

2022-09-22 21:37 作者:月青淺

章節介紹

簡介:盛夏本是21世紀里放在茫茫人海中都找不出來的其中一員,意外的穿越到了七五年,成為了爹不疼娘不愛的盛家老二   在盛家爹不疼娘不愛的就算了,還想算計她,沒門,叔可忍嬸不可忍,於是盛夏反擊了,工作偷偷賣了,錢先拿到手再說,管你們怎麼想   說好的穿越呢,怎麼…

在線試讀

第2章 又有人想打她的主意

想到就做,一向是盛夏的作風,轉身去了供銷社,在那裡她找到了少的種子,只是不能買多,她只好一樣要了一點,不能買多那就用數量來湊吧。

「小姑娘,你家有那麼多地嗎,咱這種子來之不易,可不能浪費了。」售貨員不滿的看向盛夏,真的覺得這姑娘這麼做太過分了點,糧食是能用來玩的嗎。

「不會浪費的,我家有塊菜地,雖然不大,但是種的種類多點,也能換換口味,吃起來也就沒那麼寡淡了。」盛夏笑了笑。

因為她個子也就一米六二左右,但骨架小,長相好看起來倒是清純可愛,售貨員看了她好幾眼,才低頭給她包種子,最後她花了五毛錢買了五六樣菜種子。

至於其他的,盛夏也沒有再買,因為下鄉後肯定是要干農活的,到時她偷渡一點到空間去種就是了。

也不要說她偷公家的東西是不對的什麼的,在大家都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誰不想辦法填肚子,她相信不止她有這樣子的想法,很多人都有。

盛夏又在供銷社買了不少她需要的東西,走到無人的巷子時,才把東西放進空間去,然後若無其事的走了。

在快到家的時候,她被人喊住了。

「盛夏,等等。」李嫻氣喘吁吁的跑到盛夏面前。

「李嫻表姐,你怎麼來了?」盛夏皺眉看着面前的女孩子。

這是她表姐,跟盛春關係很好,也不知道她叫住自己是有什麼事。

「盛夏,聽說你受傷了?」李嫻看向盛夏的腦袋,被頭髮遮擋着,她也看不到傷口在哪裡。

「對。」盛夏只回了一個字,就沒有打算再說了。轉身往回走。

「唉,我聽說你有個工作,你這受傷了一時半會也沒有辦法去上班,不如在你休養的這段時間,我去頂你怎麼樣,等你好了,我再還你。」李嫻打着商量的語氣看向盛夏。

「咦,你不知道?」盛夏發出疑問。

「我知道什麼?」李嫻不解盛夏的反應,問道。

「就是下鄉的人從盛春變成了我,工作她也頂了去,你來跟我說這話,怎麼都覺得不太對呀,你要找的人應該是盛夏,你們關係不是最好了嗎,她沒和你說這事?」盛夏一點也沒帶客氣的說道。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李嫻一聽,驚了,最近她忙着找關係,就是不想下鄉,可是家裡人多,而她媽又是重男輕女的,總想着讓她下鄉,讓哥哥在家,這不,她就哭着讓家裡幫她想辦法,不然她就鬧出去,看看以後誰敢嫁給她哥。

她家人被她磨得沒辦法了,最後同意了,但是也只是奔走罷了,這個時候都想着讓受寵的有工作不下鄉,不受寵的家裡又捨不得錢的沒關係的,可不就成了那個被捨棄的了嗎。

而李嫻就是李家捨棄的那個,這不,聽到盛夏有工作,而且還受傷了,就打了頂替她的主意。

因為她們是玉市第二批下鄉,還有轉圜的餘地,只要哄住了盛夏,她有很大的希望留在玉市,不用下鄉。

可她忘記了盛春是第一批,以前不可更改的事情,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一時間,李嫻都不知道作何反應了,盛春竟然沒有告訴她這件事,虧她們還是最好的表姐妹呢,竟然瞞得她那麼緊。

「盛夏,你就甘心?」李嫻眼睛一轉,計上心頭,問道。

「不甘心又如何,我在我家沒有大姐受寵你是知道的,爸媽決定的事情我也反抗不了。」盛夏的聲音帶着滿滿的無奈,同時又不得不屈服的神態,讓李嫻在心裏罵了句無用。

要是在平時,她也就不說什麼了,但是現在這樣,她真的沒有別的辦法,畢竟一些人是真的做得太隱秘了,今天盛夏要不是說,她也不會知道,還是她姑姑打得算盤響,果然是心眼最多的人。

只是這樣的話,那她的打算不就落空了嗎。

「夏夏,這樣,我給你一塊錢,你幫我一個忙,行嗎?」李嫻想了下,不得不大出血。

「什麼忙能讓你出一塊錢的報酬讓我幫忙?」盛夏這會有些好奇李嫻想做什麼了。

「這不是我家想讓我下鄉嗎,但是我不想去,就想着,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找你同學說說,讓我能到近點的地方下鄉。」既然無法改變了,李嫻也只能讓自己下鄉的地方條件能好點,別太苦。

而盛夏只要說幾句話就行了,一塊錢不少了。

「表姐,你算盤打得真響,人情是我欠的,一塊錢就想打發我,再說了,我要是有這能耐,我不會讓自己好過點?

還能輪得到你,這事我沒辦法幫你,你自個想辦法吧,不然就聽從居委的安排,該到哪就到哪。」盛夏還得到盛春原來下鄉的地方呢,雖然不算最差,但是地方遠啊,想要回一䞳城並不容易。

這是當時盛父盛母能做得最好的了,但是隨着盛夏有工作後,他們的心思竟然打到她的主意上了,她不讓他們大出血,她就不姓盛。

「唉,盛夏你……」李嫻抬起的爾康手沒有抓住盛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走遠,想要追上去,卻又不敢,怕盛夏把她剛才說的話告訴她姑姑,到時被罵的人還是她。

只能垂頭喪氣的走了。

而盛夏才到家門口,遠遠的就聽到隱約的說話聲。

「媽,紡織廠的工作真的太好了,我聽說以後轉正了,年節還有很多福利呢,只要我好好乾,以後一定孝順您。」盛春帶着笑意的聲音聽得出來她心情很好。

「這是肯定的,你也不想想你這工作是怎麼來的,我為了你,可是把你妹妹都打了,到現在還沒醒呢,明天就是下鄉的日期了,要再這麼昏迷着,耽誤了下鄉可怎麼辦?」李芬芳看着大女兒,這女兒長得像她,相貌也是出色的,只是皮膚略黑,沒二女兒的皮膚白,看起來遜色了幾分。

「媽,要不咱送她去衛生院看看吧,只要她能醒就不會耽誤下鄉了,我這工作也就穩了。」因為怕盛夏醒來鬧,所以母女二人沒有第一時間把她送去衛生院,想着還有那麼多天,昏迷而已,在下鄉之前醒了就行了,這樣子就不會有什麼變故了。

才拖到了現在,可是明天就是下鄉的時間了,現在人還沒醒,就有點急了,畢竟抬一個昏迷的人上車,還是下鄉,說出去,被人詬病的人是她們,到時傳出去。被人罵惡毒,她想嫁個好人家也不行了,她可不願意被壞了名聲,她還想嫁給工人,吃商品糧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