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於子樂勒布拉不辣(詭王可愛捏)_《詭王可愛捏》完整版免費閱讀

於子樂勒布拉不辣(詭王可愛捏)_《詭王可愛捏》完整版免費閱讀

2022-09-22 21:37 作者:勒布拉不辣

章節介紹

「你是時間之外的幽靈,也是混亂的根源,無可名狀的詭異之王啊,我於此召喚你,帶給這世界永恆的痛苦吧…」 癲狂的祈禱聲落下,空間扭曲破碎,蛛網般的裂紋不斷擴大,裂縫中射出不詳的猩紅光束,最終紅光淡去,裂縫匯合在一起,變成一個深邃的黑洞,從裏面傳出駭人的聲音: 「哪…

在線試讀

第4章 麻煩上門

於子樂走在長長的人行道上,他的手裡除了那份文件袋,還提着幾個塑料袋。這是他剛才經過菜市場買的菜。家裡什麼都沒有,不買點東西回去,他就要餓死了。

人行道上沒什麼人,倒是綠化帶的另一邊的機動車道上,時不時就有汽車狂飆而去。

但此時的於子樂整個人顯得緊張兮兮的,時不時就停下,然後猛地回頭看向自己身後。見到什麼都沒有,才悻悻的轉回頭。

「到底是什麼東西……不會真有鬼吧?別吧,我就看你一眼,不會纏上我了吧?」

就在這時,他又感覺到背後那股被人注視的感覺。

猛地回頭,除了綠化帶的樹蔭,後面又是什麼都沒有。

這已經是他從菜市場回來,第21次回頭了。

即使心裏很不安,但是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做,畢竟上一世也沒見過鬼。

只能加快腳步,噠噠噠地往家的方向走。即使身後又傳來被注視的感覺,也強忍着不適,不去理會。提着幾個袋子,在人行道上疾走。

走完這條公路,又連續繞過幾個街道,終於看到遠處熟悉的居民樓,上面「朝陽小區」四個大字,緩緩舒了一口氣。

於子樂又猛地回頭看了一眼,確定身後沒有人。

才提了提袋子,徑直走進小區。

他走在小區的水泥路面上,離第5棟樓還剩一百多米的距離。在經過一個花壇時,被人叫停了腳步。

抬眼望去,是一個中年婦女,只聽對方對詫異道:「是小於嗎?」

仔細看了看,她才確定,有些驚喜的道:「真是小於啊!不認識我了,我是你鄭阿姨啊!」

於子樂並不知道她是誰,前身的記憶里也沒看到過。只能硬着頭皮,掛上假笑,附和道:「是鄭阿姨啊!瞧我這腦子,差點沒想起來。」

對方反倒嚇了一跳,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於子樂,忍不住道:「嘿,去外面上學三年,還真變得不一樣。現在怎麼變得這麼禮貌了?阿姨都不適應了。」

於子樂只能用笑容掩飾尷尬,怎麼著,前身以前莫非都是罵你?

這鄭阿姨顯然非常健談,就在這走道上,硬拉着於子樂聊家長里短。一會兒詢問於子樂在外地的學習情況,一會兒又向他說于海老爺子過世,小區有多少人難過。還告訴於子樂,有事一定要找她,能幫忙的她一定幫。

可以看的出來,鄭阿姨話雖然多,但有副熱心腸。

還有就是於子樂通過這次交談,才知道,於老爺子為了掩飾孫子進了精神病院的事,向外界說他是去外地讀書了。

兩人寒暄了好一陣,鄭阿姨才戀戀不捨地停下話頭,和他告別,向自己家走去。

「嗯,什麼味道?」

就在於子樂也想繼續往前走時,忽然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就像……清明節燒紙錢的味道。

他轉頭看向已經走出八九米的鄭阿姨,似乎就是從她身上傳出來的,可是剛才她就站在這裡,自己怎麼沒聞到?

搖搖頭,覺得是今天看到的那個小孩腦袋驚嚇到自己了,導致自己現在過於敏感了,才會胡思亂想。

隨即快步走向前面的第五棟樓,沿着樓梯拾級而上。

…………

3棟,601。

「吱呀」房間的大門被打開,鄭阿姨從外面走進來。

客廳里的電視打開着,正在播放着戲曲節目,「咿咿呀呀」的唱着富有韻味的曲調。

鄭阿姨在玄關處一邊彎腰換鞋,一邊扭頭面帶笑容的對着沙發的方向說話:「你肯定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誰。」

過了兩秒鐘,不見有人回答。

玄關位置的鄭阿姨已經換好鞋,直起身子。滿臉堆笑道:「不是。是於叔家那小子。」

她走到沙發處,看着空無一人的沙發,然後笑着點點頭:「對,就是叫於子樂那小子。」

一屁股坐在沙發左側,拿起桌子上的瓜子開始嗑。

「呸」

吐出瓜子殼,略帶不高興的說:「什麼叫有什麼可高興的?你忘記於叔怎麼幫我們的了?」

過了幾秒,她板起臉,就像是在訓誰一樣:「別總拿過去的眼光看人家。人都是會變的。

現在人小伙可禮貌了,剛剛還跟我聊了半天家常呢。

他肯定是去外面上學了,看看現在變得多禮貌。

小區里那幾個長舌婦還亂嚼舌根,說那孩子其實是被送去精神病院了。哪個精神病院能把叛逆的孩子變得這麼懂禮貌?」

又過了一會,她板起的臉才放鬆下來。嘟囔着:「這還差不多。以後能幫咱就多幫一點,孩子多不容易……」

………………

5棟,六樓602。

打開房門,於子樂一步跨進去,迅速把門反鎖。

不是他做賊心虛,而是背後的窺視感在剛才上樓梯時居然又出現了。

「別跟着我回家了吧?不至於不至於,應該只是我感覺錯了。」

只能在心裏這樣安慰自己,他實在沒有這種事的經驗。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到家後,窺視感竟然真的消失了。

他將買的幾袋菜放進冰箱。然後拿起文件袋,小心的將它裝進爺爺房間的那個鐵盒裡,放在木製柜子的最底層。

至於鐵盒裡原本的那些東西,除了老爺子那本《驅魔人資格證》被放回了盒子。其他的早已被他隨意扔進了客廳的雜物箱。

走回客廳,看着四周像模像樣的,感嘆一句:「可算有點家的味道了。」

勞累了一天,於子樂決定放鬆一下。拿起手機,點亮屏幕,手指輕輕滑動,就進入了菜單界面。還好讓他想起了密碼,不然還得花錢換個新的。

點擊一個花里胡哨的圖標,手機界面先是一暗,然後變成一段模型精美的CG動畫,下方還有一個不斷增長的進度條。

進度條跳到100%後,手機里蹦出一個聲音:「歡迎來到神聖對決!」

這是前身記憶里,這幾年最火的pvp手游,很像於子樂前世的某moba手游。

賬號綁定手機號,他用手機號一下子就登進去了。

令他沒想到的是,號已經養好了,大部分對戰英雄都能用,還有不少皮膚。

看來前身在進去之前也沒少玩啊。

在此之前,他對前身的評價就是一個叛逆裝深沉的小屁孩,整天就是黑殘深那一套。這個評價的依據來源於他的記憶和這棟房子里的種種。

但說到底還是孩子,裝的再像,也會偶爾卸下厚重的殼子。

搖搖頭,自認為比前身成熟的多的於子樂,感嘆着點開了一把遊戲。

20分鐘後,微微皺眉,又點開了另一把。

又19分鐘後,抿了抿嘴唇,再次點開一把。

又15分鐘後,他看着掉了一個大段位的結算界面,陷入沉思。

「咚咚」

敲門聲響起。於子樂抬起已經擰成川字形的眉頭,問了句:「誰呀?」

久久沒有人回答,於是他也不再理這件事。

轉而退出結算頁面,退到了準備頁面上。然後他發現有人在打字@自己,是對面的人,他給自己發了兩條消息:

「牛啊,哥們,三把我都排到你。除了第一把是你隊友輸了,第二把和第三把都在你對面,結果就都贏了。」

「兄弟,要不再來一把?我感覺今天能上個大段!」

MD,什麼意思?這人在嘲諷我!

正準備發揮他前世峽谷鋼琴家的特長時。

「咚咚!咚咚!咚咚!」

敲門聲又響了,且比上次更大聲,一直持續不停的響着,就像是在催命一樣。

於子樂又喊了兩次「誰呀?」,外面的人依舊不答,只是不停的敲着門。

於子樂不耐煩了,在公共頻道給剛才讓他再來一局的哥們打字道:「我門響了,我不玩了。」

隨即起身,怒氣沖沖的把門打開,嘴裏念叨:「一直敲門,問你是誰也不回答。不會說話嗎?」

不滿的話發泄出來,他才發現門外竟空無一人,探出頭來左看右看,也沒看到哪裡有人。

欸,真是奇怪!

他可以確定,剛才的聲響就是敲門聲,甚至在他開門的前一秒鐘,還聽見了敲門聲。結果一打開什麼都沒有。

聯想到今天所發生的事,於子樂的神情很不好看。

「砰」的一聲把門甩上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