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沈安翊袁容錦(心尖寵她一皺眉,世子夫君追着哄)_沈安翊袁容錦最新章節閱讀

沈安翊袁容錦(心尖寵她一皺眉,世子夫君追着哄)_沈安翊袁容錦最新章節閱讀

2022-09-22 21:38 作者:十一源

章節介紹

【1V1、雙潔、甜寵、青梅竹馬】 袁容錦本是將軍之女,卻自幼被繼母陷害送離京都! 本以為她在外頭會吃盡苦頭、過得凄慘萬分! 卻不曾想,離開京都那十年里, 袁容錦不僅沒有絲毫狼狽之樣, 相反的,竟然還被嬌養得跟朵富貴花那般! 就連性子,也被養得比京都貴圈的任何貴…

在線試讀

第1章 回京

精彩節選

元國京都。

一輛樸實無華的馬車穿過熱鬧的大街小巷,而後穩穩停在了袁府門口。

「馬車裡可是大姑娘?老奴得了夫人指示,在此恭候大姑娘!」一個面容尖酸刻薄的老婦從台階上走下,瞧了一眼這破舊的馬車,滿眼嫌棄。

老婦冷嗤了一聲後,又催促道:「還請大姑娘趕緊下車,引了姑娘入屋子頭去,老奴還要回去侍奉夫人!」

馬車裡傳來了丫鬟的聲音:「還請媽媽稍等,奴婢這就伺候大姑娘下馬車!」

那被喚作媽媽的老奴一愣,隨後面容上更是不滿了,眼珠子不耐煩地一轉:大姑娘不過是個死了親娘、無依無靠的人,竟還敢如此嬌氣?

「姑娘,姑娘,醒醒,咱們到了!」馬車裡,丫鬟輕輕晃了晃正睡得熟的自家姑娘,卻沒有想到,一隻皙白的纖纖玉手輕輕拂開了丫鬟的手,而後便聽見了一聲嬌柔的嗔怪:「別鬧!我再睡會兒!」

被喚作姑娘的女子,便是這袁府的的嫡大姑娘,袁容錦。

「姑娘,我們到京都袁府了!」丫鬟又輕輕搖了搖袁容錦的手臂。

這時候,那原本搭着手臂睡着的女子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眸,定了定神之後,伸手捂了捂櫻桃小嘴,輕輕打了個哈欠……

「還請大姑娘快些下馬車!這袁府規矩可不比在江南……」

馬車裡的袁容錦柳眉緊蹙,看向了自己的心腹丫頭冬兒:「冬兒,誰在說話?」

「姑娘,聽着像是大夫人身邊的陳媽媽!」冬兒拿過了一盞茶,只見袁容錦伸出纖嫩皙白的手將茶杯接過,輕輕抿了一口,動作甚是雅緻。

冬兒忍不住想:若是被那大夫人知曉,這麼些年來,自家姑娘在江南不僅沒有受一絲一毫的苦,甚至被江南的那位嬌養得如同富貴花那般,不知會不會後悔當年用了骯髒手段把姑娘送離京都!

再細細瞧瞧這馬車,雖說這外觀看起來甚是樸實,可這馬車裡頭的哪一件東西,不是按照自家姑娘的喜好來的。

不僅如此,僅僅是那給姑娘做軟枕的料子,便是用冰蟬絲製作而成的,就因為那位,生怕姑娘用其它尋常料子會不舒適……

姑娘此番和江南的那位鬧了彆扭,回了京都,也不知道那位又要花多少心思才能將這位小祖宗給哄開心了!

「走吧!多年沒有回府,去見見我這位親厚賢淑的好繼母吧!」用完了熱茶,袁容錦終於在冬兒的攙扶下,緩緩從馬車中下來。

「大姑娘可真是……」終於等到了馬車裡的人下來,那位陳媽媽還冷哼着想說什麼,可是當她看到了面前的袁容錦時,立刻錯愕住了,眼珠子動都不動了。

夫人不是說交代了江南的表親一家人,這麼多年不能讓大姑娘過的舒適么?

還想着那家人定然拿人嘴短,會將大姑娘折磨得不成人樣么?

待將軍回京都,瞧見姑娘瘦骨伶仃的模樣也會相信大姑娘是個不好養活的,到時候更有借口將大姑娘趕回江南養病去……

可現在是怎麼回事?

面前的大姑娘身着藕粉色羅紗裙,髮髻上只是簡單插了只帶着珠花的簪子,可明眼人一瞧,也能看出那簪子價值不菲。

雖只是略施粉黛,但女子的容顏卻是清麗脫俗又帶了些許嬌媚,尤其是那雙明眸,閃爍如星。

再瞧瞧這大姑娘,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紅,眼睛所看到的皆是肌骨瑩潤。

一雙柔荑纖長白皙,那袖口的金絲花紋亦沒有逃過陳媽媽的雙眼!

大姑娘不僅沒有一絲一毫的狼狽,甚至比夫人精心養在身旁的二姑娘容貌更加豐美,更有貴女風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當真是……大姑娘?」陳媽媽不可置信又問了一聲。

卻聽袁容錦笑出了聲道:「當年離京之時,我不過是個五歲孩童,也難怪陳媽媽認不出我來了!」

陳媽媽再細細瞧着,這大姑娘眉眼間倒是有幾分她已經逝世的親娘模樣,想來定是無疑了!

只不過這麼些年,究竟是江南那邊哪裡出了紕漏,竟然敢違背大夫人的話,將人兒養成了這般……好!

話說這袁容錦,確確實實是袁府的嫡大姑娘。

她的阿爹,是元國的袁大將軍。

只不過自己的親娘是個沒有福氣的,當年生下她之後,便逝世了。

雖然她還有個嫡親大哥,可因為阿爹是將軍的關係,她大哥也經常隨着阿爹鎮守邊塞,常年不歸家。

袁將軍雖是個寵妻如命的人,但隨着原配夫人的逝世,留下了年幼嫡女,他又忙於政務,不可能帶着小容錦到邊塞去。

於是袁將軍便娶了繼室,就是如今的大夫人林慧嫻。

一開始,林慧嫻待尚在襁褓中的袁容錦的確好的沒話說,哪怕自己嫁到袁府後有了身孕,也依舊事事以袁容錦為先。

袁將軍尚未離京前,將林慧嫻的好都看在眼裡,也就真以為她會真心對小容錦好。

於是便帶著兒子又離開京都,駐守邊塞,這一去,便是好幾年。

這期間,他收到了林氏的來信,說是在京都中袁容錦得了場大病,差點離世。

幸好,鬼門關走了一趟,將命撿了回來。

可那大夫說大姑娘的身子要精心養着,否則日後便是風吹就倒,言外之意便是難以養活。

林氏說江南四季長春,是個養身子的好地方,她有個表親在那處,家境也算可以,不會虧待了大姑娘,她想着不若將大姑娘托養在江南幾年,養好了身子再接回京都來。

袁將軍是個久經沙場的男子,原配夫人也是自年輕就同他一起吃苦的,從未有過什麼彎彎繞繞的腸子,以至於袁將軍同他的兒子都以為,那林氏便也是一樣的人,一心一意為了袁容錦好。

父子二人知曉江南是個好地方,也覺得這樣對袁容錦是最好的安排。

袁大將軍本想着日後回了京都,便立刻差人將小容錦接回來!

卻沒有想到,雖是太平盛世,但是元國周遭的一些小部落還是蠢蠢欲動不得不防,於是父子二人這一去便是整整十年之久!

以至於袁容錦也被丟在了江南,整整十年!

…………………………

(小劇場)

袁容錦邊收拾行李邊說:江南沒什麼留戀的了!收拾收拾回京都吧!

被丟在江南的那位:……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