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辛苗季自南《曾經有風來過這裡》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辛苗季自南)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辛苗季自南《曾經有風來過這裡》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辛苗季自南)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2 21:39 作者:麓某

章節介紹

有風自南,翼彼新苗 如果可以,季自南希望這輩子都不曾遇到辛苗習慣在骯髒角落裡摸爬滾打的人,偶爾也會貪戀上天饋贈的一小縷陽光,甚至奢求更多 哪怕所有的苦難都是上天給予的 但季自南到最後也不願意承認,自己也是辛苗的光,是辛苗心中最純粹最盎然的少年,是彼時的清風挽起…

在線試讀

第1章 別怕,我來幫你

紅墨水撒在地上的痕迹突兀刺眼,像是一條分界線一樣劃開辛苗和另一邊的同學。

周遭靜得可怕,異樣的眼神如針一般扎在辛苗身上,恨不得洞穿她。

劍拔弩張。

「辛苗你有病嗎!」為首的女生破口大罵,褲腿上斑駁得厲害,是辛苗剛砸碎紅墨水時濺上去的。

「你有病嗎?」辛苗冷眼看着,反問,「周瀟妍,我招你惹你了?沒事找什麼茬?」

周瀟妍有些氣急敗壞,一時竟說不出什麼嗆人話來。

她身邊的狗腿子莫桑幽幽道∶「我們就路過不小心撞到你了,摔什麼東西呀。」

辛苗指着自己桌子上的一片狼藉——作業本被撕得稀碎,還被撒滿了粉筆灰。

「你們什麼尿性,那麼大個過道你還走不過去了?自己幾斤幾兩不掂量掂量把這些垃圾擺我面前噁心誰呢。」

「你!」周瀟妍怒目圓睜,正要張口,就被身後的人拉住。

「周瀟妍,晚上放學有她好看,老師馬上要來了,先回去坐好。」

聽罷,周瀟妍才露出不屑的神色,瞥一眼辛苗,得意地笑起來。臨走還不忘用腳猛地滑過地上的墨水,濺起一片落在辛苗褲腿上∶「給你賤的。」

見她們回到位置上,辛苗也懶得再說什麼,從兜里拿出一顆西瓜味的糖剝開吃進去,隨後去衛生間拿起拖布收拾殘局。

辛苗已經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成為周瀟妍小團體的欺負對象了,這種鬧劇隔兩天就會來一出,類似的事多到辛苗都有些麻木,但她依然認為自己應該反抗。

但怎麼能不委屈呢,所以包里常常備着糖,因為吃糖能讓辛苗暫時忘記委屈,事後再想起來也不會特別難過,熬着熬着就過去了。

辛苗默不作聲的拖地,一下一下拖的很使勁。本來拖布就還是濕潤的,再加上紅墨水,於是拖開了一片紅漬。

教室外高跟鞋的聲音由遠及近,不看也知道是程燁來了。

程燁是教數學的,也是他們高二三班的班主任,人送外號「女魔頭」,一是因為作業多,二是因為脾氣不好,學生私下裡都在傳她是因為更年期才這樣。

「辛苗,你在做什麼?」程燁剛到教室門口,就看見辛苗哼哧哼哧的在拖地。

周瀟妍不等辛苗說話,就搶着回答∶「程老師,辛苗故意摔碎墨水瓶子想砸人,把墨水瓶摔碎了。」

「我問你了嗎?接什麼嘴?」程燁早就知道周瀟妍的得行,讓她不要欺負辛苗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了。

辛苗成績不錯為人也安靜乖巧,不犯事,遇事也不怕事。程燁還挺喜歡的,多次出手維護,但礙於老師身份不能爆粗口,不然早罵得周瀟妍狗血淋頭。

「辛苗你收拾完就回去坐好,一會有新同學會來,就坐你旁邊的空座位。」

新同學?

辛苗怔住,班裡是同桌制,但旁邊的空座位因為她的緣故從來沒有沒坐過人,甚至還有被波及到,桌面上也有幾道觸目驚心的劃痕。

算了,也不指望和新同學處好關係,只希望別又跟着周瀟妍一起欺負自己就夠了。

踩着上課鈴,新同學來了。

一個瘦瘦高高的身影晃到教室門口,單肩背着一個耷拉着的書包,還戴了個鴨舌帽。

「同學你進來吧。」程燁朝門口招手。

只見門口的人長腿一跨,沒兩步就上了講台。

「我叫季自南。」

與生俱來的清冷嗓音輕飄飄的打在辛苗心上,本來不是很感興趣的她也抬起頭打量。

有陽光透過玻璃撒在少年身上,隨着少年抬眸,宛如神明的審視降臨,明媚又疏離。哪怕眼下有不淺的黑眼圈也擋不住少年不羈的氣質,五官端正精緻,還帶了一點男孩的幼態,像是一件雕塑的半成品。

程燁為了防止尷尬,在季自南說完名字之後,當機立斷安排他去辛苗身邊的空座位。

季自南也一聲不吭的走到座位旁,愣住,看了看慘不忍睹的桌子,又瞟了眼有些局促的辛苗,才悠悠地拉開凳子坐下。

這才讓辛苗一顆懸着的心放下,她生怕新同學因為桌子一來就和自己杠上。

教室一角,莫桑用手肘戳着周瀟妍,滿臉花痴相∶「這個季自南有點帥誒。」

周瀟妍翻個白眼∶「一看就是跟辛苗那賤人一樣的悶葫蘆,有什麼帥不帥的。」

說完眼光還不忘飛到季自南那裡,她認出來季自南的帽子,鞋和書包都是奢侈品牌。

過道上的水漬還沒有干……

天色漸晚,黃昏下的校園顯得寧靜祥和,殊不知,少年人的惡意在校園的角落裡肆意滋長。

辛苗被推地撞在牆上,悶哼一聲,被劉海遮了大半的眼睛死盯着眼前的兩男兩女。

兩個女生無疑是周瀟妍和莫桑,其中一個男生是早上拉住周瀟妍的劉凱,還有一個是劉凱從學校外叫來的大哥。

幾分鐘前,都快走到校門口的辛苗被劉凱拉走,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周瀟妍還在一旁跟滿臉疑惑的門衛打哈哈,說只是鬧着玩。

周瀟妍一副狗仗人勢的模樣∶「賤人你現在怎麼不猖狂了?」

「你別狗叫。」辛苗直起身子,剛撞到牆肩膀隱隱作痛,眉毛不自覺地皺成一團。

周瀟妍舉起手就準備打下去,辛苗見狀不甘示弱抬腿就是一腳,踢在周瀟妍腿上。周瀟妍吃痛後退,驚聲尖叫∶「你個賤人敢還手,我打死你!」

見周瀟妍有些失去理智地衝過來,辛苗想趕緊躲開,卻不想被莫桑一把抓住,隨後結結實實挨了周瀟妍一巴掌。

臉上火辣辣的痛感刺激着辛苗,秉承着魚死網破的想法,辛苗也不忍了,鉚足勁撞開莫桑,然後一隻手扯着周瀟妍的頭髮,另一隻手學着電視里別人打架的樣子捏成拳頭,對準周瀟妍的鼻子就是一拳。

周瀟妍捂着鼻子慘叫一聲往後倒在劉凱懷裡,從指縫中能看見殷紅的鼻血滲出來。

「這樣打有什麼意思呢?」劉凱那大哥嫌無聊,看着辛苗猥瑣地發話,「看小姑娘有點意思,不如給她扒光了玩。」

話音剛落,恐懼感逐漸蔓延至辛苗全身,看着眼前慢慢逼近的人,她知道這不是鬧着玩,立刻撒開腿就跑。

跑!再跑快點!

滿腦子逃跑的辛苗此刻緊張到極點,她不敢去想再不跑會發生什麼,即使腿抖得有些跑不利索,但她還是強忍着害怕一刻不停的跑。

身後的人也追了過來,兩人的距離是越拉越近。

終於在拐過一個彎之後看見了人,是季自南,他正悠閑的抽着煙,邊抽邊往校門口走去。

季自南也聽見了辛苗這邊的動靜,轉頭看見辛苗正好被追上的男人抓住書包,同時目光也對上辛苗求救的眼神。

衝刺之後辛苗有些喘不過氣,被逮住了更是腿軟,嗓子也發不出聲,她只好放棄書包,來了個金蟬脫殼又往前跑了幾步。

兩條腿不聽使喚一般無力,辛苗摔在季自南面前,用儘力氣才發出一點聲音∶「救我——」

季自南腳步頓了頓,但並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往校門口走,順便掐滅手裡的煙。

看着季自南漸行漸遠,絕望如潮水般侵蝕辛苗,像一個即將要溺亡的人一樣。

衣領被使勁一提,辛苗被勒的往後倒。

「小娘們跑的還tm挺快,很倔啊。」

身後的人也喘着粗氣,拎着辛苗的衣領往自己身邊拉,有些氣息難免撲在辛苗的脖頸上,一陣顫慄,雞皮疙瘩迅速爬遍辛苗全身。

辛苗被拖了回去,期間也不忘拳打腳踢,但讓對方更加惱怒,又是一巴掌打在辛苗臉上。

「小妮子老實點!不然弄死你!」

這一巴掌打的辛苗暈頭轉向,男女的力量差距讓辛苗恨的快要窒息,但外套拉鏈被往下拉的感覺讓她逼自己清醒。

周瀟妍靠在莫說了身邊看熱鬧,劉凱也來幫他大哥,想制服辛苗。

「啊——」

一聲慘叫,辛苗什麼也不管了,一口咬住面前的臟手,死命咬住,絕不鬆口!

「你tm的!」

一拳又一拳落在辛苗頭上,鈍痛讓她更加用力,可能再用力點,那大哥手上都得掉一塊肉。

辛苗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就在要鬆口之際,遠處傳來訓斥的聲音。

「你們在幹什麼!」

劉凱反應的最快,拉住他大哥∶「大哥先走,是學校保安,被逮着要挨留校察看,別打了快走!」

周瀟妍和莫桑在聽見聲音之後就溜之大吉,劉凱見辛苗還不鬆口,急得一腳就踹了上去……

從醫院回到家,想着被診斷出的輕微腦震蕩,辛苗終於還是綳不住了,在外面再堅強的外殼現下都化作一攤爛泥,潰不成軍。

辛苗失聲痛哭,有時候她真的很希望自己父母沒有離婚,能在此時出現給她撐腰,關心她發生什麼事了,但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早在辛苗小學的時候,她父母就離婚了。辛苗跟着母親一起住到初中畢業,然後她母親就嫌她是累贅,幫她租了間房子扔下一張銀行卡就跑了。銀行卡不定期會收到兩筆轉賬,分別是來自父母的撫養費,說出去也是人人嘲笑,諷刺至極。

哭累了,辛苗就沉沉睡去,眼淚打**一片枕頭,她呼吸都很輕微,像是一個將死之人。

辛苗做了個夢。

夢裡,她才讀幼兒園,被自己爸爸抱在懷裡,媽媽依偎在爸爸身邊,一家人幸福地逛着遊樂場。

辛苗小手一指,甜甜地說∶「爸爸我想要大氣球!」

爸爸輕拍辛苗的背,笑得眉眼彎彎∶「好好,爸爸給你買,苗苗要什麼爸爸都給你買,走着!」

……

好夢總是讓人難以釋懷,恨不得自己能睡上個七天七夜。

辛苗在陽光灑進來時就醒了,獃滯得看着天花板,已經中午了。

好在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學校看一張張虛假的面孔,難得的放鬆讓辛苗又睡了一覺,不過沒再做什麼美夢。

直到天色漸暗,辛苗才被餓醒,起身看着糖罐里為數不多的幾顆糖,她決定出去買點,順便找點好吃的。

簡單收拾一下,辛苗就直奔便利店,想也不想就拿下幾大包水果糖結賬。看見櫃檯上煮的咕嚕咕嚕冒泡的關東煮,饞壞了,果斷買下一份。

回家的路上會路過條小巷子,經常聚集着一群不良少年,不是在抽煙就是在約架,辛苗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不,又堵在一塊準備揍人,這次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蛋被纏上。

由於辛苗平時劉海很長,遮住眼睛,身形小小的還老愛穿深色系衣服,所以存在感很低,基本沒有讓不良少年盯上自己的機會。

本來這次辛苗也想縮在邊上快點走過這條巷子,結果餘光掃到熟悉的身影被圍住,定睛一看,這不是季自南嗎!

季自南比圍着他的人還高了半截,很是突出,依舊戴着他的鴨舌帽,這次耳朵里還塞着藍牙耳機,穿了一身黑,倒和辛苗的一身挺配。

站一邊聽了聽情況,才知道季自南被打劫了。

「看你一身名牌,挺有錢,給點讓哥幾個去上上網唄。」

季自南默不作聲,用看垃圾一樣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

被看的人自然渾身發毛十分不爽,惱羞成怒,揪住季自南的領子正要動手,就被從旁邊飛來的黑影猛打一下。

季自南顯然有些差異,順着方向看去才發現是辛苗不知道從哪摸了根鋼管來,一副捨生取義的架勢。

「別怕,我來幫你。」

聲音還有些抖,可能是昨天的後遺症。

那人捂着被打疼的手,怒吼∶「小娘們活膩歪了敢打老子!」

幾人正要轉移目標集火辛苗,說時遲那時快,季自南一把搶過辛苗手裡的鋼管就擋在辛苗前面和面前三個人干起架來。

慘叫聲不絕於耳,但都是來自快被揍趴下的混混。辛苗都覺得他們被打的有些慘,皺着眉頭看季自南一下一下的用鋼管抽在混混身上。

「哥,不敢了不敢了!別打了哎呦!」

各個五官都擠作一團,丑的隨心所欲。

季自南踹了踹,三個混混都不敢動彈,於是扔掉鋼管就走。鋼管砸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讓幾人又是一顫,連帶着辛苗也不自覺的抖了一下。

她也沒想到,看起來沒幾兩肉的季自南還挺能打。

辛苗趕緊拎起路邊的一袋子糖和關東煮跟上季自南,邊走邊不自覺地理頭髮,把擋住眼睛的劉海理到兩邊,小聲說∶「那個……昨天謝謝你啊。」

「我沒做什麼。」

雖然季自南嘴上這麼說,但是辛苗還是知道,保安能來那麼快和季自南脫不了關係,就算他不承認自己也知道。

辛苗從袋子里抓了一把棒棒糖舉到季自南面前∶「給!」

季自南停下腳步,盯着辛苗看,然後目光又轉到棒棒糖上∶「我不吃糖。」

「那關東煮呢?」辛苗把棒棒糖塞回塑料袋,又拿出打包好的關東煮,「雖然有些涼了。」

看着露出眼睛目光炯炯嘴的辛苗,季自南差點就接受她的好意∶「今天幫我也算抵了。」

說完抬腿就走,留辛苗在原地發懵,自己幫他什麼了,遞鋼管嗎?

見季自南頭也不回地走,辛苗也往家的方向走去,結果發現季自南好像走的方向和自己一樣,倒顯得自己像是跟蹤狂。

直到兩人一起進電梯,季自南才忍無可忍地回頭∶「別再跟着我了。」

辛苗按下六樓的按鈕,哭笑不得地解釋∶「我沒跟着你,我家就住這,你不按電梯嗎?」

「……」

季自南無言,因為他也住六樓。

辛苗站在按鍵旁邊,電梯里懷疑的氛圍讓她尷尬的腳趾都抓緊了,她感覺到自己背後有一道灼灼目光在打量自己。

電梯一到,辛苗就快步走到自家門口掏出鑰匙開門,好幾下還沒對準鎖孔。

接着在季自南的「目送」下開門,還不忘說一句∶「拜拜!」

門「嘭」地關上,樓道陷入安靜,不一會又響起了一陣用鑰匙反鎖房門的聲音。

「……」

季自南失笑,打開了辛苗隔壁房的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