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逐出師門後我在山下擺攤算命(薛珊蘇禾)_《逐出師門後我在山下擺攤算命》全集免費閱讀

逐出師門後我在山下擺攤算命(薛珊蘇禾)_《逐出師門後我在山下擺攤算命》全集免費閱讀

2022-09-22 21:40 作者:白茶小姐

章節介紹

天之驕女薛珊,師從岳峙山白榆君上,在一次門派鬥爭中,白榆君上意外失蹤 薛珊也在尋找師父的過程中,發現了岳峙山的秘密,因此被陷害慘遭逐出岳峙山 曾經的岳峙山大師姐,成為各大門派的笑話 薛珊對此完全不在意,樂此不疲的在鎮上擺攤算命,日子也算逍遙 好巧不巧撿到一個清…

在線試讀

第 1章 神婆

精彩節選

宣山城下

自從被逐出岳峙山門後,薛珊就輾轉到了宣山落腳,擺攤算命,成了宣山城內沒名氣的神婆。

薛珊如往常般提着吃飯工具,來到她的攤位。

旁邊賣胭脂的莫大姐,和她打招呼,「小薛,今日來晚些了啦!」

薛珊淡淡地回道;「睡過頭了。」

賣胭脂的莫大姐湊過來,「昨夜你有沒有聽到城中的動靜?」

薛珊把自己的招帆布掛起來,擦了擦桌子,頭也不抬地回道;「沒有!」

莫大姐一臉失望的回到了自己攤位上,招呼客人。

薛珊手肘放桌上撐着下巴,眼睛直打瞌睡,要不是口袋空空,今日都不想來了。

昨夜累死累活忙一晚,也沒撈到一個子,一串金片就這樣沒了,薛珊痛心疾首。

生意不好做,這幾日來她攤前算命的一個人都沒有,慘淡至極,家裡的米就剩一小茶杯,她連喝了幾天米湯,越發覺得心酸。

曾經也是威風凜凜,名聲大噪的天之驕女,如今落魄到喝米湯的地步。

薛珊拍案而起,決定搞些銀子哪怕幾塊銅板也好,不說填滿米缸,至少吃上一個饅頭啊。

反正這事也幹了不少,不在乎再干幾次,夜黑風高之際,薛珊穿着灰色洗到發了白的道袍出了城。

亂葬崗堆了好多未殮的屍體,隨意丟在山上,有的用草席一卷就了了事。

薛珊提着一小籃的紙錢,來到亂葬崗,選了一塊空地燒了紙錢,邊燒紙邊念道;「救一切罪,度一切厄。渺渺超仙源,蕩蕩自然清,皆承大道力…….!」

「各位也知道我是熟人了,最近生意不好,我也要飽肚不是,打擾諸位了,莫怪莫怪。」

亂葬崗毫無動靜,薛珊知道這裡的鬼都見怪不怪了,起初還會嚇嚇她,現在都直接無視她。

一手端着燭火,一手拿着鐵鏟,朝着未殮的屍體去。

「老規矩了,給你們挖墓,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得給我!」薛珊說道。

林中颳起一陣微風,手上的燭火未滅,這些鬼答應了。

接下來薛珊賣力的挖坑,埋了一個又一個死人,已經埋了七人,在他們身上摸不出一個東西。

薛珊累的不行,靠着一棵樹氣喘吁吁地坐下,嘀咕道;「怪不得你們答應的如此爽快。」

「一群窮鬼!」

亂葬崗旁的樹枝上飛過烏鴉,在頭頂叫的歡,似嘲笑她一般。

望了一眼,最後一具趴在一座墳上背朝着她的死人,薛珊猶豫要不要埋了。

休息半晌,薛珊從地上起來,舉着燭火揮着鐵鏟朝那死人走去。

「不抱希望了!有沒有都給埋了,誰叫本姑娘心善呢!」

燭火靠近這個死人,薛珊覺得這人估摸有錢,衣服布料看着挺好,又注意到他垂下的手指,骨節分明,手指纖長。

在燭火的照明下,這死人的頭髮也好看,又黑又亮,薛珊用鏟子把人翻了過來。

薛珊沉默了。

這個死人長着一張絕美清冷的臉,積石如玉,列入翠松,郎艷獨絕,世無其二。

是薛珊見過最好看的一張臉了。

好看有什麼用,還不是紅顏薄命,「看你這麼好看的份上,我給你挖一個好看的坑,再給你立一個碑。」

薛珊說干就干,左右看看選中一塊空地上,周邊都沒有墳堆,他長的好看就埋遠一點,省得女鬼來竄門。

薛珊拿着鐵鏟就開挖,估摸着挖了半時辰,看挖好一個人形大坑,放下他綽綽有餘。

費力的把人拖過來,下葬前,薛珊仔細的把人都翻了個遍,最後在他腳腕摸到一根紅繩子。

紅繩上綁着七串似銅錢大小的金圓片。

薛珊念道;「敕就等眾 急急超生 敕就等眾 急急超生!」

「給你殮屍下葬,你腳上的東西就算是喪葬銀子,我還送了你一段超生咒!去地府能投個好胎。」

說著解下腳踝上的紅繩。

又把人拖到挖好的大坑中,薛珊跳出坑外,一鏟一鏟的填土。

身上填完了,薛珊鏟起一鏟子泥,在美人的臉上停了片刻,心道;真是可惜了!

忽然跟見鬼了般,坑裡的美人動了動眼皮,接着睜開了眼睛。

薛珊淡淡地說道;「想嚇我!」

「笑話!本神婆根本看不見鬼。」

說完一鏟泥直接落在美人臉上,一鏟一鏟又一鏟,直到把坑填完。

薛珊還劈了一塊木頭立在墳前,然後扛起鏟子瀟洒的離開。

走了沒多久,身後響起嘀嗒嘀嗒的腳步聲。

薛珊皺了皺眉,說道;「各位不送啊!我自己走。」

以往只要薛珊開口了,林子里就不會再有聲音,這次卻一直跟着,踏踏踏的響。

薛珊堅決不轉身,「都說了不要送了,再送我就生氣了。」

聲音一直跟着她出了亂葬崗,薛珊是真不想帶着東西回家去,伸出一隻手,手中夾着一張符紙,反手朝身後打去。

頓時安靜了下來!

薛珊拍拍手,「都說了不要送了!」腳下快步離去。

有時候霉運上身,真是處處倒霉。

半夜遇上抬喪的,薛珊覺得會和她相衝,選擇繞道而走。

走小路回去,一隻長毛白貓攔在了路中間。

薛珊停下來,鏟子插入泥中立了起來,手肘撐鏟子,「什麼意思?」

白貓喵叫了兩聲。

薛珊指尖動了動,在夜裡,死物不能叫三聲,第三聲會雞鳴。

白貓叫第三聲聲,果真聽到了雞鳴聲,真遇上不幹凈的東西了。

薛珊被逐出師門後,關了天眼,看不見臟物,道行就比城裡那些個道士略高一點點。

「攔我有什麼用?本神婆幫不了你。」薛珊說道。

白貓不動,蹲在小路中間,墨綠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薛珊。

人往左一步,白貓就往左一步,往右它又跟着往右,往前它退後。

林中傳來下葬人洪亮的聲音,「天門動,地門開,千里童子拘魂來。三魂真子,七魄玉女,陰陽五行,八卦三界,吾奉魔靈道祖師律令攝。」

突然面前攔路的白貓消失不見。

薛珊面色不大好,在宣山這個地方,居然出現了陰山的鎖魂咒。

聲音越來越近,薛珊躲到了草叢中。

下葬的隊伍返城不走回頭路,也選擇這條回城的小道。

「道長你說十三姨娘會不會找上我們麻煩啊!」一個抬棺的人說道。

走在前面撒紙錢的一個中年道士,語氣不屑地說道;「本道出手必定萬無一失。」

聽到道長的話,幾個抬棺人放心了些。

薛珊趴在草叢中被蚊蟲叮咬,不小心發出了聲音。

走在小道上的幾個抬棺人,瞬間嚇的大叫起來。

「會不會是十三姨娘啊!」

「她來索命了!」

穿着道服的中年道士冷哼一聲,「什麼東西敢在本道面前班門弄斧,休要逃。」

薛珊不想惹麻煩,扛起鐵鏟就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