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宇偷個筆名不算偷《你可得讓着我點》_蘇宇偷個筆名不算偷全集在線閱讀

蘇宇偷個筆名不算偷《你可得讓着我點》_蘇宇偷個筆名不算偷全集在線閱讀

2022-09-22 21:41 作者:偷個筆名不算偷

章節介紹

也許有一天,我是說也許,武道無人可走,因為天地間的真氣在逐漸消逝,直到完全消失,但我覺得不是今天也許,隨着時間流逝,世間再也沒有高等武者的蹤跡,只能依靠機械抵禦外敵,但也不是今天今天,藍星的最強者,武帝出征修羅族,這一戰,將決定人類的未來讓我們為武帝祈禱,也為…

在線試讀

第2 章我不會要涼了吧

江城

中午,蘇宇出門來到自己經常吃飯的地方,好好吃啊麵館。

蘇宇開始也嘗試過自己在家做飯,但做出來的飯隔壁家的狗看了都搖頭。有次還直接食物中毒,嘴裏不斷吐泡泡。熱愛生命的蘇宇只好出去吃飯。

老闆,來份蓋澆飯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蓋澆飯

那來份炒麵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炒麵

那你們有啥吃的?

不好意思,我們這不賣吃的

看着眼前發懵的蘇宇,老闆開始解釋,以前的老闆因為女兒考上帝都大學,一家人都搬到帝都去了。

他也是剛盤下店鋪,準備開個藥劑鋪。正準備在門口貼個小告示,沒想到這就有客人來了。

蘇宇聽完後正準備走,卻又被老闆攔下了。「哎,小兄弟別急着走啊!有沒有興趣來我這當夥計,一個月3000。」

「哎哎哎,不行咱可以商量嗎,3500。」

……

蘇宇終於綳不住了:「老闆,有沒有一種可能,僱傭童工是犯法的?」

正在口若懸河的老闆突然一愣。然後思考起來,接着兩手一拍:「有了,我只要不給你發工資,豈不是不算僱傭童工了?」

「雖然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還要上學,你還是另尋他人吧!」蘇宇轉頭就走,這老闆居然想白嫖,還有理有據的,可真是把自己當大聰明了。

蘇宇走後,這個老闆還在原地困惑,「現在招工這麼難嗎?在平城不都是搶着來嗎?」

在重新找了一家飯館,吃飽喝足後,蘇宇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周邊熟悉又陌生的街道和一個個店鋪。心裏有一些迷茫。不過很快便恢復過來。

蘇宇快步向家裡走去,他要儘快了解這個世界,然後去學習他比別人少的那一部分知識。到家門口後,蘇宇停下腳步。

家裡進賊了,這是蘇宇的第一反應。因為家裡的門開着,而且蘇宇清楚記得自己走的時候是將門鎖好的,最主要的是,門鎖一眼都能看出來是壞了。

於是,蘇宇原路返回。等再回到家門口時,蘇宇頭上多了一個頭盔,手裡多了一根鐵棍。

本來蘇宇是準備找一根木棍的,但仔細想了一下,萬一對面是個魔法師或者機械師呢,雖然可能性不大,不過還是小心為上。

蘇宇拎着鐵棍,輕輕走向房內,先是客廳,裏面空無一人,也沒有能夠躲人的地方,但亂糟糟的,很明顯被人翻過。然後是自己卧室,蘇宇耳朵湊在房門上聽,沒有動靜,接着是老院長的卧室,也是沒有半點聲音。

蘇宇頓時鬆了一口氣,不過就在這時,老院長卧室的門開了……

將家裡的東西都整理好,發現沒有少什麼東西後,蘇宇才癱倒在沙發上,斜着眼睛望着地上的生物—-一坨白色的球。

為什麼是球?因為蘇宇看到時它就是個圓球,漂浮在空中,大約有個半米。

為什麼又說是一坨呢?因為被蘇宇一棍子敲暈後便掉到地上,變成了一坨。不過幸虧變成了一坨,不然蘇宇還不好用繩子綁。

「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蘇宇淡淡開口道。但地上的白球卻沒有什麼反應。

五分鐘後,「別裝了,我知道你醒了!」蘇宇再次開口道。但是白球還是沒有反應。

在蘇宇多次反覆試探後,確定這玩意暫時應該是不會醒來,當然也有其他可能,比如這玩意明天發臭的話,那應該是取經去了。

將綁白球的繩子檢查一便,確定安全後蘇宇便出門買鎖去了。再回到家時,看到有兩個人影在自己家門口鬼鬼祟祟的。仔細一看,這不是葛平和李飛嗎?這兩貨又在搞什麼?

李飛耳朵貼着門:「你聽到了嗎?」

「我啥聲音也沒聽到,你聽到啥了?」葛平輕聲說道。

「我聽到好像有人在哭,是不是蘇宇失戀了?」

「真的嗎,我怎麼沒聽見?而且蘇宇不是沒有對象嗎?失那門子戀?」

「說不定是單相思,剛好今天表白被拒絕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那我們要不要去安慰安慰他?」

蘇宇站在他們身後聽着兩個人的對話,滿頭黑線。

正在偷聽的葛平突然打了個冷顫:「李飛,你有沒有感覺有點冷啊。」

「不冷啊……靠,你掐我脖子幹嘛?」

「我沒……」

葛平話說一半,突然感覺到一隻手扼住自己命運的後頸。

蘇宇看着同時轉過頭來的兩人:「你們兩個還挺會玩啊!」

兩個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尷尬。然後異口同聲說到。

「是李飛(葛平)讓我這麼乾的。」

蘇宇嘴角微微抽搐。

「先進去再說」

蘇宇鬆開手,提起剛才放在一邊的鎖,對兩人說道:「來的正好,兩位打工人。」

安好門鎖後,蘇宇讓兩人坐在沙發上休息,結果李飛看到地上綁着的大白球。蘇宇正準備解釋一下,只見1米8的李飛直接躍起,四肢朝上,屁股對準大白球。然後快速落下。

蘇宇見已經來不及了,趕忙後退幾步,他怕血一會滋他身上。不過幸好,血腥的場面並沒有出現。李飛坐在白球上,屁股左扭右扭。

「蘇宇,你這坐墊也太軟了吧,好爽啊!」李飛**的叫道。

旁邊的葛平看到李飛的樣子,直接起來開始拽李飛。

「別你一個人爽啊,讓我也試試」

看到兩人今天不坐死這個大白球不甘心的樣子,蘇宇趕忙去制止兩個人。

在蘇宇的解釋下,兩人終於明白了眼前的一坨並不是坐墊,而是一個生物。

「所以那群來暗殺你的殺手都被你打跑了?」葛平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主要是蘇宇講的太嚇人了,什麼對面拿着手槍指着他,被他一個滑鏟過去,直接奪槍反制。

「你可是我蘇宇的鐵哥們,我騙誰都不可能騙你啊!」

「得了吧,再忽悠都把葛平忽悠傻了」李飛在旁邊直接將蘇宇的謊言拆穿。

「不對呀!你居然不信,這不合理呀」蘇宇用懷疑的眼光看着李飛。

「我當然不可能上當,我可是天才,你的謊言在我的眼裡都是破綻。」李飛鼻孔朝天,傲聲說道。

三個人犯了會二之後。確定蘇宇真的沒有啥大問題後,李飛突然低聲說道:「正好我們三個都在,我這有絕密消息。」

「啥消息啊?神神秘秘的?」葛平問道。

「噓」

李飛擺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拿出手機,在上面打字:「小心隔牆有耳」

蘇宇和葛平兩個人則瘋狂點頭,只見李飛接着打字。

我有個叔叔是教育部的,他上次來我家偷偷告所我,上面要有大動作,我們這一屆可能不再像以前一樣,只考理論,可能要添加實戰考試,而且實戰考試的分值可能比理論要多很多。

我們這一屆應該很多人都已經開始實戰練習了,但通知還沒有正式下發,所以我們要提前準備。不然等到通知下來後,比其他人就落後太多了。

我家這次花大價錢請了一個魔導師來幫我引導精神力,你們兩個要是想走魔法師的路,這周周末就直接來我家。讓那位魔導師順便幫你們也引導一下,畢竟提前修鍊的話危險性還是挺大的。」

得知李飛家裡請了一位魔導師後,蘇宇和葛平眼睛都瞪大了。蘇宇在手機上查過魔法師的信息,魔法師等級分為初級魔法師,中級魔法師,高級魔法師,大魔法師,魔導師,禁咒法師。

在禁咒不出的情況下,魔導師可以說是魔法師系的天花板了。

蘇宇以前只是知道李飛家有錢,沒想李飛家居然這麼有錢。不過李飛這種機會都能找到他和葛平,蘇宇心理還是很感動的。

「壕無人性啊!」

旁邊的葛平握拳捶胸,仰天長嘯!

「別嚎了,不是叫你們一起去了嗎?來,喊出我們的口號」

三隻手瞬間搭在一起

「兄弟一生一起走,唱跳rap打籃球」

送走李飛和葛平後,蘇宇坐在一坨大白球上,消化着李飛帶來的消息。在和兩個兄弟的逗趣中他已經徹底融入到這個新世界中。

不過,真別說,這玩意確實軟。

正想着,突然,屁股一疼。蘇宇直接從白球上跳了起來,兩隻手捂着屁股。目光盯着眼前的真兇。

大白球從一坨又變成了一個白球不過因為被繩子捆着。變得不是那麼圓。然後在空中不停扭動,想要將繩子掙脫開。

蘇宇這時才注意到,眼前的白球有着嘴巴和眼睛,不過都緊閉着。只留着一個小縫隙。

看着眼前不斷變形的白球,蘇宇能感覺到這玩意要是掙脫繩子後,第一個就是要找自己報仇。

於是,蘇宇強忍着臀部的疼痛,從門口拎出鐵棍,準備給大白球再來上一棍。

「來我家偷東西,還咬我屁股,看我怎麼獎勵你。」

說完,蘇宇舉起了手裡的鐵棍。

大白球好像感到了危險,眯成縫的眼睛稍稍張開,立刻就看到了一個人舉着鐵棒瞄準了自己,嚇得大白球直接縮小了一圈,動也不敢動。

蘇宇看着眼前因為突然縮小一圈,繩子已經掙脫的白球,舉起的鐵棍也頓時不敢落下,這一棍要是打偏了,自己可能要涼。

於是,一人一球開始對峙。

一滴冷汗從蘇宇脖頸流過,因為白球好像又縮小了一圈。

我不會要涼了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