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萬里無雲,天下為頃》雲春和雲依,萬頃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雲春和雲依,萬頃)全集在線閱讀

《萬里無雲,天下為頃》雲春和雲依,萬頃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雲春和雲依,萬頃)全集在線閱讀

2022-09-22 22:36 作者:庸人不擾

章節介紹

天下初定,百廢待興然當今聖上昏庸無能且膝下無子各路藩王蠢蠢欲動,周邊小國摩拳擦掌雲家,擁有六州之財富,富可敵三國,是天下當之無愧的巨富之首可惜盛世都難保其家族之安全,更況這山雨欲來之境雲家嫡女雲春和,慘遭滅門之禍,為保家族之榮耀,為定天下太平,以女兒之身入朝堂…

在線試讀

第8章 初入綏王府

「兄弟,我的青青就交給你了。」姚掌柜猶如託孤一般在綏王府的後門處拉着萬征的手不放。徒留一臉迷茫的山娃和青鸞。

萬征腦上青筋凸起,腦袋直接突突突。這位姚開心當年在他九死一生的時候把他從戰場上撿起,從此萬征就欠姚開心一條命。當然這個快樂的小胖子無欲無求,自己有着萬貫家產,也就是開個茶鋪揮霍下,無不良嗜好,更不會惹是生非,自然也無求於自己。這些年來姚開心和萬征也是莫逆之交,只是在人前姚開心也從不套近乎,自然了解這段往事的人不多。說來奇怪,萬征和姚開心兩個人性格、背景、人生價值完全不同,但是兩人的氣場就是完全契合。萬征最欣賞姚開心的一點就是隨性且快樂,皇權富貴在他眼裡根本不算什麼。就算一介乞丐若是投了他的性子也能成為他的座上賓,若是投不了他性子,就算是當今天子亦或者是那位同天子的天聖大娘娘也只能是一位過客。而姚老闆也不知道看中的萬征啥,或許是貌美吧。

「你答不答應?」姚開心拉着萬征的袖子甩了甩,語氣甚是嬌嗔。就連厚臉皮的山娃都被噁心到。

「姚兄,你的心上人可是被銀縷衣追殺,我現在就是一個閑散王爺,恐難以護得周全。」

「我不管,你可是曾經響徹六州的戰神,一定可以護住青青的。」

「姚兄,如今的時局你也看的分明,我本就容易被人猜忌,你確定你的青青在我府上會更加安全?」

「萬兄,我這人平時雖愛吃喝玩樂,但我並不傻。你避世這麼多年,可該來的還不是來了?這天災人禍,哪裡由得了我們。」

「姚兄,你本可以不摻和進來的。」

「摻不摻和就憑爺樂意,在你最艱難的時候還是要幫你一把的。不然對不起咱們交情。」

萬征聽到這往站在他們身後的山娃和青鸞看了看,而後對着姚開心說:「你確定你是來幫我的?這兩人的底細你比我清楚吧。」

姚開心打着哈哈,突然嚴肅的說道:「好吧,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但是你已經被盯上了,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接受了。人在明處總比在暗處強些。而且我始終相信青青不是那樣的人。」

萬征又望了望姚老闆身後的青鸞,眼中神情晦澀難辨,而後望了下旁邊的山娃,心中更是有些計較。萬征接着對姚開心說:「那你店裡的夥計山娃呢?也安全?這人的底細你都沒摸清,也敢帶在身邊這麼久。」

姚開心回頭望了望山娃,山娃不知道在和青鸞說著什麼,依舊黑着一張苦瓜臉,皺着眉說道:「萬征,咱兩都是苦命人。看見苦命人心底自然多了份感同身受。人這一輩子是敵是友很難說,但我遇到這個孩子的那一刻我就想搭一把手,救救她。」

萬征搖搖頭,感慨道:「你呀,不知道說什麼好。」而後眨了眨眼表示同意,但是望了望綏王府周圍的各路探子,示意姚開心。姚開心也瞬間理會到萬征的意思。

就在山娃和青鸞還在虛假的客套時,姚掌柜突然倒地不起,在地上撒起潑來。

「你要是不把我家青青安排好,我就不起來。不起來後就不給你喝我家上好的碧螺春。」姚掌柜賴在地上說著最幼稚的話,幹着最厚臉皮的事情。

山娃對於姚掌柜的認知又加深了一層,對於姚掌柜讓自己在「最美商鋪評選活動」中表演擦桌子這種奇葩節目還妄想另闢蹊徑獲得冠軍這一做法,突然一切都得到了合理解釋。

萬征也「非常無奈」的望着地上的姚開心,再看着山娃和青鸞這兩個頭上一看就寫着「我是個大麻煩」的兩人更是心肌梗塞。萬征頗為無奈,但是姚開心實在是太入戲了直抓着萬征的褲腿不放。

見此狀青鸞倒是淡定自若,反觀山娃實在受不了姚掌柜這般,連忙拉起姚掌柜說道:「姚掌柜撒潑打滾解決不了問題的,你看你求的人可看你一眼了。」

姚老闆果然停了一下,抬眼望了望萬征,見着萬征雖還是鐵着一張臉,但是明顯眼中有些鬆動。姚老闆憑藉多年對於萬征的了解,知道有戲。而後更加賣命的撒潑打滾。

終於萬征受不了這個活寶,連忙將三人迎進了府。也就是這時躲在暗處的探子奔向京都各處。

再後來雲春和和萬征走到勢不兩立、魚死網破之境,雲春和被萬征逼得走投無路時,突然想起這日姚掌柜得逞之後,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炫耀說:「萬征這人,你別看他天天冷着張臉,上陣殺過那麼多敵,手上布滿鮮血,其實他最是心軟,只要你厚着臉皮撒撒嬌,他就什麼都依你了。」可惜那時的雲春和不懂那鐵漢柔情,在宦海中沉浮許久終是讓權欲蒙蔽了眼睛。

「這間屋子總可以了吧。」萬征帶着姚掌柜一行人幾乎將綏王府逛了個遍都沒有挑選到姚掌柜滿意的房間。終於在小橋流水之處找到一間滿意的院子。

姚老闆望着那院子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就這了。」

萬征望了下這略顯殘破的院落,雖不解但也不過分探究說道:「姚兄滿意就好。過會我讓泥瓦木匠過來修繕一番,這幾晚就請幾位屈尊去府上的雅苑居住。」

姚掌柜又是一陣拒絕,邊看院落房間邊說:「就這吧,這裡挺好的。青青,你看這裡還有你最愛的喇叭花。」說著又拉着青鸞的手跑向院落的深處。

這下空蕩的院落中只剩下萬征和山娃兩人,以及地上正在搬家的螞蟻。

「這院落挺好的哈,很……原生態。」山娃率先開口打破寂靜。

萬征隨意站在屋檐下把玩這一把鑲滿鑽石的小刀,聽見山娃開口環視了下四周說道:「確實挺原生態的,這院落自我分府別住之後,從來沒有住過人。承蒙三位看得起,這間小院如今也算蓬蓽生輝。」

山娃摸了摸鼻頭,不知怎麼接話。倒是萬征不緊不慢的說道:「不知這位小兄弟是否也是隨着姚老闆心尖上的人一同住進這綏王府?」

山娃還沒有作答,倒是耳尖的姚老闆聽到萬征的問題連忙在遠處大聲回答道:「當然啦,我家青青可是需要保護的。山娃自然是要留下來,你小子每天準備三份吃食就行了。我也要住下來。」說完又拉着青鸞漫山遍野的跑。

山娃和萬征之間又是一陣沉默。兩人雖都在相互打量對方,但都出奇的默契繼續尷尬的沉默着。突然萬征將手上把玩的寶刀放在陽光下,那刀上的寶石發出耀眼的光輝。只聽萬征似自言自語道:「小兄弟,你相信緣分嗎?哪怕你和這人素不相識,甚至她姓誰名誰都不知道。但是當她出現在你面前那一刻,你就覺得是她,那個找了很久很久的人。」

山娃一臉冷漠看着漫山遍野快樂遊盪的姚掌柜和一臉無奈的青鸞,皺着眉頭冷漠回答道:「不相信。」

萬征瞥了眼同樣是雙手交叉呈現防禦狀態的山娃,淡淡一笑。接着指着這把寶刀說:「起初我也不相信,可惜就像這把刀一般,起初我沒見着它時也覺得它只是華而不實,如今你看這把刀熠熠生輝的,讓人見着就萬分歡喜。」

山娃同樣望了望那刀,說道:「看來綏王的意中人定是這六州的風雲人物,如同這寶石般萬人矚目,閃閃發光。」

萬征這時望着山娃那黑黑的臉微微愣神,輕聲說道:「或許吧。她雖落入塵土但必定成為星辰。」

萬征的眼神過於直白,大膽,以至於山娃以為自己的馬甲已經掉了,但是看萬征的反應應該不會。於是山娃微微錯開眼,說道:「明珠蒙塵,綏王會出手相助嗎?」

萬征低頭沉思了下,如實相告:「我也不知道。」

山娃聽到這突然自嘲說道:「搖擺不定就會錯失良機,任何人都想要被堅定的選擇。」

萬征聽到這似乎也認同此番話,仰天大笑了一聲說道:「小兄弟說的甚是有理。可惜這世道紛繁複雜,很多很簡單的道理卻要經歷很多才能實現。不過今日和小兄弟相談甚歡,這把刀就當曾經的賠罪,這把寶刀是上好的防身之物,小巧方便。畢竟你要保護的人,可也深處在漩渦中心。」說著就把刀扔進山娃的懷裡,而後揚揚手走出了這院落。

山娃想起在快樂茶鋪和萬征對打那一夜,又羞又惱。但是手中的刀確實好看,寶石閃耀,讓人一眼就愛上。而後山娃學着萬征一般將刀對準太陽,果然五彩斑斕,熠熠生輝。可惜,太過美麗的東西總是帶着劇毒,就如同這把淬了劇毒的刀一般。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