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曦佐軒)我是魔女!魔法少女!_(葉曦佐軒)全章節閱讀

(葉曦佐軒)我是魔女!魔法少女!_(葉曦佐軒)全章節閱讀

2022-09-22 22:37 作者:佐軒

章節介紹

因為一場事故,意外來到了異世界,這是個人人都會魔法的世界可是——為什麼還是逃離不了上學的命運!!!蒼天啊……

在線試讀

第3章 異能覺醒

爺爺走進院子的那一刻,所有的僕人都畢恭畢敬對爺爺行着禮,真不愧是吸血鬼,就算是在古堡最高的位置,距離這麼遠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爺爺「唰」的一下從院子內消失了,僅是眨眼間的功夫便出現在了古堡最高層的餐廳之中。

銀灰色的頭髮,健碩挺拔的身姿,俊朗的五官,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爺爺的樣子,反倒跟三個哥哥似的那樣年輕。手裡拎着一個黑色立體浮雕的皮箱子。

所有人都站起來,右手四指併攏拇指微扣,放在在左胸前,身體微微彎曲似的鞠躬,畢恭畢敬的對爺爺行着禮,我也學了學樣子行禮。

「爸,您來了。」母親淡淡開口道。

「嗯。」爺爺的聲音低沉而有力,有種讓人無法抗拒的權威感。

爺爺放下那黑色皮箱子,一眨眼功夫就緊緊抱着我,在我臉上貼貼,蹭着葉曦的臉,冰冷的皮膚,她並不能感受到什麼。但是是帥哥耶!又有哪個少女能拒絕帥哥的貼貼呢?嘿嘿嘿!沒想到這一家子都這麼好看嘿嘿嘿嘿~

「哎呦~我的大孫女~爺爺來了高不高興?爺爺可是好久都沒見到我的大孫女了呢!!這次爺爺來了開不開心?意不意外?驚不驚喜?」一邊說一邊瘋狂的在葉曦臉上瘋狂蹭着就好像粘人的小貓一樣。葉曦感覺臉都快冒煙了。雖然被帥哥貼貼很好…但…爺爺那樣高大冷峻的形象好像,怎麼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又望了望對面的哥哥們,三人一頭黑線,甚至避開我的目光,好像在說:別看我,我不想被這糟老頭纏上。又望了望父親和母親。父親終於開口說話了。

「爸,媽呢?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這時爺爺終於停下了,發現爺爺的臉有個微微發紅的印子,站好了身子,咳嗽了一下:「她還在梳妝打扮呢,畢竟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她等下就到。」

話音剛落,屋子裡突然多了一個媚眼流波,身姿妖嬈的女人,想必這就是奶奶了吧。葉曦見眾人紛紛行禮,也又一次跟着做。

「媽,您來了。」母親還是那樣平淡的開口。

「嗯,今天可是個很重要的日子,當然不能缺席,估計一會其他人也會到。」奶奶的聲音柔和又不失優雅。

這讓葉曦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今天這麼多吸血鬼我該怎麼應付啊?不會什麼七大姑八大姨的也來吧?

這時系統突然間出現在我的眼前。「宿主別怕,這不是還有我在嘛!而且這個只是宿主的平行世界,這裡跟宿主那邊其實是一樣的,宿主只要做好自己就好啦~」

葉曦頓時冷汗直冒,這系統怎麼能被看見了?不是剛剛還在我腦子裡么?於是我偷偷仔細的觀察着身邊周圍人的表情和眼神,但好像只有我一個人太過於緊張。

系統癟了癟嘴說:「哎呀,宿主這不是完成了一個任務嘛?我自然也獲得了獎勵呀!能被宿主看見了!不止我們之間的對話別人聽不到,可以用能力我會調成對方潛意識裡想聽到的話,就連我的樣子別人也看不到,對別人來說我就是不存在的,只有宿主知道我的存在。」

這讓她長舒了一口氣。葉曦見周圍人都在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有點緊張,今天要來好多人。」

這讓爺爺哈哈大笑,單手放在葉曦的肩上,拍了拍說:「孫女,你放心,你是咱家唯一的小公主,爺爺和奶奶,咱們一大家子定會保你平安無事。」

葉曦開始心中有些疑惑,於是便問道:「爺爺,這儀式是不太安全嗎?」

爺爺眯了眯眼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這個儀式是每個成年的吸血鬼都要經歷的儀式,不管等級的高低貴賤,都能獲得這樣一次異能覺醒的機會,有的能力大有的能力小,這確實跟血統的純粹脫不開關係,但是這樣一個儀式有利也有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命運,我們吸血鬼一族是吸血鬼始祖——該隱的後代,他也是地獄惡魔,跟惡魔做交易是要付出代價的,所以這個儀式對於一個人來說也是一個劫難,這個劫難根據不同的人,劫難的大小難易程度也不一樣,渡得過就劫後重生,渡不過就灰飛煙滅。」

這一聽給葉曦嚇着了,這才剛死過一次啊!又要面臨生死劫!真絕望了……於是有些害怕的問道:「要是不去這個儀式呢?」

爺爺眼神里充滿着悲傷看着葉曦:「那這個人違反了老祖宗留下的規矩,最多活不過兩年。」

我去!這也太嚇人了吧!!突然想害怕的躲起來。這是小命要沒的節奏啊。

母親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沒事,葉曦別怕,那是幾千年都不曾有過的一個例子,也是特殊情況,就是想嚇唬嚇唬你,實際上沒那麼嚴重,你好好準備儀式就是。」

葉曦還是有些害怕,但是既然母親這麼說了只能先小小的答應一下了,卻還是感覺好危險。

吃過飯後,葉曦就獨自回到房間中,開始洗漱,着手準備,然後換上了一身黑色的復古蕾絲裙,因為說這是今天下午儀式要穿的服飾,葉曦倒是覺着沒什麼特別就跟平常的服飾是一樣的。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就在床上躺了下來,靜靜的盯着天花板。休息了一下,不知道接下來會面對什麼樣的事情,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內心充滿着恐懼,爺爺說的那番話讓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面對接下來的事情,今天僅僅是吃一頓飯就讓我精神緊繃,接下來又要面對生死劫難,這讓她感到一陣頭疼。

這時系統又出現在我的眼前,對我說:「宿主,別怕,這不是還有我在嘛!」

葉曦看着系統不禁蹙了蹙眉:「你?你說的倒是輕鬆,面對生死劫難的又不是你。唉……」

她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時傳來了敲門聲,是一個女生的聲音婉轉溫柔:「小姐,儀式準備就緒,老爺和夫人讓我請小姐過去。」

啊……好溫柔的小姐姐啊!!我好喜歡~聲音還帶着些許的甜美~哇…好好奇人長什麼樣。嘿嘿~

心裏的害怕頓時少了三分。

葉曦開心的回答着:「來了。」打開房門,眼前的女生畢恭畢敬的站在我的房門口,長相清純靚麗,眉目清秀,皮膚潔白如雪,披肩長發。連僕人都是這麼美的標準。嘖嘖嘖。我不禁在心裏暗自咂舌。

眼前的少女便帶着葉曦往前走。

「你叫什麼名字?」走了一會,我還是沒能忍住,實在是太想知道了。

「回小姐,我叫茹。」

怎麼還有一個字的名字?我不禁有些好奇。

系統一直跟在我身邊,這時候對我說:在血族裡每個人的名字都是一出生便定了下來,把嬰兒的手指割破,讓一滴血,滴在一本黑色的書上,這本書沒有任何名字,只要是血族,這本書就能浮現出這個人的名字,一些身份低微的血族是沒有姓氏的。而這本書也是該隱留下來的一件神器。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城堡的後院,周圍圍着一堆人,嘈雜聲有些吵,不知道的還以為要開什麼宴會了,各個裝扮華麗,這個儀式不容小覷,這裡有一個巨大的湖,湖邊畫著一個黑色的魔法陣,上面的符文我並不能看懂,但是感覺很古老就是,好像剛畫完一樣,並不是很規整,多餘的塗料從文字邊流淌了出來,感覺上面的漆還沒幹,黑黢黢的,不知道使用什麼畫的,沒有任何味道。

這時從人群的最前方傳來了母親的聲音「葉曦來了。」話音剛落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並往兩邊靠,給我獨自開闢出了一條小路正對着那魔法陣。

母親對着葉曦說:「葉曦,脫掉鞋子。」

於是她很聽話的照做了。

這麼大陣仗難免會緊張,更何況還關係到我的小命,唉。。說什麼我就做什麼吧,我也不希望出現什麼差錯。

葉曦把鞋子放在了原地,赤腳走向了那個魔法陣,母親示意讓她站在魔法陣中間,她照做了。母親開始演講起來:「感謝大家能來參加我們葉曦的成年儀式,現在儀式即將開始。」

緊接着是父親和爺爺,他們分別面對着我,站在我的兩邊。

父親眼中充滿着溫柔,柔聲細語的對葉曦說:「孩子,別怕,將身體放鬆,並且相信你自己一定可以。」

爺爺也堅定的對她說:「你是我的寶貝孫女,我定不會讓你受到半分危險,相信自己大膽的去吧。」

聽了這些話不知為什麼感覺心裏好像有了些暖流,瞬間就不是那麼害怕了,看了看站在我鞋子旁邊等待着的茹,微微向我行了禮。我便長呼一口氣,反正我是吸血鬼!我可以身體自愈。這麼想着,鼓起勇氣。盡量去放鬆。

奶奶走到父親和爺爺的中間對我說:「孩子,準備好了嗎?儀式要開始了,按照我說的做就好。別怕。」

我眼神堅定點了點頭說:「好。」

奶奶拿着一本黑色的書,翻開了,看着我的眼睛對我說:「閉眼。」

困意來的好突然,我緩緩的閉上了雙眼。或許這是奶奶的能力嗎?我也懶得去想,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什麼生啊死啊都被我丟之腦後,我現在只想睡覺。

現在的我對這個世界的感覺有些微妙。能看到所有人的漸漸離我遠去,我不知道我是睡著了還是沒睡着,卻能感覺的到我的雙眼是閉着的狀態,但是卻能看見發生的一切,就好像在看電影一樣,感受不到內心有任何的情緒起伏。我感覺好像有什麼在托着我,將我移動到了湖水的正中間。

母親從跟隨的傭人身邊拿來了爺爺今天帶來的那個黑皮箱,打開之後我能清晰的看到,裏面盤着的是一條通體都是黑色的蛇,足足有一個成年女性的手臂那麼長,但是它好像在睡覺,母親將這個蛇拿了出來,遞給父親,父親又遞給爺爺。爺爺將蛇放進了我站着的那個魔法陣當中。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一滴血滴在了蛇的身上。這個蛇緩緩蘇醒,抬起頭看着周圍,爺爺和父親對了個眼神,便同時將雙手舉起來,奶奶念着咒語,但又不像是咒語,好像在和蛇溝通一樣,那蛇好像有靈性,對着爺爺奶奶點了點頭,似乎是聽懂了,下一秒便將頭朝向我這邊,一瞬不瞬的看着我,時不時的還朝我吐着信子。

奶奶拿着那本書沒有停下咒語的誦讀,我能看見蛇緩緩的從地面,緩慢爬行到湖面上,慢慢向我爬過來,每離我近一點蛇的體型好像就在變大一點,奇怪的是我竟然沒有任何害怕的情緒,反而覺着這個蛇是溫柔的,它不會傷害我。

葉曦的周圍慢慢出現了淡淡的紅色光暈,隨着這條蛇每進一步,這紅色光暈便深一分,最後這條蛇爬到了我的腳邊,此時的巨大足足是條幾十米長的大蟒蛇的樣子了。她的周圍也被血紅色的圓形光球包裹住,只有她腳下的湖水不知什麼時候乾涸了,這個蛇盯着她看了一會,緩緩的從她的腳踝,纏繞在了身上,冰冷的感覺讓她的意識變得更加清醒,它看着我對我吐了吐信子,若隱若現的樣子好像變成了一個滿臉胡茬的中年男子,五官俊朗血紅色的眼睛,就好像是神話里捏造的人物,卻仍是保持着蛇的模樣。

我對於這條蛇並不感到害怕甚至還有幾分親近。

這條蛇拔下了自己身上的一片蛇鱗,劃破了那塊皮膚,幾滴血流淌了出來,血液並沒有往下落,而是變成了一個個小小的血滴圓球,這些血滴圓球漂浮在我的身前,一滴進入到她的額頭之中,剩下四滴分別進入到四肢當中,天空高掛的的光盤不知是月亮還是太陽瞬間變成深紫色,所有的蝙蝠都飛了過來,成群結隊,落在了不遠的各處,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葉曦的身體頓時感覺一陣輕鬆襲來,好像被陽光沐浴,我的腦海中出現了銀河的星雲,這條蛇一直纏在她的身上,一直在緊盯着她看,眼神里又充滿着擔憂。

現在的她可以去各處神遊,她看見了整個魔法世界的大陸板塊是什麼樣子,穿過高高的雲層看到了天使,當葉曦看向他們的時候,好像他們也感受到了什麼一個激靈,葉曦又擔心被發現於是又迅速俯衝轉瞬之間好像來到了地獄,惡魔所在的地方,她好像被一些人看見了,但是他們並沒有傷害她反而是微微點頭示意帶着些許的尊敬。

葉曦最後又回到儀式的地方。這條蛇見她還沒醒來有些焦急的在我身上纏繞着左看右看,但是陸地上的每一個人無不是瞪大雙眼,默默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大黑蛇見她還沒有要醒來的意思於是又拔了一片蛇鱗,再次割破了自己的血液,這次就連它流出的血液也變得跟天上那光盤一樣的深紫色,她看着這幾滴血再次進入到了葉曦的身體里。這蛇好像有些累了,把頭搭在我的肩膀上,時不時的用信子摩挲着她的臉頰。冰冰涼涼的好像絲綢一般,非常舒適。

這次我看到了更多的東西去看了每一個種族,他們的日常生活,如何使用的魔法,如何發揮自己種族特有的異能。

這時葉曦緩緩蜷縮起了身體。好像沉睡一般。

我能感受到我的身體竟然在發生着變化,原本黑長直的頭髮竟開始緩緩變成深紫色發梢顏色由淺及深變為白色,眼睫毛變成了白色,濃密又細長,身上原本的黑色蕾絲裙竟變成了紫紅色的蕾絲連衣裙,袖子也變成了白色。

當所有的變化完成我才緩緩睜眼,眼瞳顏色變成了清澈的紫色。大蛇見我漸漸醒來便抬起頭,在我臉上蹭了蹭,好像一隻高興的小狗。我緩緩舒展身子,又像之前那樣漂浮在湖面上,舒展開身體的一瞬間周圍頓時爆發出了一種強大的氣場,頓時周圍數以千計的蝙蝠都在向我鞠躬行禮,就好像一個個紳士一樣。周圍的人見到這些景象一個個都看傻眼了。葉曦抬手摸了摸蛇的臉,好想對它說一句:「辛苦你了。」但是卻不知為什麼卻張不開嘴,好像被什麼封印住一樣。這大蛇似乎是領會了她的意思,便低了下頭似乎在說:「我應該做的。」葉曦對那蛇又親近了幾分。那大蛇用尾巴卷着剛剛拔下來的鱗片遞到她手中。她有些疑惑的看着蛇想問它:「這是送我的嗎?」但是仍然怎麼也開不了口,這條蛇似乎很開心,它好像能明白葉曦的想法,吐了吐信子,點了點頭,好像一個在等待誇獎的小孩子,於是我又伸手去摸了摸它的臉。

這條大蛇從葉曦身上下去,並沒有走向對岸而是,好像在等她,葉曦坐在了大蛇身上,周圍的紅色光芒褪去,腳底乾涸的湖水也變成了原來的模樣,它駝着葉曦爬回了那個魔法陣里,她剛從蛇身上下來,這條蛇似乎特別戒備周圍的所有人,好像隨時能展開進攻一樣。不允許任何人靠近。葉曦拿着手裡的蛇鱗獃獃地看着周圍一個個面色驚恐的人,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也不知道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把我當成災星給趕跑吧?那我小命豈不是又一次堪憂……

這時系統跳到了她的眼前,但是她現在就好像什麼情緒都感受不到,沒有任何的欣喜,平淡的有些過分。明明之前害怕的要死。

這蛇好像能知道她在擔心什麼,便護在她身前,感覺隨時都會有人傷害她一樣,對他們一副很兇的樣子。然後又纏在身上了。葉曦摸了摸蛇的臉。到了陸地上這蛇也並沒有給我帶來任何的沉重感。看了看周圍的蝙蝠,我好想近距離看看它們什麼樣子,長這麼大都沒見過蝙蝠呢。只是這麼想着,這些蝙蝠呼的一下全下來了,幾千幾萬隻的蝙蝠一瞬間降落在我的鞋子後面,整整齊齊的編着隊伍,我走向了茹,走向了我的鞋子,那些蝙蝠見我走過去,又開始行禮了。

母親出聲想要叫住我問問怎麼回事,剛一說出:「葉…」

剛一回頭瞬間更強大的磁場將所有人都震懾住了。葉曦見所有的都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她,也不好繼續看着他們,畢竟她這身上的大蛇還是很警惕。於是又向鞋子那裡走過去。

我看茹怎麼也跟着那些蝙蝠行禮呢?竟然還是單膝跪地,甚至不敢抬頭看我。我好疑惑。我很可怕嗎?往後一看,那些蝙蝠竟然也有些害怕的樣子一個個低着腦袋。生怕惹我不高興。

葉曦穿上了鞋子,伸手想要一隻蝙蝠落在她的手上,於是她看着的那隻蝙蝠自己主動飛到了手上來,穩穩的落了腳。

別說還挺可愛的,毛茸茸的大大的眼睛。

她心想,過去吧,可以了。於是它就回到了原來的位置。這時候我轉身看着後面的家人們,看着所有眼前的一切,深紫色的光盤仍然懸掛在空中,一切都沒變,就連雲朵也被染成了淡紫色的。她在細細的打量着身邊的一切,這大蛇緩緩從身上下去了,恭恭敬敬的行着禮。所有的蝙蝠也是,甚至比剛才更加恭敬,好像她率領了他們一樣。

葉曦摸了摸大蛇的臉想跟他說:「辛苦了,可以回去了,我沒事。別擔心我了,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的。」

於是它又吐着信子看了葉曦好一會,這才戀戀不捨的一步三回頭走回那個魔法陣。它的身子漸漸變小,小到能被裝進一開始的那個皮箱里。它戀戀不捨的看着她合上雙眼好像困了一樣,這時我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個成年男性的聲音:「記住,在你不能說話的期間,不要跟任何人說出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你所看到的一切,這是約定,至於為什麼以後你便會知曉,這是約定」話音剛落,看着我的蛇又再次陷入了沉睡。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