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陳明澤尹月嬋)妻子秘密精彩小說_陳明澤尹月嬋精彩小說

(陳明澤尹月嬋)妻子秘密精彩小說_陳明澤尹月嬋精彩小說

2022-09-23 09:36 作者:上官小娘

章節介紹

當看到自己的妻子尹月嬋被另一個男人攬進懷裡後,陳明澤幡然醒悟 原來尹月嬋曾經對他說的那些話不是玩笑,而是試探 陳明澤感到了一種成年危機,而尹月嬋接下來的舉動令陳明澤更加難堪他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女人的號碼…… 多年後,陳明澤一直在自我救贖,他想改變現狀,擺脫妻…

在線試讀

第9章 第一次北漂

收完麥子後的陳明澤一天都不想在村裡待,他害怕活幹完後父母又開始對他橫眉冷對。

回到縣城,陳明澤就問尹月嬋,到底自己強不強?尹月嬋笑着說跟他開玩笑呢。

陳明澤無聊地翻看着手機,突然看到手機上有人在朋友圈發佈了一條招聘信息,上面說北京某團買菜正在招聘區域騎手,好好乾的話一個人一月最少保底有一萬元的收入。

這條招聘信息刺激了陳明澤的神經,一萬元的月薪實在是太誘人了,他迫不及待地給對方打過去電話諮詢。

通過簡單的了解後,對方告訴他,自己也是當地人並非北京人,他現在是某團買菜區域負責人,由於訂單量日漸增多,騎手送不過來,所以大量招聘本地人去,不想要當地人,怕當地人不好管理。

陳明澤把心一橫,決定去北京闖一闖。

他將此事告訴了尹月嬋,尹月嬋欣然同意。

陳明澤買上去往北京的高鐵票,做完核算後,上午坐車,一直到晚上才到達了北京五環某個地鐵口附近。

由於初來乍到,對北京一點都不熟悉,陳明澤不敢貿然到處跑,他撥通了那個負責人的電話,負責人告訴他讓他在地鐵口等着,他安排人去接他。

等了大概半個多小時,一個騎着電動車,身穿某團買菜上衣馬甲的男子來到了他跟前,簡單詢問之後,陳明澤便坐上了他的電動車,一路風風火火地來到一處有好多小飯館的地方。

「兄弟你一定餓了,我們先吃點飯再回去」

陳明澤的確有點餓了,畢竟坐了差不多一整天的車。

兩人一人點了一碗西紅柿雞蛋面,等吃完結帳才發現,原來這裡一碗面要十五元!

陳明澤大吃一驚,平時在老家小縣城一碗面也才八元錢,導致了就變成了十五元。

本來他還打算替對方也把錢付了,一看兩碗面要三十元,他把心一橫,只付了自己的。

出來後,接他的人將他帶進了一件不到十平方的出租房內。

只見房間里放着兩個高地床,房間里到處都對方着行李箱,破舊的衣服鞋子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出租房位於一個小區樓下的地下室。這個地下室里有四個單間,都是一般大小,裏面都住滿了打工者,其中有男有女,大家共用一個公共衛生間,平時洗漱甚至喝水都需要去衛生間里接水。

陳明澤本以為這個房間只有他們兩個人,沒想到不一會就進來四個人,他們也都穿着某團買菜的馬甲。

「兄弟,你是剛來的?」

其中一個人問道。

「對,我剛來」

現在房間里已經五個人了,而床鋪只有四張。接他的那個人大家都叫他「小張」。

只見小張不知從哪裡拉進來一個別人不要的床墊子放到地上對陳明澤說:

「兄弟,委屈你一晚上,你今天先睡在地上,明天一大早我就帶你去買被褥去」

第二天一大早,陳明澤剛去衛生間,一看衛生間門關着,裏面有人洗漱的聲音。

等了一會,他再去,門還是關着。

陳明澤心想:他媽的,這算哪門子啊!一個衛生間這麼多人用哪裡能輪到?要是有人突然內急豈不是要拉到褲子里?

好不容易等到門開了,陳明澤趕緊進去關上門上了個廁所,然後在簡單洗漱了一下。

小張帶着陳明澤來到站點,站點裏已經有十來個穿着某團買菜的騎手在門口等着單子了。

小張跟陳明澤詳細介紹了一下工作流程,教他下載了相關的軟件,帶他辦理了健康證,此時,時間已經到了中午,陳明澤由於早上沒有吃飯,肚子已經咕咕叫了。

他在附近找了一家麵館,不管貴不貴,先吃飽再說。

美美地吃完一大碗面後,最後付了十八元!

小張說,要想長期干,必須有電動車。站點並不提供電動車,需要自己買。但是站點可以幫忙先墊付資金,每個月從工資里扣除電動車錢,分三個月付完。

電動車不值錢,也就一千多元,關鍵是電瓶貴,一塊鋰電池好像是70V的就要七千元,總算下來需要八千多元。

陳明澤心想,既來之則安之,先干一段時間再說。

當天他就買了被褥,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跟着小張來到站點接任務。

由於對北京不熟悉,跑任務他完全依靠導航。別人已經熟悉了路況,一次出去可以跑完七八個單子,而陳明澤每次出去只能跑完三個單子。

不僅如此,每個單子都有時間限制,如果不在規定的時間內將單子順利交付到客戶手中就會面臨罰款。

頭一天,陳明澤送了三十九單,一單六元錢,這一天下來他掙了二百多塊錢。可是小張卻告訴他,現在這個出租房連他一共住了五個人,房租是一個月兩千元,也就是說,小張需要負擔四百元。

另外,電瓶充電有專門的充電櫃,可以包月,一個月二百元,再加上電動車的每月要扣款三千多,還有他的伙食費、煙錢,算下來一個月光是開銷就要五千多元,如果一天掙不到三百多元,一個月下來根本掙不到什麼錢!

陳明澤覺得可能是自己對路線不熟悉的緣故,多干幾天就好了。

第二天,他跑了四十單,只比第一天多了一單。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內,他的單量都在四十單左右。

陳明澤越跑越灰心,自己這幾天颳風下雨都不停歇,卻沒跑下單子,照這樣下去,根本沒有他們所說的一個月保底一萬元的收入。

想到這裡,陳明澤打起了退堂鼓。可是,電動車已經花錢買了,雖然自己沒有出錢,但是站點不可能不扣他的錢。

他只好咬牙再堅持一段時間看看。

這一天,北京突然天降大雨,站點給每個發了一身防雨的衣服。可是雨實在是太大了,防雨的衣服不一會就濕透了。

說也奇怪,越是下雨天,站點的單量就越多,站長在群里不斷催促着大家。

陳明澤一直送到晚上十一點多,這一天他送了五十單。可是他已經精疲力竭,渾身**個透。

回到出租房裡,他思來想去覺得他根本堅持不下來,一方面對路線不熟悉,要熟悉路線成本太高,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適應,另一方面,這裡的花銷太大,自己帶的一千多元已經所剩無幾了。

於是他向站在提出了辭職,要回老家去。

站長几番挽留,陳明澤是一天都不想在北京呆下去了。

後來,陳明澤將電動車好好擦洗了一番,然後交給了站長,畢竟他也沒騎多長時間,電動車看起來還很新。

陳明澤坐上回家的車,一顆心終於安定下來。站長告訴他,等發工資的時候,扣除電動車的折舊費,剩下的會打給他。

回到家後,陳明澤累的跟狗一樣,腳後跟疼了好幾天。為此,尹月嬋沒少啰嗦,說他吃不了那種苦還非要逞強去,現在倒好,錢沒掙下還倒貼了一千多。

一切又都回到了原點。

在家裡休息了一段時間,陳明澤又在手機上看到一個大型養殖長招工,他來到養殖場一看,廠子是個新開的場子,一頭豬也沒有,僅有幾個當地民工在干雜活。

廠長是個小年輕,給陳明澤介紹了一下廠子的未來發展,想讓陳明澤留下來工作。

可是陳明澤一看廠子里的伙食說什麼也不願意多呆下去。

這裡的伙食真不是人吃的,一天三頓都是大白菜,早上炒白菜,中午燉白菜,晚上白菜湯。

在廠子里住了一晚,第二天陳明澤就拿着行李也沒跟廠子打招呼就返回了縣城。

尹月嬋看着陳明澤幾番折騰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便說她自己去找工作去。你還別說,女人工作就是好找,當天她就找到了,是一個庫房的工作,負責出庫入庫的數量登記,而且還是上一天休息一天,一個月下來兩千元。

雖然錢不多,但是也足夠她跟兒子平時的日常開銷了。

由於這個庫房是銷售啤酒飲料的,尹月嬋經常能夠帶回了一些臨期的飲料酸奶,甚至還有一些啤酒。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