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何問東袁澄(完美摯情人)_完美摯情人完結版在線閱讀

何問東袁澄(完美摯情人)_完美摯情人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3 09:36 作者:輕蓬棹歌

章節介紹

愛與被愛的悲傷~ 一個不經意的故事,寫給自己寫給世上男女! 我們都追求幸運和幸福,而現實未必會如此,你走過的荊棘他人也走過,驀然回首,緣來如此!

在線試讀

第1章 二年三班

精彩節選

「把眼睛布拿過來!」

何問東上課時開了小差,不管老師如何聲情並茂用誇張的表情吸引教室里五十多個木魚疙瘩。他摘下眼鏡,用眼鏡布細細的擦拭,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袁澄用帶笑的表情,伸手邀問。

何問東不做它想,平時調笑慣了,而且袁澄絕對是一個不安分的女生,學習的事她永遠不會印入腦中。

眼鏡布抹完就伸手遞給她,彷彿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男生嘛愛裝成熟,可以縱容女生一些看起來幼稚的舉動。只有多年後,他才會明白幼稚的永遠只是自己。

袁澄把布展開,用文具盒壓住。細心的挑了一支筆,開動時還把筆豎起來仔細檢查一下筆芯內黑液的高度。

然後細心的描畫,何問東以為她在作畫,明知她沒有那個技能,還是任由她塗抹。

下課鈴響起,何問東是不知道老師是怎麼交代的,因為老師走的更匆忙,高中的老師已經不會做出循循善誘的樣子了。下課了彼此安好,不枉師生一場。

袁澄喜笑顏開的把眼鏡布還回來,上面是一首加粗的詩詞。李清照的《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降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只有上闋,畢竟眼鏡布的面積不夠,而且為了字跡工整,不相互勾連,每個字都大大的。

「趕緊給我賠一塊!」

何問東拿出橡皮一頓擦拭,毫無用處。又用橡皮沾了一點口水,站起身來,猛力對着眼鏡布一陣搓擦,但是無濟於事。

袁澄眨眨眼睛,又把眼鏡布要過去。

何問東以為她有特別的清除妙招,一直保持着冷靜的態度。

等他在走廊溜了一圈,眼鏡布已經鋪好在自己的課桌上了,正面一無所改,背面多了一個字「豬」!

他嘆了一口氣,又多了一個怨恨前排的理由。

大約一個星期前,班裡流行一陣刺繡熱。同學們不愛寫情書了,用自己的眼鏡布綉一個圖案給自己的心儀的人,始作俑者還是何問東!

多年以後如果他自詡有初戀的話那麼就是此時用心對待的女孩子了,可惜倆人不在同一所高中。光靠寫信已經不能傾吐他的思念了,他靈感一至想到了一個騷主意,用一塊舊眼鏡布綉了一朵玫瑰連同信件寄了過去。

他是語文課代表兼任美術課代表,這一時心血來潮之作想不到被同學們紛紛模仿。學校的小賣部的十字綉也賣斷了貨,模板買到就扔,裏面精緻的針線卻成了搶手貨。他的同桌斌哥此時有女生給他綉三朵牡丹,他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甚至跟對方討論怎樣排版,何問東懷疑他是裝的。

袁澄沒有畫畫的功底,更不會針線。等熱潮消退,她想到自己的主意,用一首詩表達那種朦朧,只是有人那時永遠不懂。

一個星期後他收到了回信,裏面的文字他早已記不清,不過裏面有一隻千紙鶴還有一根頭髮絲。這是啥意思啊?同桌斌哥告訴它,千紙鶴代表牽掛,頭髮代表思念。他仔細斟酌了一下,覺得有道理!

每天上課下課,教室食堂寢室。這一條固定的線上並沒有太多的故事的,如果有那也是內心臆想的。教室前的香樟樹散發濃烈的氣味,黑紫色的果籽能伸到圍欄上,成了同學們手指彈射的子彈。

何問東此時有一種溫暖,知道自己的情感有了回應,他彷彿滿足了。之後應該怎麼做,他是毫無頭緒的,眼前的風景也是風景,何必要想那麼多呢?

高二結束前的一個月,初中的一夥同學來探校。其中也包括何問東想念的那個人,彼時紀律委員覺察到樓下的騷動,站起來提醒同學們冷靜。

同桌斌哥沒有管那麼多,他聽到聲音與何問東商量了一下便自告奮勇的下樓。果然是初中一個班的同學,斌哥又走上二樓的教室邀請何問東下樓去見見老同學。

何問東也沒有看書做題,捻了捻毛筆的筆尖說:

「還是你去吧,我不想動彈了。」

即使被一陣拉扯他也無動於衷,那時他在想什麼呢?是想像中的陌生還是事到臨頭的羞怯,他已經無法分辨了。

等他在下了晚自習,洗了澡也洗了衣服斌哥才回到宿舍。他甚至沒有問他見到了誰,說了什麼話。何問東和斌哥是同桌也是同床,一晚無話的度過了。

很晚的時候同學們才聽說高三是要分班的,這時最打緊的事情是買留言簿和照相片。何問東沒有參與這些事情,他買了一本留言本,但是很認真的抄起了古詩詞。

他很用心的在筆記簿上臨摹了風水國畫作為封面,然後一首詩一首詩的用正楷抄上去。在抄完一首詩後他內心美滋滋的,彷彿那詩就是他原本的作品,即使不用和人分享他也有強大的滿足感。

就在完成的前一天,筆記被盜了。他翻遍了課桌和宿舍,還是一無所獲。他一遍遍的否認自己記憶,想給那本筆記留下一種被遺忘在某處的可能。

他的傷心啜泣也是不動聲色,他也懷疑過是某人拿了,可是看到笑容玩味十足的袁澄他又不敢想像。

「你的畫還不錯!」

袁澄在空閑時會誇獎他一下,他故作謙虛,沒有回應。

最後一個星期時,班上拍了畢業留戀照。也不是畢業照吧,何問東還是一如往常的懶怠,他沒有參加。這確實是各憑自願,畢竟是自己掏錢。

何問東每天早上有個鍛煉肢體的地方,不是操場而是校門口的一個花壇內,那裡空間很大,兩米寬二十米長的花壇里只有四株秋海棠。

某天袁澄打扮的很颯爽,一身黑色運動服。此時他們已經是同桌,她提着一個塑料袋,攏了攏剛洗而未乾的長髮向何問東問道:

「你自己有沒有自己單獨的照片啊?」

「沒有!」

何問東沒有太當回事,搖了搖頭。

「你有沒有呢?」

何問東說道。

袁澄從塑料袋裡拿出一張相片,正是在那個花壇里拍攝的。她插着兜,低沉的眼神,既有力量又略顯溫柔,這絕不是她平時的表情。

何問東看了好一會想逞一時嘴強但是始終沒有合適的言語。袁澄轉頭和同學聊天再沒有向他要回那張照片。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