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林陌王海濤《錯位重逢》_錯位重逢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林陌王海濤《錯位重逢》_錯位重逢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09:37 作者:水雲魅影

章節介紹

一個人物引出的故事,人物故事不斷蘊含小說空間,空間是有形的,也是隱形的 具有輻射的能量,是從屬,又是相互獨立的故事,像極了人類的個性與社會屬性的矛盾與統一 龐大的故事群落形成了一個意識流的敘述流向和終點,每一個故事都在無從決斷的可能性中,創造一個故事引出另一個…

在線試讀

第5章 跋涉

半躺在椅子上,我聽見趙飛跟一位女孩閑聊。

微微閉上眼,我竟然能看到趙飛的背影跟修傑一模一樣,話滔滔不絕,插科打諢,妥妥的段子手。

天底下莫非真有如此相似之人,還是真的靈魂會穿上不同的馬甲現身。

每次聽見或者看見趙飛,我的腦海就如同閃電火花胡亂迸射,繼而想起修傑。

「李醫生正接待一位阿姨,精神病、幻想症、神經質,她沒有絕世美貌,卻有乾癟的身材,她五官端正,整個人軟塌塌的,像半死不活的病秧子。」

我輕輕地嘆口氣,心裏有點怨恨。

可轉念一想,現代人力求精緻的容顏,男生綉眉隆鼻畫眼線,看到素麵朝天的美女尚能忍受,可年過四十,頂着一頭乾枯短髮,滿臉倦容,氣血兩虛的黃臉婆誰也無法忍受。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追求和喜好方式,我無法評價別人。

況且我現在是以病患的身份出現在這裡的。

不管任何人以何種眼光認定評價我,我都沒有什麼可說的,也沒有必要說。

我無話可說,要麼沉默,要麼離開。

當初我就是懷揣這樣的思想出發的。

滿腦子都是關於遠方跋涉和遇見真知、明心見性的火花四射。

安靜下來,讓情緒進入休眠狀態,我學着像花苞一樣打開自己,我學着重新認讀記憶,讀取生命時光中那段足以震撼、顛覆既定認知的碎片化經歷。

我確定我當初像雪片一樣被震碎成了好幾瓣,周圍的世界是冰雪奇緣一般深藍色的。

可我為什麼好端端的回歸了,中間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我也使勁回憶過,沒有想起來。

如今,我再一次讓自己與過往面對,坦誠公布心痕在空境中呈現的我解釋不清,卻被徐浩然冠以「神經質」的點滴。我知道我之所以需要藉助心理醫生才能敞開心扉,傾訴的感覺大於預先抵抗的一切,是因為我必須有人見證,讓可以信賴的人幫助我,啟動孜孜以求的塵封,以加註燃料般讓出現在我生命階段中的冰樣的隔斷,一點一點消融瓦解,猶如冰消霧散一般。

我聽見李曉峰說:「冒險是來自內心的抵觸情緒大於現實的對抗程度,自覺無力,另尋他路。」

我腦海中從沒有冒險,刺激之類的追求。我從小到大都是平常無奇的一個素人。

如果有人告訴我去冒險吧,可刺激,我一定會說,不去。害怕刺激。

今生與此無緣。

可後來一次出走,我卻發現冒險一次就會深刻的覺悟。

遠方是個詛咒,尤其是當遠方終將在腳下,當你回想起電影中出現的鏡頭,你便被詛咒。

因為束縛你的眼前,一切都是苟且,只要別處的風景被遠方命名,就擁有了創設的意義,你以到達和縮短距離的形式一點一點靠近,也意味着遠方一點一點消失,相伴一起消失的除了遠方這個詞彙,還有一些抵達遠處的人。

我去的那個人跡罕至的地方就是冷湖石油基地遺址。

卓安在等我們四個準備好一切物品時才露面。

鐵牛是個礦工,參加這次活動,純粹是為了完成人生終極理想。他年近五十,肺癌晚期,自覺時日無多,索性做點銘心刻骨的事。聽說石油勘探需要人手,索性來了,誰知道是石油基地需要人手。

王海濤是個石油工人。據說當年還參加了石油基地的援建工作。

在一種既定的命名里,人們一直愛着遠方,也愛着遙遠的跋涉和追逐。可是對於現在當下所擁有享受的一切都顯得漫不經心。

我騎馬、騎駱駝的心愿沒有滿足。差點跌入沙海,落進黑洞不能活着回來。

想想那段經歷,就覺得後怕。出發前,沒有來得及給父母交代,孩子還小,對徐浩然還有指責未名的生氣。

人生的後半場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如果回不來,最難受的是父母親人和孩子。

「當時你離開時根本沒想到父母親人和孩子?」

「我當時只想脫離壓抑的婚姻現狀,其他沒有心思。」

「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困境來源於自身原因?」

「你是指性格缺陷嗎?」

「性格缺陷是人類共同存在的問題,沒有十全十美的人,更不會有沒有缺陷的人。性格缺陷是千年來,人們難以突破的問題,先賢聖人概莫能外。」

別對孔子說出身,別說始皇追仙人。

詩仙李白愛喝酒;詩聖杜甫心口疼。

岳飛耿直少朋友;東坡嘴饞好吃肉。

這話修傑說過的。

當時大家一起坐在火車上玩撲克,誰輸了誰演節目,修傑一邊玩撲克,一邊段子順口溜。

他還說,青海青海你真害人,冷湖冷湖你真坑爹,姐聽過你江湖有傳說,哥可不想在你的地盤變傳說。

可沒想到,哥在那個地盤真的成了傳說。

「修傑出什麼事了?」

「他突然失蹤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

「還沒到青海石油基地遺址,他就不見了。」

我手指忽然抖動的厲害。正好預警電話響起,李曉峰不得不終止我們的談話。

我打開手機看看監控,遠在異地的父母正在院里曬太陽。估計是奶奶走動不小心跌倒了一下,還好沒啥大事。

天空是瓦藍色的,陽光灑滿小院。九十八歲的奶奶,正在曬太陽。

我盯着視頻看了幾秒,突然覺得人生虛幻如此,或許自己也在被另一個視覺的人盯着看,只是自己渾然不覺。

我在手機屏幕上打出一行字。

「爸媽,你們還好吧?我挺好的。」

「爺爺奶奶,等放假了去看你們。」

接着,院落里傳來問候的聲音,分別模擬我的聲音和跳跳的聲音,然後我點下了確認鍵。

視頻那頭,爸媽回頭,對着喇叭裏面的聲音微笑,然後大聲的向我問好,問我吃飯了沒,忙不忙,身體好不好。

我同時用車載電話撥通母親的視頻電話。

用另一部手機跟老爹視頻。

遠程監控,視頻同步,這是當代人生活的必要組成部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