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秘境重生斬斷情絲的大佬又愛上我》布烺梳流儀_(布烺梳流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秘境重生斬斷情絲的大佬又愛上我》布烺梳流儀_(布烺梳流儀)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

2022-09-23 09:38 作者:夜來幽夢

章節介紹

諸天萬界,強者為尊,弱者為奴,天經地義可是有一天,一個奴隸告訴他,他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她說人人平等,誰也不該做奴隸,一切不民主的制度終將消亡 面對洶湧而來的奴隸暴動,他終於開始自我懷疑,我這個王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後來梳流儀死於亂軍之中,數億年後重生,在機緣…

在線試讀

第3章 什麼深仇大恨

「啊——好疼,好疼,我說我說,快幫我解毒······」梳流儀疼得面目扭曲,果真是沒有人能受得了布烺的毒物折磨。

布烺得意地笑了下,張口吸盡了梳流儀體內的毒,疼痛感隨即消失了。

布烺用袖子輕輕拭掉梳流儀臉上的膿液,兇狠是臉上浮現一絲溫柔,他一字一頓地說道:「沒有人能挺得住我毒物的折磨,你還是乖一點,免得受苦。梳流儀我告訴你,是我對你動了真情,才讓你有機會靠近我的!否則你這種專門安插在我身邊的地雷,我碰都不碰一下的!」

「我哪是別人培訓的殺手,我不過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卑微渺小地苟且偷生,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我竟有機會手刃你。」梳流儀一提起她的過往遭遇,便禁不住落淚。

她落淚時凄美哀婉,我見猶憐。布烺心一顫,頓生憐憫之心,只要梳流儀能說出一個能說服他的理由,便饒她一命。

「我們之間究竟有什麼化解不了的死仇?為什麼你的心無論如何都暖不熱,我是這個世上最愛你的人,你真的忍心要我死嗎?」

「是你——帶兵摧毀了我的家園,屠殺我的親人,迫使我淪為奴隸,國讎家恨血海深仇,我沒有一刻不想殺了你!」梳流儀憤恨地細數布烺的罪行。

「這些可以是殺我的理由,誰都可以唯獨你不能!我把你捧到心尖上,付出我所有的愛,為了你我寧可跟全族人作對,這些都化解不了你心頭的恨嗎?」

「如果我沒有被迫當了幾億年的奴隸,受盡苦難挫厄,被你如此愛着,我也會忽略那些國讎家恨,畢竟被殺的人又不是我。我當然可以踏着族人的屍骨,心安理得厚顏無恥地享受,你賜予我的榮華富貴。為什麼我寧可捨棄性命,也要與你同歸於盡,因為我受盡了慘無人道的欺壓,我恨透了這種社會制度!」

梳流儀的眸底覆上了一層寒霜,道出了她為奴時的悲慘遭遇來,如果是你遭遇了梳流儀所受的苦厄,你也會毫不猶豫地想推翻萬惡的奴隸制度,誅殺吃人的奴隸主。

當年,作為聖埠族的遺民,由於他們族人的拚命頑抗,致使希黛族人懷恨在心,將聖埠族的遺民劃為賤奴,迫使他們做最辛苦的工作。

聖埠族遺民被欺壓得受不了了,偶有反抗暴動,終被希黛族狠狠地教訓了一番,後來才老實了。

聖埠族的遺民全部被投入煉獄,無論有罪沒罪,都得受盡折磨,剝皮抽筋下油鍋。

這些酷刑還不至於使仙體死亡,就連千刀萬剮對仙體來說,僅僅是皮肉之苦。

因為仙體是自己造的,受傷了很快可以恢復如初。

「他們每在我身上割一塊,我對你們希黛族人的恨就增加一分!我頑強地活着,就是為了有一天看着你們統統被消滅!」梳流儀咬牙切齒地懟着布烺,衝天的恨意像掀起了滔天巨浪,向布烺洶湧撲來。

「啊——」布烺一想到梳流儀所受的折磨,頓感痛徹心扉,難以自抑,顫抖不止。

希黛族人對待敵人向來殘忍,布烺從未有何感觸,覺得他們死有餘辜,可今天聽說這個自己深愛的人,曾遭受過非人的折磨,他知道心疼了。

布烺終於知錯了,族人那種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鐵血政策,造就了他和梳流儀永世化解不了的死仇。

「梳流儀!你聽我說,當時長老們擔心叛賊就匿藏在奴隸們之中,所以······」布烺急着解釋道。

「所以,就無論我們有罪無罪,統統投入煉獄,直到打服為止,以絕後患!」梳流儀打斷了布烺的狡辯。

「我承認這樣做的確過分,冤枉不了無辜者,可是梳流儀,最終不還是把你們無罪釋放了嗎,你何必耿耿於懷呢?」

梳流儀突然像瘋了一般狂笑,「大司空!你說的倒輕巧,要不你拭拭?除了每天受盡輪番拷打,還得被迫陪人睡覺。喔,我不是說過嗎,陪大司空上床,可比關在大牢里剝皮抽筋好受得多,他們跟你一樣樣!」

布烺聽得臉色大變,信誓旦旦道:「梳流儀你說什麼,誰讓你陪一些人睡了?誰這樣對你們的,你把他指證出來,我將他千刀萬剮了!」

「我也不知道是誰,他們戴着鬼面具,但我能察覺出他不是同一個人。我們被出賣了,只要有人給獄卒錢,便可以進來蹂躪我們。」

「這不是我的旨意,我可沒讓他們那樣做!」布烺實在聽不下去了,憤怒得發狂,簡直想殺人,也不知道何時他連人帶椅都貼近了梳流儀。

布烺抱着梳流儀,滿臉心疼地承諾道:「梳流儀你相信我,我一定將那些胡作非為的鷹犬繩之以法,我不追究你刺傷我的事了,我的心好疼啊!」

梳流儀緊緊摟住在布烺,真正感覺到了他的心疼。她沉湎在過去的悲傷中,痛苦不堪,眼淚肆意流淌,向他尋求慰籍,原來她的心是脆弱。

站在一旁的四大弟子見狀,皆會心一笑,大司空哪像逼供犯人,只有梳流儀認個錯,大司空肯定會既往不咎的。

「我是真的不知道,奴隸們竟悲慘成這樣,梳流儀,我馬上整頓,懲惡揚善!」

「奴隸的命運大多如此,社會環境如此,你整頓也改變不了多少,只有推翻奴隸制度,才能徹底改變奴隸們的命運。」梳流儀語氣平靜,不悲不喜。

「梳流儀!看來你被造反派洗腦得不輕,推翻奴隸制度,你有更好的社會制度嗎?人人平等,這種制度可能實現嗎,話語權永遠握在強者手中,不可能出現更好的社會制度。」布烺猛然推開了梳流儀,對於大事,他向來不含糊。

「所以,只有除掉你,奴隸們才能推翻希黛王朝,建立理想的社會,人人平等,沒有奴役,沒有壓迫······」梳流儀居然還在痴心妄想。

布烺勃然大怒,他猛然起身,抽出冷王面腰間的佩劍,打算滅了梳流儀,「梳流儀,你真是冥頑不化,有我在,你們就別想推翻希黛王朝!」

梳流儀緩緩閉上眼,做出了就戮的準備。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