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楊玄靈靈玉《世道太平》全文閱讀_(世道太平)全文閱讀

楊玄靈靈玉《世道太平》全文閱讀_(世道太平)全文閱讀

2022-09-23 09:39 作者:楊一晨

章節介紹

一邊世道太平,紙醉金迷,沉迷享受 一邊生靈塗炭,餓殍遍野,惶惶度日 惡鬼出,生靈殤道統現,欲屠鬼 是誰,在暗中護道 是誰,在征伐異鬼

在線試讀

第3章 靈玄拜師

老者在將小孩血肉中最後一絲死氣逼進氣海後,長舒了一口氣,便自顧打坐恢復自身道氣。

楊玄靈這時也緩緩睜開眼睛,掃視着眼前一切,他感到自己想是做了很長一個夢,夢到自己將要死了。

當他撐起身子準備起身時,一個踉蹌竟連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便也作罷,躺在老者身前仔細端詳起老者來。

老者看上去七十來歲,臉龐黝黑,臉上溝壑縱橫,一頭銀髮隨風而動,一副老態龍鍾之樣。

不久老者收功睜眼看向楊玄靈:「小子,醒來了。」

虛弱的楊玄靈張嘴道:「老頭,你把爹娘還給我。」

老者道:「你告訴我,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你靠什麼維持生命,我就把你爹娘還給你。」

聞言,楊玄靈答道:「我本瑞安人,一個半月前流寇襲擊我們瑞安,燒殺劫掠,百姓被屠殺殆盡,我被爹娘藏於地窖,得以倖免,待我出來之際,竟是一片火海,我奮力將街道屍體搬離出瑞安城,本想將他們下葬,奈何幾天下去,我也僅是埋葬了我父母,飢餓之際,便動了食人血肉的念頭,因而我靠着這些叔伯姨嬸身體活了下來。」

果真如此,老者心中暗自盤算,自從他見到楊玄靈便覺此子不同,道氣進入楊玄靈身體那刻老者更是確信起來。

唯有食人血肉,體內方能殘存如此龐大的死氣,而這些死氣卻沒主動攻擊楊玄靈,那便是他口中所說,血肉者竟有不少是楊玄靈所識之人。

「老頭,你發什麼楞呢,你讓我說的都說了,趕緊把我爹娘放出來。」

老者收起思緒說道:「小子,你可知我是何人?」

楊玄靈道:「你是何人,與我有甚關係。」

老者笑道:「我是御鬼人,你爸媽本就鬼魂,你說與我有甚關係?」

「什麼,你要將我爹娘煉化,我和你拼了。」說罷楊玄靈強撐身體就要起身。

「省省勁吧,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便放了你爹娘。」

楊玄靈憤恨道:「什麼條件,你說?」

「拜我為師。」

楊玄靈思索片刻道:「拜你為師可以,你放了我爹娘,我在此守孝三年,期滿任憑你使喚。」

老者道:「守孝三年道可不必,師父我不僅可以御鬼,更有太上洞玄靈寶救苦妙經之法門一卷,可助其散去怨念,重入輪迴。」

楊玄靈聞言便連忙強撐側身起來,跪地叩首,嘴中連連說道:「感謝師父,受徒兒一拜。」

老者聽罷,哈哈大笑道:「好徒兒,就依了你。」

而楊玄靈緊接說道:「師父,可否一起將這些鬼魂全部超度?」

老者皺眉道:「此乃逆天法門,尚且需在世親人血脈指引,方可重入輪迴,而今他們尚無親人再世,恐難辦到。」

見師父這般言語,楊玄靈便不再多語:「任憑師傅安排。」

老者從腰中取下木質摺扇在楊玄靈手腕處劃開一個口子,順勢在地面上畫了一個陣圖,以摺扇為陣眼,瞬間光芒四射。

老者口中振振有詞,神色凝重,一手掐訣直指木葫蘆,只見從葫蘆中飛出兩個魂體,徑直飄落進陣圖內。

魂體開始在陣圖中顯化身形,不多時陣圖內出現兩名中年夫婦,圍繞兩人身上的怨念盡數被摺扇吸收。

楊玄靈早已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連忙趴在陣圖外圍同裏面的夫婦交流。

老者口中法訣不斷,一刻鐘之後從天空直射出一道光芒打向陣圖。

夫婦兩人在陣圖的接引下向著天空中緩緩飛去,臨行之前夫婦兩人作揖跪拜老者,隨即化作一團光芒沖向天際。

隨後,楊玄靈再次拜倒在地,連連跪謝師父。

老者收回空中木葫蘆,拿在手中搖了搖,心滿意足的從葫蘆中倒出黑丹。

「小子,活該你的福份,這怨靈丹可不是何人都能使用的,哪怕是元嬰境想要佔據,都能侵染他們元嬰,而你卻不同,這怨靈丹現在竟成了你續命金丹。也不知是禍是福吶。」說話間,老者不由分說將怨靈丹打入楊玄靈氣海。

剛入氣海的怨靈丹瞬間便將先前楊玄靈氣海中的黑氣吸收殆盡,而楊玄靈的生機也在這時開始恢復。

仍是不放心的老者接連在楊玄靈氣海怨靈丹漂浮處種下四個封印,一則八卦陰陽印,平衡體內氣海,二則七星肅殺印,滋養體內怨靈丹,三則赤陽真印,抑制怨靈丹單獨壯大己身,四則瞞天印,隔絕他人勘察怨靈丹。

做完這一切,老者仍是不放心,最終又在楊玄靈心臟處種下道靈訣,護住心神,將體力那未曾消散殆盡的死氣盡數趨於氣海之內。

日上三竿之際,老者這才忙完一切,擦去額頭上的汗漬,困剎老夫了。

「徒弟,你叫楊玄靈是吧,今日為師為你賜名為靈玄,正好你還有一個師姐叫靈玉,這就帶你去認識認識。」說罷就領着靈玄往海邊走去。

「師父等等,我把狗放出來,我一直與那狗相依為命,讓它跟我們一起走吧。」

「也好。」

楊玄靈連忙跑回自己窩棚,把栓狗的布帶解下,叫聲「黑倭」,那黑狗抬頭靈性的看向楊玄靈。

「走,今日也帶你出去見見師父。」

片刻後,楊玄靈回來,身後跟着一個大黑狗。

楊玄靈道:「黑倭,這是我師父,也是你師父,快叫師父。」

黑倭這隻狗竟對着老者汪汪叫了兩聲,沖其瘋狂搖尾巴示好。

老者剛準備說楊玄靈「胡鬧」,但看到黑狗這般聽話,不由得讓他注意到這個黑狗。

黑狗整個身上也同楊玄靈一般,體內有濃郁的死氣流動。

老者想了想,便沒在言語,沒有點明,而是說道:「走吧,咱這一老一少一狗組合,可謂奇特。」

路上楊玄靈忍不住思念,不斷的扭頭回望,回望這座他生活的瑞安城,這裡有他僅存的四年童年生活。他在向過去的自己告別,同過去的那些親人、同過去的朋友告別,哪怕是他們現在已天人永隔。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