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蕭白亓檜川)穿越平行世界,我變成了一隻兔子精彩小說_蕭白亓檜川精彩小說

(蕭白亓檜川)穿越平行世界,我變成了一隻兔子精彩小說_蕭白亓檜川精彩小說

2022-09-23 09:40 作者:大予晝

章節介紹

一睜眼,我成了只兔子 卻沒想到平行世界的盡頭依然是考編製! 好不容易錄取,居然是在曾經狠心拋棄她的渣男手下工作 算了,她惹不起 不過就去出差一趟,還能被綁架 她以為的普通天雷,直接讓她喪命 她一條兔生為何如此坎坷 接下來怎麼辦 當然是想辦法續命啊!

在線試讀

第一章 變成兔子也得參加考試

精彩節選

蕭白盯着自己毛絨絨的兩隻爪子,神情獃滯。

她剛得到自己公務員上岸的通知,高興的叫上朋友去酒吧嗨皮,本就常年混跡酒局,酒量自是不在話下,信心滿滿的跟朋友炫啊炫,然後……她倒了。

一睜眼,呃,這是什麼鬼地方?全是她沒見過的花草樹木也就算了,巨型蘑菇也還能接受,闊是!它們身上居然在發光!還是不同顏色的,這個真的很過分!

蕭白以為被人販子拐了,嚇得慌不擇路想跑,剛要動,嘭~原地表演個四腳朝天,哎喲,痛死她了,咋的這酒後勁兒那麼大么,好不容易掙扎着站起來,蕭白想到什麼突然愣在原地,她咽了咽口水,她為啥,手一直撐在地上……

緩緩低頭一看,瞳孔瞬間急劇放大,這哪兒有手,只有兩隻白毛爪子。

啊啊啊啊啊啊~瞬間驚飛無數休憩的鳥群。

過了好一會兒,蕭白終於無奈接受自己穿越了的這個事實,可是小說里別人都是穿成公主、大家閨秀,金手指滿滿,再不濟穿成一個普通百姓那好歹也是人啊,為毛就她變成了一隻兔子?!!!

蕭白努力適應着四條腿的身體,踉踉蹌蹌地往前走,嗚嗚她好餓,她好想吃東西。

但在危機四伏的叢林里,想吃東西的可不止她一個。

好像感受到什麼接近,蕭白猛然僵住,渾身兔毛全都豎起來,腦袋咔咔咔往後轉動,瞟到一個龐然大物眼冒綠光緊緊盯住她。

見她轉頭,大白虎不再藏匿,猛地發起攻擊張大獠牙撲向她。

媽媽呀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

剛剛還連路都走不穩,求生本能讓蕭白現在跑得幾乎快要起飛,老天爺要不要這麼對她,她初來乍到這麼快就又要嗝屁了嗎,還是被嚼碎吃掉這麼殘忍的死法,不要啊,神吶救救她吧!

就小兔子那個小短腿怎麼跑得過大老虎?那大虎一爪子將她壓在地上動彈不得,深淵巨口越湊越近,瀕死的恐懼嚇得蕭白腦袋一歪,暈死過去。

亓檜川本來帶着大白來仰止山休假,結果大白趁他和好友在網上搓麻將,偷偷跑去了山林深處玩,倒不擔心這傢伙會有危險。

只是這山中有很多珍稀靈植和仙獸,大白調皮又貪吃,要是大白誤食或傷了它們,保不齊天帝那小子會把他虎皮扒下來做大衣。

果然,不好的預感總是不會出錯,匆匆趕到救下險些命喪虎口的小仙兔,轉頭就給了大白一個爆栗。

大白虎委屈極了,它也知道不能吃,但是它控制不住自己啊,小兔好香,它好饞。

回到山頂度假的房子,亓檜川把兔子放到了大白的窩裡,大白只好去旁邊地毯上卧着。

亓檜川看着還暈着的小兔子,通體雪白泛着螢光,耳朵尖和尾巴尖上一撮赤色的毛,襯得它漂亮極了。

這小兔居然是幾近滅絕的赤兔族,天帝的仰止山果然名不虛傳,怪不得當初說要帶大白來這裡的時候,表情心疼的像是搶了他兩百萬神幣。

蕭白在夢裡,但她不知道這是夢,那隻大白虎一直追着她跑,她不停的逃啊逃,可是為啥她老覺得自己跑不動啊。

於是亓檜川便看到躺着的小兔四條腿越蹬越快,約蹬約用力。

咔嚓,蕭白聽到自己脖子被咬斷的恐怖聲響,猛地一下驚醒睜大了兔眼,一睜眼就看見,一個帥哥穿着休閑衛衣和運動褲,雙手插兜坐在沙發上,就這麼盯着她。

再一轉頭,環視四周,皮質沙發、歐式大吊燈,宮廷風實木床,這這這……她這是穿回去了?還是說她其實在做夢根本沒有穿越這回事兒?嗨,虛驚一場。

那這個帥哥是趁她喝醉了帶回了自己家么,哎喲~還怪不好意思的,雖然她是長得有那麼一丟丟好看啦,但是趁人之危還是不對的,不過要是認真追求她也不是不能同意,畢竟他真的好帥,還剛好是他喜歡的類型。

不過幾瞬,亓檜川看着小赤兔眼神里不停轉變的各種情緒。

正當蕭白自顧自胡思亂想的時候,大白從她的視覺盲區湊了過來。

結果自然是,蕭白差點再次嚇暈過去,這大白虎怎麼在這裡?突然意識到什麼,她低下頭,果然還是兩隻白白的爪子,毀滅吧世界,真的倦了。

認命的蕭白開始理清思路,她沒死應該是這個男人救了它,但是大白虎和他在一起,難道大虎是他寵物?不過這個房間又是怎麼回事,裝修風格到傢具和她之前的世界好相似,讓她無比熟悉。

不行,飢餓使她無法思考,她現在需要先飽餐一頓……剛變成兔子就經歷虎口逃生,一口水她都沒喝,沒被吃掉也要被餓死了。

但她現在是只兔子,只得把主意打到了男人身上,讓她想想,以前自己養的貓想吃東西時是怎麼撒嬌來着。

亓檜川觀察着赤兔,覺得有意思極了,它眼珠不停地滴溜滴溜轉,不知一隻兔子在思考個啥。

然後就看到它蹦到自己腿上坐着,紅寶石一樣的眼睛望着他,眨巴眨巴,腦袋還往他手心下面拱,像極了大白向他討食的狗腿模樣。

呵~男人笑出聲來,「小傢伙,你是餓了么?」

哇哦,蕭白在心裏驚呼,雖然撒嬌讓她有些羞恥,但是這男人一下就能知道她表達的意思,好爽好爽,她想搖尾巴是怎麼回事。

事實上她的確這麼做了,不僅小尾巴搖的歡實,兩隻前爪還激動的在他腿上踮啊踮。

說實話亓檜川確實有被取悅到,他從空間里拿出了大白的零食,雖然沒養過仙兔,但和大白同為仙獸,想必大白的靈肉乾應當也是能吃的。

蕭白看着亓檜川手裡變出一袋肉乾,驚奇之餘,饞的口水快要流出來了,天知道她這個肉食者有多害怕他讓她吃胡蘿蔔。

餓極了的蕭白,三兩下幹完了一整袋靈肉乾,嗝~一個字,香!

一旁的大白欲哭無淚,主人啊,那可是它一個周的零食!一口氣就給別人造完了,誰能懂它有多難過?

就這樣錦衣玉食的過了一個月,亓檜川帶着它到處遊玩,蕭白也終於了解了一些這個神奇的世界。

這個世界被劃分成了三個領域,神界、冥界和異界。

她現在所在的地方是神界的仰止山,大家都或多或少擁有些神力,所謂神力,也可以解釋為對自然的駕馭能力。

在這裡她應當是屬於仙獸,有靈智那種,可以修成人形,這裡還有仙植,除了是個植物,其他和她一樣也可修成人,比他們再低一層的就是靈獸靈植,是他們主要的食物來源,不過也是帶有幫助修鍊的靈力。

而異界和蕭白前世的人類世界極其相似,地名,國家,包括科技幾乎是複製粘貼的程度,她也懷疑過是不是只是從異界穿到了神界,但她偷偷去了前世住的那個地方,才終於死心,所有的建築、街道,都和記憶中的一樣,但唯獨人全是陌生的,沒有一個能對上號。

再說冥界,這個地方掌管着所有領域中死去的靈魂,冥河中心有一棵長生樹,是因為它才有冥界,才有幫助靈魂往生的能力。

然而三界中,僅有異界的人類是不知全貌的,或許是為了保護脆弱的人類,又或許對人類的自由發展許下一種期待,果然人類精神的強大是他們無法比擬的,創造了一個跟他們完全不一樣的美好世界。

亓淮安每次從異界回來,都要帶異界好多的新產品,不得不說的確很好用,完全抵消了他們使用神力的巨大消耗,神界因此生活都革新方便了許多。

為了感謝異界所做的貢獻,亓淮安派有神君常駐異界,為的就是在不擾亂他們秩序的前提下,幫助解決人類的一些難題。

還有一些無比棘手難以解決的,累計起來上報冥王,由冥王十年一次去異界進行巡察。

蕭白這一年過得可以說是無比舒心,甚至想着就這麼一直做只兔子也挺好,不愁吃住還不用考試啥壓力都沒有,無憂無慮的,反正她之前本來就是個孤兒。

然而這個時候亓檜川卻突然給她來一句,他休假結束要走了,要回去工作。

大哥,敢情你就是來度假的?你走了那她呢,她這麼可愛的小兔子你不打算帶上嗎?蕭白急了,咬着他的褲腿不放,因為一放,可能亓檜川就傳送走了。

亓檜川也很喜歡小赤兔,可愛機靈還會撒嬌,但他不能帶它回冥界。

「小傢伙,我住的地方不利於你修鍊,你是仙獸,好好努力修成人形以後可以入神籍的,這仰止山靈力十分充沛,也不會有凶獸傷害你。」

男人拿出一條項鏈給蕭白戴上。

「吊墜是赤冥玉,可以幫助你更好的吸收靈力,裏面還有我的一絲神力帶着我的氣息,可以打開這個房子的禁制,以後你就住在這裡,我走了,小傢伙要好好修鍊,等我下次休假再來看你。」

亓檜川說完,不敢看小兔子濕漉漉的大眼睛,把它抱到床上,給它下了個禁制,走到傳送點,準備回冥殿。

蕭白卧在床上,看着背對她的男人,又要被丟下一個人了嗎,相處了一年她都把他當家人了,哼,渣男你沒有心,連名字都沒告訴她,心裏罵著他,眼淚卻不值錢的往下掉。

亓檜川傳送走的最後一刻,還是忍不住轉身看了她一眼,腦海里最後的畫面就是她耷拉着耳朵,不停掉淚的委屈模樣,唉~是不是應該把它帶走啊。

蕭白在赤冥石的幫助下,每日每夜的吸收着仰止山的靈力,終於在一百年後修鍊成了人形,她每天都在鏡子前瘋狂臭美,嘖嘖,不得不說有神力加持就是好,這皮膚、這身段,她自己饞自己身子可還行?

許是因為她是一隻兔子,瞳色和發尾依然是赤色,但大部分頭髮和兔毛一樣雪白雪白的,好看是好看,但越看越像殺馬特,太惹眼她不喜歡。

不過用神力維持發色也太耗神力了,就她這點修為估計半天都撐不了,還好網購文化也傳來了神界,因此每次訂購「發色變變丸」都是一箱一箱的囤,這東西一顆就可以維持一個周,效果巨好,但是扛不住它貴啊。

她靠出售自己掉的兔毛只能掙點微薄神幣,根本不過用好嗎,蕭白想,反正已經兩百年了那個人都沒來過,應該再也不會來了吧,每天待在這山裡連生計都要成問題了,還有必要一直等一個不會來的人嗎?

於是蕭白去了神界一個邊陲小城市,一邊打工一邊準備即將開始的界考,雖然心裏還是隱隱有一絲期待,或許還能再遇到那個人。

她要通過界考,努力做一隻有編製的兔,雖然蕭白沒想到,即使穿越了她也沒擺脫考試,不過為了工資,她依然願為其折腰。

不過區區界考,怎麼會難倒一個經過應試教育錘鍊的人,況且她上輩子都能通過國家考試,還會怕你這界考?

界考每三百年舉行一次,是全神界統一進行人才選拔的考試,通過的人會根據名次分配到各個神君宮殿就職於不同工作崗位,上次界考在兩百五十年前,那時她剛來這個世界五十年,還是一隻兔子無法參加,這次界考她一定要通過。

五十年後,看着手機上的錄取公告以及入職通知,蕭白卻高興不起來,這勞什子界考,理論確實難不倒她,但是為毛上個班還要考武力值?她真的不會打架啊摔!綜合下來成績勉強過線錄取,因此她只能被安排到冥殿做一個小侍官。

算了算了,怎麼說也是個鐵飯碗,更何況再備戰就是三百年,她表示再給她三千年她這武力值也上不去,只能希望冥王殿下是個好相處的神君咯。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