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李清水憤怒的小奶鳥(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_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完結版在線閱讀

李清水憤怒的小奶鳥(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_穿越武俠世界:父親是個大奸臣完結版在線閱讀

2022-09-23 09:42 作者:憤怒的小奶鳥

章節介紹

朝堂腐敗,兩族相爭,落日太后高居廟堂,正在忙着怎麼征服全球,掃清武林,然而一個不起眼的小知縣正在慢慢崛起... 這是一個蛟龍入淵,並非束縛,而是深淵之外皆是螻蟻的故事 強者隱居山林,不問世事,弱者正在奮鬥,努力爬上最高的天梯

在線試讀

第1章 開局就是炸胡

精彩節選

李清水躺在床榻上,無病**,右手摸着額頭,一陣頭大,已經一天了,始終難以接受自己的身份。

父親李正道是個奸臣加反骨仔,原本是夏朝重臣,官位赫赫,好生威風,奈何金國攻佔夏朝,李正道挾持皇帝投敵,為表忠心,割發稱奴。

造就夏族之人斷髮為奴的現狀。

且母親上官霜乃是江湖之上的邪修,傳聞曾一人一劍殺到天山之巔,腳下的屍體堆積,覆蓋整個天山,隔遠一瞧,像是一座屍山血海,煞氣衝天。

不知為何,退隱江湖,再出現時,已為人母。

而一天之前,前身十六歲的李清水無故暴斃,後者便穿越到這具同名同姓的肉身上,假裝昏迷一天,整理腦海中的記憶,得知前身靠着李正道的關係,成為帝都城內,東城縣的一名知縣,本來還有些驚喜。

奈何前身不愧為奸臣之後,自從當了知縣,冤死假案,不計其數,只要給銀子,公雞也能下蛋,而且下的蛋還是鴨子蛋,怎麼,你有意見?拖出去斬了這個刁民。

即便攤上這樣的開局也就罷了,最為可悲的是這具身子沒有習武天賦,經脈堵塞,從小身子弱不經風,怎麼瞧都是一副腎虛的模樣,補藥吃了不少,沒啥作用。

哎!這可怎麼活!

呼喊了幾百遍系統,檢查無數遍身體,沒有任何出奇之處。

對了,前世戴的高仿黃金戒指隨着自己一同穿越到此,然而並無卵用。

悲哀!

在這塊大陸上,不同於地球上的各個朝代,東方大陸幾大帝國林立,江湖門派以武犯禁的例子很多,據傳飛仙崖上的獨孤明月活了五百歲,御空飛行,隔空取物的仙家手段,手到擒來,那真是無敵的寂寞,擁有睥睨天下的風姿,號稱天下第一。

還有西方大陸,鋼鐵科技迅速發展,鋼鐵炮船行駛在海上,一發炮彈足以摧毀東方木船,當東方和西方第一次海戰,輸的十分徹底,沒有一條戰船回到港灣。

當傳信兵將戰敗的消息告訴金國的掌權者。

落日太后端坐鳳椅上,氣的胸膛差點炸開,大聲喝道:「你當哀家是傻子不成?夏族的奴才背後議論哀家頭髮長見識短也就罷了,你也欺負哀家什麼都不懂?鋼鐵造的船豈可浮於水上?給我將這個信口開河的奴才拖出去斬了!」

直到一個朝廷大臣用一口水缸和一個鐵鍋的實驗,方才打消落日太后的疑慮,心中露出不顯人前的驚恐。

這是夏族人的悲哀,身處異族的統治下,且掌權者還是一個沒有見識的女人,最為關鍵是她排外,她需要人口眾多的夏族奴才鞏固金族的政權,卻又害怕夏族推翻金族的統治,只能用平衡術。

※※※

「知縣大大太爺,小人有事稟告。」

房門外,敲門聲響起,打亂李清水的思緒,這道聲音很熟悉,通過記憶,得知是主簿王癸,人稱王麻子,拖把臉,病態的橘黃色膚色,一看就是身體不正常。

「何事?」李清水起床,打開房門,正見王癸一臉笑眯眯的賊笑,搓着雙手,模樣猥瑣,一看就非善人。

「縣衙里的案件堆積如山,還需知縣大大太爺前去受理,不知知縣大大太爺的身體是否抱恙?」

李清水撇了一眼,有些嫌棄:「什麼大大太爺,以後就叫我知縣大人就行了。案子重要,我的身體並無大恙,同我一起去審理案件吧。」

王癸撓頭疑惑,覺得眼前的李清水有些陌生。

您之前就說過,知縣大人和老爺的身份不符自己的氣質,所以要叫知縣大大太爺。

最為重要的是審理案件,每次聽聞有案件,雙眼放光,臉上流露着貪財的**,現在反而一臉淡然,言語正道,好似真的去審理案件。

這似乎有些不正常。

李清水前身在藍星就是一名宅男,經常看偵探犯罪的電影,時常將自己幻想成電影中的男主角,一路破案立功,成為鏟奸除惡的英雄,深受百姓愛戴。

這該死的虛榮感,正是一個宅男需要的。

現在有了機會,內心十分雞凍。

然而,現實總是狠狠給人一巴掌。

當李清水來到知縣府衙,周圍被圍的水泄不通,人頭攢動,踮着腳尖眺望衙門裡的風景。

身穿官服的李清水十分顯眼,沿着府衙牆壁旁的專道進入內堂,扭頭打量百姓,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厭惡,鄙視,更有甚者一臉陰笑,似乎在幸災樂禍。

李清水的眼皮一跳,感覺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一進入府衙,就見一女三男站在公堂上,見到李清水的到來,立即跪下,高呼道:「

知縣冤枉,還望知縣老爺做主。」

「大呼小叫,都給我拖下去,先打二十板子。」王癸聽聞,大聲喊道。

沃草!

這也要挨板子?

幾乎是所有人的心聲。

李清水伸手止住了兩側動身的衙役,心中有些不悅,一個主簿竟然當著知縣的面,吩咐衙役動刑,看來有機會需要好好敲打一下王癸,讓其知道誰是知縣。

王癸瞬間又懵了,不是老爺您之前教我的嗎,先以板服人,然後以財化解,結下金銀之好,現在怎麼變卦了?莫非是老爺換了套路?

李清水才不會在乎王癸的神情,坐在太爺椅上,打量着眼前一女三男。

女子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身材嬌小,皮膚白嫩,雙袖擦拭着眼角,故作傷心。

三男的氣質不同,一個是耕田的農夫,一個是渾身綁着樹藤的武夫,還有一個則是身穿錦衣華服的富家子弟,也綁着樹藤,三人看誰都不順眼。

台下何人,所告何人,從左邊女子開始自報姓名,一一控訴被告之人。

「小女子姓胡,名霏,家住帝都城外的虎頭村,昨天我去河邊洗衣服,一個身騎白馬的男子出現在我身後,向我詢問三里屯打獵的方向,我起身回頭為其指引方向,哪知對方見我姿色不俗,動了歹意,讓我為其帶路,我一個嫁作他人的女子,自是不願和陌生人獨處。

見我不願,便以一兩金子為報酬,小女子或是見錢眼開,思索片刻就答應了,當時經過一條條鄉間小道,來到一個名叫百里荒的野草地,周圍沒有人煙,騎着白馬的男子便下馬朝我撲來,儘管我奮力抵抗,也被污了名聲……嗚嗚……」

李清水皺着眉頭,並不會聽信女子的片面之詞,正欲詢問下一位男子,哪知女子哭泣了一會,繼續道。

「或許是我反抗的聲音太大了,武夫不知從哪裡跳出,我大聲喊救命,武夫不但不救,反倒威脅,說是要男子的白馬與身上的錢財,而我則是要繼續遭受侮辱,否則就殺了我倆,我假裝同意,待武夫騎上白馬之後,馬匹認主,原地蹦跳,見到此情景,我轉身就跑,跑了不知道多久,看見我的農夫愛人,正欲訴說,騎着白馬的武夫追了上來,將我與農夫愛人綁住,說是要找一個偏僻之地活埋了我們。

那天,武夫並沒有殺害我們,他用樹藤綁住了我們三人,說是那天剛好鬼節,不適合殺生,否則亡魂會來尋仇,所以就在柴火堆邊,解下腰間的酒葫蘆喝起了酒,直到武夫喝多睡去,我和農夫丈夫齊心解開身上的樹藤,合力將其束縛,綁上樹藤,將兩人押到縣衙,還請知縣老爺還我清白。」

「哈哈,我那天要是不小心喝多酒,你們幾人定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渾身綁着樹藤的武夫猖狂的大聲笑道。

「你就是沒有人性的強盜!」農夫氣急罵道:「真後悔那天沒有殺了你!」

李清水沒有理會他們的爭吵,食指上的金色戒指微微發燙,公堂上的女子,頭頂冒着一絲絲黑色氣體,像是受到指引,朝着食指上的戒指鑽入,眨眼便消失無蹤。

周圍的人似乎並沒有發現這道詭異的氣體。

這個戒指是前身在某寶上,一分錢搶到的,沒想到竟隨着自己來到了異界。

戒指名叫謊言戒指,李清水戴在手指上,是在告誡自己,不要說謊!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