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邂而不逅的相遇》林詩詩韓蘇_林詩詩韓蘇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邂而不逅的相遇》林詩詩韓蘇_林詩詩韓蘇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2022-09-23 11:36 作者:維多利亞

章節介紹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你要記得,那年那月,垂柳紫陌洛城東虛幻大千兩茫茫,一邂逅,終難忘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識,又何妨只緣…

在線試讀

第3章 夢想與現實

時間就在QQ等級慢吞吞地提升中過去了,蒼天不負有心人,在干錯了很多事被雪炎咆哮了很多次後,我在工作中終於能夠獨當一面了。我正在一旁暗暗竊喜,雪炎把一張嚴肅八百的臉擺出來。

「啊…哪裡又錯了嗎?」我趕忙核對文件。

「你的臉似乎圓了點,笑起來兩腮的肉都開始晃了。」

嗶的一聲……我的頭栽倒進鍵盤裡。

美女啊,你可不可以不用這麼毒舌捏?

我盯着她水嫩嫩的臉,完美的素顏美女,怎麼長得那麼毒的舌頭出來的呢?基因突變,還是因為其他不能說的秘密?我一邊臆想着一邊保存文檔。

那次血淋淋的教訓不敢忘啊不敢忘。

「周末怎麼玩?」她翻着資料,隨口一問。

「朋友叫我去打麻將。」

「錢備夠點。」

我非常不客氣地虛眼鄙視她。

「你們打麻將打的哪種?」

「血戰啊!」一提麻將神馬的我提了神,興緻勃勃地跟她繼續聊。

「怎麼打的?」

「你不是成都的么?血戰都不會?」我激動了,難得能用不屑的語氣去打擊她。

「誰告訴你血戰是成都出的?我又跟你說我不會了嗎,明天喊我過去,我亮一手給你看看。」語罷,她伸出蔥白的右手,在我面前輕輕揮過。

「這可是傳說中摸牌妙手,你跟我老實說說,你打麻將是不是老輸?」

呃,你這不是摸牌手,是算命手吧。老實說,一炮三響的事情我經常干。

於是,我微弱地點了點頭。

她將她的摸牌手往我肩上拍了兩把,「放心吧,那天我一次性把你輸的給贏回來。」勝券在握的模樣,令我不屑的目光漸淡轉為半信半疑。

該怎麼形容打麻將那天的景象呢,本來四個人多出了雪炎,我這個功力不佳的人成了替補。抱着抱枕在一旁一杯復一杯地喝茶,可是呵欠還是止不住地打。

我的其他三位朋友是資深宅男,難得看到如此姿色的美女,乾脆親親熱熱地和她聊家常。雪炎一打麻將雙腮隱隱泛紅,紅光外露,倒似在害羞。

三位男士把主要精力用於收集美女各方面信息去了,剩下的就是一邊偷看雪炎的神態變化,欣賞美女的如花嬌顏,出錯牌更是常事。輸了換我時,人死活賴在板凳上,怎麼趕也趕不下來。

唉……他們四個倒是高興,我直到都睡着都沒能替上去摸一回。

下次打麻將不喊你出來了。有你沒我,有我沒你。

雪炎滿載而歸拉着我一路回家,三男士最瘦的秦夏對我頗有深意地叮囑了一句:「林詩詩,下次還把這位妹妹帶出來啊,她麻將打得不錯。」

是長相不錯吧。我無情地來回鄙視他們仨殷勤諂媚的花痴嘴臉。

唉……秦夏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還不錯,一直把他當做成熟穩重的好大哥,結果遇見美女,也會變成色狼。

稍稍高興的一點,雪炎請我吃夜宵。

當時吃得什麼已記不清了,我只記得吃的時候我突然被嗆了,然後沖了一條街去買礦泉水。

只因這位美女非常中肯的一句話,「你那三位朋友似乎很喜歡我,特別是秦夏。」

誠然,她的直率令我的口腔非常受傷。

「不過他29了,比我大了7歲。」在我喝水的同時她繼續說下去,「最多比我大5歲就是我極限,而且啊,我的想法是盡量到遠一點的地方去,這一點,他絕對不會做到。」

我瞅着她認真盤算的臉,來了精神,「你跟我一樣想的,我也想到處跑,可是家裡就我媽一人,我放不下。」我算是遇到知音了,分外的高興,話變得多起來,「我覺得愛情並不重要,一生只有一次,自己活得精彩就行了。」

她沖我露齒一笑,「是啊,憑什麼女子就要守在一處守在男人身邊磨耗掉自己的事業和理想,我啊,希望我奮鬥的時候他能支持我,和我一起奮鬥,而不是他去哪裡而我非得跟着他。我需要是一個理解我的伴侶,這些面子超重的大男子們,怎麼願和我並肩呢?索性不要,自己倒樂得逍遙。」她說的這一番話,堪堪說進了我的心坎里,我凝着她的臉,突然覺得她是這麼的俠氣四溢。

當真有些羨慕她,就如她自己說的,「我覺得自己不該活在現代,放到古代,我就一俠女。」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現實生活里,我多久沒聽到這麼英氣橫生的話來了呢。

「我支持你!」我大聲地回應她。

「親愛的,我們的觀點很一致嘛!」她對我的反應很驚喜,很自然把對我的稱呼轉化了。

那一晚的秉飯夜談,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們還年輕,等着我們前路是柳暗花明的,有大把金錢,有漂亮的衣服,空閑下來在大都市裡自由走動,過着自己想過的生活。」

「我們不該過着程序化的生活,親愛的,對吧?」

…...

她對人生各種積極的看法,改變着我。

二月末,三月初,正是春暖花開時,我選擇了辭職了,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受雪炎的鼓動,她遞交了辭呈,我連招呼都沒打,大半個月的工資都索性不要,跟着她俠氣凜然地閃人。

我們離開這個城市,痛快地玩了一天,在大都市裡找工作找了一周,約好在一起同生活,共奮鬥。

我們擬好的藍圖是樂觀積極的,我們難得地找到了有共同人生觀的彼此,兩個人在一起,孤獨的時候就不孤單了。

我選擇的工作都是收入較低,比較好上手的簡易工作,入不了雪炎的眼。

「親愛的,我們在這兒工作的話,房租解決了,吃飯都是一個問題,沒有未來的。」她給我比我一個大大的「X」,拉着我繼續在這個大的完全淹沒我們存在感的城市裡盲目走着。

「可是我們兩個都只有高中文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怎麼在短時間找到工資高的工作,在這個城市紮根?」我反問她。

找了一周的工作,誠然,我們都有些累了。

抬頭仰望在藍天白雲下這一幢幢陌生的高樓大廈被**反射出耀目的光芒,我們心中卻慘淡一片。頭上滲出的汗滴流下,雪炎遞給我紙,嘆口氣,告訴我,「我打算回去了,這裡不適合我,你呢,是怎麼打算的?」

我有些能猜想得到她會說這句話了,沒有多大意外地接受了她的離開。

可我,好不容易做出了決定,不忍心放開。我腦子裡只有三個字盤旋:去遠方。

於是我放開了她的手,沒有絲毫的考慮,對着她笑着道別,「我就留下來,我這兒有幾個朋友,我暫時住在他們家,慢慢找工作。」

她望着我的臉,「你特別的固執呀。」抱着我,語氣無奈中帶着幾分欣賞,「其實我也想留下來的,但是在這裡太難了,不現實。不過,我相信你親愛的,加油。」

朋友就是這麼來來去去的不現實,雪炎離開了我但是我心中還是留有對這個在城市生活下去的勇氣,我連半分傷心失落都沒有,很坦然地面對了。

我很感謝她跟我說的那些對人生的各種看法,這些積極美好的語言使宅了很久的我,終於看到以前讀書時候幻想未來的自己。像一粒蒲公英的種子,隨風而活。那些遺失了很久的自由的夢,她幫我一點一點地拾回來了。她所給予我的這份勇氣,堅持我一直走到了現在。

我現在依然沒有所謂的大事業,在這個城市裡有一份很普通的工作,過着普通的生活。那些曾令我沸騰,憧憬,嚮往的風景,如今已經看過許久了。熱情淡去,剩下的就是生活。

我在這裡兩年了,為什麼會做這麼久,無非就是向她證明,向自己肯定,我可以在這個大城市裡,憑着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

時間過得越久,我也漸漸明白了,只要生存,就會工作,然後用工作賺取的錢來享受自由,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我都交給了工作,來實現那休息日所謂的自由。其實,在哪裡都一樣,雪炎的離開和留下,我的離開和留下,都對我們的未來沒有改變。我們仍會工作,那些不一樣的風景,看慣了就會覺得一樣了。

去一個遠方,去兩個遠方,再多的遠方,都會回歸於現實。雪炎比我明白的早兩年,我也沒後悔。沒經歷就不會知道的,對吧?生活是很死板的,我努力地找突破口。為這個想法,我將我套在這個城市裡套了兩年,兩年時間,過得不算無聊,挺好的了。

雪炎回去後蹉跎了幾個月,又返回去了原來的地方工作,一點一點地回到原本的狀態。分開兩地的兩年間,我的手機被無良扒手給偷了去,換了號碼後我在QQ上布告了一條說說,換來N個中獎短訊後剩下寥寥幾個想主動勾搭我的朋友。石槿算是其中一個,雪炎的號碼被我弄丟了,我跟石槿聊了會兒,她告訴我雪炎她交了一個可靠並且對她好的男朋友,隨着男友去了外地生活。

雪炎把那個俠女形象從我腦海中推到了,一年之前過年回家時我見過她一面,她依舊是那麼漂亮,語氣還是很親切的。

她一直在笑,聊她的老公,聊她現在的工作。

到現在她有了小寶寶,總體來說她很幸福,這就行了。

回憶里的雪炎一張笑臉是那麼開懷。我開始在想,古代里的那些俠女,是否也幸福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